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56章 用生命守护(2)
  第356章用生命守护

  却没想到,权老爷子如此卑鄙,早已不是一两天了……

  这种强抢民女的事,原来竟真实的上演着啊!

  此时苏依柔已经站在了权简璃的面前,颤抖地伸出手指来,想要抚摸上他的脸庞,“璃儿,你可知你是我被强迫的产物,因为我不愿意生下你,你父亲便将我手脚捆绑,整整半年!逼迫着我把你生下来,好给他权家传宗接代……无数的恨意,便在那日日夜夜中积累,我恨不得亲手杀了他!”

  神泪俱下的控诉,听得林墨歌心惊肉跳。

  没想到权老爷子竟然如此狠毒!

  若是这种事发生在她身上,恐怕她一获得自由,便会先亲手杀了权老爷子的吧?

  权简璃眸底一暗,闪过一丝动容。

  可是,也只有那么一丝,瞬间,便又恢复成以往的冷静。

  “因为我恨他,却又杀不得他,所以,每当看到你时,就会想起那屈辱的一切。所以,我恨你,恨透了你!不知不觉间,便把对他的恨意,全数发泄到了你的身上……可是璃儿,妈妈现在知道错了,这些年来,妈妈没有一刻,不在后悔着。就算有再多的恨意,也不能发泄在你的身上啊……如果上天能再给重来一次的机会,妈妈一定不会将无辜的你逼迫至此啊……”

  “够了!”权简璃愤怒的甩开她的手,她身子却一个不稳,趔趄倒在地上。

  哐当一声,是铁器与地面撞击发出的声响。

  在林墨歌震惊的目光中,苏依柔那条藏在长裙下的右腿,竟然生生断裂!

  吓得她倒吸一口冷气才发现,原来她那条腿,竟然是假的!

  因为苏依柔平时掩藏极好,而且林墨歌与她单独相处的时间并不久,所以竟一直不曾发觉!

  而权简璃,却依旧面无表情。

  他从来都知道,这个女人看似完美的掩饰之下,是遗憾的残缺。

  或许,这就是她获得自由的代价吧。

  这世界,从来都没有免费的晚餐,得到的东西,往往比失去的,要少得多……

  “权简璃!你疯了?要不是看在你母亲的份上,我现在就叫人毙了你!”项傲阳气得急火攻心,几步上前,将苏依柔扶了起来,再次坐回到椅子上。

  林墨歌轻轻的扯了扯权简璃的手臂,想要劝戒几句。

  却发现他手臂僵硬得冰冷。

  心底一震,现在他的心里,也很难过吧?

  毕竟,亲口从母亲的嘴里得知自己的身世,原来竟然是一场强迫下的产物。

  而他身上的戾气,会不会就是苏依柔被绑着的时候,所积聚起来的?

  从一出生,他便是一个不被祝福的,甚至是被诅咒的孩子,这对于一个孩子来说,真的过于残酷了。

  母亲明明就是他最亲近最爱戴的人,却也,伤他最深。

  她忽然间也明白了,为什么权简璃对羽寒会那么冰冷无情了。

  因为羽寒的童年和出生,像极了他的童年!

  同样,都是没有妈妈的孩子。

  而林墨歌,却极度的矛盾。

  做为一个女人,她深深的明白苏依柔的痛苦,也知道,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女,生生被人分开,还经历了那么屈辱的日子,生下了仇人的孩子。

  她的心里,一定是非常的恨吧?

  因为无助,又没有力量,所以,才会将那浓浓的恨意,转移到孩子身上。

  从这点来说,苏依柔,并没有错。反而,可怜至极。

  可是从另一方面来说,做为一个母亲,她也切实的体会到了孩子内心所受到的伤害。

  因为她心疼羽寒,所以,便可以想象到,童年时的权简璃,是怎么样的生不如死。

  而他之所以这么恨自己的亲生母亲,便也可以理解。

  如此一来,她倒是没有了安慰任何人的资格……

  “疯的是你们!既然你们这对狗男女已经在这里苟延残喘了,为何还要三番五次来挑衅我!?”权简璃怒吼着,沙哑的嗓音中,是对面前这个女人愤怒的控诉。

  一句苟延残喘,又让苏依柔泪如雨下。

  颤抖着双手,连呼吸都不顺畅了,“对不起孩子,都是妈妈的错,妈妈不求你原谅,只求你能给我机会,让我弥补自己的过错……求你了,给妈妈一个机会……妈妈真的知道自己错了,无论你说什么,妈妈都会去做的……”

  “我说什么你都会做么?那你就去死啊!!!”他像疯子一样的嘶吼着,如同爆发的火山,没有一丝预兆。

  一个死字,却狠狠将苏依柔,打入地狱。

  她每日里诵经念佛,就是想要化解自己的罪孽。

  可是没想到,自己做下的孽,依旧没有减轻一丝。

  权简璃忽然癫狂了一般的冷笑着,那模样,着实吓人。

  “你现在得到一切了,就想要让我原谅你?做梦!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我要让你生生世世受尽诅咒,让你不得好死!……”

  被自己的亲生骨肉诅咒,恐怕是世界上最悲凉的事了吧?

