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68章 天意弄人(1)
  第368章天意弄人

  他迟疑半晌才接着道,“仔细调查一下,到底谁才是罪魁祸首!”

  岳勇愣了一下,马上便明白过来,“是璃爷,我马上去办!”

  说罢,便匆匆离开了。

  病房里的哭声渐渐小了下来,吴玉洁坐在床边,细心的帮权老爷子擦拭着。

  目光,却越来越阴寒……

  另一边,林墨歌回到家时,已经将近九点多了。

  自从权简璃把这个小区买下来以后,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搬走了不少的人家。

  尤其是她住的这栋楼上,便只有她一家了。

  白天到是没什么,可是一到夜晚,便有些孤零零的。

  幸好她不是胆小的人,只要不胡思乱想,倒是没什么问题。

  却不料,刚一进楼道,声控灯亮的一刹那,楼梯上蜷缩着的小小身影,便吓的她惊叫一声,“啊!……”

  嗷的一嗓子,将整栋楼的声控灯都点亮了。

  也惊醒了那个小小的身影。

  “妈妈?”羽寒睁开朦胧的睡眼,喜出望外的看着妈妈,然后,飞身扑了上去。

  “妈妈,羽寒终于等到妈妈了……”

  将儿子抱个满怀,林墨歌这才松了口气,这一路上的悲伤在看到儿子那一刻,便全都烟消云散了。

  “宝贝儿,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一直坐在这里?该多冷啊。”林墨歌紧紧的搂着小家伙,赶紧开了门走进房间。

  “怎么不进去等着?这样会感冒的。”她打开灯,瞬间温暖了房间。

  “出来的急,没有带钥匙。”羽寒依旧藏在妈妈怀里,不愿意离开,“妈妈……爷爷生病了,羽寒真的好害怕……”

  “人老了都会生病的,所以不用太在意,只要好好治疗,一定会康复的。”林墨歌温柔的抚摸着儿子细软的头发,心里一软。

  羽寒和权简璃一样,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冷漠无情的样子,可是心里,却比任何人都要脆弱和温暖。

  尤其羽寒在权家,从小对他好的,除了吴玉洁便是权老爷子了吧?

  所以现在看到那么疼自己的爷爷病倒了,一定会难过的。

  “可是妈妈,爷爷就那样被抬出去,一动也不动……羽寒好害怕在那个家里待着,所以才会到妈妈这里来的……”小家伙想起昨天晚上看到的,还是觉得很恐慌。

  “没事的宝贝儿,妈妈相信,爷爷他一定不会有事的。现在爸爸已经去医院了,他一定会找最好的医生给爷爷治疗的。所以,不要再担心了,好么?爷爷身体一向健康,这次,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轻轻的拍着儿子的背安慰着。

  许是有了妈妈的怀抱,羽寒渐渐平复了下来。

  “晚上吃饭了么?饿不饿?妈妈给羽寒做好吃的怎么样?”林墨歌想要以此来转移小家伙的注意力。

  毕竟有时候大人觉得稀松平常的事,在小孩子眼里,却异常重大。

  为了不让他继续再想权老爷子的事,自然要找些其他的事做,让他开心起来。

  “好。”羽寒微微点头,他已经在这里等了整整一个下午了。

  哪怕这里冷风吹着,他也觉得心安。

  避风港,便是如此吧?

  虽然妈妈不在了,可是妈妈给他的家,还在。

  林墨歌这才松了口气,将小家伙抱起来放在餐厅的椅子上,然后进厨房准备做晚饭。

  虽然她在飞机上吃了一些,可是因为心绪不宁,所以没有什么胃口。

  现在见到儿子,才感觉好受了一些。

  果然,儿子才是她的力量啊。

  洗米煮上饭,然后便开始炒菜。

  滋啦……

  搅拌好的鸡蛋倒时锅里的瞬间,便飘散出好闻的味道来。

  “对了,月儿呢?怎么没有跟你一起过来?不会又捣乱了吧?”她忍不住问道。

  “月儿出去约会了,说是晚上才会过来。”羽寒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妈妈身上,一刻也舍不得离开。

  “约会?”林墨歌惊讶不已,“这小妮子竟然敢出去约会!?”

  “没关系的妈妈,我已经调查过了,那个大哥哥是个好人,对月儿还不错。我已经警告过他了,不会对月儿有什么非分的想法。”

  羽寒一脸认真的说着,好像他根本就不是一个七岁的小孩子,而是一个成年人一般。

  看着这样的儿子,林墨歌只觉一阵阵心疼。

  “宝贝儿,你真的是个好哥哥。是不是月儿身边的人,你全都调查过了?”她又问道。

  羽寒默默点头,惊讶得林墨歌嘴巴张得大大的。

  不得不说,羽寒的处事方法,跟权简璃一样。

  因为害怕月儿会受伤,所以,连她所有的朋友都查了个清楚。

  而这也正是羽寒的特殊保护方法。

  想来,虽然有些霸道,却也证明了他的贴心和对妹妹的关心。

  “妈妈……”羽寒眨巴着一双晶亮的眸子,怔怔的看着妈妈的脸颊,“妈妈是和爸爸一起过的年么?爸爸也见到小星星了么?”

