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02章 童言无忌(6)
  第302章童言无忌

  “闭嘴!”璃爷怒吼。

  “谁和他是一家人!?”林墨歌愈加愤怒。

  岳勇立刻噤了声,紧紧贴在璃爷家门上,不说话了。

  月儿跟羽寒一直都在听着他们争吵,此时两个小家伙忽然心有灵犀的一笑,然后月儿甜甜问道,“妈妈,是不是我们住进来的话,便宜老爸也一定要住进来才行?”

  林墨歌还没有说话,权简璃便先应允,“对!因为我们是一家四口,必须要在一起!”

  虽然他这话说的掷地有声,可是在房间里其他几人听来,都无比的恶心。

  “呵呵,一家四口?亏这话能从你嘴里说出来。既然你跟我们是一家四口,那跟你的蝶儿又算什么?”林墨歌冷嗤一声。

  权简璃哑口无言。

  关于蝶儿,他根本就没办法解释,也没办法解决。

  似乎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陷入了一个泥沼之中。

  而他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羽寒眨着漆黑晶亮的大眼睛,然后从月儿背着的包包里掏着什么。

  好半天,才拿出来一样东西,紧紧抱在了胸前,“妈妈,我们把爸爸带来了。这样就可以了吧?”

  “是啊是啊,这可是我跟哥哥刚刚去店里做好的呢,是便宜老爸的遗像!妈妈,看在他已经死了的份上,可不可以让他进屋子里来啊?”月儿也一脸天真的仰头问道。

  林墨歌看着那张被羽寒抱在怀里的黑白照片,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真没想到,这两个小家伙竟然能想到这一点,实在是太绝了!

  “当然了,本来妈妈很讨厌他的,不过死者为大,只是遗像的话,勉强可以接受。”

  她顺着两个小家伙的话说着,转头看了一眼脸色沉到底的权简璃,冷冷一笑,“好了,权先生,我们一家四口团聚了,这下子你该满意了吧?现在请你离开。”

  “别忘了,我是孩子们的老爸!是你的男人!”

  权简璃一字一句,咬牙切齿道。

  这两个小子在权家吃早饭时说的那些话,竟然是真的!

  还有那个小本本上记着的东西,这两个小混蛋竟然真的买来了!

  指节握得啪啪做响,真恨不得把这两个小东西狠狠吊打一顿!可若是真的这么做了,这个女人恐怕会跟他拼命的吧?

  林墨歌认真的看着他,忽然,嫣然一笑,“不好意思,你说错了。孩子们的爸爸已经死了,遗像就在这里,至于你,并不是我的男人,是你的蝶儿的男人。”

  说罢,再次沉着脸向外推他。

  岳勇无奈的别过脸去,没想到璃爷竟然有如此吃瘪的时候啊。

  可是,就算在林小姐面前吃了瘪,璃爷还是如飞蛾扑火一般的往上冲啊。

  这是不是就叫人的贱性?

  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想拼尽一切的得到?

  而全心全意爱着璃爷的白小姐和蝶儿小姐,璃爷却根本就不稀罕。

  不过确实,林小姐对璃爷的杀伤力,可比白小姐和蝶儿小姐高多了。璃爷在她面前,就像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样,完全暴露了本性啊。

  若是说林小姐是璃爷的一个劫,也不为过吧?

  趁着权简璃愣神的时候,林墨歌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竟然把他生生推了出去!

  然后,砰!

  重重关上了门。

  拍拍手,向着客厅里走去。

  楼道的声控灯也被关门声震得亮了起来。

  两个男人孤零零站着,冷风穿过,气氛着实尴尬。

  “璃爷……要不要!我去订餐?”岳勇摸了摸饿扁的肚子,小心翼翼道。

  看这样子,今天璃爷也没可能吃上林小姐做的饭了,倒不如跟他一算了。

  “闭嘴!别用那种同情的眼神看我!”权简璃沉着脸呵斥了一句,在衣服口袋里掏着什么……

  此时月儿已经一咕噜爬到了椅子上,看着满满一桌子菜兴奋的直流口水,“哇偶,好香香喔!都是月儿最喜欢吃的呢……妈妈我爱你!”

  林墨歌幸福一笑,看着羽寒安静乖巧的把怀里抱着的遗像摆在了餐桌另一边,那模样,要多恭敬有多恭敬,就好像那个是真的遗像一般,然后才爬上了椅子。

  吸吸鼻子,“好香啊妈妈!”

  “妈妈做的都是你们爱吃的,要多吃点喔!”

  “恩!月儿一定要全部吃光!”月儿已经猴急的拿起了筷子。

  羽寒依旧动作优雅,还不忘记给遗像前也摆了一双筷子,然后才道,“妈妈,我们一起吃吧。”

  “恩,妈妈陪宝贝儿们一起吃!”

  三个人正要大快朵颐的时候,忽然,听到门外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然后,咔嚓!

