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66章 意外横生(1)
  第366章意外横生

  她反射性的大叫一声,羞红了脸颊。

  “姨妈……还没走……”

  “……”

  权简璃的脸黑成了木炭,方才还晶晶亮的眸子里,像是受到了一万点伤害一般,瞬间萎靡。

  就连那跳动着的情欲火焰,也被一盆冷水,哗啦一声,悉数浇灭……

  “都好几日了,还没走?”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有些不相信她,依旧固执的想要察看。

  林墨歌转身想要逃离,“恩……姨妈的耐心,比你想象的还要好……”

  “就不能……闯一回?”

  身下某处的胀痛,让他心绪难平。

  “当然不能!”

  她狠狠瞪他一眼,恶意警告。

  “可是,我难受……这样下去,难道你就不怕我会爆体而亡?”

  他再次化身无赖,苦苦哀求。

  那可怜巴巴的模样,让人不禁母性泛滥。

  林墨歌心尖一酥,却看到这厮竟然大剌剌的呈现在她面前,顿时羞得面红耳赤,将头深深埋进了枕间,“你害不害臊,滚开啦……”

  “墨儿……帮我……”他嗓子越发沙哑,满满的迫切。

  “不要……滚开……”

  她胡乱的挣扎着,却不想再次扯到了他的伤口。

  “嘶……痛!……”他龇牙咧嘴间,依旧向前冲锋。

  “又扯到伤口了?呀!……”话音还未落,便被他再一次占领高地。

  “墨儿……就这一次……”

  “不要!……”

  窗外,飘起轻薄的雪花。

  一片片,如天使的羽毛般降落。

  室内,暧昧无边。

  只是这一夜,某人注定,是无法得偿所愿……

  两人一直折腾了一夜,一个不肯放弃,一个却如何也不合作。

  天方大亮时,才因为精疲力尽而昏昏睡去。

  直到,岳勇的出现,将权简璃从睡梦中唤醒。

  “璃爷……您……昨天晚上没睡好?”看着璃爷那深沉的眼袋,岳勇似乎能想到好多故事。

  权简璃狠狠瞪了他一眼,真是多管闲事!

  璃爷昨天整整折腾了一宿,却还是没能让这个小女人乖乖上勾,这种事能说得出口么?

  打死他都不会说啊。

  自从墨儿回来以后,已经过了这么久。

  看似他跟墨儿在一起缠绵的日子有那么多,可是实际上呢?没有一次成功啊!

  这凄惨的数据,简直就是璃爷此生最大的耻辱好么……

  “什么事?”他冷着脸问道,并没有回答岳勇的问题。

  岳勇也不敢再追问什么,按捺下好奇心来,“其实……是老爷子……”

  “什么?怎么会这样?”

  听着岳勇的报告,权简璃不觉低吼出声。

  也将睡梦中的林墨歌吵醒。

  其实她根本睡得不沉,因为害怕这厮再次趁着她睡觉的时候做出什么不轨的事来,所以在时刻保持着清醒。

  “林小姐……”岳勇眸光闪烁了一下。

  权简璃回头看她一眼,摆摆手让岳勇退了下去,回到床边,依旧温柔无边,“是不是吵到你了?”

  她摇头,“发生什么事了?”

  他踌躇一翻,终究还是开了口,“恐怕我们的蜜月要结束了,老头子……住院了。”

  “权老爷子?怎么会……”

  林墨歌惊讶万分,那个精神抖擞的权老爷子,竟然也会生病么?

  可是,看着权简璃眸底的深沉,当下便道,“你快回去吧,权老爷子现在一定很需要你。”

  “墨儿,我要你陪我一起回去……”他抚摸着她的脸颊,一刻也不想与她分离。

  林墨歌微蹙了眉头,年过完了,她也要回去工作了。

  只是,这几日一直都没有好好地陪陪小星星,难道现在又要一声不吭的回去么?

  可是看着他郑重的眼神,拒绝的话,根本说不出口。

  结果,便是她只匆匆给苏珊打了个电话,连句再见,都没来得及对小星星说,便与他一起搭乘了回国的飞机。

  不过,这样倒好,若是见到了小星星,恐怕小家伙一定会缠着她不让离开的吧?

  那样的话,她害怕自己真的会不顾一切将小家伙也带回来的……

  整整一天的时间,两个人在飞机上吃了睡,睡了吃。

  交流的话,却少之又少。

  似乎,二人都很默契的明白,离开了温哥华,离开了那个造梦的场所,那么这场梦,便要宣告结束了。

  再美的梦,在现实的打击下,也会暴露出原来的模样。

  她不相信他在看到蝶儿的时候,还能再有心思,与她继续做着那场未完结的梦?

  而他,亦心绪纷杂。

  权老爷子病的突然,还有那被他视如枷锁的婚期……

  或许两个人间,他才是更想要从s市逃离的那一个吧?

