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81章 全能好男人(5)
  第381章全能好男人

  不会受冷不会挨饿,更不会看什么人的脸色过活。

  可是如今才知道,原来,他的童年,比她还要更加可悲。

  原来这个男人心底,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伤痛。所以,他才会在有能力保护自己之后,结下了厚厚的伪装,就是不希望,自己再回到过去罢了……

  儿时的他在她眼里,不过是一个受了伤的孩子,需要人去抚慰罢了。

  伸手,紧紧的拥住了他窄劲的腰,将脸靠在他身上,想要给他一些安慰。

  “怪不得你跟他从来都不对盘……”她呢喃着。

  他冷冷一笑,“其实我真的恨他,若不是那一次他救了我一命,或许现在,我早就将他们都赶出了权家……”

  林墨歌心里咯噔一下,可是,有这样的想法,却又那么符合他的性子。

  他向来都是恣睢必报,对待一个伤害过他的母亲,他都能狠下心来年年给她过忌日,那以对父亲,便也好不到哪去。

  “从小,老头子就偏心,他的爱,他的宠,全都给了老大。无论做什么,都是只有老大的份。因为思念死去的妻子,甚至有整整两年,他都会搂着老大睡觉……你知道我有多羡慕么?我甚至都不奢望能被他搂在怀里,哪怕,只是一个赞许的眼神,都心满意足……

  可是,他却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我,连跟我说话,都觉得是一种耻辱。那个时候,我一直想要问他,既然这么恨我,这么讨厌我,当初为何要救我?为什么不让我跟那个女人一起死了算了!?

  既然救了我,又把我丢在一边当成空气,那种感觉,更难受啊……我宁愿,他从来都不曾对我好,也好过像后来那样,对我不管不顾。有一次,我负气离家出走,可是,整整三天,都没有人来找我。

  后来,我忍不住偷偷跑回家来,才发现他正陪着老大在院子里练剑术!他根本就不知道我曾经离家出走过!……”

  他的嗓音,微微哽咽起来。

  林墨歌心里钝钝的痛,将怀里的人,搂得更紧了一些。

  对权老爷子的印象,变得更加晦暗了。

  明明不爱苏依柔,却只是因为她笑起的样子,像极了他死去的妻子,所以,便逼迫着娶了苏依柔进门,生生将她和心爱的男人分开。

  强迫了苏依柔后,竟然还将怀孕的她绑起来,直到她平安生下孩子。

  可是,却又对那孩子不管不顾,在他面前,只偏心于亡妻的儿子,这种做法,着实太过分了一些。

  若她是权简璃,相信也会跟权简璃一样的恨权老爷子。

  他说的没错,若不是那一次,权老爷子出手救了他,那么,他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毁了整个权家!因为那里,根本就没有任何他留恋的东西。只有无边的恨意……

  他哑着嗓子继续道,“你知道么?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努力用功,然后想尽一切办法,夺走属于老大的一切!我要将老大赶出家门,让他永远地从老头子面前消失,让老头子的眼中,只有我一个!……”

  “所以,你就去了欧洲留学学建筑?”她婉转问道。

  他垂眸望着她,微微点头,“或许是我运气好吧,又一心想要有所成就,所以,便接二连三的获奖,在欧洲有了自己的事业……

  而那个时候,因为老大迷恋赌博,根本没有心思管理公司,甚至拿了公司的钱去赌,让权氏亏空了很多。整个公司几乎成了一个空壳子。

  老头子一怒之下,便禁了他的足,也解除了他的公司职务。我趁着这个机会放弃了国外的一切,回到国内,想要接手公司。可是,老头子却提出,说我还太小了,根本没有资格接手公司,还说我没有实力。

  所以,我便从最简单的做起,帮他拿下一个又一个大项目,好让他看清楚我的实力。可他又说,自古先成家,后立业。等我有了子嗣后,才会让我接手。

  而那个时候,羽晨已经高中毕业,老头子暗中想要让羽晨接手公司的。我一怒之下,才想到了找人代孕的办法……”

  “所以,你当时是为了接手公司,才会找到我……可是,到了那个时候,你又后悔了?……”林墨歌接着问道。

  因为那一夜,不光是她不情愿,她能感觉得到,那个男人,也是满满的抗拒。

  “恩,那个时候,我后悔了。我害怕会再制造出另一个不幸的我来,害怕再上演一场同样的悲剧……”他微微叹息一声,嗓音越发悲凉,“可是,为了能得到公司,为了报复老大,我只能坚持下去。虽然会制造出另一个我来,可是,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那个机会,我不能失去!”

