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42章 一场旖旎的梦境(7)
  第342章一场旖旎的梦境

  “把苏珊请的律师暴打一顿,还放出风声,谁若是再帮苏珊上诉,便是同样的下场。所以一时间苏珊陷入僵局,没有人敢帮她打官司,而她的丈夫则提出要苏珊把婚房转移到他的名下,才会同意和她离婚……”

  岳勇说罢,微微叹息一声,真是没想到,渣男处处有啊。

  可是这小三和原配之间的恩怨,听来着实让人心惊。

  林小姐和蝶儿小姐以后,该不会也发展成这样吧?

  不过璃爷比这个渣男好的一点是,璃爷至少不会为了房子而无赖。

  “孩子呢?”权简璃眉头越来越紧蹙,对那个渣男的行径感到不耻。

  “喔……我们派去的人没有查到有关孩子的线索。不过附近的邻居倒是说,苏珊家里确实有一个两岁多的小男孩儿……”

  岳勇说罢擦了把冷汗,他刚才竟然拿璃爷跟那个渣男做比较!这事要是让璃爷知道了,恐怕会灭了他的。

  一听到确实有一个男孩儿,权简璃心里,才稍稍放松了一些。

  看来,那天在电话里跟他说话的那个,便是那个小男孩儿了吧?

  “也就是说,墨儿过去两年,都跟这个叫苏珊的女人住在一起了?”他又冷不丁问了一句。

  “是的璃爷,附近的邻居说之前有两个女人住在那里的,不过后来就只剩下一个了。”岳勇又老实回道。

  权简璃漆黑的眸子里,忽然闪过一丝精光。

  阴沉着的脸色也跟着明亮了不少。

  原来,墨儿这两年,都是跟一个女人住在一起的啊。

  那就好,只要不是跟项傲阳在一起,他就放心了。

  “马上去准备些礼物,还有小孩子的玩具衣服之类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说这些话的时候,竟然有些淡淡的兴奋。

  岳勇看着璃爷变脸的速度如此之快,根本就摸不准璃爷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不过,还是忠厚道,“好的璃爷,我马上就派人送去。”

  “不!我亲自送去!”他将指尖的香烟掐灭在烟灰缸里,起身,向着衣柜走去。

  既然墨儿在这里受了人家那么多的照顾,那他理应去拜访一下的。

  可是不知道为何,心里却总有些挂念那个小娃娃……

  因为接电话的时候,他心里那种软软的感觉,真的很奇妙。

  岳勇站在一边,看着璃爷利落的换好衣服,再次恢复了那个如绅士般优雅的男人。

  心里默默叹息一声,看来璃爷比他想象的,还要在乎林小姐啊。

  恐怕这一个月,璃爷就会把自己彻底的栽进去……

  连晚饭都没有吃,岳勇虽然饿得发慌,可是知道璃爷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思吃东西,便也只能陪着璃爷挨饿。

  因为他是世界上最忠心的手下啊。

  不料,二人的车刚开出来,酒店外的空地上,便无故多出来几辆黑色的私家车,挡在前面。

  “璃爷?”岳勇试探着问了一句。

  对方这阵势很明显就是冲着璃爷来的啊。

  权简璃剑眉一挑,“冲过去!”

  岳勇等的就是这句话,现在璃爷可是要去看林小姐的,恐怕天王老子来了都不会见的吧?

  他狠狠踩下油门,就欲冲过去,却不料一辆车门忽然打开,露出一张沧桑又凌厉的脸来,正是上一次在化妆舞会上见过的项傲阳!

  他从车里走下来,就那样大剌剌的站在前面,岳勇无奈,嗤……

  一声刺耳的响声过后,稳稳将车子停了下来。

  若是撞车倒还行,撞人可是犯法的啊。

  别看岳勇长的人高马大,模样又粗犷,可是啊,他可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

  为人正直又善良,连小蚂蚁都舍不得踩死的,又怎么可能明目张胆的撞人呢?就算是要撞,也要等到月黑风高杀人夜的时候啊……

  车子一停下,权简璃的脸色就阴沉到了极致,恶狠狠的瞪了岳勇一眼,他就知道这家伙是个窝囊废!

  而此时项傲阳已经走了过来,站在车外,气势凌人,“简璃,好不容易才来一趟,打算不见我就要走么?你的目的都没有达到便放弃,不觉得可惜?”

