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94章 夜长梦更多(6)
  第394章夜长梦更多

  这样凄凉的生活,她再也不要过。

  “还有你说的什么想你的话,我怎么不记得了呢?呵呵……你一定是听错了吧?我怎么会说那些呢?”她讪讪笑着,想要学他的样子,来个翻脸不认人。

  反正这种提起裤子就不认账的事,他可是没少做。

  她现在做一次,最多算是跟他扯平好了。

  谁料,他眉头忽而一挑,“是么?幸好我有录音,你要不要听一听?”

  “你……你竟然录了音!?”林墨歌惊讶到无以复加,这个男人是有多恶趣味?竟然将她说的话录了音!

  “因为我喜欢墨儿说的话,所以便录了下来,等到想墨儿的时候,可以随时听到……”他痴迷看着她清亮的眸子。

  “额……那也不用录音啊,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的啊……”她又不是不接他的电话,不对,不是不接,是不敢不接!

  他修长的指节在她唇上轻轻摩挲,“那你每次都会说想我么?”

  她身子一僵,这个好像还真做不到啊。

  今天是以为他身在s市,所以为了报复,为了激怒他,才会破天荒的说了这些话出来。若是平时的话,她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

  “说这些做什么?肉麻死了……”她小脸一红,娇嗔一句,“起来啦!重死了。”

  “不要,你刚才自己说的,只要我来了,就给我。可不能反悔的喔……”他得逞的笑着,滚烫的唇再度落下,耳垂,锁骨,一路向下……

  一双大掌也丝毫没有停顿,轻巧探入睡袍里,准确握住了那饱满的弹性。

  滋啦……

  如同一股电流从她身上穿过,将她电得全身发麻,就连最后一丝神智,也败在了这股强大的电流之下。

  “不行……”

  “墨儿,不要再拒绝我了……”他呢喃着,引导着她抵在他胸前的双手,环住他的脖子。

  一时间,干柴烈火,电闪雷动……

  昏暗的房间里,暧昧无限蔓延……

  “呀!好痒痒……”

  “乖,别动!”

  “痛啊……滚出去……”

  “嘶……好痛!碰到伤口了……”

  “真的?怎么办?要不要紧?要不要先去医院啊?怎么办……”

  “没关系,你就是我的药……”

  “那也不行……”

  “墨儿!我爱你……”

  “……”

  原来,我爱你,才是最强大最有杀伤力的武器。

  夜,越来越深。

  漆黑的夜空中,黯淡无光。

  月亮也羞红了脸,扯过一片云彩遮挡了通红的脸颊。

  只有几颗淘气的小星星,还在眨着眼睛……

  漆黑的夜色渐渐转明。

  小星星和月亮,结着伴回家去了。

  太阳精神抖擞的跃上了天空。

  将无尽的热情挥洒而下。

  房间大床上,两个美好的身体以暧昧的姿势纠缠着,沉沉睡着。

  地板上,散落着黑色的西装和白色睡袍,显示着昨夜的激战场面。

  阳光与暧昧因子在空气中结合,发酵,散发出淡淡的馨香。

  忽然间,砰砰砰!

  一阵敲门声,打破了这静谧的粉色氛围。

  床上的人儿动了一动。

  却并没有醒来。

  砰砰砰!

  敲门声再次响起。

  林墨歌眉头微皱,想要伸个懒腰,才发现全身没有一处不在痛,就连指尖都在微微颤抖着。

  忽然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来,猛然睁开了眼睛。

  果然,那个混蛋竟然躺在她身边,睡得格外香甜!

  砰砰砰!敲门声如同催命一般,惹得她一阵心惊。

  这才想起,她今天跟初白约好了一早便出发的。

  强打起精神下了床,捡起地上的睡袍套在身上,这才匆匆去开了门。

  “早啊小墨墨,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林初白敲了许久的门她都没有开,便有些担心了。

  而且,昨天晚上的事,他总觉得并不是自己听错。

  综合起来一想,便更是提心吊胆。“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该去叫保安了。”他淡淡一笑。

  “那个……我昨天睡得太晚了,所以没听到。”林墨歌心虚的说了一句,只是探出一个头去,因为担心床上的某个庞大“物体”会被初白看到。

  “我说呢,你脸色这么差,要不然今天你就在酒店休息好了,我自己去也可以的。反正今天只是看现场,应该没有什么可爱的。”林初白贴心道。

  毕竟他让小墨墨来,只是想跟她多相处一些时间罢了。

  “那可不行,就算是现场说不定也能再发现什么。你先去餐厅等我好了,一会儿我下去找你!”她果断回答。

  她若是留在酒店一天,还不得被权简璃缠死?

