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97章 夜长梦更多(9)
  第397章夜长梦更多

  越是深入了解,便越能体会到权简璃的可怕。

  哪怕是陷在最绝望的低谷之中,他也能耐心潜伏,等待着最好的时机,然后化为一头饿狼,将路过的猎物,拼命撕咬。

  林初白代表寰宇,与权氏的律师展开了一场角逐。

  双方可以说是不相上下,谁也不肯让步。

  而林初白这两年来的实力,确实比以前大涨。

  听着他口若悬河,林墨歌不由心生敬畏。

  恐怕她要变成他这么熟练的模样,要付出好几倍的代价吧?

  事实证明,林初白让她跟着,确实能学到很多东西。

  有些谈判的方式,上根本就没有。

  只有在实战中,才能慢慢积累。

  她不时的在电脑上敲敲打打,将双方话题中一些有深刻含义的都记录了下来。

  因为太过投入,以至于都没有感觉到时间的流逝。

  “既然说不通,那就只能法庭上见了!”

  最后,权氏代表律师愤怒低吼一声,带头离开。

  林初白松垮垮坐在椅子上,冲她微微一笑,“看吧,我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那你刚才还那么卖力。”林墨歌有些不解。

  “就当练习了被……难道你不觉得这种剑拔弩张的氛围更有利于激发灵感,激活脑细胞?”林初白反问。

  林墨歌一头黑线,她只是觉得可怕和压抑。

  果然,想要吃律师这碗饭,她还差得很远。

  “林律师,我们已经预定好餐厅了,请您务必光临。”接待的人起身道。

  林初白看了她一眼,微微笑着,“多谢了,不过,我还有点私事,恐怕要失约了,抱歉。”

  “既然如此,那咱们改日再聚。”对方说罢,便先行离开了。

  整个回忆室顿时空荡下来,只剩下他们二人。

  “小墨墨,我知道一家很好吃的餐厅,走,小爷带你去吃大餐!”

  与她在一起时,林初白便又恢复了那个无赖二世祖的模样。

  林墨歌无奈一笑,便随着他向外走去。

  原来天色已近傍晚了,怪不得她会觉得有些疲惫。

  二人迎着金黄色的夕阳向着停车场走去,夕阳将二人的影子拉得很长。

  “我以为权简璃会出席的,他毕竟连现场都去了,看的出来,对雪城项目很用心。只是没想到,竟然没来。”林初白微微有些惋惜,他原本还打算跟权简璃再来一场唇枪舌剑的。

  “雪城项目的核心关键人物都出场了,人家当然是要故地重游了。”林墨歌淡然回道。

  既然白若雪都来了,他又没有出席,就是说明,他是去陪白若雪了吧。

  “墨墨,你是不是不开心了?”他忽然转过头,认真的看着她。

  林墨歌摇摇头,“其实,我只是有些伤感罢了。白若雪那么优秀的女人,都落得一个如此悲凉的下场,我又能比她好多少呢?”

  当初的安佳倩为了他自杀。

  白若雪为他付出了十年的青春。

  蝶儿,为他从死神手里逃脱。

  每个女人对他,都是忠贞不渝,而他呢?却从来没有对哪个女人说过爱吧?

  虽然一向对女人出手大方,可是,却从来不会付出真感情。

  当初她以为他心底的人是白若雪,否则,也不会有竹雪园和雪城项目了。

  可是最后,白若雪却因为向他要了一个名分,而被他狠心抛弃。

  后来,蝶儿出现了,那个他愿意给予婚姻的女人,那个在他记忆中,占据着最重要位置的女人。

  可是,他却亲口告诉林墨歌,他爱的,是她。

  根本就不是蝶儿。

  他娶蝶儿,只是因为一个承诺,只是想要对蝶儿负责。

  试问,这样薄情寡意的男人的话,她又如何会相信呢?

  刚才,看到白若雪的那一刻,她心里更多的,也是悲伤。

  为白若雪悲伤,为那些被权简璃伤害过的,爱过权简璃的女人们悲伤。

  更是,为了她自己悲伤……

  她为他生了三个孩子,得到了他口中所谓的爱情有,却得不到婚姻。

  蝶儿为他九死一生,忍受了常人所难以承受的苦楚,确实,得到了婚姻。而这婚姻,却只是一个空壳。

  可是,也总好过白若雪。

  付出十年青春后才发现,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谁能比谁更凄凉呢?

