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36章 一场旖旎的梦境(1)
  第336章一场旖旎的梦境

  她心底一寒,“一个月的情人?还是宠物?”

  他要的,不就是这些么?

  可是,“不,是妻子。”

  他坦然的望着她,漆黑的眸子里波光流转。

  咯噔!

  林墨歌的心脏忽然漏掉了几拍,“你……你……你说什么?妻……子?!”

  她惊讶的话都说不出来了,木讷的上前几步,伸手,摸上了他的额头,“权简璃,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啊?要不然怎么可能说出这种可笑的话来?就算开玩笑也该有个限度的吧……”

  “不是开玩笑,我说的是真心话。”他忽然伸手,将她紧紧搂在了怀里,滚烫的唇,在她额头眼角上亲吻,“做我一个月的妻,换回一个孩子。”

  “这……算是……另一个交易么?”她实在是被吓到了,所以连他吻她,都忘记了躲开。

  当初,她就是因为与他之间的一个约定,才输了个彻底。

  现如今,又要再来一次么?

  上一次,她赌的是她的自由,而这一次,却是孩子们。

  只是,做他的情人和做他的妻子,根本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如果你这么想也可以,这笔交易,你并不亏。”他贪婪的呼吸着她身上的味道,如同上了瘾。

  猛然间,她疯了一般,狠狠一口咬在他嘴上,疼的他闷哼一声,却如何也不愿意松开手。

  “我看我是真的疯了!还是觉得我好欺负啊?你以为这是过家家啊?还是为了以后能够讨好你的蝶儿,所以拿我当小白鼠做实验呢?做你大爷的妻!回家找你的蝶儿去!老娘没时间陪你浪!……”

  因为太过愤怒,连嗓音都嘶哑了。

  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模样,他却忽然淡定了下来,剑眉一挑,“那天本来我要跟蝶儿订婚的,也不知道是谁闯进去坏了我的好事,还把蝶儿气到旧病复发住了院。所以,你要赔偿我。”

  “赔偿你大爷!”林墨歌真的是气疯了,见过厚脸皮的,还没见过这么厚的。

  这可比长城的城墙都厚多了吧?

  “你不是有钱么?不是心疼你的蝶儿么?那就给她用最好的药找最好的医生啊!没准你们刻骨铭心的爱情感动了上苍,你的蝶儿很快就好起来了呢?等她好了你们两个再好好缠绵一番,把之前的补上不就得了?”

  “可是蝶儿的身体恢复最快也需要一个月……”他紧紧桎梏着她,眼角眉梢,都散发着厚重的情欲。

  “权简璃你是发情期的禽兽么?连一个月都等不了了是吧?你不是有洁癖么?怎么这种时候就不需要为你的蝶儿守身如玉了?你碰了我再碰她就不觉得脏么?……”

  林墨歌气的都快要冒火了。

  恨不得把这个男人直接扔到楼下算了!

  最好摔得他缺胳膊少腿,死了再下十八层地狱!

  “我承认,在你面前,一秒钟都等不了……”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望。

  说话间呼吸也越来越炙热。

  禁锢着她纤细腰肢的大掌,不安分的摩挲着,竟然游移到了她的翘臀之上!

  那眸子里的暧昧眼神,似乎早已经将她生吞活剥了一般……

  林墨歌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这男人要是真的发起狠来,她肯定跑不了。

  反正现在的她,就像是小白兔进了狼窝,只有被吃干抹尽的份。

  可是,举手投降可不是她的风格……

  “滚开!等不了就去找别的女人!不是有那么多女人围在你身边么?随便勾勾手就能来好几个主动爬上你的床吧?随便你怎么发泄都好,就是离老娘远一点!老娘不伺候!”

  趁着他凝神之际,狠狠一脚踢在他小腿上,咬牙切齿道,“还有你那个什么破交易,做你的白日梦吧!”

  她又不傻,明明已经上过一次当了,又怎么可能再上第二次?

  在同样的地方摔倒一次就够了。

  再摔倒第二次的话,那就是愚蠢了。

  权简璃疼的龇牙咧嘴,这该死的女人,真是打他打得上了瘾!

  眸光一暗,语气瞬间阴寒。一狠心,竟然松开了手,转身走到了阳台。

  “好,既然你不同意,我自然不会勉强。不过孩子们现在已经大了,我一早就打算要送他们出国的,看来现在正是时候……”

  明知道再跟她争执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所以,他只能使出这一招。

  因为他吃死了,孩子们是她的软肋。

  要不然时隔两年之久,她也不会回来。

  说到底,她根本就没有办法狠心舍弃孩子们,所以,才会再次杀回来,与他一争高下。

  从一开始,他费尽一切心机将月儿抢过来,将两个孩子紧紧绑在身边,不就是为了让她留下么?

