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11章 捣乱订婚宴(2)
  第311章捣乱订婚宴

  她嘱咐了一句。

  岳勇讪讪的钻进了车子,又意味深长看了她一眼,这才缓缓发动。

  林墨歌裹紧了外套,冬天明明就快要结束了啊,怎么今天却格外的冷呢?

  却不知道,有种冷,是从内而外的。

  心冷了,自然感觉不到任何的温暖。

  一想起昨天只顾着发呆,都没有完成的“功课”,便有些心急了。

  生怕去了公司以后,被林初白唠叨几句。

  可是,匆匆赶到公司,却根本没见林初白的影子。

  秘书说他一大早请了假,说是临时有事今天就不来公司了。

  林墨歌这才松了一口气,可是,又有些烦躁。

  原本还想着跟初白在一起,会忙碌起来呢。

  现在一安静下来,她便管不住自己的心了……

  是谁说过,天若有情天亦老。

  想来,老天爷应该是懂得人间疾苦的吧。

  若不然,为何早上还是晴空万里,午间时分,便愁云惨淡了?

  到了下午的时候,灰蒙蒙的天上竟然开始飘落起雪花来。

  一大片一大片的,洋洋洒洒,像是诉说着什么哀怨一般。

  偌大的权家老宅里,佣人们忙忙碌碌,本来喜气洋洋的脸上,此时却渐渐有了怨言,“怎么说下雪就下雪了呢?这么好的日子,真是晦气!”

  “可不是么,是不是有什么意义啊?这老天可不会随便下雪啊。尤其今天可是咱们新二少奶奶进门的日子呢……”

  “哎你们说,是不是预示着这二少奶奶很难相处啊?”

  “要我说啊,这二少奶奶肯定有什么问题……要不然怎么老爷和夫人今天都一脸愁容?好像一点也不喜欢那个二少奶奶似的……”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老爷子和夫人喜欢的是像以前的安小姐那种会讨喜的。指不定这个新二少奶奶是个闷葫芦呢……”

  佣人们之间的闲言碎语,只在背地里流传。

  可是他们说的没错,权老爷子和吴玉洁脸上,没有一点该有的喜色。

  眼看着已经到了去参加宴会的时候了,两人却依旧没有动身的意思。

  吴玉洁早已经换好了一套深棕色旗袍,外面罩一件黑色貂皮大衣,看起来格外华贵。

  或许她今天应该穿红色的吧,可是,心里却并不怎么乐意。

  此时正坐在客厅里等着,慢慢的喝茶。

  一想起昨天被林墨歌泼水的场面,手中的茶,便也咽不下了。

  她活了这么大半辈子,昨天可是第一次受到那种待遇。

  不过,总有一天,她会把这个屈辱给报回来的!……

  此时的权老爷子,还窝在书房里看书,不时唉声叹气,就是不愿意出去。

  吴玉洁敲门走了进去,勉强扬起一抹笑来,“老爷,时间快到了。我们还得赶去迎接宾客呢!总不能失了礼数啊……”

  “哎,若是昨天你把事情再办得好一点,那个女人答应了,便一切都好说了……”权老爷子遗憾的叹了口气。

  吴玉洁指尖一紧,其实昨天她去找林墨歌,也是受了权老爷子的授意。

  只不过,她的话语说得有些刻薄了,激怒了林墨歌。

  而她蜀犬吠日来以后,也只告诉权老爷子林墨歌拒绝了她,并没有说她被泼水的事。

  毕竟,那么丢人的事,她可说不出来。

  “对不起老爷,都是我的错……”

  “好了,也怪我们之前做的太绝了,硬生生把月儿从她手里抢出来!她恨我们也是应该的!”权老爷子重重叹息一声,“不过,我倒是没有料到,她竟然能眼睁睁看着老二娶别的女人?这个女人的心思,果然不一般呐……”

  “哼,什么不一般,她不过是有自知之明罢了,知道自己配不上简璃!”吴玉洁呛了一句。

  “那个毁容的女人就能配得上?”权老爷子语气一沉,“一想到我权家二少奶奶是个毁了容的女人,我这张老脸就丢不起这人!”

  他一向是最注重名声的,可是没想到,最后名声却毁在了自己儿子的手里。

  “哎,孽障啊孽障!”

  吴玉洁知道老爷子是真的生气了,站在一边不敢吱声。

  许久,看看时间,才又催促道,“老爷,事已至此,我们再反对也没用了啊。简璃决定了的事,谁也改变不了。还是赶紧去酒店吧……再晚了,就来不及了……总不能在这种时候被人看了笑话!”

