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99章 童言无忌(3)
  第299章童言无忌

  “这两个小家伙,果然一个够狠,一个够有种!比你……可强多了。”

  权简璃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吓得权幻赶紧缩了缩脖子,溜了。

  权老爷子也微微叹息一声,“老二啊,我可从来没看过羽寒这么不懂事的样子,他这次像是来真的。我知道当初你因为我娶你阿姨的事而怨恨我,一直怨恨到今日。所以,更加不想让你走我的老路啊。若是你执意要娶那个毁了容的女人进门,恐怕羽寒和月儿对你的怨恨,只会比你对我的还要多啊……再怎么说,你也是他们的父亲,难道就真的一点都不为孩子们考虑?”

  吴玉洁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跟在权老爷子身后,匆匆离去。

  方才还热闹非凡的餐厅里,瞬间,便只剩下他一人。

  月儿记了笔记的那个小本本,还安静的趟在桌子上。

  上面歪歪扭扭的小字,像蚂蚁爬一样。

  却让他心里狠狠一痛。

  到底是多大的恨,才能让两个才七岁的孩子,急着咒自己的爸爸死,还殷勤地帮他准备后事?

  可是一想到蝶儿那张泪流满面的苍白小脸,他紧蹙的眉心,拧得更紧了……

  有些事,不是他想不做,就可以不做的……

  另一边。

  林墨歌特意起了个大早,收拾房间。

  一想到月儿和羽寒马上就要来了,她心里不知道有多开心呢。

  自从回来以后,只见过两个小宝贝儿一面,喔不,见过羽寒两次。第二次,是在医院的门外。

  可那短暂的一面,又如何能抚慰她思念孩子们的心呢?

  昨天她从演奏会溜出来之后,权简璃竟然难得的没有再来烦她,倒是让她睡了一个好觉。

  虽然一想到他有可能会去陪着他那个蝶儿,她心里会有些不舒服。

  可是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他爱陪谁是他的事,反正她只要有孩子们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只不过小小宝贝儿现在不能马上回来,要不然的话,那就更完美了。

  当然,这个完美,是万万不能被权简璃那个混蛋给打破的。否则的话,她将会再失去小小宝贝。

  利用一个上午,才将屋子整理得差不多了。

  也顺便查看了一下被权简璃那厮丢掉的东西,还真是不少啊。

  除了厨房里必备的一些刀具外,其他可能会被她用来做武器的东西,尤其是铁制的,全都被扔了!

  那可都是她用血汗钱买来的啊!一想到这些,她就恨得牙痒痒!

  不过罢了罢了,今天是个好日子,何必因为那种人而生气呢?太晦气。

  顾不得舒展筋骨,赶紧换了衣服,拿上包包,便出了门。

  因为她要做一桌好吃的给两个小宝贝儿,顺便再买一些日用品什么的,既然要搬来一起住,当然要把两个小家伙的东西全都准备好了。

  月儿爱吃香辣的,羽寒要吃清淡的……

  恩……那就多做一些好了……

  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就算是琐碎的事情,也变得格外幸福呢。

  开着车子到了附近的市场里,然后开始采买所需要的肉类和蔬菜。

  虽然附近也有超市,可是她还是很喜欢跑远一点到市场来买东西的,一来新鲜,二来,市场的人情也很温暖。

  最重要的是,这里经常会卖一些好吃的小零食,这些东西买回去,月儿跟羽寒一定会很开心的。

  挑挑拣拣的,很快,便提了两个大袋子。

  看着该买的东西也差不多了,便匆匆向着车子走去。

  却不料,右眼皮忽然毫无征兆的跳动了几下。

  她并没有在意,只以为是没有休息好罢了。将买来的食材放进车子里,刚要上车,忽然……

  “墨歌……?是你么?”

  身后,传来一道嗓音,震得她脊背一僵。

  就算化成灰她都能听出这个声音!

  并不想多加理会,装作没听见,打开车门便要上车。

  却忽然手腕被一拉,“墨歌!真的是你!我还担心会认错呢……”

  王云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她面前。

  她面色一沉,将手从王云手中抽了出来,“不好意思,我想你认错人了。”

  “不会的,你就是墨歌!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可我真的好想见见你啊……”

  王云眼泪瞬间落了下来,却又不想被她看到一样,低头擦了擦眼泪。

  林墨歌深呼吸一口,面无表情的看着站在她面前的老人。

  两年没见,她以为王云做了林夫人以后,会过得格外滋润。

  却不料,她现在看起来,竟像是老了十多岁!

