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17章 捣乱订婚宴(8)
  第317章捣乱订婚宴

  怪不得,怪不得她刚才有一瞬间觉得那个女人的声音似乎在哪里听过,却没有多想,原来,竟然就是他的蝶儿……

  权简璃今天订婚,所以他出现在这里的话,那么只有一个解释,就是这里,便是他们订婚的场所!

  怪不得,她来的时候,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现在想来,许是权简璃动用了自己的特权,将这里整个的包了下来!

  所以才会如此空荡!

  而他之所以来女洗手间,也根本就不是偶然,而是来找他的蝶儿!……

  瞬间,她脑子转得飞快,将所有的碎片全都拼凑了起来,形成一张完整的拼图。

  只是,刚才她跟权简璃纠缠的话,全都被那个叫蝶儿的女人听到了么?

  看着一脸震惊的林墨歌,她身上穿着的洁白婚纱,竟然比那日在商场里见到时还要更美!

  站在简璃的身边,倒像极了他的新娘……

  而她……

  垂眸,那牵在一起的手,狠狠刺痛了她的眸颜,眼泪,瞬间汹涌直下,“简璃……”

  她哽咽的嗓音,还有那直勾勾刺人的目光,让权简璃如同被雷击中一般,下意识地,便甩开了林墨歌的手腕。

  那心虚的动作,让林墨歌心如死灰……

  心,薄凉一片。

  在她面前那个无赖如混混一般的男人,原来在他的蝶儿面前,竟然就是一只乖乖羊?只是她的一个眼神一声呼唤,便让他放弃了对她的纠缠不清……

  她忽然想起昨天晚上,吴玉洁曾说过的一个词,名正言顺。

  因为蝶儿是他的未婚妻,是他未来的妻子。

  所以,他心里,便一切都是以她为主的吧?

  他许诺,可以给她除了婚姻的一切,只要她要的,他都可以拿来送她。

  可是,在他心里,婚姻,却是所有东西里面,份量最重的一个。

  而其他的全部加起来,也不及婚姻二字吧?

  他既然把最重要的婚姻给了他的蝶儿,自然,余下的东西里,无论再送出去什么,都不会心痛了……

  只是,他如此拙略的伎俩,她却是直到现在,才看清楚。

  林墨歌眼里的愤怒和倔强,深深的刺痛着权简璃的心口,可他却什么也做不了!在蝶儿面前,他甚至连呼唤墨儿的资格和勇气都没有……

  “简璃……我……我可不可以……问……”

  胡蝶一想起白若雪说过的事,再加上自己刚才亲眼看到的那一幕,忽然间,便想要问个清楚!就像刚才林墨歌跟她说过的,或许他只不过是在那么多人面前,想要提前演练一下而已?

  不知为何,她忽然便想争取一下……

  因为这份幸福的得来,是多么不易啊……

  可是,身子却不争气,因为刚才受惊过度,现在再一开口说话,腿一软,瞬间瘫倒下来。

  “蝶儿你怎么了?”权简璃吓了一跳,一个箭步冲过去,将她扶在了怀里。

  林墨歌眼睁睁的看着他焦急和心疼的模样,指甲深深掐进掌心,却丝毫感觉不到任何痛楚。

  因为心,早已痛到滴血。

  果然啊,在看到他的蝶儿那一瞬间,他就像是变了个人一般,真真,是个体贴入微的好丈夫呢!

  她深呼吸一口,用尽全身力气,扬起一抹凄然的笑来。

  哪怕被甩了,哪怕失败了,她也要败的骄傲高昂……

  咔嗒,咔嗒。

  细高跟踩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也一声一声,敲击在权简璃的心口。

  他恨不得冲上去将那个女人抱在怀里,将她紧紧的栓在身边!放在口袋里!

  可是,他的怀里,已经有了蝶儿,根本就没有能力,再去抓住她……

  那种比死还要难受的心焦,他感受得如此真实!

  却,无能为力。

  她每走一步,便像是慢动作一般在他眼里回放着,似乎,也将他的灵魂,一丝,又一丝的抽离,远远的,离开了他的身体……

  感受到他宽阔胸怀的那一刻,胡蝶的眼泪,越发澎湃了。

  脸上还未洗干净的粉底,此时看起来越发脏乱不堪。

  可是,她已经顾不得了。

  大口的喘着粗气,脸色煞白,“简璃……还记得……那个关于钢琴的电影么……”

  听到钢琴二字,林墨歌忽然脚步一滞。

  刚才在洗手间的时候,那个女人跟她讲过有关于钢琴的电影,还有他为什么,从不在女人面前弹琴的原因。

  所以现在蝶儿一问起来的时候,她便下意思的站住了。

  因为她也想要知道,在他心里,到底是如何。

  因为,那天他弹琴之前,曾经说过,那是送给她的……

  那么,他之所以为她弹琴,真的,是如蝶儿所说的那般意义?

