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77章 全能好男人(1)
  第377章全能好男人

  去温哥华的这些日子,她都没有看书。

  眼看着考试的日子将近,不能再浪费时间了,趁着今天没有去工作,也该好好复习一下了。

  因为没有林初白那么好的天分,所以便更要刻苦努力才行。

  许是玩的太累了,那些密密麻麻的字体在她眼前不断的跳跃着,如同今天刚坐的过山车一般,看的她头晕眼花。

  却仍是强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努力背着……

  夜色弥漫,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过去。

  而沙发上的人儿,早已经拿当成枕头,进入了香甜的梦乡……

  夜半时分,门外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然后,啪嗒一声,门被打开。

  权简璃一边揉着发胀的太阳穴,一边将钥匙装进口袋里。

  然后,脱下外套来挂到了门后的衣架上。

  换鞋,进屋,一气呵成。

  熟悉得,如同这里就是他的家一般。

  今天整整开了一天的会议,那些部门经理们吵得他头都大了。现在只想着好好睡一觉,补充体力。

  否则的话,他可能随时晕倒的吧?

  后背上的伤口,因为坐了一天,也阵阵发痛。

  可他连医院都没有时间去,从公司一出来,便匆匆赶来这里,想要见一见那个日思夜想的人儿。

  进了客厅,一眼,便望见那只窝在沙发里熟睡着的小猫儿。

  红扑扑的脸蛋,长长的微卷的睫毛,还有那可爱的睡姿,都让他心底一软。

  一身的疲惫,似乎在瞬间便消散了一般。

  那身可爱的粉色小兔子睡衣,衬得她肌肤越发雪白清透,着实诱人。

  蹑手蹑脚走到卧室,打开门,月光倾泻而下,洒在床上两团小小的隆起之上,静谧而温馨。

  连同他心底的空洞,也被这温馨,轻易地填满。

  关上门,再次回到沙发前小心翼翼将那只小猫儿抱起,向着隔壁房间走去。

  自从搬来这里之后,他把房子装修得极尽奢华,却没有住过几次。

  因为没有她在,那张床,大到寂寞。

  而此时抱着她来,这个房子,才算是家。

  小心翼翼将她放在床上,盖好被子,这才转身进了浴室。

  林墨歌只觉得好像来到一处温暖又舒适的所在,像是坠落进大片大片的云朵中一般,舒服得哼哼了两声,往被子里钻了钻,继续熟睡。

  做梦都不会想到,她早已经被套进了狼窝……

  权简璃从浴室里出来,腰间只围了一条小小的毛巾,精壮的身姿站在橘黄色的灯下,极具诱惑。

  然后掀开被子钻了进去。长臂一勾,轻易地将那只缩成一团的小猫儿揽进了怀里。

  睡梦中的林墨歌,只觉得有一处温暖而坚实的怀抱,让她心神向往。

  忍不住向他怀里钻了钻。

  微凉的唇,就那样有意无意贴在了璃爷胸前,如过电一般的刺激感觉,激得璃爷一个哆嗦,显些失了守。

  看来这两年他都快要憋成废人一个了。

  这些日子,偏偏又连姨妈都跟他唱反调,整夜抱着这个女人,却又不能做什么。这种痛苦和煎熬,简直就是人神共愤啊。

  不过,已经过了这么久,应该可以了吧……

  他一双大掌不安分地开始游移,害怕吵醒她再遭到反抗,小心翼翼地探入进去,然后猴急地向下探去……

  咔嚓!

  一颗滚烫烫,火辣辣的心,就那么碎了个彻底。

  在摸到那团厚厚长长的某东西时,璃爷的心,彻底碎了。

  咬牙切齿,暗自把一个名为大姨妈的东西诅咒了无数遍。

  看来,今天晚上又要继续煎熬了……

  可偏偏,林墨歌睡得太熟,根本就一无所知。

  还一个劲的往他怀里钻,如同八爪鱼一般,手脚并用,将他缠了个死紧。

  二人的身体紧紧贴合在一起,璃爷的痛苦,有谁能懂?

  他甚至都在想,这个女人是不是故意要整他的?是不是知道他不能碰她,所以才要这般报复?

  可就算是憋得再难受,璃爷也舍不得将她推开,只能不甘的在她唇上,颈间,狠狠的吻了下去,以弥补自己那颗受伤的小心灵。

  他却根本就不知道,刚才摸到的,只不过是小兔子睡衣上的尾巴罢了……

  夜色,愈深……

  大灰狼与小粉兔的故事,才刚刚上演……

  许是前一天玩的太疯了,又许是床太过柔软舒适,这一觉,睡得昏天暗地,前所未有的舒服和踏实。

  林墨歌翻了个身,还想要再睡个懒觉,却忽然想起来还要给孩子们准备早餐,而且还要去上班。

  便只得迷迷糊糊坐起身来,懒懒得伸了个懒腰。

  然后,揉揉还未睁开的眼睛,踢踢踏踏下了床,凭着感觉和记忆,向着洗手间方向走去。

  却不料,咚!

