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32章 枫叶国的爱恋(3)
  第332章枫叶国的爱恋

  又指着躺在地上装死的那一个,“看看,把人孩子打成什么样子了!?”

  说着,便要去扶那个男人起来。

  却被权简璃一把拉住,“不许扶!谁让他们想对你下手?!”

  确实,他可是以为她被欺负了,才急匆匆跑来的。

  哪里想到,这女人非但没有受欺负,而且还欺负了别人。

  看来,她这个三合帮帮主的女儿,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早知道如此,他才不会这么没形象的冲出来呢,实在太丢人了。喔不,丢人都丢到大洋彼岸来了。

  林墨歌心里一滞,“你是以为他们想欺负我,所以才跑来想要英雄救美的?”

  心里不知为何,竟然有那么一丝丝的小感动。

  毕竟这个男人可是最注重形象的。

  可是现在,竟然就这副模样出现在街道上,而且不由分说就对别人动手,实在不是他平时的风格。

  权简璃撇撇嘴,扬起高傲的头颅,“我是英雄没错,不过美人么……”

  林墨歌脸色一沉,“呵呵,我当然不是美人了,你的美人还在家等着你呢!”

  说罢,愤怒甩开她的手,气呼呼向着巷子外走去。

  这个男人是不是有病啊?

  专门跑到温哥华来给她添堵?

  她现在才不想跟这个男人再多说一句话!

  以后最好也不要再见面。

  真是孽缘啊孽缘,在这么远的地方都能遇到!

  “站住!你要去哪?”权简璃哪里想到她竟然说翻脸就翻脸。

  他堂堂璃爷可是为了救她才这么丢人的,她倒好,不说一声谢谢,反而还讽刺他跟蝶儿!……

  不过,这个女人也真是小心眼,怪不得那句话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蝶儿这件事难道就过不去了么?

  口口声声总是提起……

  林墨歌不想理他,匆匆向着蓝心酒店走去。

  权简璃跟在身后,因为脚上薄薄的拖鞋,走路都觉得费尽。

  风一吹,透心凉。

  刚才出来的太急,竟然只套着睡袍就冲出来了,现在才想到,这里可是冬天啊,前几天才下过雪的……

  为了这个女人,真的是疯了!

  “该死!你怎么会来这里的?”他继续不甘的追问。

  “你能来我凭什么不能来?合着你以为全世界都是你权简璃的地盘?”她愤怒回击。

  知道他穿着拖鞋追不上,干脆撒丫子一路小跑,冲进了蓝心酒店。

  权简璃微微一愣,下一秒,削薄的唇角露出一抹得逞的笑来。

  如同在树边坐着,便有一只愚蠢的小兔子自己撞上来那般,满满的收获……

  优雅的整了整睡袍,将腰带缓缓系起,并且,心情格外好的系了个蝴蝶结,然后,才慢吞吞又不失优雅的跟了进去。

  哪怕刚才璃爷确实很丢脸,可是,璃爷可以把那段记忆从所有人的脑海里抹去。

  额……就算是这样好了……

  反正现在能在这里看到这个女人,璃爷可以当刚才的丢人没有发生过。

  林墨歌匆匆进了电梯,叮!

  电梯门开了。

  她小心翼翼从电梯里出来,依旧惊魂未定。

  权简璃那个混蛋怎么会在这里的?

  该不会碰巧也住在这座酒店吧?毕竟他刚才出现的时候穿的可是睡袍。

  那就证明他刚才正在睡觉或者洗澡,而且还就是在这附近!

  老天保佑,可千万别再玩她了。

  她的小心肝经不过折腾了。

  就让她安稳的把项链还给干妈以后,平安回到宝宝身边吧。

  至于那个混蛋,最好永远都不要相见才好。

  毕竟以后,要各自过各自的生活了不是么?

  他总有一天,要娶他的蝶儿的。

  而她,自从戴上初白送的钻戒以后,就没办法再轻易地反悔了啊,况且,她也并不想反悔。

  出了走廊才发现,原来顶层就只有一间套房,或许有钱人都是喜欢安静的吧?所以酒店才会根本顾客的心理,做出这种格局来。

  不过,她还是不大明白,干妈怎么会住在这里。

  若真的是家里不安全的话,就算是要躲,也应该躲到小镇上的啊。怎么会来市区?

  脑袋里存着一系列的问题,依旧去敲了门。

  却不料,门是虚掩着的。

  似乎已经知道她要来了,所以在等着一般。

  她想了想,推门进去,心里忽然有些不安。

  该不会,出了什么问题吧?

  电视里演到这种情况的时候,一般都是主人遇害什么的……

  嘶……

  该不会干妈出事了吧?

