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35章 枫叶国的爱恋(6)
  第335章枫叶国的爱恋

  他也并不是像她说的一时兴起,而是经过深思熟虑。

  就像那条项链,对他来说,有很重要的意义。

  给他她,就等于是把他的过去,他的一切,都展现在了她的面前。

  可是,她却根本就不当回事,甚至就那样扯下来还给了他。

  而送花,弹琴,都是他从来没有对其他女人做过的啊。

  她可知道,他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才做出那种幼稚的举动?

  偏偏这个女人,不仅不感动,还一脸的嫌弃?

  是,他那日在蝶儿的面前,确实否认了给她弹琴,就是在心里认定她是妻子的事。

  可是,难道她不明白,他那只不过是善意的谎言么?

  当时蝶儿的情况那么危险,用一句话就能救一条命,他当然选择救命了!

  难道她就不能体谅他一次么?

  “不好意思,或许什么第一次对你来说很重要,可是对我来说,只有长长久久的东西才是最实在的……”她面无表情道。

  什么第一次,又不是青春期的小孩子了。

  她现在,已经过了那种会被男人偶然做出的一件冲动事情而感动的年纪了。

  她要的,是踏实。

  是平淡。

  是一个,无论什么时候,都会等着她,给她温暖的避风港。

  而这些,权简璃永远都给不了她。

  因为每个港湾,都很小,小得,只能停下一艘船。

  而他的船,是另一个女人,不是她。

  只是,她现在也厌烦了继续漂泊在海上的日子,若是再来几场风浪,恐怕她这艘残破不堪的小船,便要永远的被海浪吞噬,沉寂入漆黑的海底了吧?

  他炙热而凛冽的目光,死死的望向她,却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女人的眸子,他已经看不透了。

  虽然那双眼睛依旧清澈透亮,可是,从前的幽潭却汇聚成了湖泊,大到,他一眼,再也望不穿。

  “好,那你说,什么才是长长久久的东西?只要我能给的……”

  “孩子!”她打断他的话,沉声吐出两个字来。

  她现在,只要孩子。

  一如两年前,他想尽一切办法与她争月儿时一样,只要孩子,不要她。

  那么现在,她便跟从前的他一样。

  他眸光一冷,记得前几日讨论起这个问题的时候,她要的,还是婚姻跟孩子。

  她说这两种,都是他给不起的,却是她最想要的。

  可是为什么,现在从她口中说出来的,却只有孩子了?

  “只要孩子?”他似乎有些不甘心的问道。

  “恩……只要孩子。”她重复一遍,眼神依旧倔强。

  现在她想要守护的,也就只有三个孩子了。

  婚姻么?她已经不稀罕了。

  尤其,是这个男人给的婚姻。

  自从那日,那个叫蝶儿的女人轻唤他一声简璃,他便松开她的手以后,她就明白了。

  这辈子,她注定争不过那个女人。

  所以,便不想再争了。

  或许从一开始,她就没有争过吧?

  因为她的性子,本就恬淡。从小到大,都没有跟人争过什么。

  记得高中的时候,林若瑜喜欢上了羽晨的时候,一次次破坏她跟羽晨间的约会。

  而那个时候,林墨歌,便没有争取过。

  这也是羽晨怨恨她的一个原因吧?

  羽晨说过,因为不够爱,所以才不争。

  其实不是。

  并不是不够爱,而是固执的认为,是她的,如何都走不掉。

  不是她的,强求不来。

  所以,她现在已经彻底的放弃了。

  只要能跟孩子们在一起,就已经足够了。

  权简璃心口钝钝的痛,像是被插进一根巨大的钢钉一般,死死的,贯穿整个心脏。

  她说,她只要孩子。

  两年前她便如此。

  现在,还是如此。

  “你心里就只有孩子?那我呢?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

  他忽然怒吼起来,颈间青筋爆起,双目通红。

  “墨儿,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位置?你……爱我么?”

  你爱我么?

  林墨歌心里狠狠一痛。

  曾经,她追问过他这个问题。

  他说,他爱她的身体。

  而如今,同样的问题,竟然会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呵呵……还真是讽刺。

  “那你爱我么?还是……依旧只爱我的身体?”她戏谑一笑,眼里,尽是讽刺。

  真的没有想到,那如天神一般骄傲的男人,竟然会有一天,用这种乞求的眼神望着她,问她,爱不爱他?

  就算说出来了,又能如何?

  他喉咙一堵,那个字,竟然无法轻易说出口。

  “现在是我在问你!回答我!”像是转移话题一般,他几乎不敢看她的眼睛。

  “爱又如何?不爱又如何?难道我说了爱,你就会娶我,就会山盟海誓?还是,觉得自己有面子?要不然,会把孩子还给我?”她满满的取笑。

  心,却潺潺滴着血。

  现在的他,就像两年前的她一样傻。

  知道一个早已明白的答案,又有什么用呢?

