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96章 夜长梦更多(8)
  第396章夜长梦更多

  而现在,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被烧得体无完肤,恐怕没有哪个做家长的,心里有好受吧?

  而这些,她也是在偶然间捕捉到他那忧郁的眼神时,才明白的。

  或许所有人都觉得权简璃只是个重利的商人。

  可是她却读懂了他的眼神。

  那是一种深深的惋惜……

  大楼只建到了二十层,就这么一路爬上去,也是累人得很。

  林墨歌本以为权简璃只爬上几层就会腻了,却没想到,他竟然带着那几个人一直跟到了二十层。

  那几个人似乎早就累到走不动了,每上一层都会气喘吁吁,想要放弃。

  可是权总都没有离开,谁又敢先开口喊累呢?

  而林墨歌却明白,他之所以一直跟着上来,不过是想要监视她罢了。

  这个小心眼的男人,真是幼稚!

  林墨歌也懒得理他,他想跟就跟着好了。

  反正她现在一心只忙着工作的事,根本就没有心思管他。

  再说了,还有初白在场,她也不想让初白多想什么。

  而对其他人来说,她只不过是初白的助理,是与权氏站在对立面的见习律师,打死也不会想到,这个平平常常的女人,竟然会是他们权总心爱的女人。

  “好了!总算完成了!”林初白擦了把额头的汗,终于会心一笑。

  林墨歌也收好了摄像机,这才发觉全身又累又痛。

  原本一夜就没有睡好,早上醒来时身体都快要散架了。没想到现在还爬了整整二十层楼,又将每一层的房间都丈量了一遍,这活动量,简直比爬山还要多了。

  “累了吧?没想到会这么费时间呢。”林初白笑着冲她眨眨眼,将手中的水递了过去。

  林墨歌顺手接了过来,微微一笑,“恩,是有些疲惫。”

  打开水正要喝的时候,忽然从身后传来几声刻意的咳嗽声。

  权简璃那阴冷的眸光,似乎要将她的身子穿透一般,直直瞪着她的脊背。

  林墨歌黛眉微挑,却是连一丝停顿都没有,仰头灌下几口。

  身后,似乎传来磨牙的声音,她却不为所动。

  而两人的细微神情,皆被林初白看在了眼里。

  心底,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

  更多的,还是酸涩吧?

  其实,他真的很羡慕权简璃,哪怕,与墨墨吵到不可开交,哪怕,曾经与她发生过那么多的误会,也让她恨之入骨。

  可是,墨墨却为他生下了三个孩子,并且,直到现在,都还爱着他。

  权简璃明明就不懂得珍惜,墨墨却一直都在背后默默的忍耐着,他看在眼中,急在心里。

  却又没有任何办法。

  他也知道,爱情这东西,本就是不遂人心愿的。

  从来都不会按照个人的决定而发生。

  明明知道对方不能爱,却依旧,爱到可以牺牲一切。

  爱的,得不到。

  爱她的,她却只当成是朋友。

  朋友……

  林初白心底一抽,这就是他与墨墨最近的关系了吧?

  就算当初墨墨答应了他的求婚,就算,墨墨说过她决不后悔。

  可是,从一开始他就知道,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可能。

  拉着她去领证的那天,是他跟自己设下的一场赌局。

  若是他赢了,那么,皆大欢喜,他自然会好好对待墨墨。

  输了,也是预料之中。

  可是,预料之中的事,却依旧那么伤心。

  “林律师,林助理,接下来还有一个私下的面谈,两位再辛苦一下……”接待的人忽然开口,打断了他的思绪。

  “应该的,我们会全力以赴的。”林初白微微一笑,在工作面前,他会一直保持着招牌式的笑容。这是他与其他律师们最不同的地方。

  “那我们下去吧。”林初白转头看着墨墨,两人会意一笑,便并排向着楼下走去。

  身后,那道阴寒的目光越来越剧烈,似乎要将厚厚的水泥台阶都扫平一般。只可惜,并没有人在意……

  从漆黑的,散发着烧焦味道的大楼出来,在呼吸到新鲜空气的那一个瞬间,林墨歌有种恍若新生的错觉。

  回头,看着那漆黑一片的大楼,如同一个庞然的怪物般,正张开着黑洞般的大口,誓要将一切都吞噬。

  她忽然想到,那个叫蝶儿的女人,曾经也是在这么一场大火中艰难生存了下来。

  却变成了一个不人不鬼的怪物。

  为了想要再次见到自己心爱的男人,所以才会一步一步,走到了现在。

  她经历的痛苦,一定是常人难以忍受的吧?

  林墨歌想要换位思考一下,若是她经历了那样的灾难,她有没有那个毅力撑过整整十三年?只为了见那个男人一面?

