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28章 这该死的缘分(5)
  第328章这该死的缘分

  “可是这次,最奇怪的就是,那么多楼层里的设备,竟然没有一个是好着的。”

  “也就是说,所有应急设备在同一时间内全都出现了故障?”权简璃脸色越发阴沉。

  “是!还好今天晚上的值班人员都聚集在一楼,所以发现火灾的时候先跑了出来,然后报了警。才避免了伤亡。可是这下子雪城项目恐怕就要搁浅了……原本预计的拍卖,恐怕也……”

  岳勇没有明说,权简璃也明白。

  谁愿意买一处还没有建好,就发生了火灾的楼盘呢?

  做楼盘生意的人,最看重得便是风水了。

  这万事还没有备好,便先来个火烧楼盘,恐怕在业界,没有人再敢接手了。

  只是,谁能想到,当初权氏重资筹措的雪城项目,最后,竟然落得一个这样的下场?说起来,令人唏嘘。

  “项傲阳那边最近有什么动静?”权简璃忽然问了一句。

  岳勇一愣,“璃爷您该不会是……觉得这件事跟项傲阳有关吧?他就算再怎么跟您有恩怨,也不会对咱们的雪城项目下手啊……”

  “若是与墨儿有关呢?”权简璃淡淡吐出一句。

  “林小姐!?”岳勇眼睛陡然瞪大,许久,才微微叹息一声,“项傲阳是林小姐的父亲,若是为了林小姐报仇的话,倒也不无可能……”

  他们现在依旧以为项傲阳真的是林墨歌的亲生父亲,却并不知道,其实,林墨歌只是项傲阳的干女儿。

  啪!

  权简璃将文件重重的扔回桌面上,漆黑的凤眸里闪过一丝隐隐的杀机,“去机场!”

  “机场?现在?”

  “恩,我倒要看看,他项傲阳到底要拿什么跟我斗!”权简璃咬牙切齿。

  岳勇没想到璃爷竟然当机立断,不过仍是迅速进了休息室去,找了几套换洗的衣服,匆匆打包好行李,二人这才往机场赶去。

  以岳勇的行动力,二人刚到机场,便刚好赶上了当夜飞往加拿大的航班。

  “那个……璃爷……要不要跟林小姐说一声?”岳勇登机前好心提醒了一声。

  权简璃看他一眼,并没有作声。

  闷头上了飞机。

  岳勇微微叹息,璃爷今天这模样摆明了就是欲求不满啊,该不会刚才他那通电话,刚好坏了璃爷的事吧?

  匆匆跟上去,想问又不敢问,只能一个劲的偷看璃爷。

  权简璃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眸光一凛,“说!”

  “咳咳……璃爷,刚才因为火灾的事太过紧急,我一时慌张,所以才给您打的电话……真不是有意要打扰您和林小姐的……那个……”

  “不想死就闭嘴!”权简璃冷冷斥责一声,缓缓闭上了眼睛。

  岳勇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紧紧闭上嘴巴,不敢吱声了。

  果然,被他猜对了。

  怪不得璃爷的脸色这么差,脾气这么爆,根本就没有在林小姐那儿发泄,所以才拿他当了出气筒啊。

  不过,他也不能有任何怨言啊。

  谁让他赶在那个节骨眼上扰了璃爷的兴致呢?

  在岳勇的纠结中,伴随着一阵轰鸣声,飞机终于起飞了。

  载着某人的不情愿和别扭,缓缓的,飞往另一个浪漫国度……

  清晨的阳光洒入房间时,林墨歌早已经准备妥当,背着自己的背包,兴奋不已的出门了。

  当然,是坐在林初白那辆超极拉风的艳粉色跑车上。

  “事务所不是很忙么?我早说过自己来机场就好了啊……”林墨歌不住的嘀咕着。

  今天她一出门,便看到了站在车前,摆着风骚姿势的林初白。

  幸好,权简璃并没有在。

  否则的话,又是极度尴尬的场面。

  “是啊,要不是事务所事情太多,我都想陪你一起去看小宝宝的。毕竟小宝宝自出生以后,我都没有见过呢。”林初白抱怨道。

  “好啦,你现在可是整个事务所的灵魂人物,当然要忙一些啦。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带小宝宝回来的,到时候见不就好了?”林墨歌只能笑着安慰。

  不过,看到林初白又渐渐恢复了以前的模样,其实她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本来就是一个散漫而悠闲的花花公子,只是因为当初月儿的官司,而忽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杜绝了一切玩乐的邀约,潜心学习,一跃成为律师界的“当红头牌”,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的到的。