  林墨歌微微一怔,苦涩笑道,“怎么可能,月儿被他抢走,就已经是妈妈最后悔的事了。又怎么可能再让他发现小星星呢?和他在那里见面只是偶然而已……”

  偶然的遇到,然后,被他牢牢套住。

  有时候她会想,命运是不是在特意地捉弄她?

  要不然为什么她去的地方,都会遇到他呢?

  若是一次两次还可以说是凑巧的话,那么一直都如此,是不是就算孽缘了?

  “那妈妈手上的戒指是爸爸送的么?为什么妈妈和爸爸戴着一样的戒指呢?”羽寒又直接问道,“我从电视上看过,戴着一样的戒指,又分别是孩子的爸爸和妈妈的话,那这两个人就是夫妻了。爸爸和妈妈,是夫妻么?”

  哐当!

  她手中的铲子掉在了地上,惊了她一跳。

  匆匆捡起来洗干净,才把锅里的菜翻炒了几下。

  然后出锅。

  将菜盛到盘子里放在桌子上,香味让人垂涎欲滴。

  她与权简璃的交易,她不想告诉孩子们。

  更不想让羽寒知道,他的妈妈和爸爸,只能偷偷摸摸地,做一个月的假夫妻。

  或许月儿不会乱想,可是,羽寒的心思细腻,他一定会记在心里的。

  说不定,还会因此而嫉恨权简璃。这是她最不想看到的。

  认真的看着儿子晶亮的眸子,许久,才缓缓道,“这枚戒指,只是妈妈和爸爸的一个约定罢了。在别的情侣那里,代表了夫妻,可是,妈妈和爸爸,永远都不可能是夫妻的。知道么?”

  羽寒的眼底,明显流露出失望的情绪来,“不可能么?爸爸不是已经放弃了和那个女人订婚么?”

  看着儿子失望的眼神,林墨歌心里刺刺的痛。

  她要怎么告诉儿子,权简璃终究,还是要娶蝶儿的?

  迟疑半晌,终于道,“其实爸爸娶不娶别的女人,都不会影响你们和他之间的关系。无论如何,你跟月儿,都是他的亲生骨肉,这一点,无可更替。你只要记住,无论爸爸和妈妈会不会同时在你们身边,都不会影响对你们的爱……你们只要开开心心的长大就好了,知道么?”

  “妈妈的意思是,爸爸还是会娶那个女人的对么?”

  羽寒的话,一语中的。

  噎得她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她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却还是被小家伙一眼就看出来了,要说失败,也真是失败的彻底。

  见她沉默,羽寒微微垂眸,轻咬着下唇。

  许久,再次郑重开口,“如果爸爸跟别的女人结婚,妈妈可不可以跟爸爸打官司,要回我跟月儿的抚养权?”

  “啊?”她再次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我想跟妈妈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如果爸爸一定会娶那个女人的话,那妈妈就真的嫁给干爹吧,我们一家四口,不,五口,在一起幸福的生活……”

  “羽寒……”

  林墨歌太过震惊了,霎时眼眶通红。

  胸口像是被一团棉花堵住了一般,连呼吸都不顺畅了。

  她跟权简璃的交易,就是为了一个月以后,他还她一个孩子。

  可是,就算再怎么想也知道,他会还她的,一定是月儿吧?

  毕竟羽寒可算是人中龙凤,又天资聪颖,而且从小就学习了各种对将来继承家业有用的知识,权家,一定不会舍得放走羽寒的。

  而月儿却因为从小就跟着她,性子古怪,又爱捣蛋不爱学习。

  最重要的一点是,她处处跟权简璃对着干,两人着实不对盘。如此一来,被权简璃放弃的,自然便是月儿了。

  原本这一切都是顺其自然,可是现在,当她了解了羽寒的真心后,才发现自己一直太过忽略儿子了。

  或许他才是那个最适合回到她身边的孩子吧?

  只是……

  “宝贝儿,你知道妈妈给不了你最优越的生活条件,如果跟妈妈在一起的话,你现在上的贵族学校,还有学的所有课外课程,或许都会停下来。你的天才也许根本没有用武之地……妈妈害怕,会毁了你的大好前程的……”

  羽寒现在所有的一切,她都没有办法给他。

  一旦耽搁下来,很有可能,就把孩子的一生给毁了。

  她真的不忍心也不敢冒这个险。

  “妈妈,你说的这些我都想过了,这些都是外在条件,只要我像以前一样努力,该有的成就,还是会有的。只有那些失败者才会把失败的原因归结于物质条件不足……只要本身是钻石,再厚的岩石都掩藏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