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83章 糙汉子也有春天(1)
  第383章糙汉子也有春天

  “不要啦……还要上班……”她再次挣扎。

  “一会儿再去……”

  “孩子们还在!”

  “我锁门了!”

  暧昧的气流在卧室里流窜,在他的火热攻势下,她就那样轻易败下阵来……

  却忽然,隐隐传来敲门的声音。

  “有人……呜……”

  “专心一点!……”

  他最讨厌她不专心了,明明这么浪漫又重要的时刻,她竟然还管其他的。

  再说了,两个小家伙不是还在客厅么,就算岳勇来了,也有他们去开门迎接。

  而且,他让岳勇买了很多礼物过来,都是送给两个小家伙的。

  为的,就是能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好让墨儿可以有时间好好陪他,而不是整天跟两个小家伙腻在一起……

  却不料,砰!

  重重一声响,卧室的门竟然被生生撞开!

  天底下除了璃爷,谁还能有这种撞门的本事?

  “岳勇!”权简璃怒吼一声,转过头去准备开骂。

  林墨歌也趁机抬头一看,嘶……

  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灵……灵儿!?”

  黄灵儿高高抬起的飞毛腿还没来得及放下,那标准的姿势,一看就是特意学过的。没错,因为拍戏需要,她近来一直都有跟剧组的武术指导学习,就算动手打架都没问题,踹个门什么的,更是小事一桩。

  黄灵儿看着眼前的旖旎场面,不禁小脸一红,下一秒,却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咬牙切齿便要往上冲,“权简璃你个混蛋!人渣!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对小墨墨动手,真当我们姐妹儿是好欺负的不成?看姑奶奶我今天不把你大卸八块!”

  她可是听两个小家伙说,权简璃把妈妈拦在卧室里,很长时间了都没有出来。

  所以放心不下才冲进来的。

  没想到,竟然看到了如此暧昧的一幕!

  权简璃正压在林墨歌身上,将她身上的毛衣扯下来一半,露出纤细的腰肢。一双大掌还在她内衣里伸着没来得及抽离。

  他身上的衬衫也被撕扯开来,露出蜜色的健壮胸肌来,着实惹火。

  果然,小墨墨以前就说过,这厮就是个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禽兽啊禽兽。没想到真是百闻不如一见,竟然真是如此!

  一大清早,便要强行对小墨墨行不轨之事,若不是她及时赶来,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小墨墨的清白之身可就不保了啊。

  “等下!灵儿阿姨,腿下留人啊,你踢可以,千万要留便宜老爸一口气……怎么也得让他把遗嘱写好以后再断气啊……”

  月儿紧紧扯着黄灵儿的衣角,可怜巴巴道。

  那模样,真像一只乞求着的小绵阳一般,别提有多可爱了。

  可某人却陡然怒火中烧,“月儿!你就这么盼着你老子一命呜呼是么?”

  林墨歌也一个没忍住,险些笑出声来。

  这小妮子竟然说让他写好遗嘱再断气,到底是从哪学来的东西?

  该不会又是从三叔那里学来的吧?

  这一大一小整天在一起,真是没个正形!

  羽寒此时也安静的走了进来,看一眼床上还以少儿不宜的姿势抱在一起的二人,转头对着黄灵儿道,“灵儿阿姨,大卸八块是要坐牢的。”

  “哈哈,果然还是羽寒懂得多哈,那就综合一个你们两个的意见,打个半死好了。正好还能写遗嘱,阿姨也不用坐牢。”灵儿嬉笑着,便威风凛凛往床前一战,双手叉腰,那模样,跟街头准备吵架的泼妇一般。

  权简璃脸色一沉,“我跟墨儿恩恩爱爱的,你来凑什么热闹!”

  他好不容易才抓住个机会,眼看就要得逞了,这女人竟然跑来捣乱!

  真是活的不耐烦了,璃爷现在都快要爆体而亡了好么,只想跟墨儿好好恩受缠绵一番,哪里有心思理她?

  “我呸!脸皮真厚!小墨墨现在可是我的准嫂嫂!我要保护她是理所当然的!”黄灵儿冷哼一声,冲着林墨歌点点头,“小墨墨,别怕,快过来,姐妹儿保护你!”

  林墨歌这才意识到自己跟这厮的动作有多狼狈。

  赶紧将他推开,从他身下逃了出来。

  将散乱的马尾再度胡乱扎好,又将毛衣扯平,这才松了一口气。

  “灵儿,你怎么一大早的跑来了?”她有些奇怪,往日灵儿来的时候都会提前打电话的,没想到今天竟然连电话都没打,直接就闯上门来了。

  “喔,我是来看小……”黄灵儿忽然意识到自己险些说漏,赶紧改口,“来看两个小家伙的。都这么久没见了,太想他们了嘛。”

  林墨歌的心也跟着她狠狠提了起来,生怕这丫头说错一个字把小宝宝给供出来。

  听到她改口,这才松了一口气。

  权简璃却身下一空,心里一阵阵空虚,脸色更是不悦,“既然来看他们的就出去好好看,别打扰我跟墨儿的正事!还有,墨儿是我的女人,不是你的准嫂嫂!”