  “呀!”

  她低呼一声,摸摸被撞疼的额头,这才睁开了眼睛。

  可是面前哪里是洗手间,分明就是一面墙壁啊。

  怎么回事?

  这墙壁好眼生啊,好像不是她家的啊。

  再看一眼四周,这奢华的装饰,土豪一般的风格,还真不是她的家!

  等等,这到底什么情况?

  她记得昨天晚上哄着孩子们睡觉以后,她是窝在沙发上看书的啊,怎么一觉醒来就到这里来了?难道……是穿越了?……

  可是,这也太荒唐了吧?

  她又不是那种整天只看穿越剧的宅女,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

  可除此以外,好像也没有其他的解释了吧?

  毕竟一觉醒来就换了个场景,这也实太匪夷所思了。

  就在她胡思乱想,甚至已经开始编造理由说服自己接受穿越这个事实的时候,滴滴两声响,然后,啪嗒一声,门开了。

  一个小小的身影走了进来,让她瞬间如打了鸡血一般,差一点就感动得热泪盈眶了。“羽寒!?宝贝,你怎么会来这里?该不会也穿越了吧……”

  “……”

  羽寒看着妈妈兴奋的模样,眨了眨眼睛,“妈妈,这里是爸爸的房间啊。”

  “啊?爸爸……你是说,这是权简璃那混蛋的家?”林墨歌惊讶得眼睛瞪得大大的,再看一眼四周围,没错,她刚才还觉得这些装饰有些眼熟呢,因为当初搬过来的时候她扫过一眼的啊。

  那就是说,昨天晚上她睡着以后,是被权简璃那混蛋抱到这边来的?

  那她不会……

  嘶……

  心里一麻,反射性低头一看,还好,小兔子睡衣还好好的穿在身上。

  可是,实在不科学啊。

  以那个禽兽的所做所为,都把她抱到床上了,竟然什么都没有做?

  实在是太诡异了!

  她又哪里知道,昨天晚上璃爷错把小兔兔的尾巴当成了某样女性用品,整整憋屈懊悔了一夜。

  羽寒眨巴着眼睛看着妈妈,今天的妈妈好像特别奇怪呢。

  情绪波动似乎有些大啊。

  “恩……”小声的应了一句。

  林墨歌走过去抱起羽寒来,愤愤然道,“哼,真是个混蛋,谁稀罕在他这里睡了!走,咱们回家!”

  “妈妈,妈妈!醒了么?”刚回到玄关处,月儿就一边刷牙一边跑了出来,说话的时候还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可爱极了。

  “你以为妈妈跟你一样爱睡懒觉呢?”林墨歌瞪了小妮子一眼,便准备要进厨房,“饿了吧?想吃什么?妈妈给你们做……都怪权简璃那个混蛋,竟然大半夜的搞出这种事来,他以为他是蚂蚁啊,随便就能把人给搬过去……”

  一边絮叨着一边进了厨房,却被那个高大的身影吓了一跳,“啊!……你……”

  “妈妈……爸爸在厨房做早餐……”羽寒后知后觉得回禀道。

  权简璃转过头来,阴沉的眸子对上了她晶亮的眼,低沉道,“你说谁是蚂蚁?”

  “额……你听到了?”林墨歌尴尬一笑,“谁让你发神经的。我在这里睡的好好的,干嘛要把我带到那边去?你那个跟皇宫一样奢华的地方,我这种粗人,睡不惯!”

  话是这么说,她昨天晚上可是睡得不知道有多舒服呢。

  权简璃眉头一挑,笑得越发肆意,“是么?也不知道是谁睡得跟小猪一样呼噜呼噜。”

  “……”

  林墨歌心里咯噔一下,她该不会是睡觉的时候打呼噜了吧?

  这也太丢人了。

  不过,这个男人说的话,她才不信!

  饶是如此,依旧小脸通红。

  “便宜老爸,妈妈是小猪的话你是什么啊?公猪?”月儿一边咬着牙刷一边语出惊人。

  权简璃那张俊朗的面容,瞬间拧成了疙瘩,“就算是公猪,也是一只英俊非凡的公猪!”

  天!

  林墨歌跟羽寒彻底无语了。

  这个男人竟然会承认自己是只猪?这……

  “宝贝儿,你快去看看今天的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升起来了?”林墨歌冲着羽寒道。

  羽寒心领神会,竟然真的屁颠屁颠跑到了阳台。

  月儿撇撇嘴,“可是公猪都长一个样子呢……”

  “也有不一样的……比如,骨胳精奇的那种……”权简璃竟然没有生气,反而又接了话。

  这父女二人,竟然还真就着公猪这个话题讨论起来了,看得林墨歌诧异不已。

  权简璃垂眸,看一眼刷牙也不安分的月儿,再看一眼站在他面前,傻傻愣着的女人,不禁莞尔一笑。

  这母女二人,倒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

  都是一副睡眼朦胧的呆萌表情,红扑扑的脸蛋,晶亮清透的眸子,尤其,一人顶着一个鸟窝头,邋遢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