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15章 捣乱订婚宴(6)
  第315章捣乱订婚宴

  变得不再单纯,变得势力,变得复杂。

  连同着感情,也染上了功利性……

  只可惜,大多数人的初恋,都是遗憾的错过……

  “你看过一部关于钢琴的电影么?”隔间里的声音继续道,“那部电影的主人公,是一名钢琴家,却从未在任何公开的场合弹奏过。他与妻子是初恋情人,从青梅竹马便在一起,然后携手到白头。想来,是很浪漫的爱情了……可是更浪漫的是,主人公所做的每一首曲子,都是为了他的妻子,也只为他的妻子弹奏。直到妻子逝去的那一天,他亲手毁了自己心爱的钢琴。因为妻子去了,钢琴,他便再也不会弹了……”

  还有这样的电影?林墨歌还真的没有看过。

  可是,这样的爱情,真的很浪漫。

  一生一世,只爱一人。

  这样浪漫又平淡的爱情,或许只能存在于童话中吧?

  胡蝶越说,心越痛,眼泪一滴一滴落下来,“他曾经说过,他也要像电影里的主人公一样,此生,只为他的妻子弹奏。从那个时候,我便不可自拔的爱上了他,发誓,一定要让他这辈子,只为我一个人弹琴……”

  “真是浪漫的故事呢……那后来呢?”林墨歌不由问道。

  可是下一秒,却从隔间里传来了呜咽的声音。

  “可是,就在我以为终于能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他在很多很多人面前,为别的女人弹奏了曲子……那首,从来不肯为我弹奏的曲子……原来,他心里的妻,根本就不是我啊……可我等了他那么多年,我真的好爱好爱他啊……”

  咯噔!

  林墨歌的心,剧烈跳动起来。

  在很多人面前弹琴?为什么这个场面,听起来好生熟悉?

  她兀然回想起那日,权简璃在演奏会上为她弹琴的模样,当时他说,让她好好听。

  可是,那只是个偶然罢了。

  因为权简璃已经决定要跟他的蝶儿结婚了,不,应该说他从一开始,要娶的人,就是蝶儿。

  为她弹琴,不过是想要恬不知耻的留住她,或许,只是一时兴起罢了。

  他那么冷漠又无情的人,又怎么可能跟这位小姐口中的初恋情人一样,有那么浪漫的想法呢?

  “或许只是个误会呢?毕竟你跟他都这么多年的感情了,或许,他原本就是要弹给你听的,只不过因为太紧张了,想要在别人面前试一试呢?你也知道,有很多男人都会这样的……”林墨歌想尽办法安慰道。

  “真的么?”

  “是啊,我见过的这种男人还不在少数呢。所以你也不要多想了,再等等看好了,说不定哪天就能收到他送你的曲子做礼物呢……要是让他知道你在这里哭的这么伤心,还不知道有多心疼呢……”

  林墨歌扯扯嘴角,冲着那个隔间笑了笑,“好了,不要自己躲起来哭了,只要把事情弄清楚不就好了?只不过是弹个琴而已,或许根本只是你想多了……跟我比起来,你已经很幸运了不是么?我还好羡慕你呢,至少,可以跟初恋走到一起啊……”

  听她这么一说,胡蝶的心情真的好了不少。

  是啊,她整整消失了十几年,再次回来,还是以这副丑陋的模样。

  简璃却并没有嫌弃她,而且还要跟她订婚,这难道,还不足以说明简璃对她的感情么?

  更何况,当初简璃明明就把那条象征着刻骨铭心的爱情的裙子,从那个女人手里抢出来送给她了啊。

  易云也说过,这就说明简璃偏心于她……

  或许,真的是她想多了?

  “今天……真的谢谢你!我不会乱想了,会找他问清楚的……”胡蝶终于破涕为笑,“希望你也不要再难过了,你这么善良,一定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的……那种渣男,根本就配不上你!”

  她说的渣男,自然是林墨歌口中那个既不爱她又不爱孩子,还要娶初恋的男人。

  林墨歌微微一笑,“恩,我们一起加油吧!……”

  洗手间里,两个没有见面的女人,相谈甚欢。

  一层楼下,某人的脸,却阴沉的可怕。

  “人呢?不是让你们看好她的么?”权简璃穿着一身漆黑得体的西装,正在冲着几个化妆师发火。

  因为约好的时间到了,他便来带蝶儿出去。

  却不料,根本就没看到蝶儿的影子!

  化妆师们惶恐至极,“对不起权先生……小姐她……她哭着跑出去了,说要去洗手间……”

  “哭着跑出去?她为什么会哭?”权简璃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把几个化妆师吓的一愣一愣,瞬间将什么都说了出来。

  “刚才那位大明星白小姐来过,后来我们就出去了。不知道她们说了什么,等我们进来时,小姐她就哭着……”

  “喔对了权先生!我们在地上捡到了这个手机……”一位化妆师将一支手机递了过来。

  权简璃接过来一看,画面竟然还停留在播放着那段他在舞台上弹琴的视频上。

  而且,他认得这支手机,是白若雪的!