  “干妈?你在不在啊?我是墨歌啊……”

  她一边小心翼翼向里走着,一边压低嗓子道,“干妈?……”

  忽然间,洗手间的门砰的一声打开,一道高大的人影走了出来,吓得她心肝一颤,险些惊叫出声!

  “林小姐!是我……”岳勇知道会吓到她,所以赶紧说道。

  林墨歌吓得小脸苍白,下一秒,看着岳勇那张憨厚的脸,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岳……岳勇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干妈呢?”

  岳勇也傻了,“干妈?”

  难道林小姐不是跟璃爷一起回来的么?

  为什么一进门就要找干妈?

  等等,林小姐口中的干妈,难道是项傲阳的妻子?

  “是啊,明明是我干妈住在这里的,怎么会是你?岳勇大哥,你不会是对我干妈做了什么吧?”她开始怀疑了。

  因为早就知道,干妈和权简璃之间的秘密,所以,才会下意识的反应,权简璃一定是对干妈下了手。

  就在岳勇疑惑的时候,忽然,啪嗒一声。

  房间门再次被推开,穿着睡袍的权简璃,优雅的走了进来。

  只不过冻得直哆嗦。

  他紧皱着眉头看一眼房间里的女人,还不待开口,林墨歌忽然质问,“权简璃!你把我干妈怎么样了?她再怎么说也是你的亲生母亲,就算你再恨她再怨她,也不能对她下狠手啊!你还是不是人啊?”

  咯噔!

  岳勇心肝一颤,璃爷的亲生母亲?

  权简璃脸色骤然阴沉下来,如冷风过境一般,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杀机,“你说什么?”

  短短四个字,却震得林墨歌脊背一寒。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么?你们把干妈藏到哪里去了?两个大男人绑架一个弱女子,你不觉得可耻么?简直就是畜生不如!……”

  她心底已经认定了,是权简璃把干妈给绑架了。

  要不然,怎么现在干妈不见了,权简璃却在这里出现?

  权简璃脸色阴沉到了极致,恨不得掐死面前这个女人。

  他的不吭声,在林墨歌看来却如同默认一般,火气越发大了,“好啊,我说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来你一直在监视我!?你跟踪我来到温哥华,然后得知了干妈在这里,所以才会抢先一步来绑架了她!权简璃你个混蛋,没人性的混蛋!……”

  “闭嘴!说够了没有?”权简璃怒吼一声,用力一扯,便将她拉进了卧室。

  “你放开我!混蛋!”林墨歌不住的挣扎着,可是手腕却被他抓得死死的。

  然后,砰!

  重重一声,将她摔到了床上。

  卧室的门,也在同时重重合上。

  岳勇站在客厅里直发愣。

  这到底什么情况?

  看来林小姐是误会了什么,可是,为什么她一直说璃爷绑架了她的干妈?

  那璃爷的亲生母亲和林小姐的干妈又是怎么一回事?……

  他这混沌的脑袋,又开始转不过弯来了……

  刚才第一眼看到林小姐出现在楼下的时候,他还很兴奋来着。

  不是有句话叫有缘千里来相会么?

  璃爷到温哥华都能与林小姐相遇,看来两个人是真的有缘分。

  而且璃爷为了林小姐竟然那样奋不顾身的冲了出去,场面一定很感人吧?他之所以没有下去,就是想要给璃爷一个在林小姐面前表现的机会。

  可是没想到,事情却忽然发展到了这一步。

  怎么又多出来个璃爷的亲生母亲?

  而且,两个人还因为璃爷的母亲再次争执起来?

  看来,璃爷和林小姐之间,果然还是存在很大问题的啊,至少,两人每次一次面,就会大吵一架,甚至大打出手。

  不过奇怪的是,越是打越是闹,两人的感情就越深啊……

  可是对现在的璃爷来说,跟林小姐的感情深了,可并不是什么好事啊……

  卧室里,林墨歌被摔得全身差点散架。

  虽然这床是很舒服啦,可是他的力气也太大了些吧?

  而且这凶巴巴的模样,实在是有些吓人。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他沉着脸站在床边,那居高临下的模样,给她一种无形的压抑。

  林墨歌被摔得七荤八素,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双手叉腰,活生生一个小泼妇,“知道又怎么样!?难道你还要杀人灭口不成?不过也是啊,你连自己的亲妈都能狠下心来绑架了,把我杀了岂不是再简单不过的事?”

  看着她一脸倔强的模样,权简璃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从什么时候知道的?”

  他的语气极尽低沉,却意味着,此时的他,已经处于爆发的边缘。

  那双通红的眸子,如同疯狂了的豹子一般,闪着嗜血的光。

  林墨歌心里一滞,“从……从两年前开始……”

  当初林初白的母亲找她时,曾经说过一些关于权简璃的亲生母亲的事。

  但是那个时候,她并没有太往心里去。

  直到后来在飞机上偶遇项傲阳,还莫名的救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