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19章 捣乱订婚宴(10)
  第319章捣乱订婚宴

  十几年来,白若雪对权简璃有多痴心,那他,便对这个女人有多痴心。

  只可惜,她的目光,从来就不肯在他身上停留一刻。

  明明知道,无论他付出的再多,这个女人也不会接受他,不会爱上他。

  可是,他却依旧没有办法置她于不顾……

  “或许这一切,早已经命中注定……”他喃喃着,又似乎在自言自语。

  命中注定,他此生,只能爱而不得。

  注定了,他与她,永远在追逐,却从来,都追求不到自己想要的……

  如同风车一般,她追着权简璃跑,而他,追着她跑……

  若说喜剧是自己争取的,那么,悲剧,便是从一开始,便注定了结尾吧?

  “什么命中注定,我才不信!命是自己的,是我自己争取来的!”

  白若雪拿起酒瓶来,咕咚咕咚灌了几口。

  怆然一笑。

  话虽然这么说,可她现在,却连争取的机会都没有了啊……

  忽然,大厅里灯光一暗,然后,一束耀眼的亮光打在舞台上。

  亮光的中心,是一对璧人。

  权简璃身着一身漆黑得体的西装,冷峻的面容一如既往。

  而在他身边,站着一位小鸟依人般的女子。

  身上一条如绽放的玫瑰一般的红色长裙,光艳夺目。

  在灯光的照射下,那张漂亮的脸蛋上,几乎看不出来任何瑕疵,美艳动人。

  果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啊。

  白若雪冷哼一声,“没想到蝶儿的演技也进步不少啊,刚才还哭的要死要活,一转眼,就成了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了……她还真以为自己是公主么?那只不过是童话啊童话!……”

  楚寻风微微叹息一声,“雪儿,你醉了……”

  “醉了么?可是我的脑袋里为什么这么清醒?”白若雪笑的凄然,“寻风,你说我哪点比不上她?难道我没有她漂亮么?还是没有她温柔?”

  楚寻风怔怔的望着面前的女人,眸子里皆是悲伤神色,“在我眼里,你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女人。”

  “呵呵……可是,简璃他看不到啊……”

  白若雪的话,无异于同时在她和楚寻风两人的心头,狠狠刺了一刀。

  楚寻风呼吸一紧,继续灌酒。

  或许醉了,便不用想那么多了吧?

  另一边,权老爷子坐在沙发上,看着灯光下的一对璧人,脸色越来越漆黑。

  吴玉洁坐在他身边,不住叹气。

  “老爷,事到如今,看来也不会再有回转的余地了,既然简璃喜欢,便随了他吧……反正,我们已经有羽寒和月儿了,也不指望着这个女人能给权家开枝散叶……权当成是一件摆设好了……”

  权老爷子双眼微眯,浑浊的老眼中,却射出一道鹰隼的光来,“孽障啊孽障!真是丢进我的老脸了!……”

  早先给他找的那么好的市长千金他不要,现在,非要娶这么个毁了容的女人!

  “别说她容貌尽毁,就是这性子,也不讨喜!”

  “好了老爷,就算我们反对也没有用啊,简璃决定了的事,我们根本就改变不了不是么?只不过以后住在一起,难免要有磕磕碰碰的,到时候,恐怕简璃……哎……”

  吴玉洁话说了一半,再次叹息起来。

  人家可是病人,她是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

  这娶回家,还得正经八百的伺候着,当奶奶一样供着。

  万一不小心没伺候好了,再让人家发了病,传到简璃耳朵里,便成了权家的人欺负她了。

  到时候,恐怕就更说不清了。

  因为涉及到这其中的各种琐碎问题,所以吴玉洁一早便想得多了些。

  权老爷子倒是不知道这些其中的弯弯绕绕,只是觉得娶这么一个毁了容,而且也没有任何后台的女人,着实是权家的一大败笔。

  可以说,这场订婚宴,根本就没有任何人是真心祝福的。

  可是,这丝毫不妨碍胡蝶自己的幸福。

  现在的她,除了一些忐忑和不安,害怕被人发现她化着厚厚的妆容,害怕别人看到她真实的模样外,便只有幸福了。

  她苦苦等了十三年,才换来的幸福。

  真的,弥足珍贵。

  紧紧的挽着身边的心爱男人,从此以后,这个男人便是她的丈夫,是她的天了吧?

  权简璃面无表情,冷漠至极。

  内心,也如同表情一般,没有一丝涟漪。

  原本他以为,与蝶儿订婚,或者是结婚,他一定会觉得知足和幸福的。

  可是真正到了这一天才发现,心里,竟然是无尽的空虚。

  脑海里闪烁着的,都是林墨歌那张倔强的小脸,还有她穿着洁白婚纱的娇俏模样……

  他第一次,想象了她站在他身边,穿着漂亮的婚纱,挽着他的手臂,走过长长红毯的模样。

  那个时候的她,会不会笑的灿烂,会不会,对他展露一个最明媚最幸福的笑容呢?