  爱与不爱,其实都太过苍白。

  爱情可以改变生活什么的,只存在于童话故事和人们的幻想中。

  却根本,就敌不过现实。

  就算她承认了爱他又如何,只不过让自己更加卑微而已。

  爱一个人,便要把自己低到尘埃里。

  可是,根本没有人会爱上那个低到尘埃里的你。

  他呼吸一紧,心被揪的难受。

  却仍是紧咬着牙,“恩,我会把孩子还给你,但是,你必须告诉我答案。”

  因为,他真的太想知道,在这个女人的心里,他到底算什么。

  若是没有任何地位,那她为何在最软弱的时候,最狼狈的时候,会求他帮忙。

  可是,若是爱她,两年前又为何会一声不响的离开?

  这个问题,扰得他头都痛了。

  爱与不爱什么的,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

  可是现在,却因为这个女人,而在意非常。

  “真的?”林墨歌心里一亮,一个答案,换回孩子,她并不亏。

  她眼里的光,却狠狠刺着他的心口,牙关紧咬着,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她深吸一口气,心底,泛起一阵苦涩。

  扬眸,望着这个近在咫尺的男人,抬手,轻轻抚摸上那张俊美得如同雕塑般的面容,温柔的,摩挲着他左眼角下,那抹黑色泪痣,他身上独有的霸道而冷冽的味道,似乎要将她吞噬。

  许久,沙哑的嗓音响起,“爱……”

  轰!……

  如同一道春雷在他脑海中炸响,然后,便是久违的温暖阳光。瞬间,便将他心头的阴霾驱赶。

  灿烂的阳光照在心头,似乎在刹那间,绽放了无数的鲜花,馨香满盈……

  就连空气中,都散发着淡淡的花香……

  可是,她语气一转,“曾经!”

  咯噔!

  他心狠狠一痛,刚刚绽放开来的花儿,忽然间,变成了残花败柳,荒芜一片……

  曾经么?

  “我承认,我爱过你,深入骨髓的那种。可是,当你将我狼狈不堪的过往呈现在人们面前,利用来攻击我侮辱我,用尽一切卑鄙手段抢走月儿的时候,爱你的心,就已经死了……是你亲手杀死了那颗心,所以,这一切,都是你自食恶果。”

  其实伤她更深的,是现在。

  是他为了另一个女人,而与她争裙子的时候,是他从她家里匆匆离开,去到另一个女人身边的时候。

  还是,他在那个女人面前,心虚的甩开她的手的那一刻……

  只是这些,她无力诉说。

  也根本就不想告诉他。

  说了,也是无益,倒不如就让她一个人烂在心里。

  “那只是对你的惩罚!如果你当时说你爱我,我就……”他顿时语塞。

  若是那时她说了,结果会有不同么?

  他依旧,不会娶她,无法给她一个未来不是么?

  而且,权老爷子和吴玉洁知道了月儿的存在,也会想心一切办法把月儿抢回权家的啊……

  “你就如何?就会把月儿还给我么?”她冷冷嗤笑,“权简璃,我曾经不只一次的问过你,爱不爱我。也曾经有无数次,想敞开我的心房,带着月儿倚靠你。可是,你给我的回答,却狠狠的伤着我的心,如同将我千刀万剐……一个玩具,又有什么资格谈爱这个字呢?”

  她炙热而刺眼的眸光,看的他一阵阵心虚。

  下意识躲闪间,已经松开了她。

  是啊,就算当时知道她的心又如何?

  什么都不会变的……

  趁着他松手,林墨歌迅速从他身下钻了出来,远远的站到了一边。

  整理下被他扯乱的衣服,冷冷道,“我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你也要遵守诺言,把孩子们还给我!”

  “好!”他薄唇轻启,艰难的吐出一个字来,惊得她心尖一颤。

  “真的?你真的要把孩子给我?”她根本就没有想过,他会真的答应她。

  毕竟,这个男人从来都是说话不算话的。

  正人君子那一套在他身上根本就没有用啊。

  “恩……答应你的,我一定会做到。不过……”语音拉得很长,也将她的心狠狠揪了起来。

  她早就料到了,这厮一定还会有什么下文!

  他这么精明的商人,自然不会做什么亏本的买卖。

  眨巴着一双晶亮的眸子望着他,等着他的下文。

  权简璃深吸一口气,眼底的阴霾,如同一层浓雾,遮挡了他的视线,让人捉摸不透他真正的想法。

  “我会给你一个孩子,但是……”他意味深长看了她一眼,然后才缓缓道,“你必须陪我一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