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70章 天意弄人(3)
  第370章天意弄人

  羽寒微微点了点头,果然,妈妈还是站在他这一边的。

  “怎么妈妈也跟哥哥一样老古板?”小妮子不满的撅起嘴巴来。

  “妈妈也是为了月儿好啊……”林墨歌抚摸着小妮子细软的长发,温柔道,“妈妈希望月儿和羽寒长大以后,都能找到很好的另一伴,然后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可是,要找到最合适的另一伴,两个人就必须要有共同的爱好和话题,还要有很多很多相关的知识。只看脸,是不行的。所以,月儿要答应妈妈,现在不可以再想谈恋爱这件事了,知道么?以后要听哥哥的话,因为哥哥是全心全意为月儿好的。明白么?”

  月儿听着妈妈的话,似懂非懂。

  许久,终于点了点头,“好吧,月儿记住了。以后要听哥哥的话。”

  “这才乖嘛,妈妈希望,你们以后,能比妈妈更幸运,有一个相爱着彼此,又刚好可以在一起的爱人。”

  她说的,是真心话。

  希望三个孩子会比她幸运,也幸福得多……

  她此生,恐怕再无法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了吧?

  因为她的心和精力,已经在那个叫权简璃的男人身上耗尽。

  从此,再没有可能,爱上其他的男人了……

  所以,便也注定了,她要愧对初白的期盼了……

  只是,她越是无法面对的人,却越是会出现在面前。

  世事往往便是如此吧?

  想要的,得不到。

  不喜欢的,却总是轻而易举。

  她本以为回到s市以后,便是梦被击碎,过得水深火热。

  可是没想到一回来,便能和孩子们在一起,心里也少了许多的烦心。日子过得倒也顺畅。

  只是原本打算回来的苏珊和小星星,却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

  苏珊的护照下来需要一些时间,而没有她,林墨歌又不敢只接小星星回来。

  所以便只能暂时把他二人回国的时间推后。

  这下子,苦了月儿和羽寒。

  两个小家伙整日念叨着要见弟弟的,念的林墨歌耳朵都快要起茧子了。

  而且苏珊还说过,自从知道了小星星的身份以后,苏依柔每天都会去看望小星星,给他带很多很多的礼物。

  许是体内的血缘亲情,让祖孙二人很快便相熟了,小星星现在整日都想要黏在奶奶身边呢。

  对于这一点,倒也在情理之中,毕竟苏依柔对权简璃有愧,又没办法回到s市来见月儿和羽寒,便只能将所有的愧疚和好,都加诸到小星星的身上。

  如此一来,苏珊和小星星,倒也有了人照顾。

  林墨歌也能放心一些。

  回来这几日,权简璃一次都没有来过,甚至连电话,也没有打过一个。

  似乎彻底把她忘记了一般。

  可是这样的日子,对她来说,却是更好。她甚至希望一辈子这么下去,没有他,只有孩子们。这样的话,便不用再想那些烦心的事,更不用考虑,自己孩子的爸爸,将要成为另一个女人的丈夫。

  只是,晚上哄着孩子们入睡以后,她依旧会想起在温哥华的“蜜月”,想起那个冷漠的男人,所流露出来的温柔和缱绻。

  还有他不顾一切将她扑在身下,为了救她,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的场景。

  直到现在,她还是想不明白,他当时为何会那么做。

  若说是爱,她真的不敢相信。

  那样一个有洁癖的男人,若是爱了,便会秉承他的信念,对爱情忠贞,对婚姻忠贞吧?

  那么,如果真的爱她,又怎么会娶另外一个女人?

  所以,他还是不爱她。

  或许只是如他先前所说,爱她的身体,却爱另一个女人的灵魂吧?

  转眼,她请的年假便过完了。

  该到了回去工作的时候。

  只是一想起要见到林初白,心里又有些愧疚。

  当日答应林初白的求婚时,她真的没有后悔过。就连去温哥华的时候,也没有想过要后悔。可是如今,她与权简璃之间,还有一个交易。

  虽然明明知道是交易,可她的心,还是被感动了。

  哪怕,权简璃不爱她,却还是救了她的命。只此一件,她的心,便再没办法回到从前了。

  罢了,该来的总会来。现在太早烦恼,不过是庸人自扰罢了。

  收拾好心情,看着窝在沙发里的两个小家伙。

  月儿看电视看的入神,羽寒却依旧捧着一本厚厚的书,安安静静。

  只要能像现在这样看到孩子们,她就心满意足了,还要再奢求什么呢?

  第二日一早,她像往常一样起了个大早,在厨房里忙碌着,给孩子们准备早餐。

  羽寒已经洗漱好,换好衣服,坐在了餐桌前。

  “月儿,再不起床早餐就被我吃光了!”羽寒冲着卧室里叫了一声。

  下一秒,便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小妮子顶着一头鸟窝,睡眼朦胧的走了出来。眼睛还没有睁开,便吸了吸鼻子,“起了起了,不许吃我那一份!”

