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03章 童言无忌(7)
  第303章童言无忌

  反正现在璃爷忙着周旋在林小姐和小少爷,小小姐……还有那盆花周围,也没时间管他不是么?

  偷偷后退一步,正打算开门,忽然,“岳勇!这花怎么会突然枯萎了呢?”

  璃爷冰冷的嗓音从客厅里传来。

  吓了岳勇一跳。

  “这……岳勇也不知道啊。说不定这花不想活了。”他又不是养花的专家,哪里知道这些?

  “胡说!这可是我挑的花,怎么敢不想活?”权简璃愤愤然道。

  眉头紧锁着,围着那几盆仙人掌看着。

  他总觉得,他的并蒂莲之所以枯萎,一定跟这几盆仙人掌有关。

  可偏偏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直到,母子三人吃过饭,给两个小家伙洗了澡,权简璃依旧在那里站着,像个雕像一般。

  名为沉思者。

  不过,也苦了岳勇,可怜巴巴站在玄关处一动也不动,感觉脚都要麻了。

  林墨歌瞥了一眼岳勇,再看一眼为一盆花魔怔了的权简璃,砰!

  将卧室门重重关上。

  然后,又从里面加了把锁。

  反正他有这个家里的钥匙,她想赶也赶不走。

  她现在也没那个精神跟他斗了,至少卧室还是安全的。

  而且看他那个萎靡不振的模样,恐怕今天晚上,是没心思再来折磨她了。

  当下便带着一双宝贝儿女上床睡觉觉。

  她盼着这一天,已经盼了好久了呢。

  “妈妈!月儿帮你暖好被窝了喔……”小妮子甜甜的笑着,大大的眼睛弯成了漂亮的月牙儿。看样子真的很开心。

  “妈妈,以后我跟月儿真的可以跟妈妈一起生活么?”羽寒躺在被子里,乖巧的问道。

  果然,还是羽寒想的比较多。

  爸爸今天的行为,显然跟以前不大一样。

  不过,只要能跟妈妈在一起,就算是被爸爸嫌弃,他也不在乎的。

  就让爸爸跟那个丑八怪女人过日子去吧,他跟月儿,只要有妈妈就足够了呢。

  看着儿子担心的模样,林墨歌心里一软,将两个小小软软的身子都搂进了怀里。

  “是啊,我们以后就可以一起生活了。不过,你爸爸现在是这么答应的,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反悔,你们也知道,那个混蛋翻脸比翻书还快的。不过你们放心,妈妈一定不会让他再欺负你们的。”

  她在儿子额头亲了好几口,羞得羽寒小脸通红,这才又说道,“羽寒,这两年妈妈不在,你做的很好。这么照顾妹妹,真的是个好哥哥呢。妈妈为你自豪,能有你这么个儿子,你知道妈妈有多骄傲么?虽然这两年妈妈不在你们身边,可是,妈妈每时每刻都在想你们,以后也是,不管我们在不在一起,但是你们要记住,妈妈都是爱你们的,知道么?”

  “恩,我知道了妈妈!我也爱你。”羽寒难得的说了句肉麻的话,一说完,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小脸红得更厉害了,不觉得往妈妈怀里钻了钻。

  月儿调皮的逗着他,“呦呵,哥哥害羞了,好可爱喔!”

  “月儿!”羽寒狠狠瞪了她一眼。

  林墨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真是拿这两个小家伙没辙。

  “对了妈妈,妈妈还没有说小宝宝呢!是不是妹妹啊?”月儿忽然灵光一闪问道。

  “对喔对喔,一定是弟弟!”羽寒也来了精神。

  林墨歌偷偷看一眼门的方向,确定那个混蛋不可能冲进来以后,才悄声说道,“是弟弟呢。”

  “喔!羽寒猜对了!”羽寒从来没有这么兴奋过,竟然从被子里跳了出来。

  月儿却蔫儿了一般,“哼哼,没关系,弟弟也是可以陪月儿扎小辫子,穿花裙子的嘛。”

  “那可不行,男孩子要从小树立正确的性别观念!你这样是会带坏弟弟的。”羽寒默默抗议。

  “才不是!我这是关心弟弟,你说是不是妈妈……”月儿使劲往妈妈怀里钻,吸了吸小鼻子,“妈妈,弟弟可不可爱啊?会不会叫姐姐?弟弟叫什么名字啊……”

  看着两个小家伙认真又急切的目光,林墨歌温柔一笑,“小宝宝很乖,这阵子应该学会走路了吧?他还在国外,有一个叫苏珊的阿姨帮忙照顾着。会叫妈妈和哥哥姐姐了喔……”

  卧室里,温柔无限。

  被生生分开的母子三人,终于在很久很久以后,才有了共处一室的机会。

  母子间有说不尽的心事和思念,还有好多好多贴心的话……

  而权简璃,也难得的,没有再去打扰他们。

  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在看到母子三人围着餐桌吃饭的时候,他的眼神,也跟着柔和了下来……

  不过,现在他根本没有心思想那些,因为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在这份无缘无故蔫了的并蒂莲上了。

  到底是为什么呢?

