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67章 意外横生(2)
  第367章意外横生

  “那个时候就应该叫醒他的……可是,对不起简璃……都怪我……”

  权简璃眉头紧紧皱在一起,“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是脑梗塞,因为发现得晚,已经尽力抢救了。可是能不能醒来……就要看天意了……而且……”

  吴玉洁说着,抬头惴惴不安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有话说不出口。

  “而且什么?”

  他沉着脸质问。

  最烦别人说话只说一半。

  “医生说,就算醒来,也有极大的可能留有后遗症,可能会……神智不清……”

  砰!

  权简璃重重一拳打在桌子上,吓得众人心肝一颤。

  脸色彻底黑到了极致,“你是说他最后可能变成傻子!?”

  吴玉洁垂眸,不住的抽噎着。

  “该死!马上找最好的医生过来!不行就转移到国外!”他低吼着,通红的双眼,如同一头发了疯的狮子般。

  他或许恨过这个老人,或许也曾有那么一瞬间,诅咒他尽早死掉。

  可是,现在他真的就这样虚弱的躺在病床上的时候,他的心,却狠狠揪了起来。

  若不是权老爷子当年救了他一命,哪里会有今日的他?

  所以,他对这个老人的感情,才会又爱又恨。

  可是说到底,他还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在母亲狠心抛弃他之后,给了他一个还算完整的家,一个容身之所。

  一个铁血了一辈子的男人,如今却落得一个神智不清的下场,着实,太过凄惨。

  倒不如,轰轰烈烈的死去来得痛快……

  “简璃啊,别再折腾了。老爷现在已经变成这样了,再出国的话,岂不是更加难受……”吴玉洁哭成了泪人。

  “是啊,折腾来折腾去的,都是折腾我们这些人,反正你只是一句话的事,我们还得跟着跑……”一直不吭声的权希凡忽然冷不丁道了一句。

  “你说什么?”权简璃阴着的脸,咬牙切齿。

  “怎么,我说错了么?从来都是你一句话,所有人都要围着你转。可你自己呢?却脱身在外逍遥,生生把别人逼到了绝境!”

  权希凡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站起身来义正言辞。

  “别说了……”苏梅拉着他的手,却被他甩开。

  “为什么不能说?当初若不是他为了那个不三不四的女人,逼得羽晨去娶那个什么市长千金,羽晨怎么会逃婚?怎么会一走到现在还不回来?这一切,都是他逼的!”

  权希凡恶狠狠地瞪着权简璃,眼里直冒火星,“你以为你一句话就可以决定别人的生死是么?你以为你是谁?是神还是上帝?有本事你就让爸醒过来啊!”

  “住嘴!”

  砰!

  权简璃怒吼的同时,挥起一拳,狠狠砸在了权希凡的脸上。

  顿时,他嘴角绽开一道血印。

  “我警告你,不许出言侮辱墨儿!”

  权希凡一愣,“哈哈……墨儿?你竟然在爸昏迷的时候,为了一个女人而打我?我就侮辱她怎么了?不过是被羽晨玩过的女人罢了,你也当成宝贝!”

  砰!

  他的话音刚落,权简璃再次一拳挥出,打得权希凡踉跄几下,跌坐回椅子上。

  “不想死就闭嘴!”权简璃疯了一般的怒吼着。

  原本,他也以为,墨儿是个不干净的女人。

  可是如今已经明白了,墨儿的第一次,是给了他。

  他是她唯一一个,也是第一个男人。

  所以,不允许任何人诬蔑她!

  就算羽晨是她的初恋又如何?她的身心,终究都是他的。

  “呵呵……老大,你现在算是恶人先告状么?”窝在沙发里的权幻,忽然冷笑着嘲讽了一句,瞬间将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什么意思?”权简璃眸光一暗,他似乎话里有话。

  权希凡怒火中烧,“老三,你别乱说话!”

  权幻依旧懒散,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你也可以当我是乱说。不过我倒是想问问,昨天晚上你去老头子房间里干什么了?”

  权希凡顿时脸色大变,却依旧强装出一副冷静的样子来,“还能说什么,不过是跟爸坐一会聊聊天罢了。”

  “聊天么?呵呵……”权幻冷笑连连,“看来老大的记性不怎么好啊,我怎么听着你吵着跟父亲要股份了?还有多少钱来着……是为了还高利贷么?老大,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去借高利贷,啧啧,真是愚蠢……”

  “幻儿!别说了……还嫌不够乱么……”吴玉洁呵斥了一句,她是不想让儿子牵扯进老大和老二的争斗中去。

  不过,却依旧是在儿子说出一切之后,才开口阻止。

  这其中的意味,可想而知。

  “高利贷?”权简璃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指节捏得啪啪作响,嗓音几乎低沉到了极致,“你又去赌博了?”

