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98章 童言无忌(2)
  第298章童言无忌

  若是可以的话,也就不用苦苦等了这么多年了吧?

  她凄然一笑,“看吧,连你都不能啊。那我又如何能放弃得了?我爱他爱了十三年啊!整整十三年!是我先与他相识的,是我先爱上他的!可是凭什么?他爱的人却不是我?……”

  看着她的可怜模样,楚寻风仿佛看到了自己。

  爱情,哪里有什么先后之分?

  从来,都是蛮不讲理的啊。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根本就不给人留有一丝的余地不是么?

  豪华的别墅里,却装着两个内心破败不堪的人。

  或许爱情就是这样吧,爱的,偏偏得不到。

  不爱的,却痴痴守候……

  平日里只刊登在财经和娱乐版面的权家二少爷权简璃,经过昨天在某国际著名钢琴大师的现场演奏会上高调亮相之后,又顺利地,登了音乐版面头条。

  很多人此时更加不得不感叹,明明就可以靠脸,人家偏偏还要靠才华。

  不得不说,人比人气死人啊。

  就连权家的佣人们也在私下里流传着关于二少爷的传说。

  什么二少爷是天才啊之类的。

  总之,现在的权简璃在s市人们的心中,啊不,是所有女人的心中,已经成为神一般的存在了。

  长的帅还有钱,画得一手好画,把权氏打造成了s市场最大的商业帝国,坐拥亿万财富。想跟他传绯闻的女人都能绕地球一圈了。

  而且,这么一个完美无缺的男人,竟然还连钢琴都弹得那么好!

  尤其是在舞台上的时候,简直就是光芒万丈啊。

  站在他身边的国际著名钢琴大师,简直就被他秒得渣都不剩好么。

  难得的周日早上。

  权家一家老小围坐在餐厅里,吃了个“团圆”早餐。

  自从跟羽寒住在一个房间以后,一向爱睡懒觉的月儿,也会每天都被羽寒准时叫醒了。

  为了不听羽寒的唠叨,只得乖乖坐在餐厅里吃早餐。

  至于权幻,也是难得的在家。

  不过他并不是早起,而是拍了一晚上的戏,直到现在都还没有睡觉。

  抓着一块面包,坐在椅子上直打呵欠。

  “呦呵老二,这几天挺潇洒的啊。竟然都上了音乐版面了?我听说已经有经纪公司找你想跟你签约了?要我说啊,你也可以全面发展的嘛,以你的音乐天赋,到时候被一包装,随便开一场音乐会,那都是一大笔收入啊……”

  对于权简璃的音乐天赋,他可是羡慕得紧。

  因为他虽然长了一张能迷惑人心智的帅气脸蛋,可是却是个音痴。

  说来老天也真是不公平,凭什么把所有好的东西都给老二了?

  老天对他还真是偏心啊。

  权简璃是一大早回家来找一份文件,所以才会留在这里吃早餐的。

  却不想竟然被权幻给戏谑了。

  他闷头吃东西,不予理会。

  “来幻儿,多吃点,看你这阵子拍戏都瘦了。”吴玉洁又夹了根香肠放进权幻盘子里,其实是想堵住他的嘴,让他别乱说话。

  因为权简璃会弹琴的事,她跟权老爷子是知道的。

  只不过,因为简璃似乎对这件事讳莫如深,所以,他们一直都没有提过罢了。

  却不知道简璃为何会突然在别人的演奏会上弹奏一曲,而且还出了这么大的名。

  权幻见老二不理他,自知没趣,便把矛头转向了一边难得安静吃东西的月儿。

  别说,月儿乖乖吃东西的时候,看起来还真像个可爱又漂亮的淑女呢。

  尤其是配着那条红色的小裙子,看起来更加漂亮了。

  “月儿,要是爸爸成了钢琴王子,你开不开心啊?”

  月儿眨巴着黑亮的大眼睛看了他一眼,天真的问道,“三叔,我爸爸是谁?我爸爸不是已经死了么?”

  额……

  此话一出,权幻瞬间哑然了。

  偷偷看一眼脸色骤然黑下来的权简璃,吞了口口水道,“月儿,这话可不能乱说啊……会把某人气死的。”

  “三叔,你这话说的不对。某人已经死了,怎么可能再气死一次呢?”

  月儿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放在桌子另一边的蛋糕。

  羽寒贴心的帮她拿了过来,还喂到她嘴里。

  这样贴心的举动,已经是很常见了,可是每次权老爷子和吴玉洁看到,都会觉得深深的欣慰。

  就连权简璃,在看到这友爱的一幕的时候,心底的火气,也降了不少。

  “月儿,你是不是还在怪爸爸和蝶儿阿姨订婚的事?”他嗓音低沉问道。

  那日月儿杀到医院去,狠狠警告了他一番。

  甚至还差点用仙人掌断了他的命根子。

  可是,他却一点都不生气。

  月儿看也不看他,却转头看着羽寒道,“哥哥,是不是有人在说话啊?月儿怎么听不到呢?”