  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动,门开了。

  权简璃挺拔的身躯径直迈了进来,随手把外套脱下来往沙发上一扔,那自在的模样,就好像回到自己家一样。

  岳勇也跟着走了进来,不过站在玄关处,没有再敢往里面走。

  实在是因为楼道里太冷了一些,他是进来暖和一下的。

  林墨歌这才猛然想起,这厮有她家里的钥匙啊!

  “啊咧?是不是便宜老爸的鬼魂回来了啊?怎么门自己开了?”月儿一边往嘴里送了块红烧肉,一边眨巴着晶亮的大眼睛道。

  羽寒乖巧的给那张遗像前的碗里夹了块肉,然后一本正经道,“爸爸,你在地狱里还缺什么托梦来说就行了,不用自己跑一趟的。”

  “是啊是啊,你要是惦记着那个丑八怪女人的话,等一会儿我跟哥哥画一个烧给你啊。你不用特意跑上来的。要是被阎罗王发现你偷偷跑上来了,说不定又要罚你下油锅了,那个好可怕的说……”月儿也给他碗里夹了一块鱼,撅着小嘴道。

  羽寒小口小口优雅的吃着东西,点点头。

  月儿又继续道,“恩……听说在地狱里犯一次错就要受很严重的惩罚,便宜老爸你以前虽然对我们不好,但是好歹也是我们的爸爸,现在死了,我们就不跟你一般计较了。我跟哥哥会给你烧纸的,对了,今天那个商店的爷爷说,地狱里很冷的,所以我们还给你买了衣服喔……”

  看着这两个小家伙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好像真有那么回事似的。

  林墨歌都忍不住惊叹,到底这两个小家伙从哪里知道这些古古怪怪的事情的?

  什么地狱,什么阎王爷?

  还有下油锅?

  “月儿!”权简璃怒吼一声,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几个大步冲进了餐厅,将那遗像狠狠抓起来扔到了一边。

  “艾玛,便宜老爸的鬼魂发神经了!呜呜……妈妈怎么办?”月儿一脸受惊的模样,好像真的看不到那个站在一边,满脸愤怒的大活人一般。

  林墨歌噗嗤一声笑了,没想到两个小家伙演起戏来,比她还要强呢。

  不过,权简璃那个混蛋,就是得这样无视才行!

  于是,给月儿跟羽寒碗里分别夹了一块肉,“没关系,不过是个鬼魂而已,不用担心。我们继续吃啊。”

  “恩!好香香啊,还是妈妈做的红烧肉最好吃了!”月儿吃的满嘴都是油渍。

  羽寒不动声色抽了纸巾递过去,“要吃的淑女一点!”

  “好啦,知道啦……啰嗦……”月儿撇撇嘴,却依旧听话的接过了纸,擦了擦嘴。

  看着两个小家伙友爱的一幕,林墨歌忽然觉得心里踏实了很多。

  没想到,自己不在的这两年里,两个孩子,竟然会相处得这么好。

  不仅学会了彼此照顾,彼此体谅,而且,还能为对方着想。真的很令人欣慰。

  母子三人这边温情脉脉,权简璃却孤零零被忽略在一边,那叫一个愤怒一个不甘。

  可是,不管他做什么,人家三个人就是看不到他啊!

  连岳勇都替璃爷捏把汗,觉得尴尬至极。

  不过璃爷是谁?

  再艰难的场面都见过了,这点小挫折可不会打败他的。

  既然餐厅里容不下他,那他就到客厅里去好了。

  顺便,看看他那盆并蒂莲开得怎么样了。

  不料……

  “林墨歌!!!你对我的花做了什么?”

  一声愤怒的嘶吼从客厅里传了进来,林墨歌撇撇嘴,继续吃饭。

  璃爷之所以生气,是因为他昨天晚上抱来的那盆并蒂莲,本来开得好好的,可是现在,才过了一夜啊,竟然蔫儿了!

  昨天晚上还开得好好的花,现在竟然蔫儿成了黑色!无力的耸拉着脑袋,垂了下来。

  而在并蒂莲的周围,摆了整整一圈的仙!人!掌!

  没错,就是他最讨厌的那种仙人掌!

  “林墨歌!是不是你施了什么妖术,让你这些仙人掌吸收了并蒂莲的生命力!?才害得我的花枯萎了?”

  他沉声质问道。

  林墨歌忍着笑,总算是回了一句,“那么娇贵的花,可能跟我这里的风水不和吧。”

  羽寒偷偷问了一句,“妈妈,怎么回事啊?”

  “其实是妈妈昨天晚上把那盆花放进冰箱冻了一夜!”林墨歌压低声音跟两个小家伙说道。

  “噗……哈哈哈……妈妈好厉害!”月儿忍不住笑了起来,冲着妈妈竖起大拇指来。

  羽寒也难得的愉悦一笑,看到爸爸那个像花一样蔫蔫的表情,他就觉得心里格外畅快!

  这边餐桌上的氛围更加愉快了,母子三人吃得痛快,聊的开心。

  岳勇依旧站在玄关处,留也不是走也不是。

  肚子饿得咕噜噜直叫,想要趁着璃爷不注意的时候溜号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