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01章 童言无忌(5)
  第301章童言无忌

  不,是被璃爷抢占了上风。

  可是,林墨歌却依旧在不断的抗争着,努力着,想要绝地反击。

  贝齿紧紧一合,却被他轻巧地躲过。

  他带着惩罚般的深吻下去,几乎要将她的空气都抽走一般!……

  她一直在想着如何能逃脱,可是某人,却吻得上了瘾!

  自从她回来以后,他几次都有机会将这个女人压倒在身下狠狠贯穿,可是每次,都以失败而告终。

  他体内憋了两年之久的欲望火苗,早就快把他燃烧殆尽了!

  他急需狠狠发泄一把……

  又或许,这个女人就像是毒品,让人一沾,便上了瘾,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吻得越来越忘情,身体某处那隐藏着的火苗,蹭地一下暴涨。

  桎梏着她腰身的大掌,也开始四处游走,向着那最敏感的地带而去……

  甚至,还隐隐贴得她更紧,某处坚硬,紧紧抵住了她的小腹……

  咯噔!

  林墨歌心里一惊,这厮该不会是在这种时候,在这里兽性大发了吧?

  果然是个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简直就是禽兽啊禽兽!

  不对,这么说都对不起禽兽!

  他根本就是禽兽不如!

  就在某人兽性大发,打算不顾一切的时候,楼下,两个小家伙正奋力的想要往楼上冲。

  岳勇艰难的阻挡着两个小家伙,却又不敢下重手,怕伤到了小少爷和小小姐。

  可心里也越来越焦急,璃爷不是上去跟林小姐谈判了么?怎么这么久了都没有下来呢?

  他又不敢放小少爷和小小姐上去,真是为难死了。

  “岳勇大叔,你要是再拦着,我可要生气了喔!以后都不要再理你了!”月儿嘟着小嘴不高兴的道。

  岳勇额头直冒冷汗,“小小姐,您也别怪我,璃爷有命令在先的,我不能违抗璃爷的命令啊……”

  羽寒安静的站在保姆车旁边,忽然指着一边道,“三叔?你怎么来了?”

  岳勇下意识的转头看去,羽寒却趁着这个机会,一溜烟从他身下逃出去,跑进了楼道。

  “小少爷!您不能去啊……”岳勇急着就要追。

  却被月儿一个跳跃,紧紧攀住了脖子。

  像个小猴子一样吊在他身上,晃晃荡荡。

  “岳勇大叔,你可得想清楚了,等我和哥哥长大以后,你可是要来伺候我们的。你就不怕到时候我们找你报仇么?那个时候你都老了,我们可正当年呢!两个打你一个,根本不成问题!”

  月儿撅着小嘴威胁道。

  岳勇一愣,额……

  他现在是被一个才七岁的小妮子给恐吓了么?

  而楼上,两个人依旧在“缠绵”。

  几乎是干柴遇烈火,轰,一瞬间便被点燃了。

  当然,干柴跟烈火,都是权简璃自己。

  林墨歌现在就想来个灭火器,狠狠给这厮喷一喷。

  也好将他那兽欲给喷灭了!

  这厮竟然忘记了孩子们还在下面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难道他还要当着孩子们的面轻薄她不成?

  不过这好像也不是第一次了!之前有一次在竹雪园的时候,这厮就是险些在客厅对她行不轨!

  后来还被月儿给撞到了!

  现在想想都觉得丢死人了!

  “你放……呜……”

  她挣扎的都没了力气,偏偏他的力气却丝毫不减,而且,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一双大掌上的温度也越来越炙热!就连那抵着她的某处,也越来越明显……

  咚!

  忽然传来一声闷哼,权简璃只觉后背上重重一疼,下意识松开了已经被他啃到红肿的唇!

  后背上传来的疼痛感疼的他嘴角微微抽搐,转头,却看到是羽寒站在他身后,手里还拿着刚才被他扔在地上的那根球棒!

  “权羽寒!你竟然用这球棒抽你老子?!”

  他又惊诧又愤怒。

  哐当!

  羽寒手一松,将球棒扔到了地上,拔腿就跑进了妈妈怀里,“呜呜……妈妈……”

  “羽寒乖,打的好!下次记住,照着这混蛋的脑袋上打知道么?”

  林墨歌蹲下身子,紧紧搂着那小小的儿子,一边满意的点着头。

  权简璃脸色一沉,“林墨歌!你竟然教儿子打死老子?我死了你可就得守活寡了!”

  真是最毒妇人心啊,他还活的好好的,这女人竟然就想着让他死?

  不,不对,想让他死这一点,这两个小家伙早就已经先想到了!

  这母子三人,还真是好得很呐!

