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12章 捣乱订婚宴(3)
  第312章捣乱订婚宴

  说到这里,她又住了嘴。

  “是谁?”胡蝶紧张的额头直冒冷汗。

  白若雪微微叹息一声,“是林墨歌。”

  咚!

  胡蝶手中的手机,应声落地。

  她身子一软,险些跌坐在地。

  还是白若雪将她扶住,才扶回到椅子上的。

  “怎么会……怎么会是这样?若雪,简璃他真的,给那个女人弹了琴么?真的么?……在那么多人的面前?弹琴?”

  她的嗓音越发嘶哑,眼泪扑簌着落下,止也止不住。

  瞬间,化好的妆容便被毁了,厚厚的底妆上面,斑驳一片。

  隐隐露出下面密布的细小疤痕。

  看着她哭的梨花带雨的模样,白若雪只觉得心里格外畅快!

  没错,当日她看到这段视频的时候,也是哭得凄惨!

  这种滋味,她可不能自己一个人“独享”呢……

  可是,心底的思绪,却不会表现出来。

  脸上,皆是惋惜。

  “是啊,视频都流出来了,一定是真的了。我真的没想到,简璃明明那么喜欢你,怎么会在跟你订婚的前几天还做出这种事来呢?一定是那个女人勾引的简璃!蝶儿,你跟简璃订婚以后,可一定要盯紧他啊,不能再给他出去沾花惹草的机会了,知道么?那个女人一定不会这么轻易就善罢甘休的,所以,你也一定要抓紧简璃才行……”

  她话里话外,都是为了胡蝶着想的,可是细想,却能明白,她只是想要挑拨离间罢了。

  可是现在的胡蝶又哪里能想那么多呢?

  她只沉浸在自己的心思里,知道将要跟自己订婚的男人,前几日,还在对着另一个女人献殷勤,这种滋味,真的很不好受。

  没有哪个女人,可以忍受得了的。

  “若雪,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啊……”她哭的越发厉害了,抽噎个不停。

  忽然翻起了白眼,小脸煞白,那模样,吓坏了白若雪。

  “蝶儿,你怎么了?可别吓我啊……”

  白若雪一下焦急起来。

  她恨不得蝶儿马上出什么意外,从她眼前消失,可是却又不能是这个时候,至少,也要让她成功脱身之后才可以啊。

  否则的话,那几个化妆师一说,简璃便能轻易查出来,是她引起蝶儿的病的,便会认定,是她害死了蝶儿。

  那么,那这一辈子,也休想再与简璃有什么结果了……

  “包……包里……”

  胡蝶难受的直翻白眼,无力的指着放在一边沙发上的包。

  白若雪马上领会过来,迅速从包里翻找出来一个药瓶。

  因为之前她在蝶儿的床头见过,所以认得。

  然后,给蝶儿喂下去一颗,心里越发忐忑。

  许久,蝶儿的脸色才慢慢恢复了一些,只是依旧没有什么精神。

  “蝶儿,你可吓死我了,以后不能再这么激动了知道么?”白若雪松了一口气。

  “对不起若雪,我不是故意想要吓你的……我是太害怕了……”胡蝶的眼泪再次落下,这下子,整张脸都花掉了。

  原本眼妆上面的黑色,也顺着眼泪流了下来,与厚厚的粉底掺杂在一起,看起来又脏又乱。

  “原来那个女人在简璃心里那么重要啊……若雪,我该怎么办?简璃不光是送她一条裙子那么简单啊……他竟然还为她弹琴……”

  听着她哭哭啼啼的声音,白若雪心里一阵烦躁。

  可脸上,依旧没有表现出来,“不就是弹琴么,虽然我也知道,简璃因为受他母亲的影响,是绝不肯在别人面前弹琴的。就连当初我让他弹他都不会。可是,人总是会变的啊,只是弹琴而已,又不代表什么……反正他现在要娶的人是你,你们马上就要订婚了不是么?”

  说着,眼底的嫉妒又升腾了起来,“男人在外面有女人是很正常的事,可你始终是那个正室,这不就好了么?这已经足以见得简璃对你的诚意了……”

  岂不料,她越是安慰,胡蝶就哭的越是厉害。

  “我知道的……若雪,我知道的……我自己的身体变成这个样子,自知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为简璃做什么……他若是在外面找别的女人,我不会阻拦的……可是,为什么心里会这么难受?为什么那个女人偏偏是林墨歌啊……”

  她抽噎的又有些气喘,自己平静了许久,才继续道,“他对那个女人的心,远比我想象的还要重啊……”

  白若雪心里咯噔一下,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过,林墨歌在简璃心里的位置,她也是很清楚的啊。

  要不然,简璃又怎么会特意在抢走林墨歌的裙子以后,再送她一条一模一样的?