  而且,除了刻苦的学习外,他也将自己那颗玩乐的心封闭了起来,时刻被愧疚所侵扰着,想要为了她,变成一个更好的人。

  可是这样,反而让她有些不适应。

  并且,也觉更加内疚。

  她真的,不希望谁为了她而改变。

  只要他还做回以前那个像无赖一样,整天嘻嘻哈哈的林初白,做回孩子们的干爹,就足够了。

  可是现在……

  似乎不大可能。

  看一眼无名指上那枚耀眼的粉色钻戒,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

  本来她已经将戒指收起来了。

  可是早上林初白发现了以后却不乐意了,生生从她抽屉里翻找了出来,又给她戴了上去。

  她便也不再挣扎了,既然已经答应了他的求婚,戴着这枚戒指,也算是给自己一个警醒吧?让自己慢慢的适应。

  不过,林初白显然是兴奋异常,一手开车,一手紧紧握着她的手,笑的灿烂嫣然,“小墨墨,人家本来还想着能跟你一起过年的,现在好了,月儿和羽寒回权家了,你又去陪小宝宝,我倒成了孤家寡人!你们一个个的太狠心了。”

  林墨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可以找那些莺莺燕燕啊,这么久不见,她们肯定也孤单的很吧?反正我也不会介意。”

  “那可不行!我是那么随便的人么?小墨墨,我可是绝世好男人,忠心不二的那种,痴情种才是我的定位……以前你看到的,那都是误会!……”林初白一个劲的解释着。

  “是么,我倒是觉得花花公子更有魅力呢?”林墨歌挑眉。

  “真的?不对不对,你在套我话……”林初白轻轻捏了她手一下,满脸的宠溺,“不管你怎么说,我的心和身体,永远都是忠于小墨墨一个人的!”

  “咳咳……我可以说不需要么?”林墨歌一脸嫌弃。

  “不可以!反正你现在已经戴上我的家传之宝了,而且还在那么多人面前答应了我的求婚,现在已经是我们林家的人了,想反悔都没机会,懂么?”林初白炫耀似的握紧她的手,低头,迅速在她戴着粉色钻戒的无名指上,吻了一下,然后,继续没事人一样开车。

  林墨歌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心底,莫名的悸动了一番。

  “喂,你说这钻戒是你家的传家宝?”她撇撇嘴道。

  “当然,这可是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传下来的……戴上这枚钻戒的女人,生是我林家的人,死是我林家的鬼,这辈子,都会打上林家的烙印!……”林初白说的那叫一个玄乎,听得林墨歌一愣一愣的。

  然后,桃花眼一眨,继续瞎编,“反正你要是再敢摘下来,我就……恩……我就把你绑了,然后绑到我家去!要不然的话……我干脆搬到你那儿好了……”

  额……

  林墨歌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这两个男人怎么都这种想法?

  不是把她搬走就是搬到她那里。

  她又不是货!

  总是搬来搬去的。

  “记住了么?我可是说到做到的!我的意志力可绝非常人!……”林初白冲她眨眨眼威胁道。

  林墨歌无奈叹息,他的意志力,确实绝非常人。

  要不然怎么会从一个花花公子,一夜之间就变成了最正经最严肃的大律师呢?

  “好,我记住了……”林墨歌苦涩一笑。

  她现在,算是被圈住了么?

  从一个奢华的鸟笼里,被关在了另一个,相对舒适一些的黄金鸟笼中?

  她自然知道,林初白一定是害怕她会反悔。

  可是,其实她从来都没有反悔过,答应他的求婚。

  虽然那天,她确实是因为一时冲动才点头答应的。

  可是,心里却也觉得踏实了下来。

  因为林初白符合她心底的一切标准,除了,她不爱他。

  喜欢和爱,其实是不同的。

  对于林初白,她是喜欢的,像朋友一样,像知己一样的喜欢。

  可是,却没有那种刻骨铭心,痛彻骨髓的爱。

  因为那种痛达心底的爱,她此生,都给了另一个,名叫权简璃的男人……

  只他一个,便已经让她痛不欲生,遍体鳞伤了。

  又如何能再爱上别人?

  “对了,你要去看小宝宝的事告诉了月儿和羽寒没有?”林初白忽然又问道。

  “喔,等下到了机场我会给他们打电话的。相信月儿和羽寒会理解的。”林墨歌淡淡一笑,每次想起两个小家伙来,她心里都会洋溢起一阵温暖。

  月儿古怪机灵,羽寒聪慧机敏。

  两个小家伙虽然性子天差地别,是两个极端,可是对她的爱,都是一样的深厚。这一点,是她最引以为傲的。

  “我还以为今天月儿也会来呢,所以才特意开着这辆拉风的跑车,月儿不是说喜欢的么?”林初白有些失落。

  “额……所以,你是特意换的车?”林墨歌傻乎乎道。

  “当然!要是开着这么拉风的车去法庭,恐怕律师事务所的生意得赔了本!你也知道,那些老顽固们,早不喜欢这种花哨的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