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45章 一生痴缠(1)
  第345章一生痴缠

  苏珊一边擦着小家伙脸上的眼泪一边哄道。

  还好,小星星听了她的话,重重点头,那含着泪光的模样,着实让人心疼,“恩,小星星……睡觉觉……”

  “好,干妈陪小星星一起睡……”苏珊将小家伙抱在怀里,轻轻的拍着背哄着。

  思绪,却再次烦乱……

  她的婚姻太过失败,孩子也没有了。

  只希望,同样悲惨的事情,不要再发生在墨歌身上。

  姐妹一场,她真的希望墨歌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而此时,岳勇开着车子疾驰。

  林墨歌在吵了许久之后,也实在是没有力气了。

  紧紧的靠着车门坐着,离得他十万八千里。

  “我再说最后一遍,我不会跟你回s市的!我来这边是为了陪干爹干妈过年,我知道你肯定不想跟他们一起的,所以你不用管我了……”

  权简璃默不作声,那张脸上,没有一丝波澜,看不出任何表情。

  林墨歌早就已经习惯了这厮的冰山脸模样,在她看来,这种样子,倒是比他笑起来的时候要安全多了。

  虽然笑起来的时候惊艳到让她心跳停止,可是,也意味着越加危险。

  不过,在一次次的“交战”中,她也渐渐地摸清了他的弱点。

  除了洁癖和哭闹以外,现在,又多加了一个,他的母亲。

  垂眸,轻咬着下唇,似是漫不经心道,“其实你也知道干妈一直都想见你的,要不然你就留在这里跟我们一起过年好了,正好也可以把误会说清楚不是……”

  他牙关紧咬,这该死的女人一定是故意的!

  明知道他不想听这些,竟然还一直在说!

  “反正我跟你说清楚了啊,我是一定要留在这边过年的,你休想拉我一起回去。”林墨歌见他不作声,自己也说的无聊,便闭上了嘴。

  车子在夜色中疾驰着,迷离的灯光从车窗外一闪而过,迷乱了她的眼。

  她原本来这里,是想好好陪陪小星星的,可是没有想到,却遇见了这么一场孽缘啊孽缘。

  真不知道上辈子欠了他什么,这辈子竟然这么玩她。

  “墨儿!”他忽然唤她,惊得她一个哆嗦。

  这厮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说话的时候,肯定没什么好事!

  “干嘛?”她冷冰冰回答。

  他转头,认真的看着她娇俏的小脸,嗓音越发温柔,“以后不许直呼我的名字,要叫,就叫爱称吧。”

  “爱……爱称?”她被惊得话都说不出来了,“权简璃你没病吧?又不是拍什么狗血言情剧,爱称你妹啊!”

  她的粗鲁,却并没有惹怒他。

  “我想听!”他依旧倔强。

  “可是我不想说!那种舌头捋不直的话,我可说不出口。”她断然拒绝。

  又不是青春期的小男生小女生了,怎么可能叫什么爱称呢,太恶心了。

  “那就想个能捋直舌头说的。”他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

  林墨歌撇撇嘴,干脆不想理她了。

  别过脸去,望着车窗外的风景。

  他却眉头紧锁,似乎真的在很认真的考虑要用什么爱称。

  因为,所有热恋中的新婚夫妻做的事,他都想要跟她做一遍。哪怕,她说幼稚,或者肉麻……

  温哥华的街道,她这两年来早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可是像现在这样,跟他坐在车里看一遍,却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忽然想起希腊的那片碧蓝的海,那片黑色沙滩,还有那雪白的房子,红色的屋顶,和天蓝色的窗棂。

  心底,升腾起一片酸胀。

  与小宝宝住在这里两年,对温哥华的感觉,便是安逸和静谧。

  如今,这个安逸的国度,却因了有他的存在,而变成了另一个意义。

  是不是从今以后,只要想起这里,便会想起这个男人?

  他就这样猝不及防的在她与小宝宝专属的国度里,横插了一脚,生生闯进了她的记忆。

  她徘徊在思绪中时,车子忽然停了下来。

  “璃爷,到了。”岳勇回头报告道。

  林墨歌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便认为,她是被带到机场了。可是向外一看,却是最繁华的商业街道。

  权简璃默不作声,拉着她进了一家珠宝店。

  橱窗里璀璨耀眼的珠宝首饰,险些晃瞎她的眼睛。

  心里暗自觉得不安,却又摸不清楚,他要做什么。

  金发碧眼的柜台小姐热情上前,权简璃却依旧闷不吭声,自顾自的拉着她向着其中一个柜台走去。

  那里面,是越发耀眼的钻戒。

  在看到钻戒那一刻,她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下意识,便将左手藏在了身后。

  权简璃却沉着脸,将她藏起来的左手抓在手心里,看到她无名指上那枚粉色钻戒,瞳孔一缩。

  这枚钻戒,他早就看着不顺眼了,没想到她竟然还真的戴着!?

