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89章 夜长梦更多(1)
  第389章夜长梦更多

  “他是不是又要送月儿和哥哥出国?否则的话,怎么会忽然对我们这么好呢?”

  林墨歌心里一痛,或许是两个小家伙在一起的时候久了,便心有灵犀了吧?

  两人将开朗和幸福共享的同时,也将不安共享了。

  “不会的,以后只要有妈妈在,都不会让爸爸送你们离开了,好不好?”

  “恩,妈妈拉勾!”月儿伸出小小的手指来。

  “恩,拉勾。”林墨歌嫣然一笑,轻轻在两个小家伙脸蛋上印上一吻,“乖乖睡吧,其实,这才是爸爸本来的样子啊。他原本就是爱你们的,只是不善于表达罢了。所以,让我们一起教会爸爸怎么表达,怎么爱家人好不好?”

  “好!……”

  两个小家伙同时开口,母子三人,相视一笑。

  苏依柔说的没错,爱一个人,并不是占有和索取,而是宽容和给予。

  只要,他想要改变自己,那么,她和孩子们,便会包容他的一切,陪着他一起努力。

  就算,爸爸和妈妈没有办法组成同一个家庭,可是,却会给孩子们最完整的爱。

  刚哄着孩子们睡着,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看着上面闪烁着的名字,她心底微微一沉。

  轻轻关上门,走到客厅接起了电话。

  “喂,初白?”

  “小墨墨,你再无故旷工我可要扣你工资了喔。”电话里传来林初白清爽的嗓音,依旧是半开玩笑的模式。

  她微微一笑,“抱歉初白,我这就过去。”

  “小墨墨,我刚接到一个案子,需要到a市去出差,你要不要陪我一起去?”林初白玩笑过后,便开始说正事。

  “a市?什么案子,还需要你这个头牌大律师专程跑到a市去?”林墨歌有些诧异。

  因为林初白并不喜欢出差,一般有需要出差的案子,都是交给下面的人去办的。

  而他只负责一些s市本地的工作。

  而且,还是心情好的时候。

  其实更多时候,是窝在办公室里看书的多。

  她心里明白,林初白之所以在办公室里待着,不过是想多陪陪她罢了。依着他以前的性子,哪里会是能窝得住的人呢?

  就算不出去花天酒地,也绝对不会乖乖待在一处的。

  现在为了她,真的改变了很多。

  可偏偏,她却无以为报。

  就连答应他的求婚,她都没有办法做到。

  林初白微微迟疑了一瞬,然后才道,“是关于雪城项目的。我也是刚刚得知的,雪城项目早在年前就因为火灾而停工了。现在我们是受了施工方的委托,要查明真正的火因的,因为权氏要将起火原因安在施工方头上,告他们监管不力,自动灭火系统不安全。”

  林墨歌心里咯噔一下,握着手机的手指,节节泛白,“雪城项目?失火了?”

  “恩,听说烧得面目全非,所幸的是并没有人员伤亡。”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也有些飘渺了。

  林墨歌只觉得心脏噗通噗通直跳,怎么权简璃都没有告诉她?

  她曾经为了得到那个项目,被林广堂和王云一次次威胁利用,将自己的清白和尊严,都呈现给了权简璃。

  甚至偷图纸的那次,被逼着从四楼跳了下来。

  那一刻,她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

  却没想到,曾经被权简璃那么看重的一个项目,让她失去了那么多宝贵的东西,与权简璃纠缠得越来越深的雪城项目,竟然就这样,失火了。

  这个结局,着实有些荒谬。

  该说竹篮打水一场空么?

  还是说,应该唏嘘?

  再怎么争,再怎么抢,到头来,只不过是一场空。

  现实,还真是给她上了残酷的一课呢。

  她收回心神,黛眉紧皱,“初白,你接这个案子,是不是因为对方是权氏?”

  因为她知道,初白一直对当初月儿被抢走的官司耿耿于怀。

  他一直在努力学习,想要有机会,再跟权简璃一争高下。而这次,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以他好胜的性子,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只是,她担心一直这么下去的话,他们二人,终将会有一个受伤……

  电话那头的林初白,回答得很痛快,“没错,其中一个原因,确实是这个。我想要用自己的能力,给权简璃重重一击。但是,还有一个原因,这个案子涉及到很多的内容和方面,将是一次很好的经验。所以我才会接下来的。墨墨,我知道你担心我会感情用事,所以我才希望你能陪我一起去的。一来可以监督我,二来,也可以学习一些东西。这么好的机会,我不希望你错过。”

