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00章 童言无忌(4)
  第300章童言无忌

  一旦遇到了与伤口有关的某个人或者某个地点,那伤口,便会再次发作……

  王云当初如吸血鬼一般,将她利用了彻底,甚至最后,还要将杀人的罪名推到她身上。

  难道只是哭一场,这一切就可以当成没有发生过么?

  真是可笑至极。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不是所有的可怜人,都值得用善良用真心去对待的……

  只是,让她意外的是,当初她只知道,权简璃将林若瑜扶上了高位,却不知道,他竟然在几天后,又将她打压了下来。

  果然,他还是为了利益吧?

  毕竟,为了跟她赌气而启用林若瑜,实在有些不太划算。

  可是,那又怎样?

  她不会感谢他,反正他也不需要她的感谢……

  她更没想到的是,林家父女竟然因为这次的打击而染上了毒瘾……

  一想到那一家三口在一起的场景,她就忍不住一阵恶寒。

  一个旧病复发,两个成了瘾君子,这一家人,还真是将万恶都沾染上了啊……可是,这就是老天对他们的惩罚了吧?

  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甩甩头,将这些纷繁的思绪和低落的心情都赶走。

  林家三口,已经得到了该有的惩罚。

  而且,她也不应该再被这种过去式所继续牵绊。

  她要向前走,向前看,为了三个孩子,更加努力的生活才是啊!……

  羽寒和月儿正手拉着手从一家商场里走出来。

  近来两人出来逛街,吴玉洁已经放心多了,只派着一个司机兼佣人远远的跟着。

  而且这个佣人还是从小就伺候羽寒的,也算是站在羽寒这一边的。

  佣人手里提着几个袋子,也不知道装了什么,鼓鼓囊囊的。

  两个小家伙手里还拿着一个小盒子,跟宝贝似的,没有交给佣人,似乎是不放心。

  马路对面,停着一辆黑色的高级私家车,岳勇直溜溜地站在车门前等着,不时引得路人的目光。

  “小少爷,小小姐!”他一看到两个小小的身影便迎了上去。

  月儿看他一眼,“岳勇大叔,你来这里做什么啊?”

  “该不会是来接我们的吧?”羽寒又接了一句。因为他已经隐隐看到了车里坐着的爸爸了。

  “额……确实是来接您二位的,璃爷答应了林小姐,要带小少爷和小小姐去林小姐那里住!……”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两个小家人伙的声音打断,“呦吼!要去跟妈妈一起住么?真的么真的么?”月儿兴奋起来。

  羽寒也浅浅一笑,淡淡问了一句,“为什么会这么突然?因为爸爸要娶那个叫蝶儿的女人,所以嫌我们碍事了是么?”

  虽然还是七岁的小孩子,可是小少爷这心里的想法也着实有些晦暗。

  岳勇微微叹息一声,“小少爷,您想多了。只是因为璃爷答应了林小姐而已。您先上车吧!”

  说着,便打开了车门。

  月儿却紧紧拉着羽寒,“不用,我们有保姆车!岳勇大叔,你在前面带路吧。我们会跟上的!”

  说罢,两个小家伙径直向前停在一边的保姆车走去,也不管岳勇是不是凉在空气里发呆呢。

  岳勇无奈看了车里的璃爷一眼,权简璃并没有作声。

  应该算是应允了。

  他只得看着小少爷和小小姐上了车以后,这才也钻上了车,缓缓发动车子,向着林小姐所住的小区行去。

  权简璃的脸色阴沉,看来这两个小家伙,是真的要跟他抗战到底了啊。

  那么好,他到要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而两个小家伙坐在保姆车里,那叫一个兴奋,总算能见到妈妈了呢,这可是月儿自妈妈回来以后第二次见啊,真的好想好想马上就见到……

  而此时的另一边。

  林墨歌正在厨房里忙碌着。

  将买来的食材一一洗过切好,放进锅里翻炒着,做出一道道精美可口的菜肴。

  锅子里还炖着美味的牛肉,只要孩子们一来,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这是时隔两年多来,她第一次做饭给孩子们吃呢,不知道孩子们还喜不喜欢她做的菜了呢?

  带着忐忑又激动的心情,将一粉一蓝两双毛茸茸的小拖鞋摆放在了玄关处,连碗筷,也摆好三人份的。

  心里难得的幸福起来。

  根本来不及想象,之前在市场里所遇到的不开心的事。

  砰砰砰!

  急切的敲门声响起。

  她焦急的跑出去开门,原来两个小宝贝儿也等不及了呢,连敲门都这么急。

  “羽寒!月儿!妈妈想死你们……”林墨歌欢迎的话还没有说完,脸色一僵,语气陡然变化,“你来干什么?”

  看着她比翻书还快的翻脸速度,权简璃心里一阵不爽。什么叫他来干什么?