  不过是过了一个晚上而已,好好的花怎么就枯萎了?

  这对于璃爷来说,恐怕是个世界性的大难题了吧?

  岳勇靠着门框快要睡着了,真不知道璃爷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就跟这盆花较上真了。

  大不了再去买一盆就好了啊,为什么非要想这种问题呢?植物这种东西,莫名其妙的枯萎,不是很正常的么?

  怎么放到璃爷这儿,就变得不正常了?

  不过他也只是心里想一想,根本不敢说出口。因为怕璃爷灭了他。

  夜色越来越沉。

  不知道过了多久,权简璃才抱着那盆枯萎了的花,拍拍岳勇的肩膀,出了门。

  “璃爷,您不在这儿休息么?”岳勇有些不解的问道。

  璃爷今天费了这么大劲,他还以为璃爷要死皮赖脸的赖在这里呢,没想到竟然主动离开了!实在让他很是惊讶。

  权简璃没有说话,蹬蹬蹬向下走去。

  岳勇追了上去,“那要去蝶儿小姐那儿?”

  权简璃眉头微微一皱,眼里流露出稍许的不耐烦,“去医院!”

  “是!……医院?”

  岳勇诧异道,忽然才想起来,璃爷这几日光忙着看着林小姐,怕她离开了,头上的伤还没好啊。

  不过,璃爷为了林小姐,也真是太拼命了啊……

  只不过,林小姐并不领情罢了……

  正要钻进车子,却见权简璃将那盆花扔进了楼下的垃圾箱里,似乎,还带着一点点留恋。

  既然墨儿不喜欢,那就扔掉好了。

  可是,他真的是特意挑了这并蒂莲送给她的。只是,她误会了他的意思。

  罢了,或许他现在说什么,她都不会相信了。

  可是,他也顾不得那么多。

  只要她能乖乖留在他身边,对他来说,就已经足够了不是么?

  二人钻进车子里,快速驶离。渐渐融入漆黑的夜色中……

  今夜,注定温馨……

  或许有些人的心,便是在这不知不觉的小事中成长,变化了吧?

  第二日一早,一向早早的羽寒,是被厨房传出来的香味勾醒的。

  像往常一样,自己将东西整理好了,然后连同月儿的,一起整理。

  将月儿要穿的衣服放在她枕边,这才出了卧室。

  “妈妈早安!”

  稚嫩的嗓音,无疑是最最优美的早安问候。

  “宝贝儿早,快去洗漱吧,早餐马上就好了喔。月儿呢?怎么还不起床?今天不是还要去学校的么?”

  “月儿还要再睡一会儿,等下我去叫她好了。”羽寒乖巧道。

  “也好,现在哥哥的话可比妈妈的话管用多了呢。”林墨歌心里暖暖的。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羽寒竟然做的这么好,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好。

  对月儿的体贴,她全都看在眼里。

  虽然羽寒平时看起来跟权简璃那个混蛋一样,冷冰冰的。

  可是羽寒心里,却非常温柔。

  比那个混蛋老子强了不止一百倍!果然是她的儿子,就是争气!

  阳光透进窗子,洒在床上。

  月儿懒懒的翻了个身,揉揉眼睛,看到放在枕边的衣服,像毛毛虫一般蠕动着身子,半梦半醒间就往身上套。

  这是她被羽寒“逼着”养成的习惯。

  若是她不乖乖的起床穿衣服,羽寒就会想着各种办法来折磨她,有一次,竟然把她喜欢另一个高年级大哥哥的事告诉了校门口的保安哥哥!

  无奈,谁让权羽寒知道她太多秘密呢。

  所以就只能乖乖被他胁迫了。

  不过今天的早起倒是没那么困难,因为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妈妈了,而且,还能吃上妈妈做的香喷喷的早餐,全身就有满满的动力。

  “呀!月儿?你竟然会自己起床?”

  看着睡眼朦胧的月儿自己从卧室里出来,林墨歌惊讶极了。

  月儿揉着眼睛,点了点头,“嘿嘿,妈妈做了什么好吃的啊。”

  “你个小吃货!先去洗脸刷牙!要是晚了,妈妈跟哥哥可就都吃光了喔。”

  “那可不行!”月儿顿时来了精神,一溜烟冲进了洗手间里。

  然后,里面便传来羽寒的惊叫声,“月儿!进来怎么不敲门!”

  “矮油,反正我们都是小孩子嘛,敲门干什么?”

  “那也不行!男女有别!”羽寒抗议。

  “抗议无效!”月儿反驳……

  听着两个小家伙斗嘴的声音,林墨歌脸上,一直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看来让这兄妹俩在一起,是个正确的决定。

  月儿现在更守时了,连那么艰难的早起都能做到了,而且跟以前比起来,更加会体贴人了。这些,都是羽寒的影响。

  而羽寒跟以前相比,要更加开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