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63章 真爱无法言说(1)
  第363章真爱无法言说

  她这一生,错过了太多,也做错了太多。

  所以,她不希望同样的悲剧,在自己的孩子身上再重演一遍。她不希望他们现在错过了,以后,再用一生的时间来纠缠后悔……

  惊心动魄的一夜,终于过去。

  伴随着新的太阳升起,就连某些人的精神,也重新恢复。

  林墨歌尚还徘徊在梦乡之中,便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

  似乎,是什么人说话的声音。

  只是,那声音有些模糊,像是隔在门外一般,听不真切。

  她不满的翻了个身,谁这么讨厌,大清早的扰人清梦?

  忽然间意识到不对,身边怎么空空如也?

  她记得昨天是在权简璃的病床上睡着的……

  心里咯噔一下,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却被眼前一道黑影吓得尖叫出声,“啊!……”

  守在床前的岳勇也被吓了一跳,“林……林小姐,是我!”

  听到这熟悉的憨厚声音,林墨歌这才眨巴着眼睛看清楚了,真的是岳勇!

  “你……你怎么在这儿?权简璃呢?他不会又出事了吧?”她下意识的便问了权简璃,因为现在担心的只有他了。

  他身上还带着伤,尤其昨天还说什么不想在这里待着了。依着他以前的性子,很有可能会突然不辞而别的。

  “璃爷没事,正在楼下。”岳勇说着,将手中的袋子递了过去,“林小姐,这是换洗的衣服,您先换上吧。璃爷说在楼下等着您,今天我们就走。”

  “走?他真的要走?”林墨歌连衣服也顾不得接,一咕噜从床上蹦了下来,却因为起来的过猛,一阵头晕眼花。

  幸好岳勇在边上扶了她一把,才堪堪站稳。

  “林小姐,您没事吧?”

  “喔,没关系,就是起的太急了些。我先下去看看他。”说罢,便匆匆冲下了楼去。

  岳勇看着手里的袋子,微微叹息一声。

  璃爷跟林小姐,这是何苦呢?

  楼下客厅里,项傲阳坐在沙发上闷不吭声。苏依柔站在一边,眼里阵阵水雾,面色纠结,“璃儿,你的伤势还很严重,等伤口好一些了再走吧。”

  “不必,别人的地方,待着无趣。”权简璃阴沉着脸道了一声,便不愿意再开口了。

  原本他是想跟他们说一声再走的,可是到了这里,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要一看到这个女人,心里的恨意便会将他理智侵袭,根本就没有办法如墨儿所说的原谅她。

  “喂权简璃,你真要走啊?不是答应我伤口好一些再说么?”林墨歌径直从楼上跑了下来,看着这个面色森然,西装革履的男人,心里暗自不爽。

  她最不喜欢他这种冰冷的样子。

  用一张厚厚的面具将自己的内心封闭起来,虽然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可是,却也拒绝了别人的爱和帮助。

  而且,昨天还因为失血过多躺在床上的人,现在竟然跟个没事人一样,这厮到底是不是人啊?

  真怀疑他是机器做的,要不然就是外星人!

  之前车祸的时候就是,才短短三天,就吵着要出院。

  这家伙是多想跟医生作对啊?

  “我是说要养伤,可是没说在这里。”他转头看着面前睡眼朦胧,却又喷着火的小女人,宠溺的揉了揉她鸟窝一般的头发。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看到她这头鸟窝头,竟然会觉得可爱了?

  林墨歌气结,“怎么都是你有理!反正身体是你的,痛死你活该!”

  真不知道这厮到底是纠结些什么,要不是她拦着,恐怕他昨天晚上一醒过来的时候就会离开的吧?

  能拖到现在,看来都是给了她足够的面子呢。

  “有你在,我又怎么舍得死呢?”他嘴角微微上扬,竟然当着别人的面跟她打情骂俏起来!

  林墨歌小脸瞬间通红,这家伙还真是脸皮够厚啊,还是说,他根本就是故意的?故意把干爹和干妈当成空气?

  “闭嘴!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么?你这个样子离开真的会让伤口更严重的……”她实在是担心,可是,又知道自己说的再多,恐怕也阻止不了他离开。

  抱歉的看向苏依柔,苏依柔似乎明白她在想什么,微微一笑道,“罢了,既然璃儿想走就走吧。墨歌,他的伤口很重,你一定要好好陪着他,随时提醒他注意伤口……”

  “我知道的干妈,您就放心吧。就算我再怎么粗心,这次也会尽全力的,毕竟他是因为救我才受了这么严重的伤,要是再出什么意外,那我会心里过意不去的。”

  听着她的话,权简璃脸色顿时一沉。

  这女人竟然也知道她粗心?