  那日在订婚宴上,他眼睁睁看着林初白将这枚钻戒套在她手上,气得牙痒痒。

  可是因为蝶儿的晕倒,便让他没了再纠缠下去的心思。

  但现在,他不允许他的女人手指上,再戴着其他男人送的东西,尤其是戒指!

  刹那间,林墨歌忽然就明白了他要做什么,奋力将手抽了出来,“不许你再扔了!”

  因为刚才他把那条永恒钻石项链都扔了,这么一枚钻戒对他来说,更不算什么。

  可是对她,却不一样。

  他紧拧着眉头,对柜台小姐道,“要比这个更大的!”

  柜台小姐脸上的笑容一僵,看着林墨歌指尖上那枚如鸽子蛋般的粉红钻戒,许久,才讪讪道,“抱歉先生,品质如此绝佳的钻石,可以算得上是收藏品了。我们这里是没有的。要去拍卖会上才会遇到。”

  权简璃脸色一沉,这些他又何尝不知道呢?

  林初白能拿得出手的,自然是极为珍贵之物。

  只是,他看着自己的女人戴着别的男人的钻戒,心里就觉得分外不爽。

  柜台小姐见此,又笑着道,“先生,您看这款钻戒如何?是今年设计师推出的新款,也是为了纪念设计师与妻子金婚而特别定制的。设计原理便是中国的一句诗,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让一个外国人说出这种话来,确实有些难度。

  可是,林墨歌却听懂了。

  权简璃垂眸,看着那对钻戒,非常简单的线条,甚至可以说有些细细的。

  上面的钻也并不大,可是,两枚钻戒合在一起起,却是一个完整的爱心,严丝合缝。

  正如他与墨儿一般,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都非常契合。

  当下,便让柜台小姐将那对钻戒拿了出来,甚至还细心的帮林墨歌选了大小。

  整个过程中,林墨歌都傻愣着。

  她只是担心这个男人疯起来,会不会将她手上的这枚钻戒再丢掉。那样的话,她怎么向初白解释?

  要不然,先拿下来藏了?可是那样,恐怕会更加激怒他的吧?

  她哪里会料到,跑来这里,竟然也会遇到权简璃这个恶魔,真是阴魂不散啊。

  权简璃却并不理会她在想什么,拉着她出了珠宝店,缓缓的,沿着街边走着。

  林墨歌被他紧紧牵着,心乱如麻。

  岳勇远远的开车跟在后面,忠心的守候着。

  这条街道,她走过很多遍。

  可是现在,却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熟悉的街道,竟然充满了陌生的感觉。

  两侧闪烁着的广告牌,璀璨耀眼的灯光,热闹的人来人往,在她眼前一一闪过。

  可是,占满了她清亮瞳孔的,却是那个男人最完美的侧颜。

  夜风拂过,吹乱了他额前的碎发。

  他漆黑的瞳孔中,映着七彩的霓虹,如流光一般闪烁,好看到令人窒息。

  “看够了么?”他忽然淡淡道了一句,吓得她一阵惊慌,垂下眼帘。

  他却忽而笑的灿烂,那魅惑的模样,惊艳了路人。

  “权简璃,你该不会闲到要让我陪你逛街吧。”她慌乱中想要转移话题。

  “陪我去吃晚餐!”他长臂一勾,将她揽入怀中。

  在路在惊讶羡慕的目光中,走进一家优雅的餐厅。

  许是过了晚餐的时候,餐厅里的客人并不多。

  唯独有的两桌,都是低声细语,静谧非常。

  这样的环境,她是喜欢的。

  尤其,坐在窗前,还能看到窗外的几棵积满白雪的树木。若是深秋的话,便能看到最美的落叶凋零,那意境,一定会更美。

  权简璃熟练的帮她点好了餐点,给自己也照样点了一份。

  却从始至终,都没有放开过她的手。

  他修长的指尖,在她左手的无名指上摩挲着,她明知自己抽不回,便只能别过脸去,看着窗外的景色。

  “岳勇呢,他也该饿了吧,是不是应该……”

  “墨儿!”他忽然打断她的话,霸道的,将她指尖那枚粉色钻戒摘了下来。

  林墨歌只觉无名指上一空,心口一紧,下一秒,便眼睁睁地看着他,将那枚刚买的钻戒套了上去。

  眼角眉梢,都是浅浅的笑意。

  “墨儿,从这一刻开始,你便是我的妻了,从此以后,再不许你接受其他男人的戒指和礼物,你的心里,只能有我一个人,懂么?”

  她黛眉微皱,“凭什么?我们之间不过是一个交易而已,你没有必要这么做的。”

  她伸手,便从他手里,将那枚粉色的钻戒夺了回来,因为害怕他再扔。

  他却难得的没有去抢,只是淡淡道了一句,“我可以破例让你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