  因为这手机壳,是那次白若雪拉着他一起逛街时买的!

  该死!

  这女人竟然把这种视频给蝶儿看!!!

  “还愣着干什么?不出去找!?”

  “是……”

  他一声怒吼,吓得几位化妆师险些哭出声来,匆匆退了下去。

  他却紧紧握着那支手机,越握越紧,几乎要将那手机生生捏碎!……眸子里,射出一道狠辣的光来……

  “怎么了简璃?时间马上就到了,客人们都在等着了……”吴玉洁也被打发进来看看情况。

  她再怎么不喜欢胡蝶,可是,为了权家的面子着想,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也不能再在那么多客人面前丢了人。

  不料,却看到化妆室里空无一人。

  “人呢?不是说在这里么?”她四下张望着。

  权简璃的眉头紧拧成了疙瘩,“出了点问题,你先安排好客人,我马上派人去找!”

  说罢,匆匆转身离去。

  吴玉洁愣了一下,看一眼扔在沙发上的包包和药瓶,眼里闪过一抹精光。

  若是那个女人因此而逃走了,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权简璃在厅里匆匆一瞥,便转向了走廊。

  因为依着蝶儿的性子,也不会在哭成那样的时候去人多的地方。

  所以,洗手间和快速通道,是她会去的地方。

  “权先生,小姐并没有在洗手间里!”几个化妆室在走廊里与他碰了头。

  权简璃面色越发冷漠,“继续找!”

  几个化妆师也不敢声张,只能仔细四下找起来,原本只以为是来帮人化妆的,谁曾想到,竟然会遇到如此荒唐的事。

  新娘子跑了。

  看来,嫁入豪门,也不是那么幸福的事啊。

  权简璃脚步越发急切,他相信蝶儿是不会轻易逃婚的。

  她好不容易才等到能跟他订婚的这一天,绝对不会轻易放弃。

  只是,他根本不知道白若雪跟她说了什么,若是关于那段视频的话……恐怕白若雪也提起了林墨歌的名字!

  那样的话,他真的怕蝶儿会想不开……

  守着电梯的两个保安,却并没有见到有人从这里离开。

  于是,他的目光,便转到了逃生通道处。

  而逃生通道,是向着楼上的空中餐厅的。

  因为今天他包下了整个顶层,而要上空中餐厅,就必须要通过这里。

  所以,想来今天空中餐厅也冷淡得很,没有人能上得去。

  那么,也着实是个安静的好地方。

  心下一衡量,便迈开修长的双腿走了上去……

  此时,林墨歌已经将身上的裙子打理好了,看看时间,已经浪费了不少,再不出去的话,恐怕两个小家伙来了都找不到她了。

  “今天跟你聊得很愉快,希望你能跟你的初恋有一个好结果……”林墨歌笑着道了一声,“那我就先走了。”

  “好,今天……谢谢你!……”隔间里,也传来一句沙哑的嗓音。

  林墨歌粲然一笑,虽然那里面的人儿看不到,可是,她却依旧会心的笑了。

  能在最孤独最无助的时候,遇到一个有同样境遇的可怜人,两人也算是惺惺相惜,互相安慰了吧?

  而且,两个人并没有见到面,也并不知道对方是谁。

  其实这种感觉,也不错。

  就像是欧洲教堂里的忏悔室一般,将自己犯下的错跟主忏悔,便能得到原谅。

  她跟隔间里的那个女孩儿,在这里偶遇,交换了彼此的秘密,也解开了对方的心结。

  如同两只迷途的羔羊在互相舔舐着伤口,相濡以沫一般……

  这种感觉,真的很不错。

  看一眼镜子里的自己,嫣然一笑,便提着裙摆向洗手间外走去。

  却不料,咚!

  刚一出门,便照直撞上了一个坚实的胸口。

  撞的她脑门生疼。

  下一秒,一阵再熟悉不过的味道袭来,让她心尖一震,“怎么是你?”

  同样的四个字,却是由两道嗓音同时说出来的。

  权简璃也吓了一跳,原本想要看看蝶儿在不在洗手间里的,不料还不待开门,门便自己打开了。

  然后,一抹白色身影冲了出来,径直跌入他怀里。

  林墨歌后退一步,好躲开开他的“攻击范围”,然后揉着脑门,眼里滋滋直冒火。

  真是倒霉,连上个洗手间都能遇到讨厌的人,这是什么孽缘啊?

  不,应该说她跟他,好像跟洗手间特别有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