  胡蝶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嘴唇渐渐发青,看起来极为吓人。

  “别说了,我先带你去吃药!”权简璃紧张至极,他知道她现在问题很严重了,若是再拖延下去,恐怕心脏会受不了的……

  “不,我不吃!”

  胡蝶倔强的抓紧了权简璃胸前的衣服,眼泪顺着脸颊滴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要为她弹琴?……是不是你……心里的……妻……是……她?”

  轰……

  权简璃脑袋里面一片空白。

  那部电影他记得,而且,永远也不会忘记。

  那种一生只为一个人弹琴的至死不渝的爱情,深深的震撼了他。

  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父亲和母亲,还有父亲和另一个女人间混乱的感情,所以,便早已在心中立下了誓言。

  他也要像那部电影的主人公一般,此生,只为一个心爱的女人弹琴。

  而这件中,唯一知情的,便是蝶儿。

  只是,他根本没有料到,那段视频竟然被人们发到了网上!

  更没想到,白若雪竟然该死的把这段视频拿给蝶儿看了!

  林墨歌的心,狠狠揪了起来。

  她跟蝶儿一样,迫切的想要知道他的答案。

  是否在他心里,她才是他的妻?

  权简璃的目光,始终留恋在林墨歌的脸上。

  却感觉到怀里的人儿,呼吸越来越弱,抓得他,越来越紧。

  “简璃……你……说……说啊!告诉我……好不好?就算是死……我也想……死个明白……”

  砰!

  似乎有什么东西,重重击在了他的胸口处。

  他不能再眼睁睁看着蝶儿死去!

  他不会让悲剧再次发生……

  牙齿,几乎咬碎。

  沙哑着嗓音,半开半合,艰难的吐出两个字来,“不是!”

  咔嚓!

  林墨歌的心,碎成了渣。

  原来不是啊……

  她笑的凄然,泪水,瞬间涌现。

  原来,真的不是……

  可是,为什么她的心,这么痛?原本空掉的那一块,似乎再次被腐蚀了一般,痛到痉挛。

  原本,她就没有期待过什么的啊,可是,为什么偏偏要让她遇到蝶儿?为什么偏偏要让她知道,原来还有一部关于钢琴的电影?为什么又要告诉他,权简璃与钢琴间的联系……

  在绝望之中,从天上落下一道救命般的绳索,可就在她抓着绳索爬到一半的时候,绳索,忽然断了……

  她重重的摔下,落入无边的地狱……

  “真的么……简璃……真的……不是她?……”胡蝶似乎还心有不甘。

  看着她越来越软下去的身子,权简璃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

  他只知道,不能眼睁睁看着蝶儿再在他面前死一次!

  俯身,将她横抱起来,匆匆向着楼梯口处走去,一边焦急的呼唤着,“蝶儿,你清醒一点!你会没事的,别吓我……”

  然后,都来不及再看林墨歌一眼,匆匆的,从她身边冲了过去……

  看着他仓皇的背影,两道泪痕,终于再也忍不住,悄然滑落。

  原来最痛的,不是得不到。

  而是以为自己可以得到,抱有了幻想,心存了侥幸。

  可到最后,却一无所有……

  “墨墨?你怎么在这里站着?”

  林初白清亮的嗓音,将她的神智唤醒。

  看着那款款走来的人儿,她的眼泪,越发抑制不住了。

  却又害怕被问起,焦急的转身,想要冲进洗手间去。

  “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么?”林初白上前一步,紧紧拉住她的手腕。心疼的为她擦去晶莹的泪珠。

  可是,那泪珠却如同断了线般,越擦流得越多。

  根本止也止不住。

  “没有人欺负我啊……我这么凶巴巴的,谁敢欺负我?”她哽咽着,连嗓音都有些沙哑了。

  心里某个地方,空荡荡的,空的她难受。

  林初白轻轻将她拥进了怀里,心里,酸涩不已。

  修长的指尖在她发丝上摩挲着,柔声道,“对不起墨墨,是我的错。我不该把你叫到这里来的……你要是生气的话,就打我吧。”

  “初白?”

  林墨歌抬头,怔怔的看着他。

  “对不起,他在这里订婚的事,我都知道了。我把你叫来这里,也是提前就计划好的,只是没有料到,你会偶然的遇见他……是我失策了,才让你这么伤心,对不起……”

  林初白心里难过极了,还有什么比看着心爱的女人痛哭还揪心的事么?

  “呜呜……初白……”

  林墨歌忽然放声大哭起来,原来,这一切都是他的计划啊……

  可是,她现在根本顾不得这些了,她只知道,自己很难受,非常难受。

  “初白……我以为他跟谁结婚,我一点都不在乎的,可是……可是我真的好痛苦啊……为什么他爱上的偏偏是一个那么可怜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