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76章 天意弄人(9)
  第376章天意弄人

  只要权简璃一句话,一个愤怒的眼神,孩子们的处境,就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所以,她实在不敢激怒他……

  “够了!难道你想看着妈晕倒在这里才甘心么?”苏依云气得脸色铁青,好像真的随时都会晕倒一般。

  “初白,我们回去再说好不好……”林墨歌也适时道了一句,她是真的害怕苏依柔出了什么事。

  “墨墨……”林初白哀切至极,如同霜打了的茄子一般,萎靡下来。

  可他的哀嚎,却根本没有人在意。

  现在的林墨歌,根本就没有勇气,更没有资格去阻止他离开。

  最后,林初白便在母亲的大力拉扯下,被推进了车里。

  这对“苦命鸳鸯”也以被拆散告终。

  或许天下所有的“苦命鸳鸯”,都会是这种结尾吧?所以人们倒也不甚惊奇,只是唏嘘几声,渐渐散去。

  还有几个不怕死的,想要看看后续如何。

  却因着权简璃的森寒气势,不敢上前,只能远远的旁观。

  看一对俊男靓女打情骂俏,眼里只有羡慕的份。

  世界向来都是如此不公,人长的美了,就连吵架,都像一部连续剧……

  一直目送着车子离开,林墨歌才微微叹息一声,她心里竟然还有那么一丝庆幸,幸好,苏依云来了。要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或许这样,才是最好的结果吧。

  就算林初白是因为家里逼婚才偷了户口本出来,拉着她火急火燎的领证,可她却一点都不怪他。反而,觉得很可爱。

  如果她从小,也如林初白一般幸福的在一个完整优渥的家庭长大,或许,也会长成如他一般的任性妄为吧?

  只可惜,从小她便学会了如何看人脸色过活,如何,不给别人添麻烦。

  所以,根本就没有那个勇气,赌上一切啊。

  她的叹息听到权简璃耳中,却成了遗憾,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怎么,觉得可惜?你就这么想跟他结婚领证?”

  林墨歌回头,那张比墨汁还要黑的脸色吓了一跳,再看一眼还在等着看热闹的人们,转身就走,“关你什么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你是我的女人!竟然还敢跟别的男人结婚?真是欠收拾!”权简璃气得肺都要爆炸了。

  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能添乱呢。

  “权简璃你够了!别再口口声声说我是你的女人了,我跟初白结婚也好,不结婚也罢,都不是谁的人!我是有人身自由的!”林墨歌停下脚步,愤怒低吼。

  权简璃一直紧紧跟着她,险些一头撞上去。

  看着她张牙舞爪的模样,却也没有生气,反而郑重其事,“我说是我的就是我的!至少在这一个月内,你是我的妻!有戒指为证!”

  说话间便握紧她的手,低头向着无名指看去,谁料,上面光洁溜溜。

  林墨歌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便要缩回手去,却被他紧紧抓着,脸色越来越黑,低沉着嗓音,吐出一句话来,如同来自地狱的审判一般,“戒指呢?”

  “放手,痛!……”她低呼出声,被他的阴沉吓到了。

  他漆黑的眸底满是受伤,连嗓音也带了颤抖,“墨儿,你就这么不屑于我送你的礼物?他送你的钻戒你一直戴着,那个女人送你的项链你也那么紧张。可是我送的项链你却想也不想的还给我,现在,连我送你的戒指也不愿意戴么?还是因为要来跟他领证,所以才故意摘了的?”

  他明明已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对她好了,可是为什么,她却一次次的对他的示好和心意,弃之如敝屐?

  “早上洗碗的时候摘下来忘记戴了。”林墨歌淡淡一句。

  不知为何,看到他如此模样,她心里,真的很难受。

  并不是不屑于他的礼物,当初那条项链,也没有嫌弃。

  只是,她要的并不是一个虚无的礼物,而是他的真心实意。

  其余的东西,她根本就不在乎的。

  可是,她要的,他却偏偏给不了。

  他以为,用其他的,便可以弥补。却不明白她心里,根本就不稀罕那些的。

  “真的?”她一句随意的话,却如同一针强心剂般,将他萎靡的精神重新振作回来。

  她瞪他一眼,不予理睬,转头便向着马路边走去。

  说来也怪,他的心情竟然会随着她的一句话,便忽上忽下的飘动,看到她没有戴着戒指的那一瞬间,他的胸口堵堵的,连呼吸都不畅快。

  可是,当她说只是洗碗时无意摘下的,那堵在胸口的东西,瞬间清空了。

  连天空,都那么湛蓝了呢。

  “墨儿,以后不要随便摘下来了,尽管磨,坏了咱再换。”他几步追上前走,嘴角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你怎么不说买上几车放家里?”她瞥他一眼,无谓的说。

  反正这种事,他又不是没有做过。

  上次送花的时候,不就送了整整一车么?

