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72章 天意弄人(5)
  第372章天意弄人

  “所以啊,现在还不能让妈妈和干爹结婚,就算要结,也不是现在,你明白了么?”

  羽寒松了口气,总算是把月儿给说服了。

  这次,换月儿急了起来,“那怎么办?干爹跟妈妈已经走了喔,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她可不希望爸爸一怒之下再把她和哥哥遣送到人生地不熟的国外去。

  那样的话,她真的会很害怕很害怕的。

  “哥哥,你快想办法嘛!”见羽寒一动不动,她干脆催促起来。跟刚才的积极模样一点都不相同了。

  “现在能找到妈妈并且阻止的,就只有一个人了……”

  羽寒像小大人一般郑重其事说了一句,便掏出手机来,拨出了一个号码。

  “到底是谁啊?啊!……难道是……便宜老爸?”月儿惊讶的捂住了嘴巴。

  心里暗自嘀咕,干爹啊干爹,你可千万不能怪月儿啊。月儿只是不想跟妈妈分开而已。

  而且,也不是不让你娶妈妈了,只不过是稍稍晚一些……你可千万,千万不能生月儿的气喔……

  羽寒心里,也是五味杂陈。

  既希望妈妈得到幸福,又不想让妈妈嫁给除了爸爸以外的男人。

  他只希望,妈妈跟爸爸在一起……

  而另一边,一辆拉风的跑车向着某个方向疾驰。

  林墨歌看着窗外有些陌生的景色,心生疑惑。

  忍不住问了一句,“初白,我们这是要去哪啊?”

  林初白深情看了她一眼,粲然一笑,“领证!”

  咯噔!

  林墨歌心里狠狠一揪,“领……证?”

  林初白不理她,自顾自的开着车,眼角眉梢,皆是笑意。

  “等等……你说的,该不会是去领……结婚证吧?”林墨歌心砰砰直跳,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林初白笑意盈盈地点头,“就算你大声叫也没用的,我可不会半路让你下车!今天你就当是被我绑架了好了。连反悔的余地都没有喔!”

  “……”

  林墨歌愣怔许久,下意识的抚摸上了无名指上,可是,本该戴着戒指的那里,却空空如也。

  心里咯噔一下,戒指呢?

  忽然才想起来,刚才洗碗的时候摘下来,放在一边了。

  没想到走得匆忙,竟然忘记了戴。

  难道,这就是天意么?

  可是,她现在还在权简璃有着一个月期限的交易啊,又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嫁给初白?

  这么做对初白是一种欺骗啊。

  “初白,我……”

  “嘘!”她一开口,便被林初白打断了,“墨墨,就算你说了拒绝的话,我也不会听的。今天一定要跟你领证,哪怕你生气,我也要拖着你去。”

  他不会给她后悔的机会。

  明知道她总是犹豫不决,权简璃又一直纠缠着她。

  他又怎么会给她自主选择的机会呢?

  “你那天也说过了,并没有后悔过答应我的求婚,所以,今天就从了我吧,好么?”

  “可是现在还……”

  她想说,现在真的不行。

  哪怕是一个月以后也好,让她再好好考虑一下。

  她不想在跟要简璃保持着不清不楚关系的同时,再跟初白有什么纠葛。

  这样同时徘徊在两个男人之间,是她最不愿意做的事。

  他却根本不理会她的话,伸手,握住了她的左手,恋恋不舍的摩挲。忽然间愣了一下,低头看向她的无名指上,“我不是说过,不许你摘下戒指的么?怎么又不听话?”

  她一阵心虚,幸好刚才洗碗的时候,把权简璃给的戒指摘了下来。

  否则现在,只会更尴尬。

  可是,初白送她的那枚粉色钻戒,却已经被她收进了抽屉里……

  “抱歉……”

  “好了,看在你今天这么乖的份上,原谅你了。不过以后可不许再摘了喔。要不然,我可要狠狠惩罚你喔……”林初白心情依旧很好,一想到马上就能与佳人修成正果了,便一脚将油门踩到了底……

  却丝毫不知道,现在林墨歌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一般,不是滋味……

  权氏大楼。

  会议室内,鸦雀无声。

  权简璃坐在首位,沉着脸扫视一周在座的部门经理,面色越发阴沉。

  “让你们交的资料都交到哪了?调查结果呢?已经过了这么久,我连一份报告都没有看到!”

  他低沉的嗓音里,是强自压抑的怒火。

  这一点,所有人都很清楚。

  所以,并没有人敢轻易开口,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也难怪权简璃会如此动怒了,当初公司斥巨资的雪城项目,还没有建好,便发生了火灾。这可是业内的大忌,恐怕以后,根本就没有人再敢接手了。

  毕竟失火的消息一传出去,谁还敢买那里的楼盘?