  权简璃放下车窗,看着这个跟他父亲一般年纪的老人,高贵的鼻腔里冷哼一声,“我从来不跟不识相的人做交易。”

  他暗示,若是项傲阳一开始便来找他,那么,他们之间或许还有的谈。

  可是现在,项傲阳来的太晚了。

  璃爷最缺的,就是耐心。

  毕竟,他的耐心和等待,都消耗在等林墨歌身上了。

  对别人,自然是少了许多。

  项傲阳依旧爽朗一笑,在刀尖上闯荡了这么多年,早已能做到云淡风轻。心里的想法,从来都不会表露在脸上。

  “咱们之间怎么能算是交易呢?你既然来了,就证明心里还是有你母亲的,她这些年真的很想你!就算有再大的恩怨,也该过去了。来了,就去见她一面吧……”

  “闭嘴!我的母亲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死了!”权简璃怒吼一声,打断了他的话,“还有,说话放尊敬一些,我跟你之间还没有熟到可以直呼其名!”

  项傲阳眼神微微一滞,渐渐收回了笑容。“好,那我们就不说你母亲的事,来说说墨歌吧。你来这里,就是因为她吧?”

  权简璃神色一凛,“呵,看来你脑子还没有糊涂到痴呆。我来这里就是警告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私底下做了什么手脚!你对我做什么都可以,若是敢把主意打到墨儿身上,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那次化装舞会的事,便是项傲阳与林墨歌一起合谋的,这一点,权简璃一早便知道了。若是只以林墨歌的本事,根本就没有办法筹划的那么精密。

  而且,上次他打算在蝶儿生日宴会上宣布订婚的事,不料最后却被林初白和墨儿给抢了先,还搅了局。

  单是以林初白的能力,或许可以轻易地调开他设下的保安,却没办法,连同场上的后台人员都控制住!音乐灯光那些,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事!

  所以说,那一次,便是有人在背后暗中帮着他!

  而那个人,就是项傲阳了。

  项傲阳呵呵一笑,容光焕发,“怎么,你都能娶别的女人了,难道我这个做父亲的,还不能给我的女儿找一门亲事?难道你让我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被人欺负也不管么?”

  “墨儿是我的女人,我自然不会欺负她!倒是你,别以为找个林初白出来,就能染指我的墨儿!除非你想看着林初白送死!……”

  权简璃愤怒至极,他从来都不是夸夸其谈。

  那日在宴会上所说的一切,也都是真的。

  若是谁敢动墨儿一下,他一定会将那人大卸八块!就算他林初白,也是同样的下场!

  “你都娶了别的女人了,还不是欺负她?”项傲阳学着他的样子冷哼一声,“不过我倒是觉得,林初白比你好上太多,至少他能更好的照顾墨歌!把墨歌交给他,我放心……”

  “既然如此,你大可将那些邮件发给林初白!相信他一定不会拒绝你的好意!”权简璃语气越来越冷,车厢狭窄的空间内,如冷风过境一般。

  冻得岳勇不住哆嗦。

  看来项傲阳是真的惹到璃爷了。

  此话一出,项傲阳眉头紧锁,鹰隼般的眸子里,射出一道精光,“你知道,你才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继承人。你的心狠手辣,于我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有你坐上这个位子,才能震慑住下面的人。林初白不行,他书生气太浓了……单单是照顾墨歌还行,若是震慑整个帮派,还不够格!”

  这是他的实话,林初白虽然足够机灵,也聪慧过人。

  却没有那股狠厉的劲。

  而权简璃则不同,他从小就长了一颗铁石心肠,一向如冰山般冷漠,没有人情。

  只有这样的人,才有资格坐上三合帮帮主之位。

  而这,才是项傲阳二十年来,一直毫不间断的给权简璃发邮件的原因。

  邮件里写的,都是三合帮的一些生意往来,还有帮中的人事变化等问题。

  只不过,权简璃从来都没有看过。

  因为他根本就不屑来做什么三合帮的帮主,更不屑来做他项傲阳的继承人!

  “真是打得一手好牌!不过你还是算漏了,自从二十年前她放弃我之后,我与她之间,就再无瓜葛了!你们既然夫妻情深,完全可以再生几个继承人出来,还是不要再我身上打什么主意了!因为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接手你这个肮脏的团伙!……”

  “你应该知道,当年那场事故中,你母亲她受了伤……”项傲阳话到嘴边,却忽然又咽了下去,语气一转,“再说了,你母亲一直惦念着你,想要弥补你,又怎么会再生下别的孩子呢?难道你就不能体谅一下你母亲的心么?”

  “够了!”权简璃怒吼一声,双目通红,“这些陈辞滥调还是留着说给别人听吧!岳勇,开车!”

  “是……璃爷!”

  岳勇无奈,既然璃爷都吩咐了开车,那他只能硬着头皮冲了。

  如果那个项傲阳不是傻子的话,应该会躲开的吧?

  嗡嗡的发动机声响起,项傲阳忽然退后一步,却又焦急道,“我现在不逼你,希望你回去以后好好想想!接手三合帮对你有百利而无一害!将会是你的一大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