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13章 捣乱订婚宴(4)
  第313章捣乱订婚宴

  “那我把地址给你发过去,一会儿下班了你再过来哈!”

  说罢,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然后,手机便收到了一个地址。

  林墨歌看一眼,竟然是最豪华的空中餐厅!

  看来初白为了哄她开心,真的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不过,现在的雪越下越大了,若是再下下去,她可不敢开车了。

  反正现在闲着也没什么事,不如早退好了……

  一想到这里,便偷偷穿上外套,一溜烟,溜了出去……

  因为害怕路滑,所以路上用了不少的时间。可是因为是提前出来的,所以到达酒店的时候,比预定的时间早了一些。

  大厅里,并没有看出什么不对劲来,只是,空荡荡的,似乎生意并不好的样子。

  她也没有多想,毕竟下着这么大的雪,像她一样出来乱逛的人才不正常吧?

  不料,“小姐,请问您要去哪?”

  她正要进电梯的时候,却忽然走过来一位前台小姐,拦住了去路。

  “我要去空中餐厅。”林墨歌淡淡道。

  “喔,那我带您上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上去就好。”林墨歌有些不好意思。

  却没想到对方一直坚持,“小姐,这是我们的工作,请您上电梯吧。”

  前台小姐执意如此,林墨歌也只能跟着进了电梯。

  然后,她就在前台小姐的“带领”下,一路进了餐厅。

  可是餐厅里依旧空荡。

  让她觉得有些奇怪。可又说不上来哪里奇怪。

  哪怕现在下着雪,这里也实在过于冷清了一些吧?

  “小姐到了,希望您用餐愉快。”

  “喔谢谢!”

  前台小姐将她送上来之后便离开了。

  整个空中餐厅安安静静的,没有一丝声音。

  甚至连个服务员都没有。

  着实有些不同寻常。

  又想着许是林初白那家伙包下了整间餐厅,便也没有再多想,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看着那纷纷扬扬的雪花,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

  从这里看下去,雪花真的很美。

  却美的凄凉。

  或许,是心痛到麻木了吧,所以,才会显得越发平静。

  又或许,她是真的累了。

  细想起来,其实一生,真的很短暂的。

  她只想尽自己所能,陪伴在孩子们身边,参与他们成长的每一刻。

  其他的,真的无暇顾忌。

  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道路,而她与权简璃的路,注定无法交错。

  那么,就这样平行延伸下去,倒也不错……

  一片片的雪花,似乎带走了她纷杂的思绪般,继续落下……

  “小墨墨,你怎么来得这么早?”身后突然响起了声音,吓了林墨歌一跳。

  回头,却看到林初白站在那里,穿着一身浅蓝色的西装,整个人都显得格外清新。

  “初白你来了?”她浅浅一笑,并没有说自己早退的事。

  再怎么说林初白也是她的上司,她直接说明,好像不太好。

  “对了,你先把衣服换上,一会儿咱们给两个小家伙一个惊喜好不好?”林初白说话间,已经将一只袋子放在了桌子上。

  林墨歌愣了一下,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那边有洗手间,你先去换衣服,我下去接孩子们……这个时候两个小家伙应该快要到了。”

  他一说完,便匆匆离开了。

  脸色,似乎有些刻意隐瞒着什么的样子。

  可是林墨歌并没有觉察出来,因为她今天一天都处在一个懵懂的状态。

  看一眼放在桌子上的袋子,她还是打开了。

  里面,是一条白色的礼服裙。

  一层层的白色薄纱构成的裙摆,倒像是婚纱一般惊艳。

  没错,就是如婚纱一般,美艳动人。

  “看来初白那家伙的爱好还是没变,总喜欢这种夸张的风格。”她微微一笑,并没有多想。

  毕竟跟以前的桃花精睡衣比起来,这条类似婚纱的裙子,已经够小清新了。

  袋子下面,还有一双银色的细高跟鞋,上面点缀着几颗耀眼的水晶,华丽又不失气质。倒是跟这条裙子很搭呢。

  知道这条裙子价值不菲,不过,今天为了能让孩子们开心,便也罢了。

  大不了以后再还初白好了。

  这么一想,心里稍稍舒服了一些。

  便提着袋子进了洗手间去换……

  而另一边,空中餐厅另一侧的小小休息室里,一大两小三个人神神秘秘的藏着。

  “矮油,妈妈怎么来得这么早?差一点就暴露了喂!”月儿一边往身上套着那条小小的白色公主纱裙,一边嘟囔着。

  羽寒已经利落的换好了一套浅蓝色的西装,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跟林初白的那套西装很像。

  其实,这是林初白特别定制的一家四口家庭装!