  头发竟然白了一多半,脸上的皱纹也多了几道,看起来格外苍老。

  身上穿着的衣服,也还是最以前,林墨歌买给她的那一件……

  难道她在林家的日子,竟如此不济?还会穿以前的旧衣服么?

  可明明,权简璃不是将王云和林若瑜扶上了高位么?她们两个应该活得更加潇洒才是啊。

  而且,王云怎么会来这种地方买东西?

  王云抹了两把眼泪,又挤出个笑来,“墨歌,这两年你过得好不好?我知道你还在为当初的事情怨恨我。可是,我是真的想在死前再见你一面,跟你说声对不起的……我真的不知道,当前我的决定,让你付出了多大的牺牲啊……”

  她说着,再次老泪纵横,“我真的没想到,原来月儿竟然是权简璃的女儿啊……当年给我治病的钱,也是你瞒着我去给人代孕才赚来的,怪不得你说,你是卖了自己的身子救的我啊……你那么尽心尽力的照顾我,我却利用你来帮我回到林家,我真不是人!……”

  林墨歌心底一阵苦涩,她真的不愿意,再想起过去的事了。

  尤其,是关于跟王云所有的过往。

  还有,她代孕的事。

  如果没有那件事的话,那么她跟权简璃,就不会如现在这般纠缠不清。

  她的生活,或许比现在还要轻松许多,自由许多。

  “我不想听你说这些了,请你让开,我还有事。”她的语气格外冷漠。

  难道一句对不起,就能弥补她二十五年来受到的伤么?

  难道她的几滴眼泪,就能让所有的事情再重来一遍,让她再选择一次么?

  不可能啊。

  所以,她为什么还要站在这里,跟王云一起回忆那些肮脏而又痛苦的回忆?

  王云却抽噎着,不肯让开,“墨歌,你原谅我好不好,是我太贪婪了,不知好歹啊……当年若不是你整日整夜的悉心照料,我早就死了。可是我竟然不懂得珍惜,一心只想着当林家的夫人啊!”

  她声音哽咽,泣不成声,“现在我的癌症又复发了,我才想起当初你对我的好……是我不争气啊……当初权简璃将若瑜扶上高位,可是没过几天,就把她打压了下来。若瑜从来就没吃过苦没上过班,所以我们母女二人根本没有生活来源。

  后来,广堂他被放出来以后,深受打击,竟然染上了毒瘾……现在,就连若瑜都跟着他一起了啊……整天看着他们两个为了凑钱买毒品,什么事都敢做出来,甚至还将我所有的值钱的东西都拿出去卖掉了……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我真的过够了啊……

  墨歌,我现在真的好怀念当初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想念月儿淘气又贴心的模样……是我对不起你们母女,是我太贪心了……墨歌,看在我将死的份上,你原谅我好不好?就算是死,也让我死的安心一些……”

  看着她老泪纵横的可怜模样,林墨歌心底,却寸寸冰凉。

  她是真的,一点都不想怜悯这个老人。

  有些伤害,不是一个道歉,就能弥补得了的。

  “你想死的安心,所以才来请求我原谅么?呵呵……我却偏偏不想原谅你,就算是死,你也抱着愧疚好了。不过,像你这种比魔鬼还恶毒的人,会愧疚么?真是可笑……”

  “墨歌,我说的是真的啊,我是真心来求你原谅的……要不然,要不然我给你跪下好了……跪下你总该相信我了吧?”

  王云说着,便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惊得林墨歌向后退了一步,却并没有上前去扶她。

  “你若是真有诚意的话,就去自首啊,去告诉警察,当年杀死江夜青的真正的凶手是谁!”

  王云脸色一僵,眼里的火焰瞬间熄灭下来,缓缓低下了头,不住的抽泣。

  林墨歌忍不住冷笑起来,“怎么,刚才不是还说知道我的好,想请求我原谅么?现在怎么不说了?是不是跟你那个沾染上毒瘾的女儿比起来,还是她好?”

  “对不起墨歌,我……”

  王云的话说到一半,便被林墨歌打断,“我不想再听到你说话,也不想再见到你。不过,我倒是很想亲眼看一看,你们一家三口,会落得一个怎样的下场!……”

  说罢,砰!

  摔上车门,扬长而去……

  后视镜里,跪在地上的老人,似乎晕倒在地上了。

  她把心一横,脚下却用力踩下了油门……

  眼泪,不知不觉落了下来。

  她原本以为,事隔两年,有些伤口,已经快要愈合了。

  可是今天才发现,最重的伤口,根本就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好转,之所以感觉不到痛了,只是因为,被一层厚厚的尘埃遮挡住了。

  或者,有了其他更深更痛的伤口,转移了痛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