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07章 我们结婚吧(4)
  第307章我们结婚吧

  额……

  林墨歌把她的书拿了过来,看了一眼上面被她画的乱七八糟的插画,心里极度震撼。

  “你们老师是谁!?改天妈妈要跟他好好谈谈!到底什么眼光啊,这叫有创意?我看他就是误人子弟好不好!”

  “恩,那个老师确实很喜欢月儿没错。”羽寒忍不住插了句嘴,“因为月儿上课总对着老师抛媚眼。”

  “月儿!!!”

  林墨歌气不打一处来,“你个小妮子,让你去上学了,你竟然不学好,给老师抛媚眼?!看看你,整天跟着那个花心大萝卜三叔都学了什么!!!以后给我离他远一点!”

  月儿撅着小嘴瞪了羽寒一眼,谁让他告密的?

  可是却不敢跟妈妈顶嘴,只能不情愿的点点头,“喔……”

  “喔?喔什么喔?看你这样子是不知道自己错了是不是?”林墨歌佯装生气。“你看看哥哥多聪明!马上就要学习大学的课程了!你就不觉得不好意思么?明明就是双胞胎,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

  “妈妈,你偏心喔,哥哥本来就跟正常人不一样嘛!月儿可是正常人!才不要像他那样咧……整天冷冰冰的跟机器人一样,好无聊喔……”月儿反驳。

  “我怎么看着羽寒对你是太过温柔了?我看你就是皮痒痒了!欠揍!”林墨歌气的便要进卧室去找“武器”,吓的月儿赶紧求饶,“妈妈我错了……月儿不敢了……”

  “现在知道错了?晚了!”

  羽寒安静的坐在一边,看着妈妈和妹妹吵闹在一起的模样,心里竟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温暖。

  这样吵闹的,才算是家吧?

  跟那个冷冰冰的权家老宅比起来,这种烟火气息,才是人生活的地方啊……

  就在母女二人吵闹的时候,忽然传来门铃声。

  林墨歌动作一僵,这个时候找来的,除了权简璃那个混蛋就没有别人!

  这么多天不露面了,怎么偏偏在今天来了?

  不知为何,她忽然有种心惊胆颤。

  似乎他一来,就意味着她要跟孩子们分离一般。

  两个孩子的想法,自然是跟她一样的。

  或许这就是心有灵犀吧?

  “妈妈……”羽寒担心的开口。

  “没关系,妈妈去看看,你们继续看书哈!”林墨歌温柔的摸了摸儿子细软的头发,这才怀着一颗忐忑的心去开门。

  “大晚上的你来干什么!……”

  她语气很不好的开了门,可是,却没想到站在门外的,并不是权简璃。

  而是很久未见过的,吴玉洁。

  两个小脑袋瓜从沙发后露了出来,当看到来的人是奶奶而不是爸爸的时候,两个小家伙脸上的表情,却并不怎么好。

  对月儿来说,虽然这个奶奶对她很好啦,可是,当她从羽寒那里听说过奶奶对妈妈所做的坏事以后,便再也不喜欢奶奶了。

  因为月儿就是这么一个嫉恶如仇的女英雄!

  至于羽寒,原本从小是奶奶带大的,在权家,跟奶奶的感情,还算是最好的。

  可是,两年前在墨尔本的时候,他亲眼看到奶奶要赶妈妈走,要妈妈离开他。

  从那个时候,他就明白了,妈妈之所以不能陪在他身边,是因为奶奶的原因。

  所以,他便下意识的开始讨厌奶奶了。

  两个人间,也就因此而有了隔阂。

  “奶奶!”

  两个孩子的喊声,却并不亲热。

  吴玉洁慈祥一笑,“月儿,羽寒,有没有想奶奶啊?”

  月儿点了点头,羽寒却站在一边没有说话。

  不过,羽寒也知道,月儿一向都很给别人面子的,至于是不是真心,也就只有小妮子自己才知道了。

  “不知道夫人这么晚到这里来有什么事么?”林墨歌礼貌问道。

  大半夜的找上门来,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而且,吴玉洁有好事也不会来找她。

  “难道你不请我进去做做么?”吴玉洁的语气依旧不怎么好,跟她说话的语气,与两个孩子说话的语气差得十万八千里。

  不过,林墨歌早就已经习惯了。

  “若是夫人不嫌我这里乱的话就请进吧。”

  她让开了身子,转头冲着羽寒眨了眨眼,“羽寒,月儿,天晚了,该上床睡觉了喔。”

  “可是月儿还不因呢!”月儿故意赖在客厅里不想走。

  因为她怕奶奶又欺负妈妈!

  刚才奶奶说话的语气好可怕,是她以前从来都没听过的!