  可偏偏,苏依柔却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

  “如果能让你对妈妈的恨意减轻一点,妈妈真的可以去死的……只求你,再给妈妈一次机会,爱你……”

  她口口声声的妈妈,对于权简璃来说,却像是蚀骨的魔咒一般,疼的撕心裂肺。

  忽然间,觉得好笑,爱他?

  原来恶魔,也会说爱?

  从一个恶魔口中说出的爱字,也是取人性命的匕首吧?

  怪不得,昨夜他拼尽全力对墨儿表白,说爱她的时候,她却都不肯相信。还说,他不过是在做戏。

  当时,他还有些愠怒,觉得是墨儿不够理解他。

  可是现在,却忽然懂了墨儿的心。

  因为他也不相信这个女人口中说的爱!

  甚至,还觉得恶心!

  她怎么可能,在用恨意和冷暴力杀了他那么多次以后,还虚情假意的跟他说爱他!?这可是天底下最好笑的冷笑话!

  “好啊,那你现在就死在我面前,或许,我可以考虑一下原谅你。”他忽然讥讽一笑,薄凉如厮。

  苏依柔身子震颤到不能自已,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好……只要你肯原谅妈妈……妈妈现在……就死……”

  说话间,她已经拿起了桌子上的水果刀,狠狠向着自己的脖颈处扎去!……

  “柔儿!!!”

  哐当……

  水果刀被项傲阳远远扔到了一边,紧紧地将苏依柔桎梏在怀里,“你不能做傻事啊!”

  “傲阳,你放开我,让我去死吧……如果这样能让璃儿原谅我,我心里才会解脱中了……求你了傲阳……”

  苏依柔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那个在黑道里都混得风声水起的铮铮铁汉,此时却抱着怀里的女人,如同害怕失去一般,小心翼翼,“不行!我不允许!”

  “求你了傲阳,就让我死了吧……这些年能跟你在一起,我已经很满足很幸福了,可是再这么下去,我会被自己折磨疯的……就让我解脱了吧……”

  看着这一幕,林墨歌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其实在之前,她早已经不相信爱情了。

  可是今天,在自己的干爹干妈身上,却又看到了最刻骨铭心的爱。

  无论苏依柔从前经历过什么,是否残缺,项傲阳都爱她入骨,二十年来,不离不弃,甚至视她如最珍贵的珍宝一般。

  这样的爱情,也算是可歌可泣了吧?

  权简璃却冷哼一声,只觉得可笑。

  项傲阳抬头,愤怒的望着权简璃,“你该恨的是你那个没有血没有肉的父亲!当初若不是他因为一己之私生生拆散我跟柔儿,我们又怎么会走到现在这一步!?是他一手造就了这个悲剧!”

  “就算他没有血没有肉,也从这个刽子手里救了我的命!”权简璃再次嘶吼。

  咯噔!

  林墨歌心里狠狠抽搐了一下,刽子手?

  难道……

  “对不起,对不起!……”苏依柔哭着扑倒在了地上,用仅有的一条完好的腿跪着,身子瘫软,“对不起璃儿,妈妈当时一定是疯了才想要跟你一起死的,对不起……我知道我的罪孽如何都洗不掉的,就让妈妈以命抵命吧……”

  “柔儿!”

  林墨歌的心,已经彻底凌乱了。

  怪不得,权简璃恨不得诅咒自己的母亲死!原来,苏依柔竟然要杀了他!

  就是因为权老爷子曾经救过他,所以他才一直甘愿留在权家的么?

  明明处处跟权老爷子作对,却又没有办法离开。

  只因为,权老爷子是他在死亡边缘上,抓住的一根救命稻草……

  原来这个男人的过去,如此悲伤。

  而她,一直都不懂……

  “那你就死了吧,也省得再恶心人!”权简璃冷冷撇下一句,拉着林墨歌转身便走。

  林墨歌傻愣愣的跟着他,一步步上了台阶。

  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脑海里却一片空白。

  只知道,他的手,冷如冰块。

  甚至,有些微微的颤抖。

  她知道,他慌了,或许,是怕了。

  那个如噩梦一般的童年,是他心底最黑暗的角落。

  如今,黑暗再次侵袭,就算他早已经成长到足够能保护自己,可是却依旧,会被童年的阴影笼罩,无处逃离……

  而他这么多年来练就的孤傲与冷漠,不过都是伪装罢了,只是想要将内心的脆弱隐藏,不再被任何人发现,不再被任何人伤害……

  苏依柔哭的肝肠寸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