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55章 用生命守护(1)
  第355章用生命守护

  所以她一直很喜欢这里的。

  抓起包包来,里面,放着从权简璃那里抢回来的永恒钻石项链。

  然后开门下车,看一眼坐在车里如山般岿然不动的权简璃,无奈叹息一声,“喂,你不来我可自己进去了啊。”

  “恩。”他淡淡回应一句,也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陪她来这里,已经是他最大的让步了。

  这座别墅,他是打死都不会进去的。

  因为根本就不想见到那个女人。

  其实原本他是不打算来的,可是,又害怕她一个人会遇到什么危险,更怕的是,项傲阳会打她的主意。所以才送她过来的。

  可也仅此而已。

  林墨歌也没有想要强迫他的意思,撇撇嘴道,“不想进来就算了,这里风景还不错,你也别在车里闷着,下来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

  “你不用管我,快去快回。不要浪费时间!也不要被他们蛊惑……”

  权简璃闷声闷气道。

  若不是怕她生气,他真想拉着她掉头就走的。

  林墨歌狠狠鄙视了他一眼,什么叫蛊惑?这可是她的干爹和干妈好不好!

  不过,也懒得再跟他浪费口舌。

  砰的一声将车门关上,向着别墅里走去。

  别墅外,静谧得有些不同寻常。

  可是谁都明白,这座看似静谧的别墅周围,有着不少的机关和埋伏,如果有不长眼的敢闯进来,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

  权简璃坐在车里,看着那抹纤瘦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别墅里,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有些不安。

  而且,随着看不到她,这种不安,便越来越大。

  可是,这个地方,他却是死都不会进去的。所以,只能担忧的坐在车里。

  心底却暗自发誓,只要她从里面出来以后,哪里都不再让她去了。要把她绑在身边,寸步不离!

  啪嗒。

  点燃一支香烟吸了一口,淡淡的烟雾升腾起来,随着山风飘散开来,瞬间融入风中。

  他懒散的靠在座椅上,看着周围的风景。

  心里的恨意却越甚。

  怪不得,那个女人要藏在这里二十几年!

  这里风景优美,环境清雅,还能与那个相好的野男人长相厮守,说来,还真是人间的世外桃源!

  牺牲了他的一生而得到的幸福,就那么好是么?

  她竟然能过得心安理得?

  可是,罢了,反正他只当她是死了吧。

  反正,用墨儿的那句话来说,从此再无瓜葛……

  后视镜里忽然闪过几抹黑影,他眉心一拧,目光追随着黑影游移,似乎,是几个鬼祟的黑衣人……

  他记得,三合帮的人都是一身灰色西装的……

  不过,饶是如此,也没有多想。

  这座别墅外表看起来普普通通,可实际上,却有不少的保安和陷阱防护,就算真的有人前来寻仇,也不可能真的攻进去的。

  而且,那种仇家寻家的事,也是发生在晚上,没有道理大白天就动手的。

  只要墨儿赶紧办了事出来,就没问题了。

  他才没那么好心进去提醒他们什么……

  想到这里,便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吸烟。只是目光,依旧不住的往人影方向看去。倒是再也看不见了。那些黑衣人似乎一下子消失了一般,让他觉得越发诡异。

  就在此时,“啊!……”

  从别墅里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声,他心里咯噔一下,刚才那道嗓音是墨儿!

  难道是那些黑衣人……?

  他不敢再想下去,飞身下车,迅速的向着别墅冲了进去……

  诡异的是,竟然没有一个人拦他!

  他就那样毫无顾虑的冲了进去,直到台阶下,一眼,便看到了正弯腰的林墨歌!

  而她手中,正拿着一只打碎的杯子!

  “权简璃?你不是不进来么?”林墨歌将打碎的杯子扔进垃圾桶里,手上还有些微微的发红。

  权简璃沉着脸看她一眼,抓走她发红的手来,“出了什么事?”

  “喔,不过是我不小心把杯子摔了而已。倒是你,怎么这么急着冲进来了?该不会是在担心我吧?”看着他气喘吁吁的模样,说不感动是假的。

  项傲阳坐在一边,看着一路冲进来的权简璃,眉宇间,露出一抹精光。

  而他身边坐着的温婉女人,在看到权简璃的那一刻,已经泪光闪闪……

  权简璃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径直拉了她的手,“事情办完了吧?办完了就走!”

  “你干什么!好不容易来了怎么又说走就走?”林墨歌紧紧拉着他的手臂,想要挽留,“都跟干妈见了面了,至少说句话啊……你知不知道干妈这些年有多想你,她一直都在盼着你来!”

  “闭嘴!到底走不走!?”权简璃怒斥一声,眼眶发红。

  “不走!我要留下来跟干妈一起吃午饭的!”林墨歌也愤怒起来,她本来就是要来吃午饭的,哪有说走就走的道理?