  想要逃离的心思,比她,还要更加迫切一些……

  二人间的愁绪,也将岳勇感染。

  他闷不吭声的坐在另一边,总觉得这样的璃爷和林小姐,有些可怜。

  他原本以为,璃爷是无所不能的。

  只要璃爷想做的事,没有人可以阻拦,更没有人敢说一个不字。

  可是如今才明白,再强大的人,也有办不到的事,也有脆弱的一面……

  下了飞机,权简璃依旧紧搂着她,匆匆向外走去。

  一阵冷风吹来,也将她浑浊的思绪吹得清醒了一些。

  下意识地,从他怀里挣脱,“你早些去医院吧,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

  “墨儿!”

  他紧拧了眉头,对她这种置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和话语,表示不满。

  心里也咯噔一下,似乎,有种终将要失去的痛楚。

  “我们不是说好了,这场梦,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么?所以,我们还像以前那样……”她淡淡的说着,心里却一阵阵绞痛。

  终究,梦还是醒了。

  她不愿意将这段关系公诸于世,为自己找好退路的同时,也不想让他再难堪。

  毕竟,如果蝶儿知道了这件事,还不知道要怎么向他哭诉。

  连她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在为她着想了。

  他心底有万般愁绪,此时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拉着她的手,温柔摩挲,许久,微微叹息一声,将这人儿搂入怀中,久久,不愿意松开。

  “那你回去乖乖等我……”

  沙哑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一寸一寸,敲击着她的神经。

  竟不知不觉间点了点头。

  他俯身在她唇边印下缱绻的吻,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看着二人远去的背影,林墨歌瞬间眼眶通红。

  明明就知道一切没有可能,却为何,偏偏还要不顾一切地沉沦?

  才短短几日,便已经如此难舍难分,一个月之后呢?她该如何全身而退?

  他说,回去乖乖等他。

  他把那里,当成了他与她的窝?

  可是,他的家,却不在那里啊……

  深呼吸一口冰冷的空气,裹紧了身上的大衣,向着机场外走去。

  同样都是冬日,温哥华的湿润温暖,甚至,还有浪漫。

  而s市的,便只有刺骨的冰冷。

  如同她此刻的心一般……

  也是,盲目的热情,该用这般冰冷刺骨狠狠击碎,才能让二人,恢复神智……

  权简璃和岳勇匆匆赶到医院的时候,天色已经黑透。

  依旧是那间高级贵宾房,此时,权简璃站在走廊里,却恍惚间觉得,这间病房,倒像是奢华的棺木。

  同样都是棺木,只是,这里的装饰,奢华一些罢了。

  人的生命一旦完结,都会化成同样的灰。

  灰飞烟灭。

  就算装在宝石做成的棺木里,又能如何?

  这一生,终究是彻底完结了……

  病房里,权老爷子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脸色苍白。

  吴玉洁坐在床边不住的抹眼泪。

  双眼已经哭到红肿。

  权幻也难得的没有再玩消失,而是懒散的窝在沙发里,那张俊美的脸庞上,竟然长出一圈青色胡茬。

  倒也得颓废了许多。

  不管如何,权老爷子对他,都要宽容的多。

  从小到大,他也算是在宠溺里长大的,所以权老爷子对他来说,还算是个好父亲。

  就算再怎么玩世不恭,现在看到自己的父亲变成了这个模样,心里也会难过的。

  权希凡和妻子苏梅坐在另一侧,谁都不吭声。

  这夫妇二人向来都是如此,看向权老爷子的眸光里,闪烁着某种复杂的情绪。

  至于羽晨,依旧没有到场。

  两年前离开以后,他便再也没有回来过。

  砰!

  门被一脚踹开,权简璃挺拔的身子走了进来,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让病房内的几人顿时心惊。

  “简璃,你回来了……”吴玉洁抹了把眼泪站起身来。

  就好像这一家人,只等着他回来主持大局一般。

  权简璃看也不看她一眼,目光,径直落在了床上那个苍老的老人身上。

  心里,狠狠一抽。

  才是短短几天不见,权老爷子,竟然老成了如此模样!

  这个虚弱得连眼睛都睁不开的老人,还是他记忆中那个心狠手辣,咄咄逼人的权霸天么?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变成这样?”他低吼一声,将病房内几人扫视了一眼。

  这一眼,看得人心惶惶,似乎连同心底的秘密,也会被他看透一般。

  老大夫妇二人默契地低下头去,依旧不打算吭声。

  权幻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权简璃原本也没打算要问他。

  所以最后,目光便自然落在了吴玉洁脸上。

  她不自在的垂眸,又抹了把眼泪,才呢喃道,“都是我的错,简璃,你要骂就骂我吧……是我太粗心了,第一次进书房的时候,看到老爷趴在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