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09章 我们结婚吧(6)
  第309章我们结婚吧

  见她终于有兴趣了,白若雪才暗自松了口气,然后才又整理好笑容,重新开口道,“恐怕简璃没有告诉过你他和蝶儿的故事吧?当然,简璃是绝对不会说的,因为那是他心里的禁忌。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蝶儿对简璃的心意,不比你跟我的差。而且,蝶儿与我不同的一点就是,她爱简璃,便会爱他的一切。就算孩子们不是她亲生的,她也会想尽一切办法,把两个孩子当成是亲生。”

  林墨歌黛眉微蹙,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白若雪继续道,“十三年前的大火中,蝶儿侥幸捡回一条命来,可是,却因为吸入了过量的烟,毁了嗓子,也毁了身体上的很多机能。所以,她根本没有办法也没有那个体力为简璃生儿育女。所以,她自然会拼尽全力的对两个孩子好,一来回报简璃对她的爱,二来,也算是给自己留条后路。而且,她会用最柔弱的方法来跟你抢孩子,柔弱到,让你不忍心去抢,明白么?你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一双儿女叫别的女人妈妈,在别的女人膝下承欢……”

  说话间,白若雪那漂亮的眸子里,尽是怨毒的光!

  似乎她口中的蝶儿,根本就不是她的闺蜜,她的好朋友。

  而是一个害了她的恶毒的仇人!

  看着那么漂亮的一张脸蛋上,露出如此表情,林墨歌心里震撼非常。

  若是说有蛇蝎美人的话,恐怕就是这般了吧?

  她虽然不知道白若雪和那个蝶儿间有什么恩怨,但是想来应该是认识的。

  或许,曾经还是朋友吧?

  或许那个蝶儿也不知道,背后,会有这么多人插她刀子。吴玉洁,白若雪……说不定,还有其他人……

  想来,那个蝶儿也着实可怜。

  因为一场火灾,一个漂亮的女孩儿变成了现在的这般模样。

  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心爱的男人,好不容易,心爱的男人不嫌弃她,要娶她了。却暗地里,遭到了那么多的反对……

  林墨歌深吸一口气,忽然间,便觉得对那个叫蝶儿的女人恨不起来了。

  是啊,要恨,就应该恨那个花心大萝卜权简璃不是么?是他搅得这些女人们为了他要死要活的。

  偏偏,他还想左拥右抱,谁也不舍得放下。

  呵呵,这种人渣,为什么老天就不来收了他呢?

  尤其,看着白若雪现在的怨毒模样,让她心里直发寒。

  白若雪已经爱到癫狂了吧?哪怕她明明知道,一切都是权简璃的错,却依旧,要把错归到那个叫蝶儿的女人身上。

  这,大概才叫真的可怜吧?

  “就算那个蝶儿会如此,我也相信我的孩子们不会妥协的。所以我们的家事就不用白小姐你操心了。”林墨歌依旧不松口。

  她怎么会跟这样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做交易呢?

  尤其,还是拿自己的孩子做交易?

  白若雪似乎又有些着急了,紧紧抵住门,继续道,“可是,那么一来你就会很辛苦,你的两个孩子也会很辛苦。因为要夹在两边,四处为难。”

  林墨歌眸色微沉,确实。

  如果到时候蝶儿真的对他们很好的话,羽寒和月儿都那么善良,他们根本不会伤害蝶儿的。

  时间一久,或许他们真的会相处得很融洽吧?

  到那个时候,她又该怎么办呢?

  让孩子们平静地接受蝶儿么?

  然后,她从此再远远的消失?

  见她似乎被打动了,白若雪乘胜追击,“可是,如果你帮我搅了明天的订婚宴,然后再助我成功嫁给简璃的话,我可以答应你,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把两个孩子赶出权家。到那个时候,你不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和孩子们在一起了么?”

  她看林墨歌一眼,笑的胜券在握,“不瞒你说,我不像蝶儿那么蠢,虽然我爱简璃,却也容不得其他女人的孩子,所以,我一定会让两个孩子出了权家的族谱的,这一点,不是正好合了你的心意?你不是说过只要孩子的么?如果你觉得还不够的话,我可以给你一大笔钱,让你们母子三人这辈子吃穿不愁……怎么样?这个交易对你来说,只赚不赔不是么?”

  说罢,她洋洋得意的看着林墨歌,似乎已经料定了,林墨歌不会拒绝了。

  却不料,“抱歉白小姐,你说的交易条件确实很诱人,不过,我不会拿我的孩子们做交易,尤其,不会跟你这么恶毒的女人做交易!我可不想让我的孩子们从小生活在险恶的环境里。”

  其实最主要的原因她没有说。

  她并不觉得,权简璃会娶白若雪。

  白若雪跟了权简璃整整十年,只是因为要跟他要个名分,就被他甩了。

  而且,从权简璃的语气里可以判断出来,他对白若雪,没有一点感情。

  跟对蝶儿的温柔比起来,差了不止一点点。

  所以,就算是权简璃娶不成蝶儿,恐怕此生,也不会再娶任何人。

  所以,白若雪入主权家,根本就是黄粱一梦。

  她不会把赌注压在一个没有一丝胜算的女人身上。

  原谅她现在也如此算计,因为孩子们就是她的一切,她不允许自己有一点点的失误!