  细想起来,权简璃到底误了多少女人的一生啊……

  一家泰国餐厅里,异国气氛正浓。

  让人有种如同置身于异域的风情。

  “来墨墨,尝尝这个!恩……味道有些奇怪,可是慢慢的就会爱上的……”林初白将一道菜夹进她的碗中。

  林墨歌微微迟疑着,“该不会是什么奇怪的虫子类吧?我可不吃的啊。”

  “放心好啦,快尝尝!”林初白催促道。

  她依旧有些不放心,可是看林初白也不像有胆子捉弄她的,便狠心塞进了嘴里。

  咬一口,又咸又辣。

  可是,再继续咀嚼的话,便会有一种奇异的香味扫过味蕾,甚至,还带着一丝丝清甜。

  黛眉一挑,两眼直放光。

  “哇,果然好奇妙!”

  “是啊,喜欢就多吃一点。这道菜只有在这里才能吃得到喔!其他地方的泰国餐厅都做不出来呢……”林初白一脸得意。

  他也是偶然才得知的,所以便带着墨墨来吃了。

  看着她一脸满足的表情,他心底,更加开心。

  “还有这个也不错,多吃点……”林初白一个劲给她夹菜。

  “你也多吃点啊,别光看我吃!”林墨歌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在吃啊,可是你应该多吃点,看你脸色不太好,吃饱了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还有更辛苦的工作呢……哎,真不知道叫你来是对还是错。看你这么辛苦的样子,我真有些心疼……”

  林墨歌白了他一眼,“学习哪有不辛苦的?我还要谢谢你能给我这么好的学习机会呢,喔当然,还带我来吃这么好吃的菜!”

  “真的?那我就放心了……来来,再尝尝这个也不错……”

  “好啦,再吃下去会肥死的。”

  “怎么会!胖胖的多可爱!把你喂胖了正好没人要你,然后我就可以捡回家了啊……”

  一顿晚餐,在二人的欢声笑语中结束。

  踩着路边的霓虹,二人沿着街道散步。

  路边的商场中传来一阵嘈杂的音乐声,她忽然想起昨天晚上遇到的那个女人来。

  那么大的年纪,却还要靠着陪酒来生活,想想,人生,还真是可悲。

  其实,在抱怨生活不公平的时候回头看看,便会发现,其实还有很多人,在为了吃饱穿暖而拼命的奋斗。

  那样的话,还有什么资格只抱怨,而停滞不前呢?

  “墨墨,快来看!”林初白拉着她到一家店铺前,拿起两个手机壳来兴奋道,“这个不是月儿一直吵着要的么?我们买回去给月儿当礼物好不好?”

  林墨歌心底一暖,月儿的一句玩笑话,他都记得那么清楚。

  这样贴心又温暖的男人,世间哪里还有?

  可是,她却没有办法爱上他。

  “恩,月儿一定会很开心的。”

  “还有这个!这是给羽寒的,蓝色,跟那小子冷冰冰的气质还蛮配的。”林初白认真的挑选着,“这个粉色的是你的……还有……这个是我的!”

  他举着手里的四个手机壳,“刚好可以配一套!这可是我们家族的象征呢……”

  他说的是家族,而没有说一家四口。

  林墨歌心底忽然一动,看着他笑意盈盈的侧脸,不知不觉,眼眶泛红。

  “初白……”

  “恩,等下我结账喔!”林初白没有看到她的不对劲,只顾着付款。

  “好了,走……墨墨,你哭了?”他心惊,抬手,温柔帮她拭去眼角的泪痕,心疼不已,“怎么了怎么了?难道是不喜欢我选的手机壳?还是因为我送你礼物就开心成这样?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被他这么一逗,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才不是,只是沙子迷了眼睛罢了……”

  “额……你能找个好点的借口么?连风都没有,哪来的沙子。”林初白丝毫不给她面子。

  她仰头,看着那张漂亮到妖魅的面容,笑的璀璨,“初白,谢谢你。对我这么好,对孩子们这么好……还有,谢谢你愿意和我回到从前……”

  他刚才说的家族,便是承认了自己做为孩子们干爹的身份,而不是孩子们的新爸爸。

  也就是说,他已经不再强求与她结婚的事了。

  所以,她才会如此感动。

  因为他的贴心,没有将两个人的关系,推到最尴尬的地步。

  他苦涩一笑,“墨墨,其实我也没有那么洒脱的。可是,我不想失去你,更不想失去孩子们。如果以后都见不到你,那么,我宁愿我们之间,还保持着这种最舒适的关系……”

  “初白……”

  “墨墨,不要跟我说对不起,我们两个之间,不要再说这些伤感和抱歉的话好么?其实去领证的那天,是我跟自己的一个赌局。不管结局如何,我都试过努力过了,所以,不会后悔。如果这辈子我们注定没有办法成为夫妻的话,那我依旧还是孩子们的干爹,是你最好的朋友,永远永远,都只站在你身后的朋友……”

  脸上带着笑,心底,却狠狠的痛。

  原本他以为,只要他足够努力,就可以跟墨墨在一起。

  可是后来,权简璃在订婚宴上对着那么多宾客们宣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