  那个时候的他,会不会,也难得的,露出笑来?

  似乎,这样的想法,以前从未有过。

  林墨歌说的没错,他从来就没有想到会娶除了蝶儿以外的女人。

  可是现在,他却开始幻想,和林墨歌在一起的场景了。

  只是,似乎,有些晚了……

  从台阶开始,到舞台中央。

  短短的几步路,于他来说,却漫长的如同一个世纪般。

  似乎有什么在阻挡着他,每一步,都迈得那般艰难……

  终于,在众多宾客的目光中,两人站到了舞台的中心,接受着全场人的注目。

  胡蝶有些微微的紧张,因为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以这样完美的姿态被人看过了。

  因为有着极度的自卑心理,所以,手心里已经沁满了冷汗。

  权简璃笔直的站在那里,如同巍峨的高山,自带王者气质。

  只是淡淡的嗓音,便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了过去。

  “感谢大家今晚能来参加这个晚宴。这是我与蝶儿分别十三年后,为她过的第一个生日……”说到这里,他垂眸,看了身边幸福满溢的人儿一眼,眉心,却下意识的微微蹙起。

  然后又说道,“在这里,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宣布,就是今天这场晚宴,不仅是蝶儿的庆生宴,也是我们的订……”

  哗!……

  他的话还未说完,忽然照着他的那束灯光一暗,然后,啪的一声,又在某处,重新亮了起来。

  只不过,伴随着灯光的亮起,出现了一声嘹亮的哭号。

  没错,就是哭号!

  而且哭的极其悲切!

  只不过,嗓音太过稚嫩,听来让人最容易动容。

  “哇……爸爸,你怎么就死了……哇啊啊……你怎么这么狠心丢下我跟哥哥两个人……呜呜……”

  哭声与灯光,成功的将场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而权简璃与胡蝶这一对新人,却瞬间被冷落在台上,根本没有人再注意。

  只见灯光下,是两个小小的身影。

  两个小家伙披麻戴孝,许是白色麻布做的衣服有些大了,两个小家伙走起路来着实不太方便。看起来还有些滑稽。

  不过,大家此时哪里还有心思注意这些?

  早就被小家伙哭的心都碎了。

  月儿哭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嘴里还不住的嘟囔着,“你个死鬼爸爸,竟然说走就走,要我跟哥哥怎么办……呜呜……真没良心,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就不要我跟哥哥了……哇,你真是死的好惨呐……”

  羽寒安静的走在一边,怀里紧紧抱着一张遗像,并没有像月儿哭的那么凄惨,只是默默流泪。

  可是这样乖巧的模样,却更让人心疼。

  不过,当大家看清楚那张遗像上的人的时候,嘶……

  全场几乎是同时倒抽一口冷气!

  因为那人就是今天宴会的主角,权家二少爷权简璃!

  那么这两个孩子,难道就是权家一直隐藏起来的那对龙凤胎了?

  可是,权二少不是还好好的站在台上么?

  他的一对儿女这是搞哪出?

  对宾客们来说,是极度的震惊,震惊的同时,还有那么一丝丝的乐趣。毕竟看别人过得不好,自己心里才会痛快。这几乎是人们的一个通病吧?尤其,是看到比自己有威望,成就高的人过得不好,那怎一个爽字了得?

  大家都在心里纷纷猜测,到底权简璃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才让自己的一双儿女恨不得咒他死?而且还给他把遗像都做好了?

  而此时台上的权简璃,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他没想到,这两个小家伙竟然真的把遗像弄到这里来了!

  而且,还来了这么一出!

  他可是刻意瞒着今天订婚的事的,就是怕这两个小家伙来捣乱,可是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要不是有胡蝶在一边拉着,他早就冲上前去把两个小家伙给扔到楼下了……

  只是,胡蝶的身子不住的颤抖着,在看到两个孩子那一刻,她心中的恐惧便越来越大……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两个小家伙慢慢的走到了权老爷子和吴玉洁的面前,然后,把遗像往桌子上一放,噗通一声,双双跪下了。

  震得权老爷子和吴玉洁都愣住了。

  完全不明白两个宝贝儿孙子这是在做什么。

  “哇……爷爷奶奶,爸爸死了,他不要我跟哥哥了……”月儿把眼泪鼻涕往宽大的衣袖上一抹,哭的那叫一个可怜。

  看的吴玉洁心碎碎的,赶紧把小妮子拉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