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01章 三个情敌(3)
  第401章三个情敌

  只是没想到,现在一提起,竟然已经过了两年之久。

  权简璃漆黑的眸子不时扫向后视镜,看一眼叽叽喳喳的两个女人。

  脸色阴沉到了极致。

  “墨儿,那我呢?”语气却是委屈而沙哑。

  “你当然是该去哪去哪了,这里的工作既然做完了就回s市去好了。省得在这里浪费了您这个大忙人的宝贵时间!”林墨歌说的不冷不热。

  “谁说我工作做完了?”权简璃撇撇嘴。

  监视她就是他的最主要工作好吧。

  只是一个不注意,这个女人就跟别的男人在街上搂搂抱抱了,哪里还能再不防着点?

  “那就找你的旧情人去约会,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看人家还挺乐意的……”阴阳怪气的语调,听得权简璃微微一愣。

  旧情人?

  他哪里有什么旧情人!

  不过……

  难道墨儿说的是今天白天的事?白若雪?

  一想到这里,权简璃嘴角微微上扬,“原来我家墨儿还会吃醋呢。”

  “呸!吃你大爷的醋!”林墨歌恶狠狠瞪他一眼,抬脚踹了他座椅一下。

  “嘶……痛……”他疼的龇牙咧嘴,好不容易坚持了半天,被她这一脚踹得险些昏厥过去。

  这个女人,果然是上天派来整治他的啊,专门克夫!

  林墨歌吓了一跳,“怎么了?是不是打到你伤口了?”

  权简璃心底一暖,果然墨儿心里还是有他的啊。

  要不然怎么会吃他的醋,而且还这么关心他的伤势?

  但是下一秒,从后座传来悠悠的嗓音,“不过活该!谁让你闲得没事跟初白打架了?都这么大的人了,做事还跟小孩子一样幼稚!不对,就算是七岁的小孩子都不会像你这么幼稚!难道打架就能解决问题么?”

  一想起二人刚才在街上扭打成一团的样子,她就一阵阵头痛。

  “哇,便宜老爸跟干爹打架了?最后谁赢了?”果然月儿看热闹不嫌事大。

  羽寒虽然不说话,可却认真的看着权简璃的背影,小小的心里,有了某种伟大的猜想。

  黄灵儿也不住的咂嘴,“这是前夫跟未婚夫打起来了?好热闹啊……”

  “灵儿!”林墨歌出声制止。

  “才不是前夫!”权简璃用力一吼,伤口又疼了起来,疼到额头直冒冷汗,却依旧咬牙切齿,“是现夫!”

  额……现夫?

  林墨歌汗颜,还从来没听说过这么个词呢。

  “你给我闭嘴!”林墨歌怒斥一声,生怕他下句就会说他们现在是夫妻关系。

  灵儿倒罢了,她不想让孩子们知道爸爸妈妈间的尴尬关系。

  权简璃撇撇嘴,不吱声了。就算心里有再多的不满,也不敢说了。

  他都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她这么言听计从了。而且渐渐地开始看她的脸色,只要她一声怒吼,他便从万人惧怕的狮子,顿时变成了乖巧的小绵羊。

  “快说嘛快说嘛……到底谁赢了?”月儿没有听到自己想要的回答,依旧不松口。

  “自然是我赢了,那么弱的对手,我还不放在眼里!……”权简璃霸气回答。

  “呦吼!果然跟月儿猜想的一样!”

  听着小妮子兴奋的声音,权简璃心里一暖,果然还得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啊,都是向着他的。

  谁料小妮子下一句,却变成了,“便宜老爸果然就是个暴君,除了打架凶人什么都不会……哎,干爹真是太可怜了……”

  嗤……

  一道紧急刹车声响起,车子稳稳停住。

  权简璃兀然转过头来,脸色阴沉到可怕,如同来自地狱的吃人恶魔,“月儿!我才是你老子!”

  “是就是被,那么大声干什么?不知道会吓坏孩子?”林墨歌比他的声音还要大,吓得他一愣一愣的。

  原本还凶巴巴的璃爷,瞬间如霜打了的茄子,蔫儿了。

  “妈妈威武!”月儿在妈妈脸上吧吧亲了好几口,冲着权简璃吐了吐舌头。

  黄灵儿坐在一边看着这小两口吵架,大气不敢出。因为从来没见过这么蔫儿的权简璃,更没见过这么凶的小墨墨!

  要不说一物降一物呢,果真如此啊。

  这天大的璃爷在小墨墨面前,就跟被驯服了的狮子一样听话。恐怕让他钻火圈他也会去的吧?

  羽寒依旧坐在角落里不吭声,静静的观察着爸爸和妈妈的举动。

  虽然他不像月儿那样是个“恋爱狂魔”,可是对于恋爱中的男女,还是有些了解的。

  从他现在的角度看来,爸爸和妈妈,真的很有爱。

  如果一直这么下去的话,他们一家人会不会真的有可能在一起?