  “哼,守活寡的是你的蝶儿吧?你死了我高兴还来不急呢,说不定还要放上几串鞭炮庆祝一下才好!”林墨歌冷冷的说着。

  依旧紧紧搂着儿子不愿意松手。

  此时,岳勇也追了上来,因为不知道璃爷在上前是什么情况,他又惹不起月儿,所以只能慢慢磨蹭了上来。

  月儿依旧挂在他脖子上,像个不想下树的树懒一般。

  “璃爷,您没事吧?”岳勇一看到扔在地上的球棒,再看一眼璃爷龇牙咧嘴的模样,马上便猜想到了什么。

  “妈妈!”月儿趁机轻快的一跃,平稳落地,然后一头扎进了妈妈的怀里,把羽寒往边上挤了挤。

  “呜呜……妈妈,月儿好想你……呜呜……”

  小妮子哭的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好不让人动容。

  羽寒被月儿这么一哭,眼泪也止不住了,一串一串,晶亮晶亮地落了下来。

  林墨歌心里一软,也湿了眼眶。

  岳勇看在心里,也忍不住微微叹息一声。

  璃爷也真是狠心,偏偏要把母子三人分开,真是造孽啊……

  可是从另一方面来说,璃爷其实,也挺可怜的。

  为了成全蝶儿小姐一个人,就要牺牲这么多人的幸福,哎……

  等那痛劲过去,权简璃这才直起了身子,还好羽寒力气不算大,否则的话,恐怕他这肋骨就得再断上几条了!

  真没想到这小家伙竟然会下如此重手!

  看来,是真的想要灭了他啊……

  这一点,倒是比以前的他要狠一些……

  “妈妈,带月儿和哥哥走好不好?我们不要再跟那个混蛋待在一起了。那个混蛋要娶一个丑八怪回家,月儿害怕!”小妮子躲在林墨歌怀里抽泣着。

  羽寒也哭的惹人心疼,“妈妈,羽寒也想跟妈妈在一起,爸爸已经有了别的女人了,不需要我们了。现在我们对他来说就是个碍事的拖油瓶!妈妈带我们走好不好……”

  林墨歌心里狠狠一疼,羽寒是从哪里学的拖油瓶这个词?

  权简璃眸子也是一暗,他虽然说要跟蝶儿订婚,可是从来没有嫌过两个孩子碍事啊。

  为什么孩子们会这么想?

  只是,眼前母子三人亲亲热热的一幕让他心里很不爽,凭什么每次他都跟个坏人一样被他们摒弃?

  “好了,现在该做决定了,是我跟孩子们一起住进来,还是,你住到我那边?再不然,我马上就带他们回去!”

  沙哑又带着不耐烦的嗓音,震得母子三人一愣。

  “休想!孩子们住我这里,你给我滚!滚回你的蝶儿那里去!”林墨歌气疯了,像一头愤怒的小狮子,露出了尖利的獠牙,“你竟然敢为了那个女人,把我的孩子当成拖油瓶!你给我滚!!!”

  “我没有!”权简璃也怒吼起来,他明明就是冤枉的好不好!

  “滚!给我滚!”林墨歌站起身来,将两个小家伙挡在身后,奋力地将权简璃向外推着。

  可是他简直就是一座小山好么,以她的力气,又如何能推得动呢?

  只是,她眼中的愤怒,深深的刺伤了他。

  “墨儿,我从来没有觉得孩子们是拖累……”

  他难得的解释着。

  因为孩子们对他来说,是筹码。

  是留住她的最后的筹码。

  他小心翼翼还来不及,怎么会把他们当成拖油瓶,当成累赘呢?

  “我不信!你这个混蛋,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让我如何相信你!?”她继续怒吼。

  两个小家伙站在一起,也愤怒的瞪着权简璃。

  那模样,似乎准备着随时扑上来一样。

  岳勇默默向后退了几步,站在楼道里看着。

  这一家人的混战,似乎没有他参与的必要。

  那他……额……就在这里维持秩序好了。

  林墨歌紧紧桎梏着她的手臂,俊朗的面容上结成了一层冰霜,“我连花也送了,约会也约会,甚至在那么多人面前给你连琴都弹了,现在连孩子也带来了,你凭什么还不相信我!?”

  他心里更委屈好不好。

  璃爷三十几年来都没有做过的事,为了这个女人都厚着脸皮做了。

  她非旦不感激涕零,竟然还向他怒吼!这个该死的女人,真的一点都不可爱!

  可偏偏,他却该死的离不开她!

  “你送那恶心吧啦的并蒂莲只不过是想表达你那恶心肮脏的思想!什么男女缠绵,简直龌龊至极!谁稀罕你弹什么琴,你不是也很享受出风头的感觉么!?还有,你这哪里是带孩子们过来,你不过是再用孩子们威胁我!”

  她吼的声嘶力竭。

  权简璃微微一滞,为什么他所做的一切事情,到了她这里,都被误解成了另一个意思?

  难道真的是他做错了么?

  还是这个女人不知好歹?

  在璃爷看来,显然就是后者!他怎么可能有错!要错也是这个女人的思想有错!

  岳勇实在看不下去了,默默擦了把冷汗,想要解围,“那个……璃爷,林小姐,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伤了和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