  “我回自己家!”他冷冰冰回了一句,抬脚便走了进来。

  不料林墨歌往前一挡,“你的家在对面!或者在你的蝶儿那里!这里是我跟孩子们的家!”

  一听蝶儿两字,权简璃眉头下意识一蹙,“孩子们的家就是我的家!”

  他话里的意思很明白了,他要跟孩子们一起搬过来。

  “权简璃!我跟你说的很清楚了,若是你让孩子们搬来跟我一起住,我就留在这里。但是这其中根本不关你的事!请你不要在这里胡搅蛮缠!!!”

  她是真的怒了,这个男人是不是神经有问题?

  明明她已经说的那么清楚了,他还在这里装傻。

  而且,马上就要跟他的蝶儿订婚了,为何偏偏还要跟她在这里纠缠不清呢?

  “我也说的很明白,你要跟孩子们住在一起,我做为他们的爸爸,理应在他们身边!这一条,就算是在法律上也站得住脚!”他一点也不松口。

  开玩笑,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个机会,他才不会轻易地投降。

  再说了,岳勇给他的那本恋爱指南上面写的很清楚,追女人就是要有耐心,厚脸皮。

  反正他都做了那么多丢人现眼的事了,再无赖一点也无妨!

  而且,璃爷最擅长的就是无赖了不是么?

  “法律是么?你除了会钻法律的空子拖我上法庭还会什么?”林墨歌气不打一处来,弯腰在门后面翻找着什么,“现在知道你是孩子们的爸爸了?现在知道要跟他们在一起了?早干什么去了!?跟你的蝶儿订婚的时候怎么没见你想到孩子们!?”

  没错,她现在就是三句话不离蝶儿。

  那又如何?

  她就是不高兴!

  话音刚落,径直从门后的袋子里拿出一根新的银光闪闪的棒球棍来!这可是她今天刚在市场上买的,纯金属的!

  打一下,那效果可不是开玩笑的。

  权简璃脸色一沉,看到这球棒的时候,他屁股某处微微抽搐了几下。

  上次被这女人打过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

  “扔我东西的账我还没跟你算呢,你要是再敢有下一次,我一定报警告你私闯民宅!还有偷窃!”她愤怒的低吼着,胸口因为愤怒而不断起伏。

  可是看在某只野兽的眼中,却透着浓浓的诱惑。

  “孩子们呢?”她咬牙切齿问道。

  原本已经期待着孩子们的到来了,还准备了那么一大桌的菜。

  若是他没有把孩子们带来,她发誓,一定会打断他的腿!

  看着她那凶巴巴的气势,权简璃稍稍有些萎靡,“当然带来了,只要你答应我跟孩子们一起住进来,我马上就让你见到他们。”

  “做梦!”

  林墨歌怒吼一声,挥起球棒就往他身上抽去。

  那速度,那力道,一看就是自己偷偷练了好久的!

  权简璃条件反射的躲闪开来,林墨歌不死心,继续挥打,恨不得把这混蛋打成白痴!

  不料,却被权简璃一个抬手,稳稳抓住了球棒!

  然后,用力一扯,她只觉身子一个不稳,堪堪跌入了他的怀里。

  而球棒哐当一声落在了地板上,弹跳几下后,安静下来。

  “混蛋!放开我!别以为你有蛮力就可以控制住我!”林墨歌气的吹胡子瞪眼。

  一张小脸蛋红扑扑的,像熟透的红苹果一般,看起来格外诱人。

  “可我现在就是用蛮力控制住你了,怎么样?有本事你打我啊!”权简璃一副欠揍的模样,气的林墨歌不住的挣扎。

  张牙舞爪地向他扑过去。

  可是,上天从来都是不公平的,男人与女人间的力量差,从来都不对等。

  就算她拼上全身的力气,却依旧在他的桎梏下动弹不得。

  想要踢他要害,他却紧紧靠着她的腿,将她“钉”在墙上。

  想要咬他一口,身子却被他紧紧抵着,根本移动不了分毫。

  而他高大如山般的身躯却站在她面前,遮挡着头顶落下来的光线,如来自地狱的使者一般,散发着一股浓郁的威压。

  “你个混蛋!禽兽!放开我……我要杀了你!……”

  她双眼通红,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恨不得将这厮生吞活剥!

  “我要见孩子们,才不想跟你在这里浪费时间……你滚……呜……”

  她骂的兴起,权简璃脸色却越来越沉。

  终于,俯身下来,将她那张骂人的小嘴紧紧覆盖,也将那些还没有来得急骂出来的话,悉数吞没……

  “呜……滚开……”

  她挣扎着,却被他桎梏得更紧,每一处都动弹不得。

  却被他肆意的吻着,汲取着那久违的清甜。

  一场激烈的战争,看似现在已经打成了平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