  才不要!她宁愿出去跑一跑累一累,也不想跟这个磨人精整日待在一起。

  再说了,来这里就是想要跟着初白多学一些东西的,可不能因为私事而耽误了工作。

  见她这么坚持,林初白便也不好再说什么,“那好,我先下去。你也不用急,反正时间还早。”

  “恩,我知道了!”

  林墨歌讪讪一笑,这才缩回头来,关上了门。

  不知道为何,心脏一阵狂跳。

  或许是觉得对不起初白吧?

  还是因为刚才说谎的原因?

  反正她的心理承受力还真是差呢,看来以后要多多经历一些,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才行。

  刚一回头,“呀!你……醒了?”

  床上的人儿依旧不着寸缕,却是以极其自信的姿势接受着阳光的洗礼。

  虽然羞耻,却不得不承认,这男人的身材好到爆!

  那流畅的线条,精壮的肌肉,刚劲的臂膀……

  完,她差点就要流口水了。

  “过来!”他轻轻吐出两个字来,漆黑的眸子径直将她锁定,霸气的勾了勾手指。

  慵懒的嗓音,是这晨间最美妙的音符。

  咕咚。

  林墨歌不由得吞了口口水,然后一脸花痴走了过去。

  璃爷唇角的笑意越来越明显,黑曜石般的眸子里,神采奕奕。正要张开双臂,等着她主动扑上来的时候,却忽然,啪!

  林墨歌狠狠一掌拍在他胸前的蜜色肌肉上,那响声,简直太清脆。

  “谁让你关我闹铃的?”她按在他胸口,从他身后将手机翻找出来。

  璃爷委屈地撇撇嘴,“谁让闹铃扰了爷的清梦?”

  把手一伸,将她径直拉进了怀里,“来,让爷亲一个。”

  “滚!折腾一夜还不够么?”她气不打一处来,他到是发泄好了,却可怜了她。身子像是要散架了一般,连肌肉都是酸痛的。

  “对不起墨儿,下次会温柔些的……”他心疼的吻着她的眼她的唇她的手,“可是,谁让你一直都抗拒呢,知道这两年来我有多不容易么……”

  话里的意思是,她让他整整苦了两年,回来以后还往死里折磨他。

  整天各种勾引,却是只有看着却碰不得。

  而她不过是酸痛一夜罢了,这么算来,还是她占了便宜。

  林墨歌本来想要跟他好好算算账的,可是,在看到他那可怜巴巴的眼神的时候,顿时没了脾气。

  高高在上的,如同恶魔一般冷漠暴戾的男人,有一天,眼神忽然变得晶晶亮又善良,真的是让人没有抵抗力。

  这种强烈的反差萌,杀她个措手不及。

  微微叹息一声,“好了,我还要去现场,你自己再睡一会儿吧。要是饿了就自己出去吃,别再饿死在房间里了。”

  说罢,便向着浴室匆匆走去,“对了,在我回来前你最好离开……”

  “离开?墨儿……你又在赶我走!”璃爷委屈极了。

  他开了好几个小时的车跑来见她,她不旦不感动,反而还要赶他走,真是太狠心了!

  “我本来就是来这边工作的啊,谁让你跟来了?要是被初白知道了怎么办?”她可不想让初白知道,她在房间里藏了个男人。

  权简璃一听这话,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被他知道又如何?我就是要让他看清楚,你是我的女人!”

  “停!我们不是说好了,不将这个交易告诉任何人的么?”她着实有些心累。

  男人幼稚起来,真的就像个小孩子。

  怎么哄都哄不好的那种。

  “那林初白……”

  “至少在这一个月内,我不会跟初白怎么样。那天你也看到了,苏依云那么反对,我不会让初白因为我,而跟家里反目的,也不想让他为难。”

  权简璃眉头一皱,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是该高兴么?因为苏依云的出场,而给墨儿和林初白多加了一道阻碍。

  以墨儿的善良,是绝对不会在苏依云反对的情况下嫁给林初白的。

  可是,墨儿却是处处为了林初白考虑,这一点,他非常不爽!

  “墨儿,你以后多关心我一点好不好……不要总为别的男人考虑,要多想一想,我会不会想你想到寂寞难耐?再想想要不要穿点性感的睡衣提高一下我们的……额……夫妻生活质量?”

  她狠狠白了他一眼,“想的美!再说,穿了有用么?”

  “好像真的没用。墨儿还是什么都不穿的时候最美了……”他咂咂嘴,似乎在回味昨天晚上的缠绵……

  “倒是你,应该把考虑这些无谓事情的精力放在羽寒和月儿身上!这样的话,才是真正的家庭和睦,生活幸福!”

  他整天只顾着跟踪她,担心那些有的没的。

  却不知道,她的心里其实只有孩子们。

  “夫妻生活幸福……”他补充了一句。

  又被林墨歌瞪了一眼,懒得再跟他争论,转身进了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