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65章 真爱无法言说(3)
  第365章真爱无法言说

  而且这一次的主角,是他与她,两个人……

  “权简璃,谢谢你……”她忽然仰头,对他道了一句。

  “谢我什么?”他疑惑问道。

  “谢谢你平安的活着。”这句话,她是真心的。

  如果那天他因为救她而死了,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或许这一生,都会在遗憾和纠结中度过吧。

  他心里一软,将她拥得更紧了一些。

  “这是我要对你说的话。”

  林墨歌心尖狠狠一颤,瞬间红了眼眶。

  或许,这场梦太过真实,太过深情,这个男人,也太过温柔。

  以至于,她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深深的陷入进去,无法逃离。

  只是短短的几天而已,她就已经舍不得了……

  果然,这个男人如罂粟一般,只要沾染,便再也戒不掉……

  转身,看着他那清晰的轮廓,漆黑而又深情的眸眼,眼底,终于不再只是倔强,而是浮现出了最本心的爱恋。

  伸手,抚摸着他俊朗的脸颊,心里的话,却始终说不出口。

  “怎么了?”他沙哑着嗓音问道,目光,与她的交融在一起,甜蜜无边。

  “恩,没什么。”她摇摇头,嫣然一笑。

  比那金色的夕阳,还要耀眼。

  刹那间,点亮了他漆黑的心田。

  如同在眸子里,燃放起一簇璀璨的烟花,惊艳绝伦。

  她暗自呓语,对不起,权简璃。我终究,还是又瞒了你一个秘密……

  回酒店的路上,林墨歌靠在权简璃身上,睡得踏实。

  岳勇不时从后视镜里看一眼和平共处的二人,只是觉得分外奇妙。

  原本水火不融的两人,这几天相处下来,却又像腻在一起般分不开了。甚至,还如此融洽,实在是匪夷所思。

  车子到了酒店前面,权简璃也不忍心叫醒她,便强忍着伤口的疼痛,将她抱在怀里进了电梯。

  “璃爷,还是我来吧……您的伤口若是再复发了……”

  “没事。”他淡淡开口,打断了岳勇的话。

  看着拱在他怀里如小野猫般的女人,眸光里,尽是化不开的温柔。

  岳勇微微叹息一声,看来璃爷比林小姐还要陷得深啊……

  璃爷看着林小姐时的目光,比看蝶儿小姐时的,可要强烈的多了。

  看蝶儿小姐的时候,是如哥哥一般的温柔,就连说话,也是轻声细语的照顾。

  跟林小姐在一起的时候,却是宠到骨子里的疼爱,哪怕林小姐要全世界,璃爷都会不顾一切的打下来,捧到她面前。甚至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啊……

  夜色,墨蓝。

  许是今天又爬山又看落日的太累了,林墨歌睡的死沉。

  又许是活动量太大了,或者,身体不舒服,所以这几日都是如此。每天在外面玩的开心,可是在回酒店的路上,便开始昏昏欲睡。

  就连自己是如何被抱上床的都不知道。

  朦胧中,她犹自以为还在看着那美艳的日出,某个人的吻,便铺天盖地。

  “呜……有人看啦……”

  她下意识的推搡,说出一句呓语。

  “没有人……”一道沙哑的嗓音回应了她,然后继续啃。

  一双大掌还不安分的游移而下,解开了她的衬衫。

  胸前传来的微凉触感,让她再次昏昏迷迷,“冷……”

  她以为,自己是在格罗斯山顶,亦或者摔倒在了冰凉的雪地。

  “马上就会热起来了……”那道嗓音再次不厌其烦。

  如同像哄着小孩子那般,哄着梦中的她。生怕她会醒过来。

  而她也合作的继续徘徊在梦里难以自拔。

  某人的吻,越来越炙热,几乎要将她仅有的空气剥夺。

  呼吸,也越来越粗重,不费吹灰之力便将她身上的衣服扯下,下一秒,滚烫的身体贴合上去……

  他的沉重,压得她有些喘息不过来。

  哪怕是在睡梦中,也轻易挑拨起她身体的火焰,发出一阵轻喘般的呓语。

  听在他耳中,如同进军的号角那样美妙。

  只是,窸窸窣窣间,弄痒了她,竟然扭动着身子醒了过来,轻笑一声,“乖,别闹……”

  她以为,是小星星在身上拱她,所以下意识间便说了出来。

  只是,这话一出,猛然间清楚!

  不对!她根本没有跟小星星在一起!

  黑暗中,她什么也看不清楚,只觉有个庞然大物伏在她胸口啃噬,那场景,着实在些可怕。

  反射性地便是狠狠一踢……

  咚!