  “而事实证明,我的决断是正确的。把孩子抱回去以后,老头子再也没有办法阻止我接手公司,而我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老大手中的股份,全部转移到我的名下……也将公司里所有老头子的人,全都替换下来……”

  她有些于心不忍,“原来,走到现在这一步,你付出了那么多……”

  他紧紧的搂着她,温热的指在在她脖颈间抚摸,“原本,我以为报复后会感到快乐。可是,把老大一家赶走,看着年纪越来越大,能力越来越小的老头子,心里却只有空虚。我忽然意识到,原来这么多的来,我都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只为了仇恨而活着……”

  “所以,你明知道权老爷子用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做诱饵,目的就是让老大一家回国,你也没有阻止是么?”她从未像现在这般,了解这个男人。

  他所有的冷漠,所有的孤傲,所有的无情,都不过是他的伪装罢了。

  他的内心,比任何人都脆弱。

  只不过,是一个想要得到爱的小孩子而已。

  而他的报复,也只是一个小孩子的正常发泄。

  发泄过后,便后悔了。

  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认错,如何弥补……

  因为,根本就从来都没有人教过他这些……

  从小到大,他学会的,都是如何不让自己受伤,如何好好活着,在夹缝中活着……

  “墨儿,你会不会笑我?会不会嫌弃我?我的过去,如此不堪……”他呢喃着,轻轻抚弄着她的耳垂。

  “怎么会呢,我的过去,不是也同样不堪么?”她苦涩一笑,扬眸,望进了他炙热而又哀切的眸眼。

  他是从小便知道了人心险恶,世态炎凉。

  过早的看清了亲情的真相。

  而她,却是被蒙蔽到了最后,被人利用着,直至榨干最后一滴鲜血,才看清楚,原来她一直以为的倚靠,相守的亲人,原来,竟然是丑陋的吃人不眨眼的魔鬼!

  她和他,谁又能嫌弃谁呢?

  不过都是同样被人遗弃玩弄的可怜孩子罢了……

  “谢谢你墨儿……”他由衷说道。

  眼底,终于流露出一丝愉悦舒心的光来。

  “正因为我们都有个悲伤的童年,所以才更要对孩子们好才对啊。不能让他们再体会我们受过的苦,也不能让他们再有一个悲伤的过去……”

  她就那样怔怔的望着他,“权简璃,答应我,以后跟孩子们好好的,尽量,跟孩子们多一些相处的时间,用心爱他们,好不好?”

  他微微迟疑,“我只能说尽量。”

  “好,我不会为难你。若是你觉得难过或者害怕了,随时告诉我,好么?”她握着他手,轻轻摩挲着。

  原来这个男人所有的外强中干,都不过是在虚张声势罢了。

  “那墨儿,你可不可以也答应我一件事。”他缓缓开口。

  “什么事?”她疑惑,却忽然有些不安。

  若是他再开口让她留在他身边,她该如何回答?

  在知道了他的悲伤过去之后,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像以前一样果断的拒绝。可是,让她留在他身边做一个无名无分见不得光的情人,她根本就错不到。

  所以,真的害怕,他会说出这件事来。

  “以后不要再跟那个女人有任何瓜葛好不好?也不要再有来往。我不希望我的女人跟她有任何关系……那个女人的狠心,你根本就不了解。狐狸的眼泪,本就是虚伪恶心的……”

  她心里一揪,转而,又偷偷松了口气。

  原来,他并不是说那件事。

  “好,我只能说,我不会再主动找他们,好不好?如果他们需要我,我也没有办法视而不见。毕竟,干爹于我有恩。”

  原本,她以为项傲阳会是她的亲生父亲。

  可是后来才发现,并不是像她想的那样。

  不过,饶是如此,她也已经心满意足了。

  因为项傲阳对她真的很好,让她第一次体会到了有爸爸的温暖和幸福。

  而知道干妈便是权简璃的亲生母亲,实属偶然。

  只能说,这是她与权简璃间的孽缘吧?

  如果不是因为苏依柔,或许,他就不会去温哥华。

  也就没有了她与他后来的相遇和交易,他也不会为了救她而受伤,两人的关系,依旧像以前一样僵持,根本就不会有再进一步的熟悉和了解。

  所以,一切都是冥冥中的安排。

  她早就知道,她与权简璃,此生注定要纠缠一辈子的……

  “不行,我不许你再见他们了,一面都不行!”他忽然间变成了孩子心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