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33章 枫叶国的爱恋(4)
  第333章枫叶国的爱恋

  在那之后,便跟着他一起来到了温哥华。

  然后,曾经一段时间住在项傲阳家里,那个时候,她才知道,原来项傲阳的妻子,她的干妈,便是权简璃的亲生母亲苏依柔。

  曾经,权简璃在一个落寞的夜里,告诉过她,那一日,是他母亲的忌日。

  所以,她以为他的母亲,早已经在多年前离世了。

  直到见到苏依柔本人的那一刻才明白,原来,他的母亲还好好的活在人世,而权简璃之所以那么说,只不过是因为他心里的怨恨罢了。

  至于这怨恨是什么,她自然是没有多问的。

  毕竟这样的伤痛,她一个外人,根本不忍心去揭穿。

  看着他一脸疯狂的表情,她提心吊胆,“权简璃,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恨你母亲,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给她过什么忌日。可是,她再怎么说也还是你的亲生母亲啊,母子二人间,有什么问题都可以解释清楚的,为什么非要走到现在这一步呢?”

  “闭嘴!你知道什么!?”他怒吼,如同发了怒的狮子。

  带着从未有过的歇斯底里。

  林墨歌被震得指尖一颤,可是为了干妈的安全,她必须说下去,“我是不知道你们间的恩怨,可我也是个母亲,我知道作为一母亲的心!如果不是有苦衷,她绝对不会轻易地抛弃你的!所以,就算你恨她,至少也要体谅她一下啊。更何况再恨一个人,也不能绑架!你这样可是会遭天谴的!……”

  跟干妈在一起的那些日子虽然并不长,可是她却能感觉到干爹和干妈之间那深厚的爱情。

  两个人相扶到老,这么多年,一直恩爱如初。

  这不就是她一直向往着的爱情和婚姻么?

  而且,至少干妈对她一直很温柔,所以她想象不到,权简璃为何会那样恨干妈。

  “天谴?呵呵……”他忽然笑了,笑的疯狂而可怕。

  那双黯黑的目光里,似乎有无尽的凄凉过往。

  “若是真有天谴这种东西,那她怎么还不去死!?”他再度怒吼。

  “权简璃!你不能这么诅咒自己的母亲!”她也愤怒了。

  “你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就认定错的那个是我?!”

  他彻底的疯狂了,明明这个女人就应该站在他身边,讨伐那个女人的不是么?

  可是,她却口口声声都在说着他的不是!

  林墨歌叹息一声,罢了,她也不想在这里跟他纠缠下去。

  “好,我是什么都不知道,不过你现在做了犯法的事,我就是要管。”她站起身来,怒目而视。

  “不管干妈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绑架了她,就是你的错。就算是要报仇,也不能用这么过激的方法!”

  看着这个小女人一副虎视眈眈的模样,权简璃凤眸间的凌冽,忽然黯淡下来。

  语气,也变得柔软了一些。

  “你想多了,我连见都不会见她,更不稀罕什么绑架。”

  林墨歌一愣,“那干妈怎么不在了?”

  她潜意识里就认定了这是干妈住的房间。

  权简璃无奈,“这是我住的地方!根本没有别的人。你被用来作诱饵了。”

  其实刚才看到她径直进了他房间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

  楼下那些小混混们,摆明了是接到了上头的吩咐,做戏给他看的。

  就算他不出手,那些小混混也不敢把她怎么样。

  而项傲阳之所以让她过来闹这么一场,大概,也只是想要提醒他,来到这里,就根本躲不开那个女人了吧?

  只是,项傲阳显然低估了他对那个女人的恨意!

  “啊?怎么会……干爹他……”林墨歌忽然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可是事实又是如此,权简璃应该不会骗她的。

  那么,干爹为什么要引她到权简璃这里来呢?

  还不待她细想,权简璃忽然向前一扑,将她重新扑回到床上,紧紧压在身下。

  他唇边散发着淡淡的酒气,如同透视一般的眼神,看的她一阵阵心虚。

  修长的指节,轻柔的抚摸过她细滑的脸颊,语气,也跟刚才的怒吼不一样了,只是,依旧带着浓浓的威胁,“他想利用你来对付我。不过,显然他失算了。因为我在乎的,根本就不是那个女人……而是你……”

  林墨歌心里咯噔一下,他这话什么意思?

  “你……你先起来!”

  只要跟这个混蛋在一起准没好事,她才不想在这里也被他轻薄。

  “是你自己送上门的,我为什么要起来?”

