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39章 一场旖旎的梦境(4)
  第339章一场旖旎的梦境

  林墨歌看了他一眼,并不明白,他的意思。

  他说的太晚是么?

  “呵呵……他有苦衷,就可以为所欲为么?我就要原谅他么?那他的亲生母亲也有苦衷,他为什么都不肯原谅?……他对人,永远都是双重标准……自己做什么都可以……”

  林墨歌只觉得一阵阵疲惫,真的,好像什么都不管不顾,好好的睡一觉。

  然后,跟三个孩子守在一起,平平淡淡的过一生。

  她什么都不想争了,也不想抢了。

  难道,还不够么?

  非要逼得她一无所有,将她逼到绝境才罢休?

  “您先休息一下,有需要再叫我……”岳勇讪讪的退了出来,面对着林小姐的时候,生怕管不住自己的嘴。

  其实,他想要提醒林小姐一下的,如果林小姐要死要活的逼着璃爷,那样的话,璃爷或许会省心一些。

  因为那天将蝶儿小姐抢救回来以后,璃爷说的话,让他至今无法忘记。

  璃爷说,刚才那一刻,其实他真的想就这样结束掉一切,如果不抢救的话,是不是蝶儿就会死掉?是不是她死掉了,他就可以过得轻松一些,可以跟自己喜欢的女人相守,而不用像现在一样,受尽波折?

  所以岳勇才想着,如果林小姐也跟蝶儿小姐一般寻死,在璃爷面前展示出最柔弱的一面的话,说不定璃爷,就能更容易的选择林小姐了。

  可是,就算他说了又如何呢?

  依林小姐的性子,根本就错不出那种事来啊。

  她一向倔强惯了,有时候连错都不会认,又如何会寻死觅活?

  关上房门,又忍不住叹了口气。

  现在,事情已经越来越无法控制了。

  他只希望,这一个月内,璃爷跟林小姐,谁都不要再陷得更深。

  否则的话,到了最后,两个人会伤得更厉害啊……

  此时酒店楼下。

  权简璃依旧穿着那件睡袍,脚上还是那双一次性拖鞋,不过此时,已经脏乱不堪了。

  可是他根本就顾不得那些,低头在绿化带里找着什么。

  仰头,再看一眼阳台的方向,以他的力道,若是扔下来的话,应该会落在这一片的啊。

  难道,真的被人捡走了?

  一阵冷风吹过,冻得他汗毛直立。

  璃爷虽然并不怕冷,可现在是真空上阵啊,风一吹,透心凉。

  不过,这倒是把他心里的怒火给吹散了一些。

  因为阳台紧挨着一条小巷子,他忽然想到,会不会盒子反弹几下,然后就弹进巷子里了?

  可是,巷子里找了一圈,依旧一无所获。

  剑眉越蹙越紧,又想到那个女人因为这条项链跟他张牙舞爪的模样,眸光一沉。

  忽然,目光落在了墙边的垃圾箱上……

  该不会……

  不可能不可能!

  他就那么随手一扔,怎么可能好巧不巧的从那么高的楼上扔到垃圾箱里呢?而且,那散发出来的浓郁腐臭味道,让素来洁癖严重的璃爷,望而生畏。

  找不到就算了,大不了再送她个其他的项链好了……

  璃爷迈开修长的双腿,便向着门口走去。

  可是,还没有两步,忽然停了下来。

  “该死!”

  狠狠咒骂一句,转身,匆匆回到了垃圾箱旁边。

  看着那肮脏至极的垃圾箱,璃爷只觉得胃里狠狠一个抽搐,弯腰干呕起来。

  然后,干脆一手捏着鼻子,用嘴巴呼吸着,另一手,艰难又嫌弃地,在里面翻找起来……

  幸好这个时候没有人路过,否则的话,恐怕真的会把璃爷当成流浪汉的吧?

  “有了!”他惊喜一声,从垃圾箱最里面,掏出一个装着剩饭的袋子,而袋子里,那个精致的盒子静静的躺着,只不过,上面沾满了油污,看起来格外恶心。

  “呕……”

  强忍着胃里的不适,迅速将盒子拿出来,打开看一眼,还好,那条项链还在。

  然后,厌弃地将盛着剩饭的袋子扔回垃圾箱里,这才匆匆进了酒店。

  岳勇正站在客厅里不知如何是好。

  林小姐的呜咽声,让他一阵阵急躁,总觉得像是自己做错了事一样。

  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进去哄一哄啊?还是放任林小姐就这么哭呢?

  忽然,砰!

  璃爷一脚将门踹开冲了进来,拖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身上的睡袍也脏成了黑色,而且,还散发着一股浓郁的酸腐味道。

  “璃爷,您这是?”

  岳勇刚一靠近,便被那刺鼻的味道震得退后几步。

  这才发现,味道的来源,是璃爷手里拿着的那个盒子发出来的。

  “墨儿呢?”权简璃沉着脸问道。

  “林小姐在……哭……”岳勇支吾了一句。

  权简璃看一眼紧闭的卧室房门,什么也没说,转身,进了浴室。

  “璃爷,要不要我……”

  砰!

