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74章 天意弄人(7)
  第374章天意弄人

  “而且结婚以后,我不会逼着你再生孩子,有他们三个,我已经很满足了,真的……”

  林墨歌心底狠狠一抽,说不感动,是假的。

  此生能遇到一个这样心疼她,包容她的男人,是她的幸运。

  “初白,你知道么,能认识你,是我三生有幸。”她望着他的眼睛,深情道。

  这句话,是真心的。

  无论是朋友还是爱人,林初白给她的包容和关怀,都是她永远都忘不了的。

  林初白痴痴一笑,抬手,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这话应该是我说才对。如果不是你跟孩子们,我现在恐怕还在浑浑噩噩讨生活呢,哪里会像现在这么积极向上?”

  二人的气氛越来越融洽,只是,林墨歌心里想好的话,更加没办法说出口了。

  “下一对!”窗口的人叫道。

  林初白看看四周,见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他们身上,赶紧拉着林墨歌站了起来,“墨墨,轮到我们了!”

  林墨歌心里咯噔一下,怎么这么快?

  她坐在那里不想动,嗓子如同被堵上了一般,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就连身体,也不听自己使唤,被林初白半搂半抱地,坐到了窗口前面。

  怎么办怎么办?

  现在不说出口的话就真的完了。她这样会毁了初白的一生的,这对初白不公平!

  她现在是个脚踩两只船的女人,跟权简璃还不清不楚。

  又怎么能伤害了初白呢?

  初白那么好,她不能这么做!

  她要的婚姻,哪怕没有爱情,也是要对彼此负责,坦诚相待的,不能这样隐瞒着秘密啊……

  老天,难道真的要逼她走到这一步么?

  她该怎么办?

  “户口本带了么?”窗口处的工作人员问了一句。

  林墨歌心里骤然一松,“没带!……”

  然后,意识到自己的表情太过期盼,才压低声音,“没事户口本不行是么?”

  “当然不行了,这么大的事,怎么也没准备好……”工作人员正絮叨着,林初白却忽然打断她的话,“带了带了,您继续……还需要什么?”

  咔嚓!

  林墨歌的心掉落在地板上,摔得碎碎的。

  看着自己的户口本从林初白口袋里掏出来,惊讶得嘴巴都张大了,“这……这是……我的?你……怎么会在你那儿?”

  林初白冲她抛个媚眼,“山人自有妙计!”

  他才不会告诉她,是月儿帮了他的忙呢。不过回去以后,一定要好好给月儿一个大大的奖赏……

  现在兴奋的他,又怎么会知道,帮他的是月儿,“出卖”了他的,也是月儿?

  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

  “呵呵……”林墨歌讪讪一笑,惊吓还差不多。

  怪不得早上的时候,他躲在卧室里鬼鬼祟祟的,原来是在找这个。

  等等,当时月儿可是跟他在一起的,难道是那小妮子……

  “我说你们小两口商量好了没有?好了就把证件给我。”工作人员有些耐不住性子了。毕竟来领证的人还有很多。

  “我们再商量一下……”

  “好了……”

  两人同时开口,却是相反的意思。

  工作人员愣了一下,看了一眼林墨歌,微微摇头,“看来你女朋友还没有想好啊,那你们再商量商量?毕竟结婚可是一辈子的大事,不是一时冲动。第一天来这个窗口结婚,第二天就到隔壁办离婚的也不是没有,可别拿这种事开玩笑……”

  工作人员开始语重心长道。

  “好了好了,我们已经商量好了。女人嘛,都会有个婚前恐惧综合征,没关系的。您继续……”林初白紧紧抓着林墨歌的手,笑脸冲着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又狐疑地看了二人一眼,这才接过户口本来准备登记。

  “初白,你……”林墨歌正打算“拼死一搏”的时候,忽然从外面风风火火闯进一个人影子,“等一下!我不同意!”

  这声嗓音,震得大厅里几对等着的情侣们纷纷一滞,个个脸色煞白。

  都以为是自己的妈,或者岳母前来阻止了。

  却不料,来人却径直冲向了坐在窗口那一对。

  “您……”林墨歌看着怒气冲冲而来的妇人,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可是不知为何,心里竟然轻松了许多。

  难道是她的祈祷奏效了,所以老天才派了一位天使来解救她?

  而林初白,在看清楚那个人影之后,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无力的耸拉在椅子上。

  完了,他就知道,不会这么顺利的……

  而来的人,正是林初白的母亲,林墨歌见过一面的,苏依云。

  她霸气地冲过去,一把扭住了儿子的耳朵,狠狠向外扯着,“你给我出来!出来!”

