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51章 一生痴缠(7)
  第351章一生痴缠

  而且,还是两个孩子的妈。

  这种一家团聚的圆满结局,才是他所追求的。

  可是,权简璃却偏偏做不到,他没有办法眼睁睁看着蝶儿寻死而不顾。更没有办法,牺牲蝶儿的性命,而让自己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那样的话,他此生,恐怕都会活在内疚里。

  可是现在,他却选择了另一条更为艰苦的路。

  给蝶儿一个人幸福,却将墨儿,连同两个孩子,一同打入绝望的深渊……

  可是他呢?

  在这个抉择中,他的结局,却最是惨烈。

  他活生生的,将自己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守着一个本以为爱,可实际上,却从未爱过的女人,度过一生一世。

  生生欠着心爱的女人,看着心爱的女人近在咫尺,却无法拥她入怀。

  这样的绝望,是他自己给自己的。

  这条崎岖没有尽头的路,是他自己要走的。

  所以,哪怕是跪着,也要走完。

  头顶的烟花璀璨耀眼,一簇簇艳丽的红,一抹抹耀眼的金。

  还有那么多的姹紫嫣红,闪耀在心头。

  可是,他却根本来不及看,因为怀里的人儿,都嫌看不够。

  璀璨的烟花倒映在她清亮的眸子里,投下七彩流光。如最清透的琥珀琉璃一般,美得惊心动魄。

  她的美,或许不是那种一眼便令人惊艳的。

  却是会随着时间,随着深入的了解,越来越出彩的。

  就如同此时,点缀了整片夜空的烟花与她相比,也无所遁形。

  “权简璃,你一直看着我做什么?”她仰头望进他漆黑的瞳孔,这一刻,却没有冰冷,只有无尽的温柔。

  温柔到,让她恍惚。

  可是,那恍惚,也只有一瞬间而已。

  因为她心里明白,他所有的温柔缱绻,都不过是一场梦,是他尽心尽力,演的戏。

  哪怕台上锣鼓喧天,她也要克制着自己的脚步,不要随便,就入了别人的戏中……

  “墨儿,我有没有说过,你真的很美……”

  淡薄又沙哑的嗓音,如同惬意的春风,轻易地,便撩拨了她心底最平静的湖面,荡起一层层柔波。

  哪怕,心里明明知道,他只是随口说说。

  她依旧羞红了脸颊。

  “权简璃,这场交易,我不希望让任何人知道,包括权家的人,还有……羽寒和月儿。我不想让他们抱有着不切实际的幻想,却在一个月之后,再次承受打击。”

  “我不是说过不让你再叫名字了么?让你想的爱称想好了么?”他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转移了话题。

  她越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就越想要公诸天下。

  他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林墨歌,是他权简璃的妻子。

  哪怕,这妻子的名分,只有短短一个月。

  不知道是心底有什么鬼怪在作祟,他就是想在她身上,牢牢的刻上只属于他的烙印,好让所有男人都远离她,不敢靠近。

  这样的话,是不是此生,她就人属于他一人所有?

  “你先答应我,不许转移话题!”林墨歌怒嗔一句。

  头顶的烟光,却映得他俊朗的脸颊,越发妖魅。

  他垂眸,深深望进她溢彩流光的眸子,许久,才缓缓点头,“好。我不说。”

  “对了,还有初白那边,你也不许再找他的麻烦。”因为之前权简璃说过,不会放过初白的。她不想再给初白惹麻烦,更不想让初白因为她,而变成第二个羽晨。

  “那你要把戒指还给他。跟他说清楚,求婚的事,只是一场乌龙。”他却得寸进尺,又提出了新的要求。

  “戒指我自然会还他的。但是求婚的事,我是认真想过才答应的。”她却偏偏不遂了他的心意,字字句句,直刺他心头。

  那天初白送她到机场时所说的话,她还记得清楚。

  初白说过,这枚戒指,她一旦戴上了,就不许再拿下来。

  他还说过,害怕她会后悔。

  可是,其实她心里,真的从未曾后悔过。

  因为知道,初白才是最适合与她相伴一生的人儿。

  只是,她不够初白,这一点,对初白并不公平。

  “墨儿!不许你再在我面前提起别的男人,更不许你与别的男人有任何瓜葛……否则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

  他拥得她更紧了一些,似乎要将她纤细的腰肢捏碎。

  许是夜风太冷了,他胸前透着一层层冰冷。

  惹得她也不住打起寒颤。

  “权简璃!你别太过分了!凭什么你可以跟别的女人有婚约,还要娶她进门,我就不能有自己的生活?难道你要让我一辈子做个孤寡老人么?还是找个山林野间出家当尼姑算了?”