  看着两个小家伙的和平相处模式,林墨歌欣慰一笑。“好啦,快去刷牙,哥哥当然在等着你了。”

  “遵命!”小妮子咧嘴一笑,灿烂如阳光。

  如果这样的日子,可以一直持续下去该多好……

  三人正悠闲的吃着早餐,却忽然有人敲门。

  林墨歌下意识地顿住了,不知为何,心里突突直跳,似乎有种不好的感觉。

  “难道是爸爸?”羽寒第一反应过来。

  因为爸爸来妈妈这里从来都是没个时间点的。而且现在爷爷生病住院了,爸爸有可能是在医院里陪了一夜,所以天亮了才回来睡觉的。

  月儿却撇撇嘴,“那个家伙不是有钥匙么?敲什么门?”

  说罢,一咕噜身子从椅子上跳了下去,屁颠屁颠的冲向玄关,“我觉得应该是干爹!”

  啪嗒,门应声打开,出现一张灿若桃花的妖魅脸颊,“哇,月儿果然跟我心有灵犀啊!”

  “那是当然!我早就闻到香香的味道了!干爹带了什么好东西?”月儿小哈巴狗似的扒在林初白腿上,那模样,别提有多狗腿了。

  林墨歌也匆匆走了出来,看到林初白时,心里咯噔一下。

  自从答应他的求婚以后,她的心里,便没有办法再像以前那样对他了。

  果然,自古暗恋的人,都是最明白爱情的真谛的。

  并不是他们不敢表白,而是害怕失去。

  如果不表白,便是一辈子相伴的朋友。

  可若是表白了,便意味着失去……

  “小墨墨,羽寒!早啊,看看我带什么好吃的来了?”林初白却依旧笑的春风灿烂,将手里的几个袋子放在了桌子上,一一打开。

  “哇,干爹我爱你!你怎么知道我想吃这个的?”月儿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看着盒子里的食物直流口水。

  因为两个小家伙的口味并不一样,所以林初白特别地买了好几种,这也是一种无声的关怀。。

  “谢谢干爹!”羽寒一如既往的乖巧,不过对林初白,也是很有好感的。

  跟林初白在一起相处起来,甚至比跟爸爸在一起,还要更舒服。

  林初白总能考虑得很周到,丝毫不用他担心,而且人也很温暖。

  可就算是如此,在羽寒心里,爸爸依旧是第一位的。

  “初白,怎么买了这么多?”林墨歌看两个小家伙吃得香,心里也热乎乎的。

  对他们母子来说,林初白就是那春天的阳光,温暖而舒适。

  有他在的时候,就连空气,都是快乐的。

  “当然是想把你们都养得白白胖胖的啊。你也多吃点,我可是去敲门才把店家叫起来的,你要是不吃,岂不是让我白白辛苦?”林初白说着,便催促林墨歌。

  她只得顺了他的心意,夹起一块软糯的蛋糕送进嘴里。

  香甜的味道瞬间唤醒了味蕾,也将她的好心情一并召唤。原来吃甜食,真的有如此神奇的效果呢。

  “对了小墨墨,小宝宝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见他了呢。”林初白一边吃着,一边问道。

  两个小家伙也把目光投向了林墨歌,他们也想知道弟弟回来的确切时间。

  “因为苏珊的护照出了些问题,所以还要等一段时间。”林墨歌淡淡说道。

  “怎么这样,好失望……”林初白一脸失落的表情,逗得月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干爹,怎么你比我们还要急呢?”

  林初白冲月儿眨了眨眼,“因为想要早早的跟小宝宝熟悉起来啊,万一到时候他认生怎么办?”

  “为什么要跟小宝宝熟起来呢?”月儿又追问。

  “熟起来才能成为一家人啊,你见过有很生分又尴尬的一家人么?”林初白耐心的解释。

  “有!”月儿指了指羽寒,“我们跟便宜老爸就会尴尬,还生分。”

  “……”

  林初白额头直冒冷汗,好吧,小妮子说的倒也没错。

  “初白,你怎么一大早就跑来了?该不会担心我旷工吧?”林墨歌有些听不下去了,想要转移话题。

  因为说起权家的事来,害怕会伤了羽寒的心。

  林初白嘿嘿一笑,“其实我打算从今天开始做一个体恤员工的好老板,所以决定每天都来接你上下班的。怎么样,感不感动?兴不兴奋?”

  “不用了,我自己开车去也很方便的。”林墨歌不动声色的说着,心里却直打鼓,他要是来了,刚好遇到权简璃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