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54章 一生痴缠(10)
  第354章一生痴缠

  “我不去,你也不许去!”他回答的直截了当,将她的话径直堵死。

  “喂,你别太过分了!我又没说让你去!”她愤怒回头,刚好与他正面相撞,那蜜色的肌肉在阳光下,闪耀着诱的光泽。

  “你……你先把衣服穿上!我们要进行文明的对话!”她通红了脸颊,瞳孔如地震了一般。

  他性感的薄唇微微一挑,从身后揽住她纤细的腰肢,任凭身体某处,大剌剌的抵着她的敏感。

  “都看了多少遍了,难道还害羞不成?看来以后,还是应该多多习惯才行。”

  她低眉浅笑的模样,真是该死的动人!

  霎那间便让他升起要戏弄的主意。

  “才不要!好好的习惯这个做什么?再说了,习惯有时候,并不是什么好习惯。”她倔强的反驳。习惯了,又能如何?

  一个月的时间,倒是刚好习惯。

  可是之后呢?

  他就会回到另一个女人的身边啊,那个时候的她?又将如何自处?

  似乎明白她在想什么一般,他依旧紧紧拥着她,懒散的晒着太阳,性感的身子不着寸缕,“墨儿,不要去想以后,只活在当下……”

  她深吸一口气,“好啊,那就说当下的事好了。干爹让我中午过去吃饭,你去不去我不管,那条项链还我!我要还给干妈的。”

  “什么项链?早扔了。”他装傻充愣。

  “可是岳勇明明就说你捡回来了啊!”她愤怒道。

  “是么?那你去问他,我不清楚。”他继续装。

  “权简璃!我都不强迫你陪我去吃饭了,难道连条项链都舍不得给我么?还是说你想留着那条项链当纪念?以后想干妈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要是那样的话,我就不用还给干妈了,相信她一定会乐意的……”

  他脸色一沉,“不许你再提那个女人!”

  “她不是那个女人,是你的亲生母亲!”林墨歌愤懑不平。

  他们母子间的纠缠,她并不知情。

  只知道,一个恨到宁愿当她死了。

  一个,每每说起他来时,泣不成声。

  “可我不承认!她没有资格做我的母亲!”权简璃也愤怒了,两眼直冒火星。

  这该死的小女人怎么就不明白他的心呢?明明就应该跟他站在一起,理解他的啊。可这个女人偏偏要跟他对着干!

  “大过年的,我可没力气跟你吵,要不然把项链给我,要不然就陪我去!”她发出了最后通牒。

  “休想!”她给出的二选一,他断然拒绝。

  林墨歌灵机一动,“不去算了,反正我也不想跟你一起出现在外面,省得让人误会。”

  “让谁误会?难道你在这边还有什么相好不成?”他忽然紧张起来,俊朗的面容上结成了一层冰霜。

  这种可能并不是没有,这个女人在这边整整两年多,说不定就按捺不住寂寞,偷偷跟什么野男人眉来眼去……

  “关你什么事!?我收回刚才的话,你还是留在这里吧,我自己去……”

  “不行!不许你去!”

  “……”

  林墨歌无语,这个男人又成了幼稚鬼。可是,这样的他,却也异常的可爱……

  半个小时后,岳勇提着两个精致的袋子来敲门。

  权简璃接过以后,递给了林墨歌,“先去换上衣服吧。”

  她犹豫了一下,没有拒绝。

  因为昨天被这厮带出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带换洗的衣服。

  而且,因为大姨妈的缘故,衣服上出有了淡淡的污渍……

  接了袋子,转身进了浴室……

  权简璃不动声色的套着衣服,岳勇站在一边,早已经习惯了璃爷的这种原始模样。

  不过看璃爷的脸色,想来昨天晚上又是旖旎春光吧?

  他哪里想到,璃爷再次以失败告终……

  “璃爷,刚才一大早老爷子打来电话,问我您的行踪,还问……您是不是来找您亲生母亲的线索……”

  岳勇话说的很低,因为他知道,亲生母亲四个字,是璃爷心里的禁忌。

  平时没有人敢提起的。

  就连老爷子,也不敢随便说这些话。

  否则,原本就紧张的父子关系,会愈加水深火热。

  果然,权简璃穿着衣服的动作一滞,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他怎么知道的?”

