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22章 爱你一万年(3)
  第322章爱你一万年

  林初白笑的魅惑,没有一丝恐惧。

  他也不是一只小花猫,可以随便被人欺负。

  之所以不还手,不过是不想让小墨墨担心罢了。

  顺便,也不想让孩子们看到这种血腥的暴力场面。

  “好!那我今天就杀了你!免得再让你痴心妄想!……”权简璃拳头紧紧攥着,手臂上青筋毕露,浑身上下的杀气,将周围的人都震慑得远远退到了一边。

  “混蛋!你给我放手!……”林墨歌奋力的挣扎着,“你若是再敢碰初白一下,我就杀……呜……”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却被一双滚烫的唇紧紧覆盖!

  权简璃不分青红皂白,竟然吻了下去!

  当着全场人的面,当着自己未婚妻子的面,当着林墨歌未婚夫的面!

  咔嚓……

  所有人,都震惊了。

  僵在原地,傻傻的愣着。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一步,这些看热闹的群众,脑子已经快要超负荷了。

  这剧情也太狗血了点吧?

  刚才还是两对恩爱的情侣呢,一对在秀因爱举办生日派对,另一对现场求婚,好不浪漫。

  可是才一眨眼,这边的男人跟那边的女人就吻上了?

  再看一眼站在一边,同样愣怔住的两个可爱的小家伙,众人心头才释然,喔,原来是孩子们的爸爸和妈妈吻在了一起啊,这样倒是挺正常的。

  可是……不对啊?

  这爸爸和妈妈等于是分别有了新欢,却又当着各自新欢的面复合了?……

  权简璃吻得尽兴。

  林初白愤怒地要冲上去抢人。

  白若雪眸子里闪着阴毒的光。

  胡蝶的身子不住的颤抖着,眼泪汹涌而下。

  吴玉洁和权老爷子愣怔在一边,跟看热闹的群众一起,慌了神。

  刚刚匆匆赶来的权幻,愣在了门外,有些分不清楚状况。

  昨天晚上正在“办事”中的他,偶然接到了小月儿打来的电话,更加“偶然”的知道了林墨歌将在今天结婚的事,一直纠结着要不要告诉老二而迟到的时候,竟然看到了如此诡异的场面?

  不是说林墨歌要结婚么?

  不是说老二要跟他的初恋情人订婚么?

  怎么他们两个又吻到一起去了?

  就在他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时候,忽然,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将众人从愣神中拉了回来。

  权简璃吃痛,下意识的松开了她的唇。

  脸上,火辣辣的痛。

  漆黑的眸子里,愤怒的小火苗不住的忽闪。

  这个女人,简直就是打他打上了瘾!只是今天,就已经是打的他第二巴掌了!

  “权简璃你个疯子!当着我未婚夫的面在做什么!?”林墨歌愤怒低吼,眼眶通红。

  几滴泪珠儿在眼眶里打转,晶莹闪烁。

  “未婚夫?”权简璃咬牙切齿,“我不许从你嘴里说出这三个字来!你的男人只能是我!这辈子,都只能是我!!!……”

  林墨歌心口狠狠一痛,却强忍着眼泪,冷冷嗤笑,“不好意思,你说错了。你是她的男人,是她的丈夫!而我的男人,是初白!……”

  她纤长的指音,指向了站在人群中,那个脸色苍白,摇摇欲坠的人儿。

  权简璃却连头都没有回,死死的盯着她,“你休想从我手中逃脱!这辈子,都不可能!……”

  一字一句,让人不寒而栗。

  “放开她!没听到她说的话么?”林初白上前一步,狠狠将林墨歌扯进了自己怀里。

  权简璃愤怒的挥起拳头便又要再打上去,“竟然还敢碰她?我今天就让你……”

  噗通!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从后面传来重物倒地的声音。

  人群瞬时喧闹了起来,“糟了!这里有位小姐晕倒了!……”

  权简璃动作一僵,下意识的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却不见了蝶儿的身影!

  “权简璃,你的蝶儿晕倒了……”

  林墨歌冷冷的提醒着,心,却一阵阵刺痛。

  是不是因为她是个健全的人,所以,才得不到那个男人的心?

  是不是如果她像那个蝶儿一样,随时随地的晕倒,就可以得到权简璃的怜爱,被他疼爱被他呵护?

  权简璃尴尬的站在那里,目光死死的盯着林墨歌,不,应该是盯着林初白搂在她腰间的手!

  “不好了,这位小姐脸色越来越苍白了……”不知是谁又喊了一句。

  权简璃心里一惊,下意识便转身冲了过去。

  看着那瘫软在地上的人儿,眉心紧蹙,漆黑的眸子里,满满的担忧。

  然后迅速弯腰,将胡蝶横抱起来,匆匆向外走去。

  “生日派对到此结束!我不希望今天的事传出去一点风声!”