  他眸底的光越来越炙烈,让她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只是,下一句,却让她神经紧绷,“你怎么会来这里?说实话,我就放了你。”

  “我……你都能来的地方我凭什么不能来?度假,不行么?”林墨歌忽然有些慌张,生怕他知道小宝宝的事。

  挣扎间忽然感觉到了腰间的硬物,灵机一动,“我来这里当然是要陪干爹干妈一起过年了,难道让我一个人守着那个冷冰冰的家么?”

  “干爹?”他眸光一冷,“这么说,项傲阳根本就不是你的亲生父亲?”

  “要你管!?起开!”

  她用力想要推开他,却不料他压得更紧。

  包包里的盒子,膈的她后腰生疼。

  “既然他不是你的亲生父亲,那我就放心了。以后不许你再见他!”他轻柔的摩挲着她细软的长发,这种感觉,跟月儿的长发一样。

  果然是母女。

  “凭什么?”她狠狠瞪回去,再次奋力挣扎。

  “因为他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薄唇轻吐。

  “你才是东西!不对,你才不是好东西……也不对……你就不是东西……”

  权简璃脸色一沉,“若是不听话,你应该知道后果。”

  说话间,便狠狠一口,咬在她肩膀上,疼的她倒吸一口冷气。

  这个混蛋!

  简直就是吸血鬼啊吸血鬼!

  “你……我……我总得把东西还给干妈啊,再说了,我见谁不见谁,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难道我话说的还不够清楚么?那我就再说一次,以后就当谁也不认识谁。你跟你的初恋情人过你们的幸福生活,我要怎么样,与你无关!”

  好一个与他无关!

  这是他最不想听到的话!

  当初她在车上,将那条项链还给他时,便说过这样绝情的话。

  也是那一次,他的心,第一次痛了。

  如今,她竟然又拿这句话来丢给他,真当他是好欺负的不成?

  她已经抛弃过他很多次了,以后,再也不会有那种事情发生!

  低头,狠狠的吻在她薄凉的唇上,炙热的气息,轻易将她身体点燃。

  可是心里,却恨得发紧!

  果然,这头禽兽,一见到她就发情!

  “呜呜……你滚!……”

  “听话!”他缓缓吐出两个字来,却根本不想松开。

  昨天晚上差一点就成了,最后却被岳勇那家伙的电话给打扰了。

  今天,好不容易又在异国相遇,这难道不是上天在补偿他么?

  这么好的机会若是再错过了,那他可就太丢人了!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了。

  根本就不再给她反抗的余地,死死将她桎梏着,炙热的吻,铺天盖地。

  只要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他便什么都不想理,什么都不想管。

  只想跟这个女人在一起缠绵,缱绻。

  哪怕世界灭亡了,又与他何干?

  唯独这种时候,他会理解,为何古代,有那么多祸水红颜导致国家灭亡的故事了。

  在这个小女人面前,就连一向冷静自持的他,都把持不住,更别说古代的那些君王了。那本就是留恋在女人堆里的,风流成性,又如何,能抗拒美色的诱惑?

  所以什么君王不早朝的传说,自然也是真实可寻的。

  一双大手不安分的游移着,隔着衣料便想要探进腰间……

  却忽然,感受到了被她压在腰后的包包,而且,那里面似乎还有什么硬硬的盒子状东西。

  但是此时,谁还有心思管那些没用的?

  利落的将包包扯下来,随手便往地上一丢。

  “你轻点!”林墨歌心疼的便要去捡,虽然明知道钻石是摔不坏的,可她仍是害怕会出什么状况。

  权简璃一个不注意,她已经跑到床下,将包包紧紧护在了怀里,打开里面,认真的检查起来。

  “你竟然对一个包包比我还要关心?”他眉头越拧越紧,心情十分不爽。

  先是孩子,后是林初白,现在,竟然连个破包包,都比他重要了?

  林墨歌不理他,拿出盒子来看了一眼,还好,并没有摔坏。

  要不然的话,她都不好意思拿出来还给干妈。

  虽然这条项链干爹和干妈都说了送给她了。

  可是,她又如何能接受这么重的礼物呢?

  权简璃正要过去将她扯回床上,却一眼瞥见她放进包里的那个精致盒子,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你藏了什么?”

  冷不丁一声,吓了她一跳。

  一哆嗦,啪嗒!

  盒子掉在了地板上。

  “关你什么事?既然是一场误会,那我就不打扰了……喂那是我的!……”林墨歌正打算趁机溜走,却不料他一把便将地上的盒子抢了过去。

  就那样大剌剌的打开。

  当看到那条名为永恒的钻石项链时,权简璃脸色一沉。

  就是这条项链,让他轻易地着了这小女人的道,最后像咸鱼一般,被吊在路灯上冻了一夜。

  她现在,却紧紧护着这条破项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