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25章 这该死的缘分(2)
  第325章这该死的缘分

  “嘶……别动!”权简璃忽然倒抽一口冷气,“你真想毁了我的命根子?”

  刚才他一个进入,她一个挣扎扭动间,险些让璃爷失了守!却并不是因为激动的,而是痛的!

  “毁了才好,免得再祸害别人!”她愤愤然道。

  “爷也就祸害了你一个人,别人爷还不稀罕!……”他咬紧牙关,想要再次冲刺。

  林墨歌哪里会再给他机会?

  猛然抓起放在一边的淋浴头,狠狠向着他头上砸去!

  因为他在身后看不到,所以便一通乱砸。

  砰砰砰!

  沉闷的声音连连响起,疼的璃爷嗷嗷直叫。

  “你这个疯女人!真想谋杀亲夫不成?啊……痛!……松手!……”璃爷在混乱中抓到了淋浴头,愤然从她手中夺了出去。

  原本以为已经将她家里的危险物品全都扔出去了,却没想到,这女人发起疯来真不是一般的可怕啊。

  只有她找不到,没有她想不到!不管是什么东西都能用来给他致命一击啊!

  刚才被淋浴头敲中了几下,现在脑袋还闷闷的疼呢。

  “亲夫你大爷!这话去跟你的蝶儿说去!我的亲夫是初白!……”林墨歌也顾不得害羞了,挣扎着站起来,便想要逃走。

  权简璃哪里肯轻易放她离开?

  一扑腾便将她又扯回了怀里,噗通,噗通,水花乱拍。

  浴室一地的狼藉。

  “再说那个野男人的名字信不信我明天就派人灭了他!?”

  权简璃咬牙切齿,无奈怀里的人儿像美人鱼一般,肌肤又滑又细,根本就抓不住!

  噗通,噗通!

  哗啦,哗啦!

  两个人在小小的浴缸里打的那叫一个火花四溅,喔不,水花四溅,热火朝天。

  林墨歌最后还是没了力气,被权简璃霸道的压在了身下,动弹不得。

  不过,权简璃也没讨到好处,身上脸上都被她抓破好几处,再加上刚才被淋浴头打到的地方也红肿了起来,看起来格外狼狈。

  “再打啊,没力气了是么?”他大口喘着粗气,笑的邪魅,“没力气的话,就别怪爷不客气了!……”

  “你别碰我……别碰……”林墨歌实在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连说话,也觉得极其耗费体力。

  许是泡澡泡得太久了吧,开始有些头晕眼花了。

  敌人的虚弱,便是他趁虚而入之时。

  此时,两个人的身体,在浴缸里紧紧贴合着,经过刚才的激烈战况,二人的头发皆已经湿了个透彻,肌肤也被热水泡到发了粉红,看起来格外诱人。

  而璃爷体内的火,已经到达了鼎盛,此时美人在怀,哪里还能把持得住?

  俯身,狠狠的,毫不客气的吻了上去……一双大掌,也娴熟的游移到了她修长的小腿上……

  就在璃爷准备长驱直入,一泻千里的挥洒自己的热情时,忽然,浴室外,传来一阵嘈杂的手机铃声。

  暧昧的气氛,瞬间被打破。

  权简璃身子一僵,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愤怒的火焰。

  以后再办“正事”的时候,一定要记得关手机!

  这铃声对他来说是催命符,对林墨歌来说,可是解脱。

  她暗自松了口气,依旧紧绷着身子,纤长的指尖戳了戳他蜜色坚硬的胸肌,哑着嗓子道,“你电话响了,快去接啊,可别让你的心上人等久了。”

  她下意识便认为这电话是那个蝶儿打来的。

  要不然,谁会在这么晚的时候还找他呢?

  许是,她自己一个人害怕了,所以才叫他回去的吧。

  心口,不知为何狠狠痛了一下。

  原来他来找她,也不过是抽着空闲来看看而已。

  这场景,似乎她小的时候,见过无数次。

  王云每日盼着林广堂来看她,盼啊盼啊,好不容易盼来一次,却只是吃个饭的时间,便又匆匆离去。

  然后,便又开始了一个轮回的等待。

  这样凄凉的日子,她早就下定决心,再不会过。

  所以现在的场景,无异于是触动了她心里最痛最伤的地方。

  他却懒着身子不肯起,沙哑的嗓音在她唇边响起,“你觉得这么重要的时候,我会去接么?”

  持续响着的电话铃声,让他一阵阵烦躁。

  可是,却也舍不得就此放开她。

  毕竟好不容易,他才占领了高地。

  若是再放手,这个女人一定比兔子还溜得快。

  可是,“你就不怕你的蝶儿找不到你伤心欲绝么?”她眸光闪烁,尽量维持着平静的表情。

  心里,却早已经惊涛骇浪。

  他唇边的邪魅笑容,终究是僵在了嘴角。

  连他自己也不确定,这电话是谁打来的。

  若是岳勇,这么晚了,他没胆子在这个时候打扰他的。

  难道……

  剑眉一挑,“看你比我还要关心,那不如,陪我去接?”

