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00章 三个情敌(2)
  第400章三个情敌

  不好!

  她第一反应是出了事,因为刚才他在街上跟别人打架的场面,她都看在了眼里。

  试着拉开了车门,里面的人依旧没有反应。

  “你没事吧?……这位先生……”

  五分钟后,几声救护车的轰鸣响彻熙熙攘攘的街道,充斥着人们的耳膜……

  a市不远处的沿海公路路段上,一辆红色跑车停靠在路边,闪烁着应急指示灯。

  一大两小三个身影,则是靠在一起,坐在路沿上,看着漆黑的海面发呆。

  “灵儿阿姨,我们会不会就这样冻死在这里啊?”月儿眨巴着晶亮的眸子,那模样,比天上的星子还要耀眼。

  “不会的不会的哈,再等一下下妈妈就来救我们了,还有干爹喔!”黄灵儿冻得浑身发抖,还要安慰着两个小家伙。

  心里不住的咒骂着岳勇,要不是他,她能变得这么狼狈么?

  有家不能回,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

  现在好了,连车也遗弃她了,直接被扔在路边了。

  要不是还有这两个小家伙陪着,她恐怕得无聊死了。

  “干爹一直跟妈妈在一起?”羽寒冷不丁问了一句。

  小小的脸蛋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让人猜不出来他在想什么。

  “当然喽,大人间的事啊,都是如此的。说着是出差,其实嘛,正好借着工作的借口出来约会啊。说不定回去以后,两个人就变得不一样了呢,嘿嘿……”黄灵儿一想到表哥将小墨墨拿下,然后变身成孩子们的新爸爸,将权简璃那混蛋挤走,她就觉得神清气爽。

  连这夜色下的大海都变得美丽多了呢。

  羽寒微微垂了眼眸不再说话。

  漆黑的眸底,却有着大人才有的忧郁。

  并不是不喜欢干爹,而是一直希望爸爸妈妈能在一起。

  有些东西,还是原装的好啊。

  月儿倒是一脸欣喜,“灵儿阿姨,变得不一样了是什么意思啊……”

  大人说话就是麻烦,难道就不能说点小孩子可以听得懂的句子么?

  “你呀,以后就知道了!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喔,小孩子听了是会长针眼的……”黄灵儿吓唬道。

  “可是,妈妈说过看了不干净的东西才会长针眼的,听了不该听的话也会长针眼么?灵儿阿姨,你是不是在骗人啊?”

  “……”

  灵儿被小妮子噎得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正当她无奈的时候。

  嗖……

  一辆黑色跑车从三人身边疾驰而过,带起一阵寒风。

  “谁啊,这么没素质!不知道晚上开车要慢一点么?”黄灵儿忍不住抱怨一句,现在的人真是眼瞎啊,这么漂亮个妞坐马路边上竟然没有人发现!

  还有没有天理了?

  谁料,她话音刚落,那辆车子便迅速的倒了回来,在她身后稳稳停住。

  然后,两个小家伙眼神一亮,“妈妈!”

  “宝贝儿们,冻坏了吧?怎么就穿这么少啊?”林墨歌弯下腰,将两个小家伙紧紧搂在了怀里。

  月儿跟羽寒皆是小脸冻得通红,冰冰凉的往她脸上蹭着。

  “哇,总算是见到妈妈了。月儿还以为我们今天晚上要冻死在这里了呢。”月儿撒娇道。

  羽寒一边往妈妈怀里钻一边更正,“那叫露宿街头!”

  月儿不满的嘀咕一句,“这里又不是街头,这里是海边,公路上!”

  “……”

  羽寒撇撇嘴,不再吭声。

  反正只要见到妈妈就好了。

  “哇哇,小墨墨你终于来了,再不来我就带着两个小家伙去跳海了。”黄灵儿哆嗦着身子凑了过来,也想靠在她身上取取暖。

  却被林墨歌狠狠瞪了一眼,“你要是真敢带着我的宝贝儿们去跳海,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嘿嘿,打个比方嘛,你不要这么凶好不好。人家好歹也是开了好几个小时的车才来投奔你的哎,你怎么能这么伤人家的心呢?要知道,人家是怕你想孩子们,所以才特地带着孩子们赶来的……”

  黄灵儿正滔滔不绝,却忽然被羽寒打断,“灵儿阿姨,你是为了躲开岳勇大叔才带着我们逃走的吧?”

  “额……怎么会呢?你们怎么也不明白灵儿阿姨的心呢?”黄灵儿一脸委屈状。

  “灵儿阿姨,岳勇大叔会不会在后面追着我们啊?”月儿也适时加了一句。

  嘶……

  灵儿倒抽一口冷气,吓得脸色苍白。

  条件反射的四下张望着,然后轻轻拍了拍胸口,“还好还好……额……不对,说什么呢你们两个?我怕他干什么啊?”

