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93章 夜长梦更多(5)
  第393章夜长梦更多

  在床上翻滚了几圈,愈加兴奋了,这些天从他那里受的委屈总算是发泄出来了。现在的权简璃,一定在对着手机生闷气呢吧?

  啊哈哈哈……

  伴随着她猥琐的笑,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吓得她一阵心惊肉跳。

  倒不是因为害怕,而是以为房间的隔音效果不好,惊动了初白。

  赶紧收敛了笑容跑去开门,心里还在想着要用什么借口呢,干脆说自己看了一个笑话,所以才笑的这么大声好了。

  “初白不好意思……呜……”

  她刚开门探出头去,却忽然被一个高大的身影闯了进来,顺势捂住了她的嘴巴。

  林墨歌顿时慌了,脑袋里闪过无数个单身女子住酒店被杀害的案例,陡然一股凉意从脚底冒出,身子僵直,连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完了,她不会是这么倒霉遇上了什么杀人狂魔吧?

  早知道就先向外看一眼再开门了,她还以为是初白呢啊,谁能想到会倒霉到这个份上,出门就遇杀人凶手?

  可是,她不能就这么死了啊,她还要活着回去见孩子们呢,还要等小宝宝回来跟哥哥姐姐团聚呢啊……

  许是孩子们给她的力量,猛然间爆发出了巨大的能量,狠狠一跺脚,砰!

  嘶……

  重重踩在了面前男人的脚上。

  男人一直桎梏着她的身子往房间里推挤,她却死命扒着门框,想要逃出去。

  只要通知初白就好了,就算是跑到大厅里也好啊,至少会有保安啊。

  一瞬间,脑子转的飞快,可是,却还是低估了这个男人的力气。

  根本就不管她心里在想什么,搂着她一步一步向房间移动。

  她咬紧牙关,使出吃奶的劲想要将他退出门外,却不料,男人似乎看出了她的意图,想要迅速关上门。

  她便趁着他关门的空当用力向前一冲,砰!

  “恩……咳咳……”

  男人的背重重撞在门棱上,疼的他一声闷吭,松开了手。

  “救!……怎么是你!?”林墨歌刚刚开口要喊救命,却在看到那张熟悉的脸时,险些咬了舌头!

  砰!

  权简璃疼的龇牙咧嘴,俊朗的面容已经扭曲,却还是不忘记将门关上,这才恶狠狠盯着她,如同一只饿虎看到了肥美的小绵阳一般。

  漆黑的瞳孔里释放着不知名的危险气息。

  “十点十一分!墨儿,我来了。还记得你刚才说过的话么?”他削薄的唇高高勾起,她还来不及出声反驳,便被他霸道封唇。

  滚烫的唇,迫不及待的吻,铺天盖地。

  瞬间将她的神智侵袭。

  唇舌激烈纠缠间,轰……

  某种不知名的火焰,瞬间升腾开来,将整个房间的静谧统统赶走,换上了无尽的暧昧缱绻。

  “呜呜……放……”

  她挣扎着想要逃出来,却被他紧紧按在门上,动弹不得。

  在他的强势侵袭下,她的身子渐渐瘫软下来,脑袋里面,一片空白。

  静静的走廊里,啪嗒!

  隔壁的门忽然从里面打开,睡眼朦胧的林初白,只穿着一件宽松的睡袍,探出头来四下张望了一眼。

  走廊里,静悄悄的。

  连个人影都没有,更别说发生什么事了。

  难道是他听错了?

  他刚才明明听到好像有响动的……

  墨墨她应该睡了吧?

  因为有些担心,便不由得走到林墨歌房门外,想要敲门,却又害怕吵醒她。只能像条八爪鱼般扒在门上偷听。

  里面跟走廊一样,静谧非常。

  许久,这才松了口气,趿拉着拖鞋回了自己房间。

  他却不知道,隔着一扇门,门里,火热异常。

  林墨歌也丝毫没有察觉到,她险些就暴露了。

  权简璃吻上了瘾,这个女人就是一朵盛开的罂粟,只要沾染上了,便再也没办法戒掉。

  多希望这缠绵一吻,便是地老天荒。

  林墨歌只觉得一阵阵缺氧,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全部的意识和空气,都被这个男人肆意掠夺着,毫不留情。

  他就像是一团燃烧着的火焰,誓要将所有,都化为灰烬……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他扑倒在床上了,而这个男人依旧没有打算放过她,吻得惊心动魄。

  “疯了你?”她愤怒的想要咬他一口,却被他灵巧躲过。

  低声在她耳边笑着,“小妖精,想死爷了。”

  “不过才半天没见而已,用得着像分别了几年一样么?”她嚅噎一句,这个男人的热情太过滚烫,她的小心肝都有些承受不住了。

  哪里有人会知道,这个整日如冰山一般冷漠的男人,在她面前,会是一团熊熊燃烧着的火焰?