  她不知道。

  若是为了孩子们,她一定可以。

  别说是十三年,就是二十三年,她也会像小强一般坚强的活下去。

  可是,为了权简璃呢?

  她真的不知道,不知道自己对他的爱,有没有那么深……

  权简璃一行人也紧跟其后出了大楼,与权简璃寒暄过后,这才纷纷上了商务车离开。

  权简璃眼睁睁看着林墨歌和林初白上了车,也愤然甩上了车门。

  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气不打一处来。

  等回去以后,璃爷一定要收拾得这个小妖精嗷嗷求饶!看她还敢不敢再跟别的男人眉来眼去,谈笑风生!

  林初白刚刚发动了车子打算离开,忽然间,一辆黄色的跑车驶了进来。

  嗤……

  伴随着一声急刹车声,从车上走下来一位如水仙般的女子。

  “白若雪?她怎么会来这里?”林初白忍不住悠悠开口。

  林墨歌在看到白若雪的时候,也愣了一下。

  可是马上便想到了原因。

  “雪城项目再怎么说也是当初权简璃送她的生日礼物,在整个s市闹得沸沸扬扬,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她自然是要来看看的。更别说权简璃还在这里……”

  不是一直如此么?

  只要权简璃在的地方,总是会有白若雪的身影。

  不知道是她的刻意调查,还是,权简璃的默许。

  林墨歌心尖一冷,只可能是后者吧?

  从来都是权简璃跟踪别人,哪里有别人跟踪调查他的时候?若不是他的默许,白若雪又怎么会知道他的行踪呢?

  而且,时机还赶得这样巧妙。

  “走吧。”她收回了目光,淡淡道。

  林初白迅速发动车子离开,与白若雪擦身而过的时候,特意向她撞了过去,带着玩味的心理。

  果然,白若雪被吓了一跳,可是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那辆嚣张的红色跑车,早就已经消失在她的视线里了。

  权简璃也踩下油门要追上去,却被白若雪拦住了。

  “简璃!……”

  他眉头紧皱,“你怎么来了?”

  “我只是想来看一看罢了。毕竟,这也是当初你送给我的礼物。我都没来得及看一眼它完成的样子便发生了这种事……看来,有些事,果真是早已注定了的……”

  白若雪凄然一笑,“简璃,难道你不觉得,这雪城就像我们一样么?那么美好而震撼的开始,结局,却仓皇而狼狈。”

  她跟在他身边整整十年,将她人生中最美好的青春都给了他。

  可是最后呢?

  却连朋友都做不成。

  连眼睛都哭肿了,却还是没有等来他的一句复合。

  却等来了,他要娶蝶儿为妻的承诺。

  她的心,早已经燃烧殆尽到,比这座大楼,更加漆黑了吧?

  权简璃眉头越皱越紧,看着那早已经绝尘而去的红色跑车,握着方向盘的手指,节节泛白。

  他现在只想快点追上那个不听话的女人而已,根本没时间在这里听她说过去的伤心回忆!

  可偏偏,白若雪不知死活的站在他车前,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

  “简璃,陪我上去看看好么?就算我们之间再也没有可能,我也想为那十年的青春,画上一个完整的句点。”

  权简璃脸色阴沉,没有说话。

  目光依旧直直的望着前面。

  白若雪忽而潸然落泪,嗓音颤抖,“简璃,我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份量和该在的位置。你与蝶儿结婚以后,我再也不会来打扰你了。所以现在,只陪我去看看好么?毕竟,这也是我们十年感情的见证啊。”

  权简璃深吸一口气,终于收回了视线,看她一眼。

  眉宇间的皱纹,缓缓松开。然后,熄火下车。

  白若雪喜极而泣,“谢谢你简璃……”

  他没有回答,重新向着大楼内走去……

  林墨歌二人赶到了约好的会面地点时,其余的人已经到了。

  除了刚才在工地已经见过的权简璃那些随行人员外,还有权氏的律师代表团内的两名律师。以及在a市负责一切事物的寰宇工作人员。

  双方落座后,便是一场艰难的谈判。

  之所以说谈判艰难,是因为权氏想要让寰宇承担一切损失。

  而寰宇,却想将责任推到权氏的仇家身上。

  哪怕这个仇家是不存在的也罢,只要能将责任推卸一些,那么,赔偿的金额就会少很多。

  寰宇虽然是s市数一数二的建筑巨头,但是与权氏相比,还是杯水车薪。

  而权氏此次,誓要将寰宇的底子抽空。

  因为权简璃在商场上,从来都不做亏本的买卖。

  雪城项目毁了,那么,他就会从其他的地方下手,来填补这一巨大亏空。

  于是,寰宇,便成了权简璃的眼中钉。

  只要成功将寰宇拿下,那么,不光能补了雪城项目的损失,还能让权氏再度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