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64章 真爱无法言说(2)
  第364章真爱无法言说

  他要娶他的蝶儿,而她,则要面对着初白。

  “恩,答应你的我都会做到。除了不能给你婚姻之外,其他的,我全都会给你……所以接下来,便是我们的新婚蜜月时光。”他沙哑着嗓音道。

  每次提起婚姻两个字时,他的心,便如同被上了枷锁一般沉重。

  多想,这一个月,便是一辈子。

  一个月之后的时间,永远都不要来临。

  林墨歌心里一刺,指尖也跟着战栗了一瞬,许是听得多了吧,现在听他说这些话,竟然有些免疫了。

  “是么?既然如此,那是不是我想做什么都可以了?”她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

  既然这场梦注定要做下去,那么,她便陪着他把这场戏演完。

  反正,从此以后,便再也没有可能像现在这般和平共处了吧?

  就让她与他一般,也放肆一回。

  没想到她会这么痛快的点头同意,权简璃嘴角扬起一抹舒心的笑来,“当然,只要是你想做的,我都陪你……”

  看着她的眼神那么深情,她真的差一点,就信了。

  “那我可要好好想想了,毕竟能坑你的时候可不多……”林墨歌眨巴着晶亮的眸子,想着可以去的地方。

  听着二人的对话,岳勇也缓缓松了口气。

  似乎他不在的这两天,璃爷和林小姐间的关系,缓和了不少。

  至少可以坐在一起平静的谈话了,而不是一见面就吵得不可开交。

  这算不算是暂时的休战呢?

  还是说,他们二人,已经被彼此催眠了,深深的陷入进了这场梦中?

  一想到一个月的期限,岳勇忍不住,替他们捏了把汗……

  温哥华的春天,来得格外早。

  似乎,也为了迎合着游人的心情一般,连阳光,都温暖了许多。

  权简璃也像是铁打的一般,明明就受了那么重的伤,可是,接连几天下来,却比林墨歌还有精神。

  拉着她四处去逛,把整个温哥华都逛遍了。

  两个人也难得的,放下了以往的不愉快和误会,默契的没有任何人再提起其他不相关的事。只是化身成为观光客,尽情的游览着异国的美景。

  而岳勇,便是他们最忠心的“奴仆”,最称职的司机。

  除了偶尔说上几句话以外,全程都闭口不言,如果不是他魁梧的身材比较醒目,还真容易让人把他给忘记了呢。

  史丹利公园内,二人并排走着。

  林墨歌被权简璃拥在怀里,小鸟依人般。

  本是严寒的冬季,可是,二人面前,却是一片浓郁的殷红。

  整个园子里,遍布着各种玫瑰。

  多的,还是最火热的红色。

  林墨歌原本是喜欢淡雅的白色更多一些的,可是不知道为何,在这一片惊艳的红色中,竟然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太美了……”她许久,才冒出一句。

  “你喜欢的话,回去我把整个小区都种上玫瑰。”他紧紧拥着她,一脸的满足。

  其实他想说,这片玫瑰,远不如当日她穿着那条红色的长裙时惊艳。

  只是,那条裙子对他们二人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的回忆。

  所以,便没有提起。

  “算了吧,好好的小区种上玫瑰,还让不让人住了。”她撇撇嘴,那里又不是只是她一个人在住。

  “那就再买套别墅好了。反正我也不喜欢那个小区,太破旧了。”他淡淡说道。

  林墨歌摇摇头,她才不想再接受他什么恩惠。

  只是,没有说出口罢了。

  “不过,我还是更喜欢并蒂莲。玫瑰象征着火热的爱情,太过火热了,便消散得快。而并蒂莲,却是一生的恩爱缠绵,就像月儿和羽寒那样,一生一世,如同双生,多好……”

  他大掌不安分的在她腰间摩挲,林墨歌心却狠狠一沉。

  一生一世么?

  她与他之间,不过只剩下还不到四周的时间,何谈一生一世?

  不过转瞬,便将这种消极的想法抛到了脑后,从岳勇手里拿过了自拍杆,将两人的脸放进了镜头里,当然,还有那些殷红的玫瑰。

  “来,笑一笑,你要笑的比那些玫瑰还灿烂才行呢!”她不满意的数落着。

  权简璃听话的咧嘴,可是,笑得却格外牵强。

  罢了,林墨歌也懒得再纠结这些了,反正这家伙能赏脸给她个笑,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咔嚓,咔嚓。

  几张照片便被保存了起来,如同这一大片惊艳的玫瑰一般,永远定格在二人的记忆中。

  “喂权简璃,你以后要多笑笑才行了,看这张脸,都僵了……怎么比打了玻尿酸还僵呢?”