  “妈妈肯定是怕下雪路滑,所以早些来了。”羽寒果然才是最懂妈妈的那一个。

  “干爹,你的戒指准备好没有?这么重要的东西可不能忘记了喔!要不然我会鄙视你的。”月儿眨巴着大眼睛看了林初白一眼。

  林初白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里,还好,戒指带了。

  因为上一次他在办公室里“求婚”的时候,小墨墨说过他没有诚意。

  所以这次他便准备好了,一枚又闪又大的钻戒。

  相信这次,小墨墨一定没有理由再拒绝了吧?

  “没问题!你们干爹我可是准备万全!一会儿你们两个可要演得好一些喔。咱们要喧宾夺主!”他兴冲冲道。

  羽寒扯扯嘴角,“我看是鸠占鹊巢!”

  “什么是鸠占鹊巢啊?”月儿天真道。

  林初白无奈,“我跟你们妈妈才是雀好不好!咱们只不过是借用一个他们的场地而已,怎么能用鸠占鹊巢这个词呢?不妥不妥。”

  月儿见没有人理她,也不在意。

  努力的往身上套着裙子。

  羽寒看不下去了,又温柔的上前帮忙。

  然后,一个极漂亮的小公主便诞生了。

  这只不过是个开始而已。

  真正的好戏,还在后头呢……

  三个人看一眼放在另一边沙发上的几个鼓鼓囊囊的大袋子,皆是会心一笑,“那么,接下来就正式开始?”

  “好!哥哥,一会儿你可不要再绷着脸了喔……”

  月儿一边往身上套着某件东西一边说道。

  羽寒不情愿的看了她一眼,“你别哭的太假就好。”

  “怎么可能嘛,月儿的假哭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月儿一脸得意。

  “你知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是什么意思么?”羽寒又追问。

  “额……反正就是很厉害的意思啦……”月儿咧嘴一笑,那么认真干嘛。

  看着两个小家伙不断的吵嘴,感情却依旧好得不像话,林初白那叫一个羡慕。

  同时,也觉得权简璃格外可怜。

  明明就有这么一双聪明又可爱的儿女,却不懂得珍惜。也活该会落得一个被自己孩子都憎恶的下场了。

  只是,同情的时候,却还有一丝丝的嫉妒……

  林墨歌在洗手间里换好了衣服,看着镜子里那个容颜娇俏,又略显苍白的女人,苦涩一笑。

  这条裙子,倒真的像是婚纱呢。

  在那个人跟别的女人订婚的时候,她竟然穿着婚纱,跟孩子们的干爹约会。

  呵呵,倒是很有意思……

  或许,这便是初白的用意了吧?

  若是孩子们,想必已经告诉初白,今日便是权简璃订婚的日子的事了吧?所以初白为了安慰她,才会送她婚纱,约她出来吃饭不是么?

  一想到孩子们和初白的贴心,她心里便暖暖的。

  幸好,她今天为了掩盖一夜没睡的憔悴容颜化了淡妆,要不然,穿上这婚纱,倒是显得突兀了呢。

  换好以后,这才将原来的衣服又放回袋子里,然后提着回了餐厅。

  依旧是空无一人。孩子们还没到么?

  也是啊,毕竟她来的太早了一些……

  在空中餐厅的下一层楼里,音乐声悠扬的飘散着。

  被宴请的宾客们已经到齐了,正在谈笑宴宴。毕竟能被权家二少爷邀请的,都是与权家有生意来往的,能来这里,就是他们的荣幸了。

  而且,对于这些人们来说,每一个宴会场合,便是增加交流,攀谈关系的重要机会,没有人会错过。

  所以,就算是主人家还没有出现,也不会出现冷场的局面。

  胡蝶哭着从化妆间里冲了出来,因为害怕被人看到她此时的丑陋模样,所以低头掩面,从走廊里匆匆而过,焦急的寻找着洗手间。

  好不容易找到了,砰!

  推门而入。

  却将里面正在谈笑着的几个女孩子吓了一跳。

  “对不起……”

  她自己也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转身就走。

  身后,却传来几个女孩子的说话声。

  “这是谁啊?怎么一来就走?”

  “喂喂,你们看见没,她脸上好像很难看的样子……”

  “可是她穿的裙子好漂亮啊……”

  “真是个怪人……”

  因为门的隔音并不好,这些话,都原原本本进了她的耳中。

  眼泪,再次落下来,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可是,这些话她早就听了无数遍了不是么?

  现在,也早就应该习惯了啊……

  提着裙摆,匆匆往电梯走去。

  想要下到楼下的洗手间去。

  可是,电梯口却守着几个保安,似乎禁止出入的模样。

  她心里一惊,转身,便进了安全通道。

  还好,这里并没有保安看守着。

  只不过,却只有上去的路,而没有下去的。

  当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想也不想的上了楼,冲进了洗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