  就等于那么大的工程,全都赔了本。

  原本他去温哥华,就是为了找项傲阳兴师问罪的。

  他以为雪城项目的事,是项傲阳动的手。

  可是谁能料到,项傲阳却说这件事与他无关。

  而且,权简璃也总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

  如果是项傲阳动手的话,说不定声势还要浩大。不会就这么单单一次火灾,便偃旗息鼓,没了下文。

  “说话!都哑巴了不成?”他怒吼一声,吓得在座的人们都抖了三抖。

  众人面面相觑,知道逃不过去了,只能推举出一个来,首先开了口。

  “权总,因为雪城项目落成在a市,而那边的搜查科一直没有回复,他们传来的消息是,现在还在放假,所以调查清楚火灾原因,还需要等上班了以后……”

  “是啊,权总,您说这事发生的也太巧了点,怎么能刚好在放年假的时候呢,就跟算计好了一样……我看这事,摆明了是有人冲着我们来的……”

  “可是大家都知道雪城项目是我们的工程,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却没有一句说到点子上。

  权简璃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已经是暴风雨的前兆。

  权老爷子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没有醒来。

  而且他也觉得,权老爷子生病的事,太过突然。

  就算年纪有些大了,可是权老爷子一直都在锻炼着身体,平时也很注意养生,没有道理忽然一下就这么严重。

  一定是有什么意外的刺激。

  难道,真的如老三所说,是因为老大找老爷子要股份,才导致如此么……

  雪城项目,权老爷子,还有,蝶儿的事……

  似乎一下子,所有的问题,都侵袭而至了,连喘息的机会,都不给他留。

  可是这些对他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他最烦心的,却是墨儿。

  要怎么做,才能把她留在身边……

  一个月以后,真的舍得放她走么……?

  手机忽然震动起来,看一眼上面闪烁的名字,剑眉微微一挑,羽寒?

  这好像是第一次,儿子主动给他打电话。

  心里,竟然有些紧张。

  毕竟自从上次跟墨儿一起与孩子们视频聊天之后,他心里,就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现在,更是如此。

  看一眼会议室里的众人,还是接起了电话。

  “爸爸……你是不是在工作?”电话里传来羽寒稚嫩的嗓音。

  一声爸爸,让他指尖一颤。

  忽然有一瞬间恍惚,原来,他早已是做爸爸的人了……

  “什么事?”他干哑着嗓子,隔着电话跟儿子聊天,这种气氛首先就很微妙。

  甚至,都没有因为这通电话打断会议而生气。

  羽寒微微迟疑一番,然后才道,“喔……我是想问,为什么结婚还要带着户口本?”

  权简璃脸色一寒,“你说什么?”

  结婚?谁要结婚?

  “就是……”

  羽寒的话还没有说完,月儿已经憋不住话了,在电话那头吵吵起来,“哥哥是想告诉你,妈妈和干爹拿着户口本去结婚了,你要是现在去阻止的话还来得及!”

  砰!

  重重一拳砸在了桌子上,吓得一会议室的人噤若寒蝉。

  连大气都不敢喘。

  根本就不知道,权总只是接了个电话而已,为何会生这么大的气。

  因为那张俊朗的脸上,已经起了暴风雨。

  乌云压顶,如同世界末日一般。

  “混账!什么时候的事?”他低吼一声,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拳头紧握,手臂上暴起青筋。

  “没多长时间,也就离开一个小时多点吧……”月儿事不关己的语气,惹得他心头的怒火咕嘟咕嘟直冒。

  俨然便要喷发。

  却忽然压低嗓子问了一句,“你们两个不是很喜欢他么?”

  他说的,自然是订婚宴那天,两个小家伙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口口声声叫着林初白新爸爸的事。

  “……”

  电话那头的小家伙们愣了一下,转瞬,又传来月儿鄙夷的语气,“便宜老爸果然是小气鬼!早知道就不给你打电话通风报信了,让妈妈跟干爹结婚算了,反正便宜老爸也不喜欢我们和妈妈……”

  这话,又惹得他恼羞成怒。

  却被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

  因为月儿说的对,对到,他无力反驳。

  无论是对墨儿还是对两个孩子,他做的,都远远不如林初白一个外人做的多,做的好。

  这一点,实在是惭愧。

  尤其现在,从自己亲生女儿的口中说出来,更是让他无地自容。

  可是,高贵的璃爷,从来不会承认自己的错误。

  就算承认了,也是在心里偷偷承认,绝对不会让别人指出来。就算是被指出来了,他也可以装作云淡风轻地不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