  她紧紧捏着拳头,愤怒之至。

  “还有,我们的交易只不过是一个月而已,我就不相信你没有早早打算好一个月之后的路?既然你都有了后路,为什么不让我留个心思?难道你就真的恨我恨到如此,非要看着我凄惨一生才痛快么?”

  在她愤怒的眸光中,他的脸色,渐渐暗沉。

  却并不是生气,而是,落寞。

  她都不知道为何,他会露出这样的表情来。

  只是,那个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可以只手遮天的男人,流露出如此脆弱的一面,让她心疼。

  “墨儿,原来,你还是不明白我的心……你以为我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在报复你折磨你?”他的语气里,皆是受伤。

  张开外套,将她裹得更紧了一些,下巴,在她发丝间轻轻摩挲,“我所做的一切,都是认真的。知道我为什么将你转送给若雪的花都毁了么?因为并蒂莲是我要送你的,也代表着我想要恩爱缠绵的人,只有你一个。别人,不配……”

  林墨歌心里一惊,那些花最后竟然被他毁了?

  这个结果,她根本就不知道。

  俯身在她耳边,继续道,“为你弹琴,也是认真的。那个只为了心爱的妻子弹琴的故事,想必你已经听说过了吧?那天为你弹琴,并不是一时兴起。如果可以,我愿意一生一世,只为你一人所弹……”

  他说的那个故事,难道就是蝶儿曾经告诉过她的那个么?

  可是那日,权简璃不是在蝶儿面前,亲口否认了么?

  似乎知道她心里所想一般,他竟然再次耐心解释,“那天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蝶儿因为那场火灾,受了很重的伤,不能受刺激的。所以,我只是不得已而为之。我以为,你会理解我的……对不起墨儿,或许当时我应该告诉你一切的,也不会让你有了这么大的误会。”

  原来,他只是为了保住那个女人的性命?

  所以,连同结婚也是么?

  可是,结婚这种事,如果不是你情我愿,没有人会傻到,为了救另一个人,而牺牲自己的幸福吧?

  而且之前,权简璃根本就是一直在等着蝶儿的啊。

  所以,她依旧认为,他娶蝶儿,是真心愿意的。

  就算,那天他在蝶儿面前否认了为她弹琴,便是认她为妻的事,可是,他终究要娶的人,还是蝶儿啊。

  罢了,反正,就算他不娶蝶儿,也轮不到她不是么?

  她此生与他,都没有可能的。

  那么,他娶谁,又与她何干?

  而且,蝶儿那么孱弱,那个受伤的身体,也离不开他的吧?

  她又如何忍心,再与那样一个虚弱的女人去争?

  她都能想到,蝶儿为了回到权简璃身边,一定受了很多的苦,忍受了常人所不能忍的痛苦吧?

  为了一个男人付出这么多,蝶儿理应得到幸福的啊。

  同样身为女人,这一点,林墨歌真的可以理解。

  就如同那天在洗手间里一般,她听了蝶儿的故事以后,也是真心想要祝福蝶儿,希望蝶儿可以与心爱的男人在一起,收获幸福的。

  可是,却没有想到,蝶儿与她爱的,竟会是同一个男人。

  所以她的心,便乱了。

  不知道,这份感情,是该争取,还是该放弃……

  她兀然抬手,抚摸上了他俊朗却忧郁的脸颊,心,狠狠的抽搐着,“权简璃,既然一个月以后,我们便各自分离,再无瓜葛,你又何必告诉我这些?不知道,岂不是更好……这样,我就可以不用有任何的负担……”

  或许,这个想法太自私了一些。

  会让权简璃承受着所有。

  可是,她就是想要自私一次,因为这个男人,已经自私过太多次了。

  她眼神中的决绝,是那样清晰。

  清晰到,让他的心,一刀一刀被凌迟。

  连呼吸,都带着刺刺的痛。

  炙热的身躯,也越发冰冷下来。

  她说一个月后,便各自分离,再无瓜葛……

  其实,她不知道,自从与她相识,自从,她毫预兆地,闯入他的世界之后,他最讨厌的一句话,便是再无瓜葛。

  一句再无瓜葛,便将他送她的项链还给了他。

  一句再无瓜葛,便一句话不说,远远的逃离开他的世界。

  这个狠心的女人,总是在他后知后觉时,不给他留一点机会一点余地,生生地,将他的希望和梦想摔碎。

  “以后,不要再说这句话了好不好?不要说我们再无瓜葛。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你依旧是我孩子们的妈妈,是我第一个女人,又如何,可以做到与我无瓜葛呢?”

  她胸口一滞,并没有作答。

  她与他的关系,也仅此而已了吧?

  他是孩子们的爸爸,而她,是孩子们的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