  重重的摔门声,将他的话隔绝在外。

  其实,他是想帮璃爷去洗的。

  那个盒子他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可是想来,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吧?毕竟能让璃爷这么狼狈的去找回来的,而且还把自己弄得这么脏的,这可是他第一次见。

  看吧,璃爷为了林小姐,竟然连那么严重的洁癖都克服了呢。

  这难道不是伟大的爱情的力量么?

  哗啦啦……

  浴室里传来一阵水流的声音。

  权简璃径直将那个盒子扔进了池子里,然后,便一股脑将所有能倒的东西,带着香味的东西,全都倒了进去。

  瞬间,刺激的水流便冲起一团团细腻的泡沫来,将那小小的盒子淹没。

  他强忍着不适,将盒子冲刷了个干干净净,然后,又把项链拿出来,在眼前晃啊晃的。

  想起那一夜,在化妆舞会上,林墨歌带着这条项链出现在他面前时,那妖娆的身影,不由得,喉咙一紧……

  只是,这条漂亮的项链,却是那个女人的……

  为什么?

  他的女人,偏偏要跟那个恶毒的女人掺合到一起?还认她做了干妈?

  “永恒?我呸!”他抓起项链来,重重丢到了池子里。

  得到项链的人,就能得到用永恒的爱情么?

  做梦!

  那个女人所谓的爱情,只不过是跟一个野男人藏在这里,见不得光罢了!

  她那么恶毒的女人,怎么能配得上永恒二字?

  可是下一秒,又把项链从水里捞了起来。

  罢了,就像墨儿说的,现在项链在她的手里,若是丢了,便要她来负责的。他只是觉得墨儿刚才的表现不错,这条项链,就当是给她的奖励罢了……

  忽然间,目光瞥见了镜子里那个陌生又肮脏的男人,震得他心尖一颤。

  这……是他么?

  睡袍凌乱的系着,原本优雅的蝴蝶结,早已经撕扯开了。

  衣角处,还沾着不少的污渍和油渍。

  而脚上的拖鞋早就不知道丢在了哪里,脚底上也是黑糊糊一片,不知道踩到了什么。

  就连那张俊美的脸颊上,也沾上了几道灰尘,看起来,如同街边的乞丐一样……

  该死!

  他什么时候竟然变成了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为了那个不懂得知恩图报的女人,他到底还要付出多少!?

  可是……

  为什么心底,却没有一丝怨言?

  这实在,不像是平时的他啊……

  而卧室里,林墨歌痛快的哭了一场以后,终于是轻松了一些。

  这才想起来,要给苏珊打个电话报平安。

  可是,又害怕被岳勇听到些什么,只得作罢。

  看着被丢在地上的包包,忽然想起来那条项链还被扔在楼下,兀然起身冲了出去。

  只不过因为起得太猛了,眼前一黑,刚冲出卧室,便险些跌坐在地。

  “林小姐!您没事吧?”

  岳勇一直守在门外,刚好扶了她一把。

  林墨歌愣了许久,这才感觉舒服了一些,“没事……”

  说罢,便要向外走。

  被岳勇挡住了,“您还不能出去……”

  没有璃爷的命令,他根本就不敢放林小姐走啊。

  再说了,在这里放走了,恐怕就再也找不到林小姐了吧?璃爷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林墨歌看他一眼,黛眉紧蹙,“我要下去找我的东西!”

  “您的东西?”岳勇似乎想起了什么,“该不会是一个这么大的盒子吧?黑色的……”

  岳勇用手比划了一下。

  林墨歌点头,“恩,你怎么知道?”

  “其实……刚才璃爷从外面回来,手里便拿了一个类似的盒子。想来应该是林小姐您要找的那个吧?”岳勇说着,指了指浴室的方向。

  其实刚才看到那么狼狈的璃爷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到了。

  能让璃爷连洁癖都忽视了的,也就只有林小姐了。

  只是他并不清楚,那个盒子里装了什么,更不知道,盒子怎么会跑到楼下的……

  “你是说,他把扔到楼下的项链捡回来了?”林墨歌震惊不已。

  这男人脑子有问题吧?明明就是自己扔了的,现在竟然又自己去捡回来?

  真是幼稚!

  难道,他捡那条项链,是因为干妈么?

  说到底,他还是忘不了他自己的亲生母亲的吧?

  就算有过再多的误会,可是说到底,还是母子连心。

  要不然的话,以他那个牛脾气,可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来的。

  “应该是。至于具体情况,还是您再跟璃爷单独说吧……”岳勇向后退了一步。

  想必林小姐知道璃爷为她捡项链的话,应该会很感动的吧?

  想到这里,便又多了句嘴,“其实不瞒您说,刚才璃爷把项链捡回来的时候,狼狈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