  不过心里过意不去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死了,她只是心里过意不去一下下而已?

  这女人到底有没有良心!?

  林墨歌哪里知道他在纠结着这些,又看一眼项傲阳,“干爹,你也受了伤,这些日子要好好休养。别再向以前一样辛苦了。帮会的事我不懂,可是,我只希望您跟干妈可以平平安安的,不要再牵扯进这么危险的事情里了……”

  “好,干爹知道你的心意了,放心吧,干爹会好好活着的!”项傲阳微微一笑,沧桑的眸眼中,闪过一丝欣慰的光。

  他与苏依柔在一起二十几年,却都没有一个孩子。

  对于林墨歌,他是真心把她当成女儿的。

  尤其听到这种贴心的话,心里真的很高兴。

  “我去车上等你!”权简璃见她似乎还有很多话要说的样子,淡淡留下一句,便出了客厅。

  “喂……”

  林墨歌无奈的看向苏依柔,却见苏依柔的目光,恋恋不舍的追随着权简璃那绝情的背影。

  直到看不见了,才不舍的收回。

  只是,那双依旧漂亮的眼睛里,已经泛起泪光。

  “干妈……对不起,我没能留住他……”林墨歌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一个母亲被自己的儿子嫉恨着,盼了二十年,才见到他一面,却是这样的结局。

  “傻孩子,错的人是我。这本就是我该受的因果,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苏依柔莞尔一笑,拉着她的手,“其实能见到璃儿,我已经很满足了。我知道他此生是不可能再来见我了,所以,希望你能帮我好好的照顾他。”

  “我会的干妈……”林墨歌苦涩一笑。

  只是,她的照顾,也只有短短一个月而已。

  不,现在,已经不足一个月了……

  原来,时间竟过得这样快。

  “墨歌,真的谢谢你,能陪在他身边,还让我见到了小星星……原来做奶奶的感觉,这么美好……可是我当初,却亲手断送了自己的幸福啊……”

  苏依柔说着,眼泪再次滑落,嘴角,却始终带着笑,“干妈不知道你们两个人之间到底有什么隔阂,可是,你既然能给他生下三个孩子,干妈知道,你是爱他的。两个相爱的人,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不管前路上有多少坎坷,只要两个人携手走下去,就一定可以战胜的啊……干妈实在不希望眼睁睁看着你们错过啊……”

  相爱是么?

  或许吧。

  如果,他说的爱她,是真心的。

  那么,或许她与他之间,是真的相爱。

  可是,相爱的两个人之间,却永远,都隔着一个蝶儿。

  那是他心底的朱砂痣,永远,都抹不掉的。

  只是一个蝶儿,便是他们两个人前路上最大的高山,如珠穆朗玛峰一般,高到,无法越过啊……

  “干妈,有些事情,不是爱与不爱,就能说得清的……”她凄然一笑,终究还是没有再多说什么。

  蝶儿的事,她并不想让干妈知道。

  只不过,是徒增烦恼罢了。

  “罢了,只要你们两个能好好的就好了……”苏依柔也叹息一声。

  权简璃沉着脸坐在车里,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表。

  岳勇站在车外,不敢吭声。

  他都没想到,只一天没有跟在璃爷身边,璃爷竟然遇到了这么危险的情况,实在是他的疏忽。

  可是,从另一方面来说,也证明了璃爷心里最爱的,最在乎的还是林小姐啊……

  林墨歌裹紧外套匆匆钻进了车子,带着一阵冷风。

  “冷么?”他握住她冰凉的小手,放在自己温热的掌心里暖着,让她心里小小的一动。

  “权简璃……你知不知道自己很贴心?如果能多笑一笑的话,绝对是个暖男。”她说着,便伸手抚上了他紧蹙的眉心。

  “以后不要再皱眉了,容易长皱纹的。你把羽寒都带坏了,那么小的孩子就学着皱眉,这可是个坏习惯!”

  权简璃微微一愣,心里忽而轻松了许多。

  他倒是不知道,原来羽寒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处处以他为榜样了。

  “这说明我在儿子心里的位置极高!”他一脸傲娇道。

  林墨歌撇撇嘴,懒得跟他再做争执,“对,你的位置最高,高高在上,比如来佛祖都高,行了吧?”

  岳勇一时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被权简璃狠狠瞪了一眼,赶紧闭上了嘴巴,发动车子。

  “对了,咱们要去哪啊?你刚才可是说了要好好在这里养伤的。”她下意识的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她就是不想这么快回s市去。

  一来是想在这里多陪陪小星星,二来,似乎她的潜意识里便认定了,她与他的关系,只在这里有效。似乎一回到s市,便被打回原型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