  “好了,再重又怎么样?他还不是娶了你?所以你就把心放回肚子,好好做你的新娘子吧,知道么?”

  白若雪拍了拍她的手,“好了,订婚宴马上就要开始了,难道你要这个样子出现在简璃面前么?别哭了,今天可是你最重要的日子呢……”

  “可是……”

  “你再这样的话,以后这些话我可再也不告诉你了喔……”白若雪佯装生气道。

  她虽然想狠狠打击胡蝶一下,却又不想明目张胆的引祸上身。

  所以才会选择此时功成身退。

  果然,胡蝶被她吓到了,赶紧点头,“恩,若雪,我只有你一个朋友了,你一定会站在我身边的对不对?”

  “当然喽,要不然的话,我也不会对你说这些话了。我早就说过,看着你幸福,我就心满意足了。所以你今天一定要做最漂亮的新娘子,知道么?”

  “恩……我会的若雪……谢谢你……”胡蝶感激一笑。

  可是,眼泪依旧止不住啊。

  白若雪急着想要离开,害怕在这里会遇到简璃,“别哭了啊,我去叫化妆师进来……”

  说罢,赶紧起身匆匆离开。

  胡蝶一人坐在空荡荡的化妆室中,看着镜子里那张斑驳的脸,再想起视频上简璃那完美的侧颜,还有白若雪说的那些话,心,碎了。

  为什么她拼尽全力才回到了心爱的男人身边,眼看着,就能与他携手走进婚姻的殿堂了,他的心,却变了呢?

  为什么死也不肯给她弹琴的简璃,却在那么多人面前,为了那个女人而弹了?

  为什么?

  简璃明明就说过,他的琴,只会为他未来的妻弹啊……

  可是,他的妻,不是她么?

  白若雪只知道,简璃从来不肯为别人弹琴,却并不知道其中的深意。

  而胡蝶却明白。

  因为当初,他们迷恋一部电影,那里面的男主人公,便是一名钢琴师。

  他的琴,他的曲,全都是为了妻子而做。

  最后,妻子在他的琴声中拭去,男主人公也从那一刻开始,将最心爱的钢琴砸毁。

  因为他说,心爱的妻子已经不在了,他便再也弹不出任何音符了……因为他的心,也死了……

  也是从那个时候起,简璃便告诉她,他以后,也要写一首曲子,弹给自己的妻子听。

  一生一世,只弹给一个人……

  所以,简璃心底的那个妻,是林墨歌么?

  化妆师推门而入,在看到哭花了妆的胡蝶时,微微叹息。

  因为这就意味着,她们繁重的工作又将重新开始。

  可饶是如此,胡蝶眼中的泪水,仍是止不住啊。

  “对不起,我先去下洗手间……”

  她推开化妆师,匆匆离去。

  留下几个诧异的化妆师……

  此时,林墨歌正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看着窗外飞扬的大雪发呆。

  今年冬天的雪似乎特别多呢。

  难道老天也在同情她么?所以,知道她喜欢雪,才会下一场大雪来安慰她?

  这个时候,某个女人,正幸福满满吧?

  不,应该说权简璃跟他的未婚妻,都很幸福吧?

  她应该祝福那个可怜的女人么?

  可是,真的做不到啊。

  她不是那么伟大的人,总有一种自己的东西被抢走的感觉。

  可是,却又清楚的知道,自己根本就争不过……

  嗡嗡……

  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看着上面显然的名字,她想也不想的接了起来。

  “怎么了初白?”她担心的问道,“你今天是不是生病了?”

  “喔,不是,不过是有点事啦……小墨墨,晚上能不能陪我吃个晚餐?我已经跟羽寒和月儿说过了,一会儿放学以后,他们说会自己到我这里来的。你也来好不好?”

  “晚餐?”林墨歌迟疑了一下。

  林初白怕她会拒绝,赶紧又说道,“因为月儿一直说想吃好吃的,我今天正好又有空,所以才订好了位子。再说了,这些天你心情不怎么好,我有些担心。趁着今天,我们好好开心一下怎么样?”

  他没有点明什么,可是却恰到好处的提醒了她。

  林墨歌黛眉微挑,孩子们这些日子,虽然一直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可是她知道,孩子们心里,也是很伤心的。

  毕竟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爸爸娶了另一个女人回家,孩子心里,一定会不舒服的。

  只不过两个小家伙懂事,所以才不会在她面前提起。

  尤其今天,是权简璃跟他的初恋情人订婚的日子,若是母子三人在家里吃饭的话,气愤一定会很尴尬的吧?

  也难得初白有这个心。

  一想到这里,便点头同意。

  “好吧,那我下班之后就过去好了。孩子们会自己去么?”她又问道。

  “恩恩,我们已经说好了,吃完饭以后顺便还可以出去玩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