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57章 用生命守护(3)
  第357章用生命守护

  倒在项傲阳怀里,几乎快要昏厥。

  她那么期待看到自己的儿子,可是却又明知道,要为自己过去做下的孽付出代价……

  忽然间,砰!

  一声枪响,打破了这悲伤的气氛。

  “傲阳!……”苏依柔的一声尖叫,震慑得林墨歌脚下一滑,下意识回头看去。

  却见项傲阳的肩膀上已经沁出一片血迹,而别墅周围,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了几个黑色的人影。

  “干爹!”

  林墨歌反射性的就要往回跑,却因为刚才扭到了脚,身子一个趔趄,险些摔倒,被权简璃紧紧桎梏在了怀里。

  “你疯了?”

  “干爹干妈有危险!……”林墨歌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不住的向着台阶下挣扎。

  与此同时,一声声震耳欲聋的枪声在别墅里响起。

  子弹疯狂的射击着,有黑衣人的,还有藏在暗处的保安发出的。

  而刚才还平静得诡异的别墅院子里,瞬间冒出许多穿着灰色西装的男人,训练有素的将项傲阳保护起来,并且向着那几个黑衣人包围过去……

  “快走!”权简璃反应够快,看来他的预料不错,那几个黑衣人就是来寻仇的!

  只是他没有料到,他们竟然会选择在白天动手!

  他不能让墨儿有任何的危险!

  可是,还不等他扯着林墨歌离开,忽然间,一道子弹脱离了轨道,向着这边直射而来。

  林墨歌瞬间被吓傻了,哪里还有反应的机会。

  “快趴下!”

  伴随着一声怒吼,她只觉身子一个不稳,被权简璃高大的身躯覆盖而下,然后,两人重重倒在了台阶上……

  他的手,还不忘记将她的头护了起来,以免撞到台阶受伤……

  她紧闭着双眼,耳边,是无数心惊肉跳的枪声,还有一声声惨叫……

  似乎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紧张到连心跳,都快要停止了。

  林墨歌的脑袋里有过无数个念头,她会不会在这一场动乱中死去?

  那样的话岂不是永远都见不到三个孩子了?

  月儿和羽寒还有权家照顾,可是小星星该怎么办?

  他还那么小,还需要妈妈啊……

  她跟权简璃好不容易才和平共处几天,如果就这样死了,权简璃会不会像记着蝶儿那样的记住她?

  还是会转身,便将她遗忘了?

  干爹干妈会不会有事?她刚才看到干爹中枪了。

  若是干妈有个好歹的话,权简璃会不会后悔……

  无数个念头在她脑海里疯狂的转动着,忽然听到一阵嘈杂的声音。

  似乎是抓到那几个袭击的黑衣人了。

  “项先生,还有两个活口!”手下人将那两个受了伤的黑衣人拖过来扔在地上,而另外三个,已经被击毙了。

  “关起来好好审问!”项傲阳的嗓音里,是铁血的杀气。

  “是!”

  灰衣人将那两个受伤的人拖了下去,在地面上流下了鲜红的血迹。

  林墨歌听到干爹的声音,这才从权简璃怀里探出头来,才发现干爹和干妈正相互搀扶着,一步步向着这边走来。

  “干爹干妈,你们没事吧?”她担心的问道。

  “我们没事,墨歌,你没受伤吧?”项傲阳捂着肩膀处的伤口,手上早已经被鲜血浸透。

  林墨歌摇摇头,“我们也没事。喂权简璃,你还要赖到什么时候?”

  她用力推了推权简璃,才发现他一动也不动。

  沉重的身子压在她身上,压得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喂权简璃……”

  话还未说完,忽然感觉手胸口处涌过一阵热流,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把,“天!……”

  手上,尽是殷红温热的鲜血!

  “不好,璃儿中枪了!”苏依柔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忽然大喊一声。

  只是一瞬间,林墨歌的眼泪便夺眶而出。

  紧紧的捂住他的伤口,哭的撕心裂肺,“权简璃你个混蛋!你怎么能死呢?我想过无数次自己会死的场面,怎么就成了你被打死了,呜呜……”

  鲜血顺着她的手指一滴一滴落下来,浸湿了她胸前的衣服。

  那件红色的外套,与鲜血混杂在一起,更加触目惊心。

  “呜呜……权简璃你不能死啊,你死了我孩子们就没有爸爸了……呜呜……”

  “咳咳……”

  压在她身上的沉重身体,忽然抽动了一下,在她耳边,发出了无力的声响,“还没死呢……哭……什么……”

  他可还记得订婚宴那天,两个小家伙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他哭丧的事,没想到这个女人今天也给他哭了一回。

  这次倒是凑齐了。

  “你没死?”林墨歌喜极而泣,“混蛋!差点吓死我知不知道?”