  “那个……好像是昨天晚上您和小少爷还有小小姐视频聊天的时候,老爷子也在场……”

  权简璃的脸色这才稍稍缓解了一些,想起昨天晚上,心底就一片柔软。

  这种奇妙的经历,是他以前从未有过的。

  “你就说我来这里是因为雪城项目的事!”他淡漠回了一句,将衬衫的扣子一粒粒扣上。

  “可是老爷子实际关心的,还是您……还是二夫人的生死。”岳勇又小心翼翼道。

  当年具体发生了什么,也只有璃爷这个当事人最清楚。

  但是,从这几天的事来看,二夫人还活着,而且变成了项傲阳的太太,这一点,岳勇可以确定。不过,没有璃爷的吩咐,他是绝对不会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的。

  就连老爷子,也不行。

  “你回他,死人怎么可能复活?”权简璃沙哑着嗓音轻吐。

  “是璃爷!”岳勇轻声应道。

  看来二夫人的事在璃爷心里扎的根太深了,很难轻易拔除的。

  两个男人谁也不说话,房间里静谧得如果同没有人一般。

  只有他穿衣服时,发出的窸窸窣窣声响。

  许久,他穿戴整齐,啪嗒,点燃一支烟。

  狠狠吸了几口,才又问道,“那个苏珊的事办得怎么样了?”

  “报告璃爷,已经办妥了。那对鬼男女已经被赶出那座别墅了,法官那里也已经强制出了措施。现在,那个渣男应该称作苏珊小姐的前夫了。”

  岳勇的办事效率一向很快,这一点,他自不必担心。

  不过,因为是墨儿的好朋友,而且,又照顾了墨儿整整两年,所以,他自然想要将事情办得更漂亮一些,至少,可以在墨儿面前得点高分。

  “不是说那个女人有黑道背景?都打点清楚了?把烂摊子收拾干净!”

  “我知道了璃爷,我会再派人去照顾一下苏珊小姐的。至于那对狗男女,一定不会再让他们踏足这里……”

  “还是你亲自去一趟吧,显得有诚意。”权简璃摆摆手,有些疲惫。

  他疲惫的,是一会儿将要面对的。

  “好的璃爷!那我这就去!”岳勇又看了璃爷一眼,心里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可是,却又明白,那些都是璃爷的私事,他没有任何权利干涉。

  离开的时候,又忽然想起了什么,憨厚道,“璃爷,您既然留在这里,恐怕就逃不过项傲阳的监视,还是要小心一些才是。”

  “好,我知道了。”

  听到权简璃的回应,他这才带上门离开。

  权简璃挺拔的身姿站在窗前,继续吞云吐雾。

  项傲阳么?

  若是他敢再打墨儿的主意,就算他是项傲阳又如何?

  林墨歌从浴室出来时,已经换上了一套黑色的套装,外面配着一件火红的外套,倒是喜庆了不少。

  不过她心里,还是有些感动的。

  许是权简璃特意为她考虑,所以才让岳勇送了深色的衣服过来。黑色红色,处处都是贴心和关切。

  跟这个男人越相处,就越会发现他身上的闪光点。而这,也是她最担心的。

  她害怕自己会越陷越深,最后,无法自拔。

  她将顺直的长发梳成了高高的马尾,看起来简单又利落。

  脸上脂粉未施,却被那红色外套映衬得,肌肤越发雪白。

  “权简璃,以后不要再送我这么名贵的衣服了好不好,我穿着好不习惯。”她扯了扯身上的衣服,总觉得这么名贵的衣服穿在她身上,算是暴殄天物。

  “我愿意!”他微挑了眉眼,一脸傲娇。

  长臂一揽,轻易地将她勾入怀里。

  “懒得跟你吵,可我不愿意穿!”要是弄坏了,万一这厮的无赖性子上来了,偏偏要她赔可怎么办?

  她又得损失不少的心头肉啊。

  反正跟这个混蛋在一起,就是要处处小心谨慎才行,一点都不能被他抓到把柄。

  岂料,他性感的薄唇高高扬起,笑的肆意猖狂,漆黑的眼底,满是暧昧和情欲,“我也喜欢你不穿的样子!……”

  “滚!!!”她怒吼一声,这混蛋的脑子里除了那些带色的废料恐怕就没有其他东西了吧?

  谁知他还玩上了瘾,“这个不急,等一会儿回来,我们再好好的滚……床单!”

  “权简璃!!!”

  林墨歌都要气疯了,真恨不得把这昏暗直接扔到楼下去!

  她都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脾气变得这么大。

  权简璃被她的气势吓倒了,紧紧闭了嘴巴,不吭声。

  璃爷怎么会知道,女人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脾气异常火爆呢?

  看来以后,有他受的了。

  二人开着车子,缓缓向着郊区处驶去。

  原本还不断开着玩笑逗她的权简璃,渐渐地严肃了起来,狭窄的车内究竟,气氛越来越压抑。

  她知道他是有些紧张了,便也不多言。

  两个人就这样一路无话。

  终于,车子停在了半山腰处。再向上走几级台阶,便是别墅的大门。

  这里,林墨歌也只是刚来的时候住过几日,后来,便出于保护她的原因,而让她搬出去了。

  不过,只是短短几日,也让她有了家一般的感觉。

  而且,这里的风景真的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