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24章 这该死的缘分(1)
  第324章这该死的缘分

  这也是没有开始画漫画的一个重要原因。

  总之,她这次一定要漂亮的把证考下来才行!

  虽然想是这么想啦。

  可是在连着看了两个小时书以后,眼皮越来越重,越来越重……

  咚!

  手里的书重重摔到了脸上,打的她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揉揉眼睛,原来才睡着不过五分钟啊。

  看来她确实不是学习的料。

  不过,就算如此,她也要拼尽全力考一考,试一试!

  古有悬梁刺股,那她就来个冰水浴好了!就不信清醒不过来,赶不走瞌睡虫!

  想到这里,气势昂扬的冲进了浴室,可是,当冰冷的水洒到身上时,冻得她嗷嗷直叫。

  不行不行,明天就要去看望小宝宝了,可不能在这个时候感冒了。

  所以……

  一转眼,便又泡到了温暖的浴缸里……

  浴缸里实在太舒服了,舒服到瞌睡虫又自动找上门来……

  却不知这个时候,那紧闭着的门外,忽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紧接着,啪嗒一声,门开了。

  权简璃跌跌撞撞的闯了进来,身上披着的深灰色毛呢大衣外套,被他随手一扔,却稳稳掉在了地板上。

  可他也顾不得去捡,走着s型路线,直冲进了卧室。

  “墨儿……”

  他轻声唤着。

  径直扑到了床上。

  却不料,扑了个空。

  伸手一摸,被子里还是温热的,那就说明,她刚离开没多久。会去哪呢?

  璃爷不愧是璃爷,就算喝醉了,脑子也转得飞快。

  微微缓了缓,便起身,向着浴室走去……

  啪嗒!

  浴室的门开了,满屋子的蒸汽,有种梦境的感觉。

  他却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躺在浴缸里的人儿。

  已经沾湿的黑发随意的挽在头上,搭在浴缸边缘的纤长手臂,光洁细滑,还有那隐隐露出水面的锁骨,让他喉咙一紧,下腹处那团火焰,腾空而起。

  一步一步,鬼使神差般的走了过去,漆黑的凤眸里,闪着欲望的火焰。

  在醉酒之下,这火焰更是燃烧到无法控制的局面。

  “小妖精,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模样有多诱人?”权简璃傻笑着,伸手抚上了她白皙的肩头,深深的,嗅着她身上淡淡的清香,“让爷咬一口好不好?”

  哗啦!……

  林墨歌被他的抚摸给惊醒了,反射性的向下一缩,整个人都潜进了水里。

  权简璃手中一空,不满的撇撇嘴,冲她勾勾手指,“别闹了,快上来!”

  噗……

  林墨歌将刚才匆忙间呛进去的水喷了出来,清亮的眸子里直冒火光。

  “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

  权简璃伸手指了指自己,“你在说我?”

  “废话,这里除了你还有谁?滚!……”

  林墨歌怒吼一声,随手抓起放在一边的沐浴露便向他扔了过去。

  权简璃抬手一抓,稳稳将那瓶沐浴露接住,放在了一边。酒劲,似乎也醒了不少。

  望着她气乎乎的小脸,默不作声的退了出去。

  啪嗒。

  浴室的门被关上了。

  林墨歌一怔,她没看错吧?

  那个恶魔权简璃,禽兽不如的权简璃竟然自动退出去了?

  呵呵,还真是活的久了,什么事都能遇到啊。

  不过,她似乎也该出去了,若是再在浴缸里睡着的话,说不定会有危险的。若是睡的沉了,被溺死在里面都不知道。

  想到这里,便起身,想要出去。

  却不料,砰!

  浴室的门忽然被撞开,惊得她低呼一声,赶紧窝回到浴缸中。

  幸好浴室里雾气弥漫,希望没有被他看清楚她的身子才好。

  然后,就看到权简璃不着寸缕,大剌剌的走了进来。

  哗啦啦……

  随着一声水流的响动,他高大颀长的身子,就那样登堂入室,臭不要脸的泡进了浴缸里!

  林墨歌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可是心里却明白,这绝对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

  想起两年前那一次,在情侣酒店里,二人便是在浴缸里缱绻缠绵……

  小脸瞬间通红得如熟透的苹果。

  “权简璃你疯了?要泡澡滚回你自己家泡去!”

  她愤怒的呼喊着,现在想要起身离开也不可能了。

  因为一起来就意味着要被他看遍全身,她才不要!

  权简璃却不理她的愤怒,舒服的往后一靠,勾勾手指,“过来!”