  羽寒一边小口小口优雅的吃东西,一边耐心解释道,“没有人在说话啊,月儿,你是不是听错了。”

  “喔,那可能是我听错了吧。”月儿非常认真的点了点头。

  噗嗤……

  权幻看着两个小家伙认真表演的模样,终于没忍住,刚喝进去的牛奶给喷了出来。

  他可是没想到,竟然连一向冷静严肃的羽寒也开始跟着月儿一起说胡话了!

  “老二,看来你这一对宝贝儿非常反对你的订婚啊。你若是还不取消的话,恐怕以后这两个小家伙都准备给你烧纸了!”

  “闭嘴!”

  权简璃怒吼一声,漆黑的眸子里闪出一道焰火。

  月儿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事一般,匆匆跑回卧室,然后拿了一个小本本回来。

  趴在桌子上,一笔一划,认真的记着什么。

  权幻有些好奇,便凑过去看了一眼,“月儿月儿,你在写什么啊?是日记么?”

  “才不是!”月儿抬头瞪了他一眼,“三叔,现在谁还写日记那么老土啊?我是在记事好不啦……恩……三叔刚才说烧纸……哥哥,烧纸的纸怎么写啊?”

  羽寒默默的拿过笔来,在小本本上写上两个工整的字。

  然后,继续吃东西。

  月儿这才放下心来,很小心的摸了摸小本本,“恩,这下应该够了。”

  “什么够了?你到底在记什么啊月儿?”月儿越是不给他看,权幻便越是好奇。趁着月儿不注意,一把将小本本抢了过来。

  举得高高的念道,“请道士念经作法,磕三个响头,制作牌位,还有遗像……烧纸……”

  嘶……

  餐桌上的众人皆是倒抽一口冷气!

  目光齐刷刷看向了还在继续念着的权幻。

  权简璃的脸阴沉得像是能挤出墨来,就连餐厅里的温度,也陡然下降了不少!

  偏偏权幻还不知死活的又问了一句,“小月儿,这是死了人才做的事啊,你记这些干什么?啊!……该不会是……”

  他这时才反应过来,月儿写这些当然都是为了老二准备的!

  月儿得意洋洋,“三叔,月儿是不是很孝顺啊?虽然那个便宜老爸没有一天负责的,也不是个称职的爸爸,不过反正他也死了,哥哥说过,死者为大,月儿就勉强帮他把后事办了吧。”

  羽寒默默地在一边点头,这些可是他翻了很多书才查出来的资料。

  砰!

  权简璃重重一掌拍在桌子上,震得牛奶杯子都颤了几颤。

  “月儿!你老子我还活得好好的!!!”

  他眸子里闪烁着蓝色火焰,恨不得把这小妮子给狠狠吊打一顿!

  果然,这小妮子和林墨歌那个该死的女人一样,都有能激起他怒火的能力!

  “艾玛,我怎么总能听到什么声音啊,哥哥,我是不是幻……幻听了?好奇怪喔。”月儿掏了掏耳朵,一脸无辜问道。

  羽寒温柔的揉揉她的头,很正经的说道,“可能是爸爸的灵魂还徘徊在我们周围吧,没有关系,等请个道士来做做法应该就没事了。”

  “喔,原来是这样啊。”月儿恍然大悟。

  “哈哈哈哈……”权幻实在忍不住了,也顾不得老二的脸色有多难看,抱着肚子毫无形象的大笑起来,“哈哈……太逗了,两个小家伙完全把你当成了空气,哈哈哈……”

  权简璃气得咬牙切齿,却毫无办法!

  他哪里会想到,两个小家伙好的不学,竟然跟林墨歌那个女人学得一手无视他的好本领!

  “爷爷奶奶,我吃完了。”不管权幻笑得多激动,也不管权简璃的脸色有多阴沉,羽寒喝完杯子里的牛奶,乖巧的放下碗筷,然后跳到了地上礼貌说道,“我跟月儿先出去一趟。”

  “是喔爷爷奶奶,我要跟哥哥出去买东西!”月儿也急匆匆拿着一个肉包子跳下了椅子。

  “去买什么啊?奶奶陪你们去好不好?”吴玉洁赶紧问道。

  “不用了奶奶,我们自己就去好了。”羽寒的回答依旧乖巧。

  “买什么啊?钱够不够?”

  “去买牌位和烧的纸!……”

  月儿稚嫩的嗓音传来。

  哐当!

  权幻手里的杯子脱手掉到了地上。

  “放肆!这两个小家伙还蹬鼻子上脸了!?”权简璃怒气冲冲吼道。

  可是,两个小小的身影早已经消失在了门外,根本就没有听到他的声音。

  权幻笑的肚子都痛了,擦一把笑出来的眼泪,用抓过包子的油腻腻的爪子拍了拍权简璃的肩膀道,“老二,看来你家那对活宝是真打算把你当成已故之人的灵魂了。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