  她被他压得快要喘不过气来,可仍旧一动也不敢动。

  因为害怕会碰到他的伤口,而有任何的危险。

  只是那张娇俏的小脸上,因为沾上了血渍,而变得狼狈不堪。

  他却忽然深情的望着她,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哭……得真……难看……”

  “要你管!你要是敢死的话,我就在你的葬礼上哭个十年八年的,让你做鬼也不得安生!”林墨歌简直哭笑不得。

  这混蛋都伤成这样了,竟然还有心思取笑她?

  “你……真是……狠毒的……女人!”他又强撑着一口气,缓缓说道。

  每说一句话,伤口处便会涌出一股热流,惊得林墨歌心都快窒息了。

  “再狠毒的你还没见过呢!要是你真敢一命呜呼,我就……我就每天都带一个男人到你坟前转悠秀恩爱,气死你!”

  “你……该死……”

  他原本还想教训这女人一下的,可是体力实在不支,话还没有说完,便眼前一黑,没有了知觉……

  幸好在林墨歌快要吓死的时候,医生已经匆匆赶来了。吩咐人将权简璃抬进了房间……

  别墅里,林墨歌坐在沙发上,心神不宁。

  胸前被鲜血浸湿了一大片,可是因为她今天刚好穿了黑色的套装和红色的外套,所以看起来并不明显罢了。

  而且,她现在也没有心思去管那些。

  只想知道权简璃到底怎么样了。

  苏依柔也跟她一样担心,不安的坐在沙发上,脸色惨白。

  “干妈,他不会死吧?”林墨歌已经不止一次这么问过了。

  就在刚才,她曾想过自己死了会怎么办,却根本就没有想到过,权简璃死了怎么办。

  因为在她的潜意识里,就觉得权简璃根本不会出事。

  因为他本来就是像恶魔一般的存在,试问魔鬼怎么会死呢?

  可偏偏,魔鬼,也有脆弱的一面。

  魔鬼,也是有温热的鲜血的。

  “恩,璃儿一定不会有事的,放心好了。”苏依柔紧紧握着林墨歌的手,两个女人的手,同样冰冷颤抖。

  项傲阳此时已经做了一些简单的包扎,肩膀上缠了厚厚的纱布。看一眼二楼的方向,“放心吧,他命那么硬,不会有事的。”

  “干爹,你的伤口……”

  “无碍,只是擦伤而已。我一直不想把你牵扯进来的,没想到,这次还是连累到你们了。”项傲阳微微叹息一声。

  他之所以不让林墨歌在这座别墅里长住,也没有对外公开她的身份,就是不想将她牵扯进这黑道的恩怨中来。

  却没想到今天竟然被偷袭了,而且,还拖累权简璃受了这么重的伤。

  林墨歌摇头,“只要您跟干妈没事就好了。可是干爹,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会这么明目张胆的行凶?”

  她以前只在电视里看过这样恐怖的场面,可是现在,却亲自经历了一次。

  那种震撼,真的太可怕了。

  虽然一直都知道干爹的身份,却从来没有真切的想过,原来干爹的身份,竟然会这么敏感,这么危险重重。

  这可是随时都会丢了性命的啊,怪不得,她与干爹的几次相遇,都是干爹受重伤的时候……

  项傲阳无奈叹息一声,“帮里的越南人,也只有他们才会如此胆大冒进,心狠手辣。其实这几年,三合帮里已经不再像表面上那么和睦了。越南人自成一派,想要靠走私和毒品赚钱,可是我一直不同意。所以他们就渐渐心生了歹意,想要把我除掉……”

  林墨歌心里咯噔一下,“怎么会这样?就没有别人出来管管么?”

  “人的贪婪啊,永远都没有尽头的。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走私跟毒品的利益太过巨大,便会让人宁愿冒着性命危险,也想尝试一下……恐怕,没有人能制止得了了……一旦他们团结起来,除掉我这个眼中钉,也是早晚的事……”

  “那怎么办?干爹,我们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啊。”

  “这个你不用担心,干爹自有办法。”项傲阳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不要胡思乱想。

  林墨歌心里沉甸甸的,没想到,干爹竟然整日都在刀尖上过日子啊。

  可是,干妈却宁愿跟着他,过这种有今天没明天的生活,这才叫真爱吧?

  如果这样的情况发生在她身上,她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这种勇气。

  医生从楼上下来,外套上面,沾染了不少的殷红血渍。

  林墨歌赶紧冲了上去,“医生,他怎么样了?不会死了吧?”

  “子弹是从后背打进去的,若是再深一寸,便直抵心脏。还好他懂得保护自己,躲过了最危险的体位……子弹已经取出来了,只是失血过多,可能体力有些受损……需要好好休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