  低哑的嗓音,震得权希凡面色惨白,却依旧不肯承认,“是又如何?我干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我要钱怎么了?我找我老子要钱,又没花你的!”

  “混账!”

  权简璃怒吼之下,整个人都冲了过去,将权希凡按在椅子上,一拳一拳揍下去,越打越狠。

  “跟你老子要钱?这种混账话你也能说得出口!权希凡,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畜生!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竟然还有脸跟老头子要钱花,我权家丢不起这个人!”

  老大一向窝囊,他看在眼里。

  却没想到,竟然窝囊到了如此地步!

  “老二,别打了……再打要出人命了……”

  苏梅哭喊着想要拉开,却被权简璃狠狠甩到了一边。

  吴玉洁也看不下去了,“简璃!老爷还病着呢,你真想再气死他么……”

  权简璃这才停了手,狠啐一口,直起了身子。

  拳头上沾染了不少的血污,钝钝的疼。

  而权希凡脸上,却绽开了不少的口子,鲜血淋漓,模样着实吓人。

  被苏梅扶了起来,已经黑青了的眸子里,依旧闪着毒辣的光。

  被打得肿破的嘴唇中,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你以为我想这样么?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明明这一切都是我的!公司,产业,全都是我的!凭什么就要被你抢了去!?如果不是你步步紧逼,我又何必要抛开这里的一切拖家带口远走国外!?我只是要拿回本属于我的东西罢了!”

  当年他明明就该接手权氏了,可是,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让老爷子突然下了决定,要把公司交给刚刚成年的权简璃。

  从此以后,老大手里便没有一点实权,处处被权简璃压制,最后,无奈之下,只得避走国外。

  “哼,那是你活该!谁让你一直想逼走老二的。”权幻又适时的插了句嘴。

  那个时候,他年纪最小,可是,也懂得老大所做的事,是针对着老二的。

  最后老二把老大一家赶走,倒也是情理之中。

  毕竟这个世界就是如此。

  一旦自己壮大了,有能力了,自然要把当初欺负过自己的人狠狠教训一番,甚至将自己所承受过的侮辱和痛苦,加倍奉还。

  那种以德报怨的人,只有在小说和电视里,才会有吧。

  权希凡那张被打成了猪头的脸转过来看着权幻,冷笑连连。

  不过,因为他的整张脸都肿了,所以只能听到含糊的嗓音,根本看不出任何表情,“我现在真后悔当初怎么没杀了他!还有你!别以为你能借着你那个母亲的光在我爸死后分到什么遗产,做梦!一个不光彩的小三而已,竟然还想着登堂入室?呵呵……真是痴心妄想!”

  “闭嘴!老头子现在还没死呢!就想着分他的遗产了?”权幻愤怒的嘶吼一声。

  吴玉洁也泪眼婆娑,“老大,你太过分了,老爷现在还在听着呢,你这样让他情何以堪呐……”

  “哈哈……别在我面前做戏了!真是恶心!”权希凡指着吴玉洁,又看向权幻,“戏子的儿子去演戏,哈哈,果然是天生的!……”

  “你!……”

  吴玉洁气得全身哆嗦,眼泪直流。

  权希凡狠狠瞪了她一眼,拉着苏梅便出了病房,临走还留下一句,“我倒要看看,你们母子两个做戏能做到什么时候!”

  砰!

  随着病房门被关上的声音,房间里,再度陷入沉寂。

  吴玉洁因为老大的话,不住的抽噎。

  权幻皱着眉头安慰,“好了妈,别哭了,老大是疯了,乱咬一通!”

  “幻儿,妈妈只是觉得对不起你爸爸,这么多年了,妈妈竟然没能把这个家打理好,是妈妈的错……”

  看着这母子二人,权简璃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直跳。

  再看一眼依旧人事不醒的权老爷子,眉心紧蹙,转身,走了出去……

  “璃爷……”岳勇守在门外,见璃爷出来赶紧跟了上去。

  “有烟么……”

  权简璃淡淡一句,便不愿再多言。

  岳勇不敢违背,赶紧掏出烟来递到璃爷手中,安静的站在璃爷身后,不再吭声。

  走廊里安静得没有一丝声响,只有黯淡的灯光投射下来,照在两人身上。

  窗外,是阑珊的夜景。

  却与此处的悲凉形成鲜明对比。

  权简璃就那样一支接着一支的狠狠吸着烟,眼底的暗涌,肆意奔腾……

  飘渺的烟雾将他的脸遮挡着,看不清楚表情。

  可是那落寞的背影,却足以说明璃爷此时内心的苦楚。

  许久,他哑着嗓音吩咐,“去找最好的医生,另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