  额……

  林墨歌额头直冒黑线,这厮还认真起来了。

  “哼,你说不是就不是了?墨儿已经承认了,关你什么事……”黄灵儿也是气不打一处来,反正她一直都不喜欢权简璃,“再说了,你都要跟别的女人成双成对了,就看不惯小墨墨幸福美满?你这么小心眼,是病,得治!”

  “灵儿!”林墨歌低呼一声,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了。

  她真怕权简璃会发怒,虽然不至于打女人,可是现在怎么说权简璃也是灵儿的老板,若是一声令下把她封杀的话,那可就糟糕了。

  反正惹怒了权简璃,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啊咧?小心眼也是病么?要吃什么药啊?”月儿眨巴着晶亮的眸子,傻乎乎问道。

  羽寒撇撇嘴,“月儿,灵儿阿姨只是在取笑爸爸,并没有药的。”

  看着儿子竟然如此认真的解释,权简璃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们两个给我闭嘴!”

  “该闭嘴的是你!”林墨歌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刚才怎么答应我的?以后要好好跟孩子们相处,才一个眨眼的功夫就忘记了是不是?又开始凶巴巴了,你以为你是地狱使者啊?”

  权简璃瘪瘪嘴,不吭声了。

  转而委屈地看了林墨歌一眼,“墨儿,是他们合起伙来欺负我。”

  “……”

  黄灵儿眼睛眨啊眨的,看着这样乖巧听话得像只小狗般的权简璃,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这厮以前不都凶神恶煞的么?

  怎么几天不见,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

  被小墨墨这么一吼,整个就蔫儿了?

  低头,问月儿,“月儿,羽寒,你们爸爸没毛病吧?”

  羽寒摇摇头,“灵儿阿姨,爸爸没事。”

  最近爸爸跟妈妈的感情要比以前好多了,大概是从去温哥华过年开始的吧。

  反正对他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

  最好,爸爸和妈妈可以永远像现在这样,那他就心满意足了。

  月儿冲她眨了眨眼,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灵儿阿姨,虽然我也觉得这样的便宜老爸很可怕,可是他这几天一直都是这样的啊。而且喔,便宜老爸刚才还给我们做了海鲜意大利面吃呢,没有毒的喔……”

  “额……没毒?你们确定没毒?”黄灵儿一脸的不敢置信。

  要说权简璃主动做早餐的话,一定没什么好事。

  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她才不相信这个恶魔会有这么好的心情给孩子们做早餐!

  权简璃听着一大两小在怀疑他的真心,脸色越来越阴沉,翻身下床,懒散的整理着衣衫,语气冰冷道,“别人的家事打听完了就赶紧走。”

  他话里的意思,黄灵儿就是个爱说八卦的长舌妇!

  黄灵儿一听这话更加不干了,撸起袖子就要往上冲。

  吓得月儿赶紧抱紧了她的大腿,刚才她踢门的那一脚,两个小家伙可是看在眼里的,这要真的踹到爸爸身上,可就真的连遗嘱都来不及写就一命呜呼了啊。

  她可不要做个穷光蛋二世祖。

  林墨歌也吓了一跳,再这么下去,一会儿真得打起来不可。

  反正这两个人是谁也不可能让谁的了。

  当下便匆匆挡在了黄灵儿面前,拉着她的手,“走灵儿,咱们出去看电视去!”

  然后转头瞪了权简璃一眼,“权总,都这么晚了,还不赶紧去公司?”

  权简璃闷闷不乐,幽怨的看了她一眼,那叫一个委屈无处发泄。

  他等这么个机会容易么?

  昨天晚上以为得手了,结果楞是把睡衣裤子上的兔子尾巴当成了某女性用品,结果生生憋了一夜。

  现在好不容易发现真相了,想要迟来的补偿一下,却是被这个不长眼的小明星给打扰了,真是不甘心啊!

  月儿冲着权简璃吐了吐舌头,看着他不开心,月儿就开心。然后,跟着妈妈和灵儿阿姨一起进了客厅。

  羽寒同情的看了爸爸一眼,什么话也没有说,乖巧的走了。

  一场大战刚刚平息下来,门铃又响了。

  “咦?这又是谁咧?今天我们家客人好多喔……”月儿兴奋不已,反正她就是人来疯的那种,人多了热闹嘛。

  不等妈妈开口,便屁颠屁颠的跑去开门了。

  要是干爹的话就太好了,刚好大家都凑齐了。

  额……好像也不太好,干爹在,便宜老爸也在,说不定真的会打起来的,到时候她可不知道要帮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