  而结果也证明了,他的预感,从来不会出错。

  只要把两个孩子紧紧握在手里,那么,她就永远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你疯了!?”她疯狂的怒吼,那张牙舞爪的模样,恨不得把他那张笑的邪恶的脸生生撕扯!

  老天真是不公平的!

  明明就是这么蛇蝎心肠的男人,偏偏还要给他一张魅惑众生的脸!

  “恩哼……我是疯了……”他并不否认。

  对付她,只能用疯子的招数。

  那些浪漫攻势对这个女人,根本就不起作用!

  亏得他还拉下脸来,做了那么多愚蠢至极的事来,什么送花,约会,给她弹琴。

  这个女人根本就一点都没有被感动!

  “他们也是你的亲生骨肉!”林墨歌只觉得口干舌燥,“把那么小的孩子送到国外,孤苦伶仃,难道你心里就不会难过么?”

  “这样才能让他们更早的学会独立。”他依旧趾高气昂。

  “你混蛋!……”

  “随你怎么骂好了……”

  他撇撇嘴,盛气凌人,“若是骂够了,就好好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当然,我也不是那么没良心的人,不会逼迫你的。给你三分钟的考虑时间,时间一到,若还得不到我想要的结果,那就没办法了……”

  说罢,他一本正经的拿出手机来,冷冷一句,“开始计时了!”

  “你!……”

  林墨歌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恨不得把这个混蛋生生咬碎了嚼着吞进肚子里!

  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只给她三分钟考虑?

  还说不是逼迫?

  这厮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墨儿,只是一个月而已,就能换回一个孩子,这不是你一直都想要的么?你也不用再跟着那个野男人学什么没用的法律了,更不用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一个月而已,时间转瞬即逝,很快就会过去的……”

  他低沉的嗓音,在静谧的房间里响起。

  如同带着蛊惑一般,吸引着她的心神。

  他说的没错,一个月,其实很快的。

  可是,她却并不想把孩子们做为交易的筹码。

  更加不愿意,再次以那种不堪的身份,陪在他身边。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月,可是,一个月之后呢?

  她还能轻易地抽身离开么?

  当初的一周之约,她不还是轻易地爱上了他么?

  只用七天就爱上了他,那么这一个月,她又该沦陷到什么地步?

  她真的害怕自己,会无法自拔。

  她不愿意变成第二个白若雪,不愿意变得那么狼狈不堪,低到尘埃里啊……

  “你做梦!我死也不会同意的!”她愤怒的嘶吼一声。

  清亮的眸子,不知何时早已通红。

  他却不动声色,紧紧盯着手机上不停变化着的数字,“还有两分钟!”

  “怎么过得这么快……”她心惊,可是,却无论如何,都没办法说服自己答应这荒谬的条件。

  当初的一周之约,她一直都以为,只是他与她之间的一个简单的约定。

  可是到了最后才明白,原来,那个约定,不过是权简璃用来钓她上钩的鱼饵罢了。

  真正的赌局,是权简璃跟权老爷子之间的那个,而她,只不过是他们父子二人间的一个筹码。

  所以,现在权简璃提出的这个交易,她也觉得,没那么简单。

  这个男人可是最精明的商人,从来不会轻易地把自己的底牌拿出来的。

  所以,现在放在她面前的,不过是表面现象,想要给她看到的一面而已。

  真实的想法,深深的隐藏在他漆黑的瞳孔之后……

  那是她永远无法触及的地带。

  如果她答应的话,一个月后,最多,便是越加沦陷,万劫不复吧?

  可是,至少还可以得到月儿。

  但,若是他到时候反悔呢?

  这个人翻脸的速度,不是一直都比翻书还要快么?

  若到时候他不承认了,那么,她这一个月,岂不是白白牺牲?

  而且,如果她真的沉沦在他制造的幻境中无法自拔,那么,会真的生不如死吧?

  他总有一天,还会娶他的蝶儿过门的。

  或许就是一个月以后吧?

  前几日他的订婚,已经给了她那么大的打击,难道同样的痛苦,她还要再承受一遍么?

  答应也不行,不答应还是不行。

  为什么这个混蛋总是要把这么艰难的问题扔给她呢?

  而且,如果不答应的话,他一定会把月儿和羽寒送出国的。

  那样的话,她可能真的永远都没办法再见到一双儿女了。

  这样残忍的思念,已经折磨了她整整两年,难道她还要继续忍受下去么?

  “还有十秒!……”他懒散的开口,语气格外冷漠。

  她焦急的模样看在他眼里,如同一场演出般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