  “林墨歌!你可想好了!这可是你能跟孩子们在一起的最好机会!……”白若雪依旧不死心。

  明天的订婚宴,只有林墨歌才能搅局!

  如果她今天不能说动林墨歌的话,那么明天,就只能眼睁睁看着简璃跟蝶儿订婚了!

  那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事啊……

  因为有资格站在简璃身边的那个女人是她!

  林墨歌深吸一口气,露出个灿烂的笑脸来,“白小姐,真不知道权简璃那个人渣有什么好,能让你这样的大美人儿费尽心思念念不忘。不过,既然你这么在意的话,那我为你加油,希望你明天能成功搅局。至于我,真的没有那个心思也没有那个打算跟你做什么交易。天色不早了,我要陪孩子们睡觉了,晚了!”

  她说罢,正要关门时,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加了一句,“对了,这个小区附近不怎么太平,白小姐一个人走夜路,可要注意安全啊……”

  说罢,还不待白若雪反应过来,砰!

  将门重重关上。

  “林!……”

  白若雪的话还没有说出口,门,已经无情的关上了。

  楼道内的声控灯应声亮了起来,将她本就苍白的脸色,映得越发苍白。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林墨歌竟然地拒绝她!

  难道,真的是她算错了么?

  难道林墨歌根本就不喜欢简璃?一直以来,都是简璃的一厢情愿?怎么可能!?

  怨恨的瞥一眼紧闭在眼前的门,转身愤然离去……

  直至关上了门,将那个如蛇蝎又如鬼魅一般的女人隔绝在门外,也将那冰冷的空气关在了门外。

  林墨歌的身子这才渐渐回暖,松了一口气。

  跟这两个女人说了几句话,却让她精疲力竭。

  因为她既不能露出自己的破绽,还不能,被她们的话引去。

  真的,比干一天家务都累人。

  不料,刚一进客厅,便看到两个小小的身影正坐在沙发上。

  羽寒挺直的坐着,哪怕穿着可爱的米奇睡衣,依旧遮挡不住那优雅的小绅士气质。

  月儿像个小老头一样窝在沙发里,还翘着二郎腿,小嘴撅得高高的,似乎很生气的样子。

  “怎么了宝贝儿?是不是刚才妈妈和她们说的话,你们都听到了?”

  她以为孩子们去睡觉了,却不料,两个小家伙现在越来越古灵精怪了。

  “妈妈,月儿觉得那个狐狸精说的交易还不错!”月儿首先开口道。

  狐狸精?

  月儿说的,应该是白若雪了吧?

  因为之前月儿曾经跟白若雪单独相处过,那个时候,月儿就叫白若雪是狐狸精的。喔不,黄鼠狼精。因为白若雪身上的香水味太过刺鼻了。

  想来小妮子是一时忘记当时的准确称呼了。

  林墨歌心里松了口气,孩子们没有提奶奶的事,看来,她跟吴玉洁说的话,还有用水泼吴玉洁的事,孩子们并不知道。

  这样最好,她真的不想把孩子们也卷进大人的龌龊与肮脏算计中来。

  “月儿希望妈妈跟她做交易么?”她蹲下身子,看着月儿和羽寒。

  “恩,她不是说只要她跟爸爸结婚了,就会想尽一切办法把我和哥哥赶出权家么?那样我们就可以和妈妈在一起了啊。”月儿难得的一脸认真。

  羽寒也点头表示赞同,“是啊妈妈,我觉得她说的交易可行。”

  林墨歌微微叹息一声,“可是,妈妈不想用这样肮脏的办法抢回你们,知道么?而且,妈妈也不忍心伤害另一个可怜的女人。若是说有错,那也是权简璃那个混蛋的错。再说了,妈妈并不觉得,白若雪可以成功嫁进权家。你们爸爸可是有洁癖的人,被他甩了的人,是不会再要的……更何况,就算我去了,也不一定会搅乱他的订婚宴的。有些事,你们现在还不懂,妈妈能说的是,你们爸爸对那个叫蝶儿的女人,有很深的感情……”

  “难道那种很深的感情,连妈妈也比不上么?”羽寒知道这句话会伤妈妈的心,可是,还是问了出来。

  因为他一直觉得,爸爸对妈妈的感情是不一样的。

  只不过,现在的他,还不大明白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