  沙哑如海浪般的嗓音,在这密闭的空间里,格外暧昧。

  “凭什么?你没见水都被你挤出去了?快滚出去!……”

  她愤怒至极,原本浴缸就小,她一个人泡刚刚好。

  可是现在又进来这么一个庞然大物,两人几乎把浴缸都占满了。

  而且,她还是蜷缩着腿,才不至于与那个混蛋有肌肤相亲。

  可是,那混蛋显然跟她想法不一样,见她一动不动,干脆长臂一捞,将她轻易扯进了自己怀里,然后,紧紧圈着。

  “喂,你放手!这又不是你家!难道你不觉得这里很挤么?”林墨歌挣扎着,水花四溅。

  权简璃依旧不急不缓,“那去对面泡?”

  他那边装修得很好,而且浴缸超级大,就是为了跟她一起泡澡。

  “做梦!”林墨歌断然拒绝。

  “那就找人把这边再装修一下,浴缸太小了……”他不满的撇撇嘴,一双大掌,在她光洁的身子上游移。

  嘶……

  林墨歌从未想到,她的身子竟然会如此敏感!只消他的一个触碰,便会颤抖至此。

  可显然,这并不是一个好的信号。

  因为她已经感觉到了这厮的某处,正狠狠抵着她的翘臀!

  “这是我的家!你休想……”她强忍着不适,扭动着身子,想要从他怀里挣脱。

  可是却被他桎梏得更紧。

  她柔若无骨的背,紧紧贴靠在他坚实精壮的胸口前,他的呼吸,也越来越炙热。

  滚烫的唇,暧昧的亲吻着锁骨,让她身子一阵阵发麻。

  “墨儿……墨儿……好想你……”

  他呢喃着,喷吐着淡淡的酒精气息。

  一双大手,早已经轻车熟路覆盖在了那两团弹性极佳的小白兔之上,又让她浑身一个战栗,肌肉紧绷。

  不行!她绝对不能在这种时候让这混蛋得了逞!

  “你别碰我!难道你就不觉得对不起你的未婚妻么?”她咬牙挣扎着。

  前几日那场订婚宴,她可是记得清楚!

  更清楚的记得,他在他的蝶儿面前说过,他心里,根本就没有她!

  所以,这个时候不待在他的蝶儿身边,跑到她这里轻薄算什么?

  他亲吻的动作微微一滞,却又继续下去。一路,吻到了她透明的耳垂,沙哑的嗓音缓缓传来,“那日的订婚宴,不过是在你们的捣乱下变成了一场生日派对,难道你不记得了?”

  林墨歌心里咯噔一下,生日派对?

  他抱着蝶儿走的时候,确实说过一句,生日派对到此结束。

  可是,那明明就是订婚宴不是么?怎么又变成了生日派对?

  她不知道的是,权简璃刚说完要庆祝蝶儿的生日,还未开口说出订婚的事来的时候,两个小家伙就以一身哭丧的装扮入场了。

  瞬间夺走了所有人的注意,所以,关于订婚的事,他压根就没有说出口。

  他似是也松了一口气般,又带着妒忌的口吻道,“所以我根本就没有什么未婚妻,你也不许跟别的男人有任何关系!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明白么?”

  说话间,大手忽然加重了力道,将两只小白兔捏出了旖旎的形状。

  林墨歌身子一软,险些瘫软在他怀里。

  却狠狠用手抓住了他的大掌,强迫他远离。

  “哼,就算那天没有订婚,可在你心里,此生只会有她一个妻子,所以,你现在对我做这种事,也是对她不忠!”

  林墨歌气喘吁吁,“更何况,我已经有未婚夫了,所以请你放尊重一些!”

  未婚夫三个字,无异于火上浇油,将他心底的怒气,瞬间点燃。

  如惩罚一般,一口咬在了她的肩头,疼的她倒抽一口冷气。

  “痛……”

  “痛了长记性!看你还敢不敢轻易跟别的男人眉来眼去!竟然还敢说什么未婚夫?”他气的咬牙切齿,“信不信我把他那间破事务所连锅端了?”

  “你别动他!”林墨歌心里一急,她可知道权简璃要做什么事,只是一句话便能轻易毁了初白的。

  不料,她的反应却更让他不满,“你竟然担心他?该死!”

  又是狠狠一口,咬在了她脖颈之上,如同吸血鬼那般,似要将她体内的鲜血都吸干!

  疼的林墨歌咬紧牙关,却不吭一声。

  “疯子!住手!你娶你的初恋情人,我嫁我的如意郎君,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所以,立刻马上,从我的家里滚出去!”

  她再次奋力挣扎起来,无奈他力气太大,紧紧将她桎梏着,再如何挣扎,也不过是白费力气罢了。

  “如意郎君?看来你对他很满意了?恩?……”他语气骤然冷了下来,双手紧紧桎梏着她纤细的腰肢,然后,将她微微抬起,便想要不顾她抗拒,强硬的闯入!……

  “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爷今天就让你记住,你的心里身体里,都只能有爷我一个男人!……”

  “痛……疯子!……”

  林墨歌痛到眼睛都要流出来了,不断的扭动着挣扎着,她才不要再被他轻薄!“放开!别用你那肮脏的身体碰我……留着跟你的蝶儿共赴鱼水之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