  虽然妈妈一直告诉他,不要抱有任何期待,可是,他心底里,依旧是有着那么一小丝期待的,期待着有一天,爸爸可以像干爹那样,明目张胆地带着妈妈去领证结婚……

  忽然间,一阵嘈杂的手机铃声响起。权简璃意味深长看了黄灵儿一眼,接了起来。

  “到了?”

  “是璃爷,我已经在酒店里了,现在正在房间门外,您不在房间么?”电话里传来岳勇憨厚的嗓音。

  权简璃又看了黄灵儿一眼,缓缓道,“我在酒店前!”

  “那……灵儿小姐……跟林小姐连系过么?”岳勇小心翼翼问道。

  因为怕璃爷生气,但是又不得不问。因为璃爷交代的事情没有办好,算是他的失职。

  “她也在车上。”权简璃淡淡道。

  咕咚!

  黄灵儿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不安的吞了口口水。然后紧紧抓住了林墨歌的手,压低声音道,“小墨墨啊,跟他通电话的,该不会就是那头大猩猩吧?”

  “恩,岳勇也来了,看来应该也到了酒店吧。”林墨歌微微点头,看着灵儿那如老鼠一般的表情就觉得好笑。

  看来谁都有弱点啊,灵儿的弱点,就是憨厚的岳勇了。

  “天!……那头大猩猩疯了不成?难道想追杀我么?不行不行,你身上有没有钱?先借我一些……我去找人拖车,然后回家。”她神神叨叨的说着,便在车里找林墨歌的包包。

  此时权简璃已经挂了电话,眉头一挑,“岳勇马上就来。”

  “咳咳……那个,我突然想到明天还有戏要拍啊,就不打扰你们一家四口团聚了,我先走了啊……”黄灵儿讪讪的笑着,从林墨歌包里拿出几张票票,有些不满的撇撇嘴,“怎么这么少啊?”

  “抱歉啊,人穷没办法……”林墨歌一脸担心,“可是这么晚了,你还是明天再走吧。先住一晚上……”

  “怎么,不跟墨儿一起住了?”权简璃阴阳怪气,心里却一阵暗爽。

  “呵呵,这不是担心影响了你们么……”她没脸没皮道。

  权简璃看她一眼,没有再说话,却是一副你知道就好的表情。

  为了让她快些走,干脆从羽寒口袋里抓起几张票票来,也一并塞进了她手中,然后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那高傲的眼神,似乎在说,不用跪谢隆恩,赶紧滚蛋。

  “便宜老爸好没品喔,竟然抢哥哥的零花钱!”月儿替羽寒鸣不平。

  羽寒却在纠结别的问题,“爸爸怎么知道我身上有钱的。”

  权简璃眉头一挑,得意的直哼哼,“连这种小事都不知道还怎么当你老子?等回去再还你!”

  他还真没有身上带钱的习惯,一向都是带卡的。

  原本自从上次在温哥华,帮墨儿买女性用品被扣压之后,就想要一血前耻,以后都带钱在身上的。

  可是后来才发现,带了真没什么用。

  所以这几天便又将钱包扔在房间了。

  谁料,又到了用钱的时候,老天是在逗着他玩么?

  “喂权简璃,你也太抠门了吧?我可是把小墨墨这么个大活人送给你,你竟然才给二百!?是不是太卑鄙了点……”黄灵儿看着手里皱皱巴巴叠起来的两张红票票,不满的撇撇嘴。

  这混蛋当她是乞丐呢?

  “说什么呢灵儿?我又不是货!……”林墨歌狠狠在她腿上掐了一把,这丫头以为卖东西呢?而且,就算真把她当成东西卖,也得卖得贵一点吧?

  黄灵儿咧嘴一笑,将那二百也跟刚才抢到的钱一起放进了口袋里。这可是她现在唯一的保命钱了啊,可不能丢了。

  “那你可以再等一下,岳勇身上有钱。”权简璃不动声色道,还忍不住看了一眼腕表,“怎么下个楼这么慢?”

  “他……他要下来?”黄灵儿顿时跟打了鸡血一般,哪里还顾得上纠结钱多钱少的问题啊?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下了车子,“拜喽!我先闪了啊小墨墨,祝你们一家……四口有个欢乐的夜晚哈。”

  注意,她说的可是一家四口,而不是他们单独二人。

  权简璃咬牙切齿间,她已经像兔子一般溜远了,渐渐融入了夜色中。

  “就这样让灵儿阿姨走没关系么?”羽寒有些担心。

  林墨歌无奈叹息一声,看来连孩子都知道灵儿没谱了。

  “没关系的,灵儿阿姨都这么大的人了,丢不了的。走吧,我们先上去。”

  “林小姐!”她刚下车,岳勇便急匆匆从酒店里走出来,目光扫过她,径直望向车子里,“小小姐和小少爷来了么?”

  “恩,来了。让你担心了吧?”林墨歌客气道。

  毕竟岳勇一直以来都很照顾两个孩子,跟不靠谱的林儿相比,岳勇可要好上太多了。