  权老爷子瞪她一眼,将手里的书往桌子上一扔,这才沉着脸跟了出来。

  只是,那叫一个不情不愿……

  雪,越下越大。

  只是短短一个多小时,整个s市,便银装素裹起来。

  市中心一座豪华的酒店内,热闹非凡。

  可是酒店外,却没有一点动静。

  甚至连红毯都没有铺。

  因为权简璃已经下了严令,此事不得声张。

  他将整个顶层包了下来,而且保安措施也做得很好,几乎可以说是处处有关卡,步步有防卫,若是有苍蝇的话,都飞不进来一只。

  就连同一座酒店的人,都不知道今天会有什么大事发生。

  足以见得保密工作做得多么到位。

  毕竟,这就是酒店方在接权简璃今日的订婚宴筹办权的时候,所签订协议里的内容。

  在走廊尽头的化妆间里。

  一个身穿大红色长裙的女子坐在椅子上,几位化妆师正站在她两侧,忙碌的帮她上着妆。

  哒哒哒。

  白若雪踩着细长的高跟鞋,推门而入。

  当看到那抹大红色背影时,她心里猛然一抽,眼底涌上妒意之意。

  这条裙子她认得,当初蝶儿欣喜的给她看过,是蝶儿一直挂在衣柜里,像宝贝一样守着的裙子。

  她说,这条裙子的寓意是刻骨铭心的爱情。

  也是,权简璃从林墨歌身上抢过来送给她的。

  她说这条裙子,她一定会在今天穿上的。

  没想到,穿在身上的时候,真的很漂亮。

  只是,露出来的皮肤上,布满了细密狰狞的疤痕,暴露出了蝶儿最深的自卑。

  不过,她却很巧妙的,用一条白色的貂绒披肩遮挡住了裸露出来的肩膀和手臂,恰好将那伤痕遮掩。

  “蝶儿,你今天好漂亮!……”

  当白若雪看清楚镜子里照出来的那张脸蛋时,瞬间惊艳了。

  权简璃对蝶儿的心,果然,令她嫉妒又憎恶。

  许是明白蝶儿的自卑,所以权简璃刻意聘请了最优秀的化妆师团队,在她们的精巧手法下,蝶儿脸上的细小疤痕,被巧妙掩盖。

  只不过,因为那疤痕过多,所以底妆难免厚了许多。

  饶是如此,也算是将蝶儿最美的一面展现了出来。

  甚至有种回到过去的感觉。

  而刚才那一句赞叹,也是白若雪真心说的。

  蝶儿害羞一笑,“若雪,你又取笑我!”

  “怎么是取笑呢?你这样子真的很漂亮呢。再配上这条裙子……真的好漂亮。今天晚上,你一定是全场最美的那一个!”白若雪收起眼里的憎恶,笑的温柔大方。

  演员不愧是演员,根本就没有人能看出她心底的企图来。

  当然,除了林墨歌。

  因为林墨歌早已经知道她的内心有多黑暗刻薄,所以,便不会被她的外表所蒙蔽。

  “真的么若雪?可是我真的好担心,好害怕会被人看出来……我害怕他们会对我指指点点……你知道么若雪,这几个晚上,我真的好不安心,经常会在梦里惊醒过来……”

  胡蝶紧紧抓着白若雪的手倾诉,“若雪,我总觉得太过幸福了,会不会是一场梦?如果这场梦醒了,我真的怕我会坚持不下去啊……”

  “傻瓜,怎么会是梦呢?是真的幸福啦!”白若雪拍了拍她布满疤痕的小手,安慰道,“简璃给你的一切都是最好的,难道你还看不出来他的心意么?所以,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安心做你的新娘子,知道么?”

  “恩……”胡蝶点点头,甜甜一笑。

  那笑容,真的和当初一般无二。

  “对了蝶儿,这几日简璃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啊?”白若雪似是无心的问了一句。

  “没有啊,怎么了?”

  “喔,那就好……可能是我想多了吧……”白若雪淡淡道了一句,便坐到了一边。

  可是,她的话却让本来就极度不安的胡蝶心里,越发不安了。

  “若雪,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或者是看到了什么?”要不然的话,她不会平白无故这么说的。

  白若雪似乎面露难色,“没什么啦,可能是我想多了,可能只是个误会……”

  她迟疑着不肯开口,却更是把胡蝶的好奇心吊了起来。

  摆摆手,让化妆师们先退了下去,紧紧抓着白若雪的手道,“若雪,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告诉我好不好?我心里真的好不安,若是你不说的话,我心里会更加难受的……”

  看着她可怜的模样,白若雪眼底闪过一抹精光。

  这才装出一副无奈的样子,“哎,其实,是前几天的新闻啦,你看吧。”

  好说着,便掏出手机来,将一段视频点开。

  正是权简璃在演奏会上弹钢琴的那一幕。

  那如王子一般高贵又俊美的面容,无论看几次,都让她仰慕。

  只是,一想到他弹琴,是为了坐在台下的林墨歌,她心里,就止不住的恨意。

  “这是……简璃?”胡蝶惊讶至极。

  “是啊,这是前几日有现场的观众拍下来传到网上的。可是你知道么,还有人拍到了坐在台下的女人,竟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