  她说话间在他俊朗的脸颊上又捏又拍,没几下,璃爷的脸便红了一片。

  她眉头一皱,转身便溜。

  权简璃摸着麻酥酥的脸颊,眼底闪过一抹精光……

  通往格罗斯山的缆车上,三个人安静的坐着,气氛着实有些尴尬。

  缆车下,是一望无际的滑雪道,看起来畅快淋漓。

  林墨歌激动的直呼遗憾,“要是能去滑雪就好了,肯定很有意思……”

  可是,说完了才发现,根本就没有人理她。

  权简璃是一如既往的,对什么事都不感兴趣。而且他身上有伤,就算是想陪她滑雪也办不到。

  至于岳勇,竟然直挺挺的坐着,像个乖宝宝一般。

  双眼紧闭着,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似乎很紧张的样子。

  “喂岳勇,你不会是恐高吧?”林墨歌忽然觉得有意思,便跺了跺脚,吓得岳勇瞬间脸色发白,“林……林小姐……别动……危险……”

  看着他窝囊又没用的样子,权简璃只觉得丢人。

  对女人没办法,现在竟然还恐高?

  真是白长一副这么魁梧的身材了!

  林墨歌却觉得搞笑,没想到那个像杀神一般的岳勇竟然还有害怕的东西。淘气的拿起自拍杆来,趁着岳勇紧闭双眼的时候,咧嘴一笑,顺势还比了个剪刀手。

  咔嚓,咔嚓。

  又是几声响,不过,这次的主角,却换成了岳勇。

  当然,是胆小如鼠的岳勇。

  不过,当事人根本就没有发觉,因为他连眼睛都不敢睁开。

  几分钟后,落了地的岳勇,再度活了过来。却暗中松了口气。

  三人站在山顶,来不及打闹,便已经被那壮阔又惊艳的美景震撼到了。

  夕阳将整个天空都染成了一片金色,连同整个温哥华市,尽收于眼底。

  那无边无际的太平洋上,也沾染了片片的金黄,美不胜收。

  当湛蓝与金黄交错,闪着耀眼的光泽,让人如同置身于梦幻中一般……

  连岳勇这个糙汉子,也深深的感动着。

  林墨歌依偎在权简璃的胸口,眼里,荡漾起层层水雾。

  “好美……”

  “恩,真美……”他赞叹着,目光,却是停留在她的脸上。

  他最喜欢的,便是站在美景中的她,那个与自然融为一体,幸福,而又单纯的她。

  林墨歌似乎听不到他的话那般,依旧被深深震撼着。

  希腊的落日,是美到极致的优雅。

  如同置身于天堂一般,美得净化灵魂。

  而这里的落日,却是气势恢弘的美,美得错落有声。

  “希腊是一场仲夏夜的梦,那么这里,便是一场冰雪幻境了吧?”她呢喃着,“一个是夏一个是冬,还缺了春和秋……”

  他心里一动,在她额前温柔一吻,“没关系,我们慢慢补齐就好……”

  “是啊,慢慢……”她苦涩一笑,“你看这夕阳像不像我们?虽然美不胜收,可是,却马上,便要夜幕降临。”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越是短暂的东西,便越是珍贵。

  如同,她与他这短暂的一个月般……

  他下巴靠在她头顶,暧昧的摩挲着,“我喜欢夜幕降临啊,这样,就能拥着你睡觉了……”

  明明是浪漫的话语,可是从他口中说出来,却让人双颊通红。

  因为太过了解他,所以,林墨歌便知道他话里的意思,不由得狠狠瞪了他一眼,“要睡自己睡!”

  她才不要奉陪!

  “墨儿,等回去以后,有礼物送给你……”他也不理会她的白眼,自顾自的说着。

  既然墨儿喜欢这里的夕阳,那么,他便再一次,帮她将这夕阳留下来。

  听到礼物两个字,林墨歌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问道,“对了,那次你过生日的时候,不是说过要送我礼物么?到底是什么啊?现在给我好了。”

  “没了!”他傲娇的撇撇嘴,“我的礼物过期不候。”

  “切,小气鬼。”她不满的瞪他一眼,转头,继续看着那绝美的风景。

  而权简璃的记忆,却穿过两年的荒芜岁月,又回到了两年前得知她离开的那一晚。

  他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在那面墙壁上,将希腊的落日风景与她的背景描摹了下来,原本,是想要送给她做礼物的,连同那座为了她而购置的别墅。

  可是,却在画作完成的那一刻,得知了她与羽晨一起私奔离开的消息。

  他发疯似的毁了那一幅画,也想要毁了与她的记忆。

  虽然后来他才知道,那次她的离开,是为了孩子。与羽晨,只是巧合。

  可是,毁了的画,终究还是没有办法再复原了。

  就如同受了伤害的心,无论如何弥补,都没有办法,再变成当初最完整的模样。

  希腊的夕阳没有了,温哥华的夕阳,却可以重生。

  只要她喜欢,他便会抛下一切,为她重新作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