  看着这丫头如惊弓之鸟般的模样,林墨歌无奈叹息一声。

  真是拿她没有办法。

  不过以后可不敢再让她看孩子了。

  这次能逃到这里来,那下次呢?还不知道要往哪里逃呢。再逃到国外的话,那她岂不是还要追到国外去?

  孩子们跟着她太危险了。

  “可是灵儿阿姨,你为什么害怕岳勇大叔啊?是不是欠他钱了没还啊?欠了很多么?”月儿的好奇心又发作了。

  “额……这个说来话长了哈。”黄灵儿呵呵一笑,便赶紧转移话题,“对了小墨墨,表哥呢?你们两个有没有……恩?”

  说话间挤眉弄眼,看的林墨歌一愣一愣。

  “你想到哪里去了!我们不过是来出差的!”她严重警告道,“以后不许在孩子们面前说这些有的没有!带坏小孩子了!”

  “是是,不说就不说嘛。不过表哥怎么还不出来啊?他不会是害羞了吧?”黄灵儿绕过母子三人,便向着黑色跑车走去。

  刚打算敲开车窗,车窗却忽然摇了下来,露出一张冷漠俊朗的面容来。

  吓得她连连后退小脸煞白,“哇哇,见鬼了?怎么会是他……小墨墨,你怎么跟他……”

  她指着车子里面的人,好半天都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林墨歌早就猜到这个后果了,所以刚才想要开口提醒她的,谁料她的速度太快了,根本来不及提醒。

  权简璃微微皱着眉头,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隐忍。

  他之所以不下车,是因为背上的伤口在刚才的打斗中裂开了。

  只要一动,便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痛。

  而且还不住的渗出鲜血来。

  所以只能在车子里坐着,紧靠着座椅的话,说不定还能帮忙止血。

  “怎么了怎么了?”月儿也屁颠屁颠跑过去,直到看到车里的人时,一个紧急刹车停住了,“哇好吓人!竟然是便宜老爸!?”

  “爸爸?”

  羽寒听到声音也看了过去,隐隐看到了爸爸的侧脸。

  仰头看着妈妈,比天上的星子还要明亮的大眼睛忽闪着,“妈妈一直都跟爸爸在一起么?”

  林墨歌摸着儿子的小脸,微微点头。

  虽然是她不情愿的,可是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两个人几乎都是在一起的。

  除了下午的时候,他跟旧情人白若雪约会消失过几个小时。

  权简璃看着车外两个傻乎乎的女人,当然,是一大一小两个女人,一脸不悦。他又不是猴子,这两个女人干嘛这么盯着他看?

  “不上车要在这里冻死么?”冷冷哼出一声,震得月儿一激灵,赶紧钻进了车里。

  林墨歌也带着羽寒上了车,黄灵儿站在外面,一脸茫然。

  “先上车啊,回去再说。”林墨歌叫她。

  “那个……其实我车子是没油了,你们弄点油过来就好。要不然把我车子拖到加油站好了。”她支吾道。

  权简璃依旧阴沉着脸,“上车!”

  他现在能支持着开回去就不错了,哪里还有功夫帮她拖车?

  “我们先回去吧,一会儿再叫人来把车拖回去。”林墨歌下车将黄灵儿拉了上去,不等她反应过来,权简璃一踩油门,车子如箭一般飞射了出去……

  路边,那辆红色的跑车孤零零的停靠着,似乎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将要被遗弃的未来……

  “小墨墨啊,你还是给我点钱让我自己开车回去吧,省得在这里打扰你们一家四口团聚。要不然,送我去找表哥也好啊……我可不想当电灯泡再被人整!”

  她意有所指的看了开车的权简璃一眼。

  权简璃只觉后脑勺一阵阵发热,却也难得的没有说话。

  不是他脾气好,而是现在只靠着意志力强撑着,根本就没有说话的力气。

  “今天都这么晚了,自己回去太危险了。刚好我房间很大,我们一起睡就好了啊。”林墨歌倒是落落大方,不过,她也是有自己的小九九的。

  若是让灵儿陪她跟孩子们一起睡的话,那权简璃不就没办法再强求了么?

  他总不会当着灵儿的面还那么死皮赖脸的吧?

  好歹他也是要面子的人。

  “真的……可以么?”黄灵儿眨巴着眼睛,总觉得从某人身上不时散发出一阵阴寒的气息啊。

  “好哎好哎,那我们是不是又可以像以前一样玩枕头大战喽?”月儿兴奋得直拍手。

  当初在墨尔本的时候,林墨歌带着月儿住在黄灵儿的别墅里,而羽寒会趁着晚饭过后的时间偷偷溜出来跟他们一起度过开心的晚上。

  那个时候,月儿和羽寒最喜欢玩的就是枕头大战了。

  喔不,应该说是月儿最喜欢的的。

  每次羽寒都是被月儿打到,才迫不得已跟她玩在一起的。

  林墨歌指尖一颤,想要阻止小妮子说下去。

  毕竟那段时光,是她和权简璃之间的心结。

  是她怪他,他恨她的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