  羽寒却认真的看着妈妈的眼睛,直到确定了妈妈的心意之后,这才乖巧道,“那妈妈,我跟月儿先去睡觉了。奶奶也晚安。”

  说罢,扯着月儿便向卧室走去。

  月儿还不住的挣扎着,但是被妈妈狠狠一瞪,瞬间蔫儿了。

  待两个小家伙回了卧室,把门一关,林墨歌才松了一口气。

  有些“肮脏”的事情,她真的不想让两个孩子知道。

  大抵每个做母亲的都是如此吧?

  吴玉洁在沙发上坐下,环视一下四周。

  两年前林墨歌离开的时候,她也曾到过林墨歌所住的地方。

  不得不说,虽然她每次住的地方都不大,也并不豪华。

  可是,却很温馨。

  有种……家的味道。

  可是,那又有什么用?说到底,终究只能做个小三。

  林墨歌转身进厨房去倒了水出来,不动声色放在桌子上。

  “夫人可以说了。”

  她从来不喜欢拐弯抹角,而且,也不愿意跟吴玉洁多说什么。

  毕竟因为吴玉洁,她吃了不少的苦头。那些相亲的经历对她来说,就是一个折磨人的记忆。

  吴玉洁看她一眼,目光里尽是盛气凌人,“好,反正我也不想跟你浪费时间,那我就直说了。明天是简璃跟蝶儿的订婚宴,我是来警告你,看好羽寒和月儿,不要让他们两个跑到订婚宴上捣乱。若是你看不好的话,我现在就带他们回权家!”

  林墨歌心尖一颤,明天就是订婚宴了么?

  怪不得。

  这些日子,权简璃一直都没有露面。

  原来,是在准备着订婚宴的事啊。

  呵呵……

  不过,脸上依旧没有任何波澜,平静得好像发生什么事,都与她无关一般。

  “夫人费心了,我的孩子我自然会照顾好的。再说了,既然夫人也知道孩子们反对他们订婚,又把孩子们带回权家做什么?难道要把他们关起来?”

  吴玉洁脸色一僵,她这话确实说的前后有些矛盾了。

  可是,她是不会承认的。

  冷冷一笑,依旧趾高气昂,“月儿和羽寒都是我的晚辈,我自然舍不得对他们做什么出格的事的。既然林小姐这么自信,那就请你看好孩子们。别丢了我权家的脸!”

  林墨歌冷笑一声,“没想到堂堂权家的脸面,竟然需要两个孩子来维护?”

  她话里的讽刺意义已经非常明显了。

  权简璃那个二少爷做了那么丢脸的事,他们不管也不说。现在竟然拿她的两个孩子说事!

  吴玉洁被顶撞得脸色发青,却又不好发怒,只得沉着脸道,“林小姐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看来这两年进步不小。不过,我倒是真的很好奇,当初那个骄傲的林小姐到哪去了?怎么现在就情愿做一个见不得光的情人了?”

  一句情人,刺得林墨歌心口一痛。

  “夫人!请你尊重一点!我跟权简璃之间没有任何见不得光的关系,只不过他是孩子的爸爸,我是孩子的妈妈,如此而已。还请夫人不要随便侮辱人!尤其是找上门来侮辱人!”

  若是说两年前,她还会给吴玉洁留点面子,无疑是看在孩子们的份上。

  可是现在,不会了。

  她早已学会了不再软弱。

  别人对她好,她便加倍对别人好。

  可是,若别人找上门来找她晦气,她也不会再懦弱到任人凌辱!

  因为现在月儿的抚养权都被抢走了,她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

  吴玉洁气的手都在发抖,几十年来养成的良好素养,被林墨歌几句不给面子的话呛的险些崩塌!

  啪!

  重重一掌拍在桌子上,连眼角的鱼尾纹都在颤抖,“林墨歌!你别不识抬举!我好歹也是权家的夫人,你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果然,小三就是小三,永远都上不了台面!我看简璃不选你也是有原因的!……”

  哗!

  林墨歌抓起放在面前的水杯来,狠狠泼到了吴玉洁脸上。

  惊得吴玉洁一声低呼,瞬间愣住了。

  她再怎么也不会想到,林墨歌竟然会用水泼她!!!

  看着那些水滴一滴一滴落下来,冲散了吴玉洁脸上厚厚的粉底,浸湿了她那件名贵的裙子,林墨歌就觉得心里一阵畅快。

  她已经忍了很久了!

  没有给她一巴掌,已经是看在她年纪大的份上!

  “林墨歌你疯了?”吴玉洁怒吼着,早已经没有了往日那雍容华贵的模样。

  “疯的是你吧?夫人?”林墨歌冷眼看着她,目光里皆是不屑,“你是权家的夫人又如何?就能跑到我家里来撒野?”

  她这里说的是撒野,也是很贴切的。

  因为现在的吴玉洁,就是跟一条疯狗一样来撒野了。

  “还有,我说得很清楚,我跟权简璃没有任何不正当关系,若是你再出言侮辱,别怪我不讲情面!我上不上得了台面不用你来判断,你以为权简璃娶那么一个丑八怪就上得了台面了是么?若是你真心想让权简璃跟那个女人订婚,又何须跑到我这里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