  林墨歌有些迟疑,许久没有说话。

  她也知道,林初白是为了她好。

  既然她现在决定了走律师这条路,那么多积累一些经验,绝对是好的。

  而且这么大的案子,她有幸能参与其中,实在是个很难得的机会。

  正如林初白所说,她担心他会感情用事,把这个案子毁了。

  可是现在考虑这些似乎也晚了。

  因为案子,已经接下了。

  “墨墨,你可以先考虑一下,如果不想去的话,我不会勉强你的。”林初白贴心道。

  “没事的,我跟你一起去。”林墨歌郑重回答。

  “真的么?那你准备一下,我过去接你。”林初白惊喜道,她似乎可以看到他此时脸上洋溢的微笑。

  “好,我在楼下等你!”说罢,才挂了电话。

  忽然想到,从始至终,他都没有说过昨天去领证的事。

  而且,只是因为她答应陪他一起去出差,就这么开心。

  这种单纯的心态,她真的越来越愧疚。

  因为去a市出差,路上便要几个小时,她怕今天会赶不回来。

  若是只留两个孩子在家,她不放心。

  可是权简璃那么忙,她也不忍心让他看孩子。尤其,更不能让他知道,她要跟初白一起去a市。

  恐怕权简璃知道了,会尽一切办法阻挠的。

  想来想去,便想到了黄灵儿。

  看她今天的样子,想来应该是不用拍戏的。

  于是便给她打了电话过去,说是如果她今天晚上回不来的话,让黄灵儿来照顾一下孩子们。

  果然,黄灵儿痛快的答应了。

  还说什么让她玩的开心一点,跟林初白共度浪漫之夜……

  因为孩子们已经睡着了,她也不忍心再吵醒。便在桌子上留下了便条,说了要出差的事。让两个小家伙好好看家,乖乖听灵儿阿姨的话。

  整理好一切后,这才匆匆下了楼。

  另一边,权氏大楼。

  宽大的落地窗前,权简璃挺拔的身姿站在那里,懒散的看着脚下的风景。

  这偌大的办公室,曾经是辉煌和权利的象征。

  可如今,他形单影只,却如此寂寞。

  指尖,还残留着那女人发丝间淡淡的香气,她的一娉一笑,哪怕是生气时张牙舞爪的模样,都能让他回味到失了神。

  只不过,那小女人的性子着实太烈了些,就像一匹难以驯服的野马。

  可,越是难驯服的,璃爷就越是喜欢。

  收回心神,看着桌子上放着的几份文件,眉头微微皱起。

  年后开工了,a市那边的搜查科,也正式投入了工作。

  而他则接受了部门经历的提议,特别派了一个小组过去,一来可以督促着搜查科调查,二来,也可以站在公司的立场,用心取证,或许,还可以发现一些别人忽略掉的线索。

  毕竟自己的人办事才放心。

  希望如此一来,雪城项目失火的事,也可以尽快调查清楚。

  虽然他对雪城项目的损失并没有什么遗憾,毕竟当初风头正盛的时候,已经将投入的资金全都转化为公司的股份赚了回来。

  不过,这事还是需要好好结尾才行。

  因为璃爷,是个做事有头有尾的完美主义者。

  而且,雪城项目失火的事,太过蹊跷,再怎么看,都像是有人刻意而为之。

  他去温哥华,便是要找项傲阳兴师问罪的,可是,项傲阳却说过,雪城项目的事,并不是他所做。那么,除了他,还会有谁呢?

  整个s市,敢在他眼皮子底下动手脚的人,还没有出生呢……除非他是不想活了……

  岳勇敲门进来,脸色有些沉重,“璃爷,有个坏消息!”

  权简璃眉头微皱,“什么坏消息?”

  心里下意识以为,是关于墨儿的。因为他现在心心念念的,都是墨儿。

  岳勇将手机里拿给他看,上面是一条信息,短短几个字,权简璃却看了好几遍。脸色越来越沉,“什么时候的事?”

  “我们在温哥华的时候!他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刻意封锁了消息,所以直到刚才我们的人才发现!”

  “给我盯紧了!一有什么风吹草动马上报告!”

  “是璃爷!还有璃爷,我已经打听过了,他在里面的时候,似乎跟外界还有联系……”岳勇又接着道。

  权简璃眸光一暗,“你是说,他在里面关着,外面却有人帮他做事?”

  “是的璃爷。不过与他接头的人太过隐秘,直到现在还没有露出破绽,所以无从调查。”

  “该死!”权简璃低咒一声,忽然却剑眉微挑,“不过,若是真有此事,那便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看来我们要找的放火的凶手,找到了……”

  岳勇猛然抬头,惊讶道,“您是怀疑雪城项目,是他做的手脚?可是,他的羽翼早已经被我们砍掉了,哪里还会有这么大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