  话音刚落,长臂一个收紧,哗啦啦……

  抱着她,从浴缸里站了起来。

  随手从架子上扯下一条毛巾盖在她头上,迈开修长的腿便向外走去。

  两人身上的水滴还一滴一滴的向下滴落着。

  肌肤却紧紧的贴合在一起,因着他的走动,更加严丝合缝。

  羞得林墨歌小脸通红。

  “你放开!我才不要看你们秀恩爱!”她挣扎着便要下去。

  “别动!地滑!”他淡淡的警告了一声,却也安稳地将她放到了地毯上。

  然后,自己进了客厅,从衣服口袋里找出手机。

  看到上面的名字时,脸色顿时一僵,阴沉得可怕,“什么事?”

  林墨歌踮着脚尖溜回了卧室,利落的把自己身子擦干,又赶紧将扔在一边的睡衣套上。

  这才松了口气。

  刚才真是千钧一发啊,险些就被这混蛋占了便宜!

  幸好幸好。

  不管这个电话是谁打来的,都算是救了她一命。

  正要偷偷关上门的时候,却忽然与他的目光相对,然后,璃爷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死死抵住了门。

  脸色阴沉得越发可怕,“不许再闹了!是岳勇!”

  林墨歌神色一滞,啊?什么意思?

  他在跟她解释,电话是岳勇打来的么?

  可是,“那又怎样?天色不早了,你也该回你们的家了!我这里不欢迎你!”

  “我知道了,等下再谈。”他草草的对着电话说了一句,迅速挂断。

  然后,一个大力挤了进来。

  那精壮的身躯在灯光下,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险些闪瞎林墨歌的眼!

  这厮就不能稍稍注意一下形象么?总这么大剌剌的在她房间里走来走去实在是不妥啊喂。

  “怎么,吃醋了?”他忽然戏谑一笑,眸子里满是暧昧。

  哪里还有刚才的阴沉?

  林墨歌吓了一跳,像只兔子一样逃到了床上,“鬼才吃你的醋!快滚!这里不稀罕你!”

  “可是爷稀罕你!”

  他笑的越发猖狂,一步一步,向着床边走过来。

  那模样,似乎是童话里的大灰狼,而她,就是可怜兮兮的小红帽。

  尤其,他此刻不着寸缕,身下那处昂扬,更是让人羞红了脸。

  “你……你滚开!把你那肮脏的小弟遮起来!难看死了!”她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我记得,你以前可是很喜欢的……”他笑的越发轻佻。

  “喜欢你大爷!……”

  林墨歌抓起枕头来就扔着他丢过去,却被他一接一个准,然后,随手扔到了一边。

  “我刚才说过吧,你只能喜欢我一个男人!我大爷也是男人!爷不准!……”

  咔嚓,林墨歌愣住了。这厮刚才是在说冷笑话么?

  可是,一点都不好笑好吧。

  就在她愣神的时候,权简璃的身子已经到了眼前,如饿虎扑食一般扑了上来,那模样,简直凶神恶煞!

  “啊!……”吓得林墨歌一声尖叫,随手抓起了什么东西,用力扔了过去。

  咚!

  重重砸在权简璃脸上。

  没错,就是脸上。

  然后,无力的掉落在床上。

  权简璃脸色一黑,捡起那个凶器来,眸底似乎有什么复杂的情绪闪过,“你在看法律的书?”

  没错,刚才被她当成武器砸在他那张帅气又英俊的脸上的,正是那本厚厚的法律书!其实刚才她也是被这本书砸醒的。

  “关你什么事!”林墨歌有些心虚,便要上前跟他抢。

  毕竟她学法律,也是为了想要维护住小宝宝,若是被他发现了,那就糟了。

  可是她的紧张和维护看在他眼里,却误会成了她被林初白感染。

  眸光一暗,“是不是林初白那个混蛋让你看的?还是这书……根本就是他的!?他来过这里了是不是?”

  “啊?”林墨歌彻底被问傻了。

  “你有病吧?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转身就能换个女人继续扑上去发泄兽欲?”林墨歌气的怒吼起来,“就算我带他来又怎么样!他是我的未婚夫!来我这里过夜再正常不过!”

  “未婚夫?过夜?该死,你别一次次挑战我的底线!”他气得咬牙切齿,一想到那个男人曾经在这张床上,搂着他的女人云雨,他就恨不得把那个男人撕成碎片!

  林墨歌也被他的表情吓到了,赶紧闭了嘴巴。

  因为她不想给初白再招来横祸。

  就如同当初的羽晨一样。

  与他沾上了边的,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她不想让初白再因为她,而成为第二个羽晨。

  “我跟他没你想的那么龌龊,看到异性就想压在身下的,只有你这种禽兽!你不是有急事么?快滚吧!”她强装着镇定,已经开始赶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