  他看一眼腕表,“才不是半天!是八个小时三十七分钟!三万一千零二十秒!墨儿,你知道么,每一秒对我来说都是一种煎熬,我恨不得把你装在口袋里随时带着……”

  他炙热的目光,快要将她点燃。

  林墨歌倒抽一口冷气,这男人,竟然记得如此清楚!

  他现在的目光,绝对不像是骗人的,反而,过于真实,过于直白。

  就连他的甜言蜜语,也说的如此有气魄!

  不过……“你怎么算出来的啊?好厉害!真的是这么多秒么?”

  权简璃脸色一沉,“墨儿,你该关注的点是不是错了?现在是计较正不正确的时候么?”

  “额……我就是好奇而已……”她心虚的撇撇嘴。

  “呵呵……果然是个小傻瓜。你忘了,羽寒的天才是继承谁的完美传统了?喔不,应该是完美的染色体……”

  他笑的邪魅,漆黑的眸子里,闪烁着溢彩流光。

  林墨歌默然,就算是天才,这也太恐怖了点吧?幸好羽寒是她的儿子,真是该庆幸啊。

  见她又走了神,他脸色再次一沉,俯身,在她颈间狠狠一咬,嘶……

  疼的林墨歌低呼一声,“又来!?”

  今天早上他在她脖子上弄出来的爱心红斑,都让她穿了一天的高领毛衣,才没有被初白看到的。

  没想到他竟然又开始了。

  还真是个小心眼的男人!

  “我喜欢……谁让你瞒着我跟别的男人到这儿来的?这是对你的惩罚!”他佯装生气,在她颈间咬出一个又一个吻痕。

  如此幼稚的行为,伟大的璃爷竟然乐此不疲。

  “你……怎么知道我跟初白到这儿来的?对了,你怎么找来的?难道又是跟踪我?”她愤然起身,想要将他推开。

  可他的身子那么重,只不过是白白浪费力气罢了。

  刚才被他吻得晕头转向,她现在才反应过来。

  他早就到a市了!刚才打的那个电话也不过是在试探她,逗她玩罢了!这个混蛋!果然是只老狐狸!

  她就算再修炼上几十年,恐怕也不是这只老狐狸的对手!

  “呵呵……”他低声浅笑着,沙哑的嗓音,如同轻柔的海浪般好听。

  “难道你不知道我跟你心有灵犀么?因为太过想念你了,所以一闭眼,就能感应到你的所在。然后我的身体控制了我的心,就这样追过来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璃爷的情话,也能说得如此别致了。

  别致到,连林墨歌,都险些陷入进去。

  “我看你是疯了还差不多!哪有人因为想见面就开车跑这么远的,而且还是自己……”她不满的嘀咕着。

  平时他跟岳勇可都是形影不离的,这次怎么跑这么远都是自己开车?

  实在不像璃爷的风格啊。

  可是,他现在却是真真切切出现在她面前,又让她不由不信。

  这个男人就像谜一般,她根本看不清楚他的内心。

  或许,连他自己,都看不清楚他的内心吧?

  否则,又怎么会在要娶别的女人的时候,还跟她如此纠缠呢?

  她直到现在都不明白,他为何要拉着她做这个交易,为何要拿一个孩子,换这一个月的梦。

  “墨儿,不要说这些了,春宵一刻值千金,我等这一晚等的太久了……”

  他沙哑的嗓音,如同蛊惑的咒语一般,轻易地便勾起了她的心神。

  可是,她却清楚的记得,这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他转身,便会回到另一个女人的身边,而她,若是入戏太深,便会像爱上王子的美人鱼般,化为泡沫。

  “那个……天色不早了,我该睡觉了。就不送你了啊……”她说话间再次奋力挣扎起来。

  “刚才是谁在电话里说想我的?是谁说只要我在十二点以前出现,无论什么事都可以做的?墨儿,就算是灰姑娘的魔法失效,也要等到十二点吧?现在可还是舞会的时间呢……”

  他轻佻的说着,一双大手已经游移向下,探入她睡衣里。

  因为是酒店的睡袍,所以只有腰间一条腰带简单的系着,只需轻轻一拉,便会解锁一个美娇娘。

  璃爷心里欢呼雀跃,这个酒店,他喜欢。

  主要,是因为这里的睡袍太方便……方便他脱!

  不过,要是有不用穿睡袍的酒店就更好了,连脱的力气都省了。

  “等下!”林墨歌紧紧抓住他的手,不让他再有所动作,“我明天还要工作,所以今天……先休息……”

  反正能拖一天是一天。

  最后拖着拖着就到了月末,那她就解脱了。

  并不是厌恶与他肌肤相亲,只是,她害怕自己深深陷入进去不可自拔。

  那个时候,他转身便娶了另一个女人,而她,却要守着这份可悲的记忆,直到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