  “妈!你干什么……啊疼疼疼!……”林初白疼的龇牙咧嘴,还是只能乖乖被扯离了窗口。可他的手却一刻都没有放开林墨歌。

  窗口的工作人员看一眼他们三人,依旧面无表情。

  许是这样的场景早就见得多了,所以才能如此淡定吧。

  冲着在一边看热闹的另一对新人招招手,“你们先来……”

  一直把他扯到了门外,苏依云才松手,疼的林初白眼睛差点落下来,不住的揉着发红的耳朵,“你干什么?没看到有这么多人么?就不怕给你儿子丢人?”

  “你都敢偷户口本出来结婚了,我还有什么怕丢人的?”苏依云气不打一处来,“儿子,妈妈跟你道歉好不好?妈妈不逼着你结婚了,你跟妈妈回去好不好?”

  “妈,你别添乱了行不行?等我跟墨墨领了证,自然会带着她回去的。”林初白退后一步,生怕再次遭到“扯耳之刑”,刻意远离了苏依云,紧紧贴在林墨歌身边。

  “不行!妈妈绝对不同意!就算不娶妈妈选好的儿媳妇,也不能娶她!”苏依云说的斩钉截铁。

  事到如今,林墨歌才听明白,原来,是苏依云逼着初白跟别的女人结婚,所以他才急匆匆的扯着她来领证。

  这就叫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吧?

  不过,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苏依云竟然会追到这里来。

  林初白似乎也铁了心,紧紧抓着林墨歌的手,“我早就说过,这辈子我唯一爱的女人只有墨墨!就算是拼上性命,我也一定会娶她为妻!如果您不想失去我这个儿子的话,就不要再阻止。”

  “你……你想气死妈妈是不是?”苏依云气得脸色煞白,胸前不住的起伏着。看来是真的动了怒。

  “不是我想气您,是您非要跟我对着干!妈,我爱墨墨,想要跟她在一起,为什么您就不能理解一下呢?难道非要听您的话,娶一个不爱的女人回家,行尸走肉过一辈子,您就满意了么?难道您就不能为我的终身幸福考虑一下么?”

  林初白也是气急败坏了,原本结婚只不过是两个人的事,可是母亲却一次次出手阻拦。

  “两年前若不是你私自把我手机里的证据消除,我又怎么会输了官司?难道您害我害得还不够么?明明我才是您的儿子,凭什么您一直都向着权简璃!?”

  苏依柔微微一愣,目光幽怨地看向林墨歌。

  “我知道你一直都在怪妈妈,可是简璃是你的表哥!你不能娶他的女人,这叫不伦!妈妈不能让你做出这种受万人唾弃的事来……”苏依云觉得自己没有错。

  她只不过是想保护儿子罢了。

  “伯母……”

  “墨墨她才不是权简璃的女人!”林初白抗议。

  “可她毕竟是简璃两个孩子的妈!就算没有夫妻名分,也有夫妻之实!”苏依云冷冷道。

  “可我不在乎!”林初白依旧将林墨歌守护在身后,一字一句,“现在又不是什么封建社会了,难道做了妈妈的女人就不能追求自己的幸福了么?我爱的是墨墨这个人,又不是其他的东西!妈,难道你非要看着儿子孤苦一生才满意么?”

  今天无论母亲怎么说,他都不会松开墨墨的手,更不会改变主意。

  看着母子二人因为她而闹不合,林墨歌心里越发愧疚。

  “初白,伯母说的没错,我真的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我有着不堪的过去,这一点,谁也改变不了。以后,始终会给你的人生抹上污点的……”

  “墨墨!你知道我根本就不在乎这些的!这些都是别人的看法,我根本就不在意……我在意的只有你……”林初白深情的望着她,生怕连她,也站在母亲那一边。

  他的深情,却让她如鲠在喉。

  现在的她,又如何能配得上,这般的情谊?

  “林小姐,两年前的事,是我的错。是我害得你输了官司,也失去了女儿的抚养权,如果你要怪,就怪我吧。可是,我只有这么一个儿子,真的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走一条错路啊……林小姐,算我求求你好不好,看在同样身为母亲的份上,劝劝我儿子……”

  苏依柔的话,却再一次掀开了她心底的伤疤,冷冷一笑,“您现在知道,同样身为母亲了?那当初您为了博得权简璃的好感,删掉证据的时候,为什么不想想,您的私心会让我付出多惨痛的代价!?”

  苏依云语塞。

  两年前的事,确实是她做的不对。

  是她的一个选择,生生拆散了人家母女二人,这份罪孽,就算再过多久,也不会消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