  嘶……

  璃爷疼的倒抽一口冷气,瘫软在了床上,嗷嗷直叫。

  林墨歌吓了一跳,这才想起来,啪嗒,将台灯打开,瞬间照亮了一室的旖旎。

  “权简璃?”她惊讶的叫出了声,再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早已经被扯下来扔在了地板上。

  而这混蛋竟然全身不着寸缕,清洁溜溜。

  除了身上绑着的绷带外,便什么都没有。

  权简璃瘫在床上,俊朗的五官纠结在一起,疼得额头直冒冷汗,“你……你真想谋杀亲夫啊……”

  “天!是不是打到伤口了?快让我看看。”林墨歌吓了一跳,这时才发现他的难受并不是装的,赶紧想要检查伤口。

  不料,他却大手一扯,将她的小手探入另一个地带,“伤的是这里……而且还是重度!”

  “流氓!”她发射性的抽回了手,愤愤不平,“活该!最好是重度伤残!省得再去祸害别人!”

  这厮都成了这副样子了,竟然还想着半夜醒来占她的便宜。

  受了重伤也是活该!

  尤其胸口处那贯穿前后的纱布,看起来倒像是某种“功勋章”一般,似乎时刻都在提醒着她,这可是为了救她而受的伤。

  所以,她不得怠慢。

  可是这厮的行为也太过分了一些。

  竟然都快死了还不忘记精虫上脑,简直就是死有余辜啊!

  他委屈的呢喃,“我也只祸害过你而已……而且,那叫恩爱,不叫祸害!”

  身下的痛楚渐渐消散了一些,便再次毛手毛脚起来,“墨儿,我真的忍不下去了,每天都搂着你睡觉,可是却又无法占有,这种滋味,你知道有多折磨人么……好不好墨儿……”

  哀求的语气,还有那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的她心神一荡。

  “可是不久之后,与你恩爱的,便会是另一个女人了……”她忽而语气惨烈,“难道这种时候,你的洁癖因子便不起作用了么?”

  果然,他的要求从来都是双向的。

  要求女人要干净,要从一而终。

  而他,却可以像那些贪腐的帝君一般,左拥右抱,同时享用着无数的女人,夜夜笙歌。

  一想到一个月以后,他便会抱着蝶儿入梦,与蝶儿缠绵,她的心里,就会痛到要死。

  那可悲的洁癖便蠢蠢欲动。

  提醒着她,哪怕这短暂的一个月里,他待她再好,再怎么宠溺,也是虚幻的。

  这只是一场两个人造的梦而已,只要被现实一个触碰,便会破碎……

  他动作一滞,眉心下意识紧蹙。

  许久,大手继续游移,“你都知道我有洁癖了,又怎么会再碰别的女人……”

  连他都觉的奇怪,或许说出来,她都不会相信吧?

  自从尝到了她的特别之后,别的女人在他面前,已经完全没有一丝吸引力。

  她离开的两年里,他身边不是没有女人,却没有一个,可以将他体内的火引动起来。就连莫易云都在取笑他的欲望也随着墨儿的离开而离他远去了。

  至于对蝶儿,他更是没有一丝想要触碰的意思。

  就连普通情侣间的牵手恩爱,他都从来不曾有过。

  可是,普通情侣么?

  为什么他觉得这个词,根本就不适合放在他和蝶儿身上……

  他与她之间,只是一个承诺而已,一个重到抨击他灵魂的承诺……

  她指尖一颤,紧绷的防线竟然渐渐模糊,“怎么可能,你身边怎么会缺……”

  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他的吻覆盖。

  细细密密,不留一丝缝隙。

  “墨儿……再多的女人,也不是你……”他温柔的嗓音在她唇边缱绻,也将她心底的防线,彻底崩塌。

  摧枯拉朽般,坍塌成一片荒芜。

  滚烫的吻和情话,也铺天盖地,将她那一丝残存着的神智,尽情吞噬着,“我的身体,只对你的反应……这算不算是你给下的魔咒?墨儿,你知道忍了两年,有多难受么……好想你……身体的每一寸都在想你……你听啊,它们正在欢呼雀跃……”

  噗通!

  她的心脏狠狠一跳,我的身体,只对你有反应。

  这句浪荡子的话,入了她的耳,竟然比我爱你这一句,更加有震撼力!

  毕竟,对一个不懂得爱情,满脑子只有黄色废料的人来说,这句话,可要强有力的多啊。

  难道跟他在一起的时间久了,她也开始变得不正常了么?竟然对这种话,这么动心……

  “墨儿,给我,好不好……”

  他苦苦哀求,如同一个得不到糖果的孩子一般。

  她的心,早已经深深沦陷。

  被他那句有些奇葩的表白而震撼着。

  哪怕,明知道他说的爱,是谎言,是逢场作戏。

  却依旧无法抗拒……

  在甜言蜜语的攻势下,她也和所有的女人一般,轻易地被攻城略地……

  夜,越发旖旎。

  一室的缱绻,将两个成年男女的火热,轻易点燃。

  只是一刹那,便干柴烈火……

  却忽视了,最重要的一环。

  “等下……”

  当他大掌渐渐探入某处隐秘所在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