  冰冷又带着命令的语气,让全场人都微微一怔。他这话说的很明白了,今天被邀请来的人,都是有名望有身份的。

  看了戏便罢了。

  若是再出去随便乱说,恐怕,权家是不会轻易放过的。

  及至走到林墨歌身边时,眉头皱得更紧了,那双凤眸里,是掩饰不住的留恋与缱绻,语气,也忽然温柔下来,“别闹了,乖乖带着孩子们回家等我,恩?”

  林墨歌粲然一笑,“不好意思权先生,我还要继续跟我的未婚夫约会呢,你还是担心自己怀里的美人儿吧。”

  一句未婚夫,刺得他瞳孔一缩。

  月儿也脆生生道,“妈妈,干爹,喔不,新爸爸,我们等下去哪玩啊?”

  羽寒默默的看着权简璃,表情和他一般冷漠,“那里是我们和妈妈的家,爸爸的家,跟这个女人在一起。”

  他所指的,自然就是胡蝶了。

  权简璃眸光一凛,正欲再教训几句,却感觉怀里的人儿呼吸越加急促……

  再也顾不得多说什么,匆匆抬脚离去……

  直至他的背影消失在电梯,林墨歌身子才瘫软下来。

  幸好,被林初白紧紧拥着,才没有太丢人。

  “好了,没事了。”林初白清润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无形中,给了她极大的力量。

  她苦涩一笑,“你呢?真的没事么?嘴角都流血了……”

  抬手,心疼的替他擦去又渗出的殷红,“对不起初白,你怎么这么傻呢?都不懂得躲开?”

  林初白咧嘴一笑,却疼的倒吸一口冷气,可眼里,兴奋依旧,“才不是傻!早知道这样能让你关心,我巴不得早早受伤呢……”

  “胡说!以后这种话不能乱说了,知道么?”林墨歌佯装生气。

  “遵命!小墨墨不让说的,以后坚决不说!”林初白深情的看着她,柔声道,“你可是在那么多人和孩子们的面前答应要嫁给我了,不能再反悔喔。”

  林墨歌心尖一震,垂眸,无名指上那枚闪眼的粉色钻戒闯入视线。

  心脏,莫名的漏掉了一拍,“恩……不会反悔的……”

  可是嗓音,却忽然沙哑起来。

  她真的,不会反悔么?

  这份踏实,是她从未体会过的。

  而且,这不正是她一直在追求着的婚姻么?爱她,爱孩子,而且,安稳。

  或许,这就是冥冥中的天意吧?是命中注定的事……

  “呦呵!那以后干爹就真的成了我们的新爸爸喽?好棒喔!对了对了,新爸爸,你有多少财产啊?会不会给月儿买超牛掰的粉色车车啊?……”

  月儿大眼睛忽然着,突然开始盘问起林初白的财产来。

  逗得林墨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轻轻捏了捏小妮子的鼻子,“你呀,真是个小财迷!”

  林初白蹲下身子,宠溺的揉着月儿细软的长发,“只要月儿喜欢的,咱们就买,好不好?”

  “真的?哇,太好了!还是新爸爸好啊!……”

  月儿开心坏的两眼直放光,毫不淑女的在林初白那张妖孽般的脸上狠狠亲了好几口,然后又拉着羽寒道,“那能不能给哥哥介绍几个漂亮的大姐姐?”

  羽寒撇撇嘴,“你以为你喜欢帅气的大哥哥,我就喜欢漂亮的大姐姐么?真是浅显……”

  “啊咧?那你喜欢什么啊?你不是告诉月儿你喜欢班上新来的英文老师么……”月儿眨巴着大眼睛道。

  羽寒小脸一红,“那个喜欢跟你想的不是一个意思……”

  看着这两个活宝又吵闹起来,林墨歌和林初白相视一笑,默契而温馨。

  另一边,吴玉洁和权老爷子已经把所有的客人都送走了,一边陪着笑,一边说些无关痛痒的话。

  虽然宴会是忽然中止的,可是大家该谈的公事也谈得差不多了,该看的戏也看过了,所以走的时候,倒是没有什么怨言。

  就算有,在权老爷子面前,也不敢表现出来啊。

  原本热闹的大厅里,瞬间便空荡荡下来。

  已经醉醺醺的白若雪,半靠在楚寻风的怀里,也向着出口走去。

  经过林墨歌身边时,狠狠瞪了她一眼,那目光里,满是妒忌与怨恨。

  虽然林墨歌来这里大闹了一场,没能让简璃和蝶儿订婚。可是,刚才简璃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吻了林墨歌,而且,还霸道的宣告,林墨歌只能是他一个人的女人,别的男人碰都不能碰,谁碰就灭了谁。

  这无异于是直接宣示了他的主权,比跟蝶儿订婚,给白若雪的打击更大!

  要知道,一向冷静自持的简璃,竟然会在那么多人面前说出这种不计后果的话来,本身就是不正常的!

  而且,那些话对一些女人来说,其实是最霸道最浪漫的告白!

  所以,她才会如此嫉妒,如此的恨林墨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