  后来她让快递送给白若雪的时候,还花了她不少的钱呢。

  谁料权简璃却粲然一笑,魅惑众生,“这主意不错!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决定什么决定,我不稀罕!”林墨歌撇撇嘴,她又不是戏子,要那些首饰做什么?

  有这个心意,倒不如都折合成钱来得实在。

  不过,她是不会花他的钱的,因为不想再欠他什么,也不想有太多的瓜葛。

  权简璃不由分说将她塞进了车子,借着帮她系安全带的举动,在她唇边轻轻一啄,眼底皆是得逞的笑意。

  “这是对你随便摘戒指的惩罚!至于随便跟别的男人来这种危险的地方,回去以后再好好收拾你!……”

  虽然是恐吓的语气,却是满满的宠溺。

  林墨歌心底一沉,“权简璃……”

  “墨儿!”他打断她的话,忽然意味深长起来,“以后不要再跟林初白有牵连了好不好?”

  “我们不是说好了,不会干预彼此的生活么?”她不忍心看他的眼睛,害怕自己会再次沉迷进去。

  一个月以后,便要分道扬镳,为何他还想要控制她的人生?

  “可你现在是我的妻子!”他咄咄逼人。

  “只是这一个月而已!一个月以后我们就再无瓜葛了,所以你现在也不想参与进我的私人生活中来。”

  她说罢,便转头看向窗外,那里,还有一对情侣没有离开。

  似乎依旧在吵架。

  她却不知道,那对情侣今天本来是要领证结婚的,却因为看到了林初白和权简璃之后,一年的感情分崩离析……

  “墨儿!”他心里刺刺的痛。

  原来她没有一刻不在记着,她与他之间,不过是交易。

  深吸一口气,紧紧握着她的手,“至少这一个月里,我不希望你再见他。只乖乖陪在我身边好不好?”

  语气里,是满满的恳求。

  那个高高在上的璃爷,现在在她面前,竟然连大声说话的底气,都没有了。

  “这个我没办法答应你,现在我是他的助理,必须要去工作的。更何况,我还要报考资格证,必须要跟着他多学一些才行。”她淡淡回答。

  权简璃眸色一沉,“你要考资格证,我可以找专业的教授给你上课……”

  林墨歌回头瞪了他一眼,吓得权简璃顿时闭了嘴。

  余下的话,也没敢再说出口。

  他是想要把她关在家里当金丝雀么?

  若是她会安心做他的金丝雀的话,那么两年前,便不会离开了。

  狭窄的空间里,气氛一时变得尴尬起来。

  二人谁都不说话,似乎都在执拗着。

  有些事,只要提起,便是两人同时受伤。而且,根本争执不出任何结果。

  许久,他还是妥协下来,沙哑着嗓音道,“好,我说过不会强迫你的,如果这是你想要做的事,我不会反对。只是希望你记得,你现在,是我的妻,不要再与他有除了工作以外的联系和感情……”

  林墨歌轻咬着下唇,没有作声。

  他的霸道,如同铺天盖地的暴雨,让她透不过气来。

  “明明只是一场梦而已,你又何必如此执着?”她呢喃一句,似乎是在对他说,又像,是在问自己。

  一场梦,再怎么执着,到头来,也总会有醒的时候。

  做得再真实再美,也终究是梦,回不到现实。

  他心底一怔,狠狠揪了起来。

  深情望了她一眼,没有再说什么。缓缓发动了车子。

  她心底,同样的酸痛。

  明明就知道一切都是梦,可她却依旧深深陷入进去了啊……

  她哪里有资格说他?

  因为这件事,她也没有再去上班,而是直接回了家。

  当然,也是权简璃霸道的直接将她送回了家,还说什么,让她乖乖在家等着。

  如果那么听话,就不是她了。

  趁着有时间,正好带着孩子们出去玩了一天。

  逛街,游乐场,母子三人玩得不亦乐乎。也给两个小家伙买了些新衣服。算是对两个小家伙的奖励。

  而跟妈妈一起逛游乐场,是两个孩子最开心的事了。

  母子三个几乎将游乐场里所有的设施全都玩了一遍,直到太阳下山,才乐此不疲的回了家。

  因为在外面吃过了晚餐,所以一回到家,三人几乎是瘫倒在了床上。

  一动也不想动了。

  原来玩,也是很累人的事。

  林墨歌休息过后,便将两个小家伙抱回了床上,让他们舒服的睡觉。而她自己则抱着厚厚的书窝进了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