  她虽然不明白权简璃和干妈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可是,说到底也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她实在想不清楚,为什么权简璃就能如此狠心?

  甚至当自己的亲生母亲已经死了?

  她只知道,以权简璃的脾气,今天能为了她冲进来,已经是最大的慈悲和让步了。

  若是今天不让他跟干妈把话说清楚的话,恐怕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她绝对不能看着他以后后悔。

  “好,你不走是吧?放手!我自己走!”

  权简璃怒火冲天,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不懂他呢?

  一次次帮着外人对付他!

  “简璃,来都来了,一起吃了饭再走吧。”项傲阳也站起身来挽留。

  权简璃却从进来到现在,看也不看别人一眼,目光,只停留在林墨歌身上,连同项傲阳的话,也当作了耳旁风,紧拧着眉头,强自压制着心中的怒火,“我再问一次,跟不跟我回去?”

  还不待林墨歌说话,却忽然听到一声温柔带着哽咽的嗓音,“璃儿……”

  只是唤了他的名字,苏依柔便已经泪流满面。“璃儿,我以为此生再也见不到你了。看着你长得这么好,我真的很感激……”

  她站起身来,一步步走到权简璃面前,那眸光中的欣喜与期盼,让人为之动容。

  “是啊权简璃,好不容易来了,先了饭再走吧。就当跟干妈叙叙旧好不好?”林墨歌也开始挽留。

  只要让他留下来了,事情就有缓和的余地。

  而且,母子之间哪里有什么天大的仇恨?只要说开了便好了。

  没想到,权简璃却忽然冷笑起来,如冷风肆虐一般,那双漆黑的凤眸里,闪着怨毒的恨意,“叙旧?我与一个死人叙什么旧!?”

  咔嚓,苏依柔心碎的声音。

  清晰的传进了每个人的耳中。

  “放肆!你说的什么鬼话?”项傲阳看不下去了,重重一掌拍在桌子上,红着眼怒吼起来,“她可是你母亲!是给你生命的女人!由不得你如此放肆!……”

  “呵呵,我倒宁可她当初直接掐死我算了!何必让我过着这种生不如死的鬼日子!”权简璃愤怒的嘶吼着,猩红的眼眶里,爆发出无尽的仇恨与无助。

  是林墨歌从未见过的模样。

  她看尽了他的狠辣,可是现在,却从他的眼神中读出深深的恐惧和懊恼来。

  那是一种极度渴望,却始终得不到的感情。

  “璃儿!……对不起……是妈妈的错,对不起……”苏依柔哭着跌坐在椅子上,哽咽不成声。

  原来曾经犯下的过错,却成了她一辈子无法挥去的噩梦。

  “闭嘴!别叫得这么亲热,我跟你不熟!”权简璃依旧冷言冷语。

  “不,璃儿,求求你原谅妈妈好不好?妈妈已经知道自己做错了啊,我不该将对你父亲的仇恨转嫁到你的身上……那个时候我也被仇恨蒙蔽了眼睛,一心只想逃离出你父亲的魔爪,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啊……”

  苏依柔哭的撕心裂肺,跌跌撞撞,一步一步,向着他走过去。

  项傲阳想要上前搀扶,却被她拒绝了。

  虽然年过半百,那张保养得极好的面容上,也有了浅浅的皱纹。

  可是依旧可以看得出来,年轻时,一定是倾国倾城的容貌。

  岁月的沉淀或许磨灭了她的年轻貌美,可是,却赋予了她另外一种温婉和大气。

  就连哭起来时,也是楚楚动人。

  权简璃被林墨歌紧紧的扯着手臂,没有办法离开。

  只得眼睁睁看着那个恸哭着的女人一步一步向他走来,那张哭泣悔恨的脸,倒与他记忆中的那个女人,有了千差万别。

  因为记忆中,这个女人从来没有给过他好脸色。

  那双漂亮的眼睛里,只有过越来越浓的恨意。

  冷到刺骨。

  “孩子,当年你父亲用卑鄙的手段强迫我嫁给他,生生将我和傲阳分开,又将我迷醉之后狠狠的侮辱,一切,只不过是因为我笑起来的模样与他死去的夫人相似!”

  苏依柔声声震颤着诉说着经年往事,而真相,却深深震慑着林墨歌的心!

  原来,当初的苏依柔,也不过是个可怜的受害者!

  而权老爷子在林墨歌心里的位置,越发低迷了。

  原本,林墨歌还觉得权老爷子也算是个英姿飒爽的人物,可是后来,当得知他用她做筹码,与权简璃进行一场毫无意义的赌局时,她在心里,便将权老爷子划为了卑鄙的行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